第三十五卷 第七十章 陰謀浮現

  我們有見過紅色的、白色的火焰,也有藍色的和黃色的,甚至還有如雜毛小道之前弄出來的黑色幽火,但是有誰見過那碧綠盎然的火焰呢?

  我們知道,火焰的顏色與溫度有關,有時候也與燃燒的物質有關,比如中學實驗課時燃燒的鎂,就是白色,甲烷和一氧化碳是藍色,等等,然而當蘇參謀將那碧綠色的竹筒給擰開來的時候,一朵璀璨如翡翠一般的火焰從里面升騰而起,迎風便漲了一倍,從他的手上緩緩飛出來,吹一口氣,然后朝著祭臺之上,晃晃悠悠地飛去。

  這火焰雖然漲了一倍,然而看著依舊還是十分弱小,仿佛風一吹就要熄滅一樣。

  然而就是在這樣的翠綠火焰中,卻隱藏著一種讓人驚悸的力量在,仿佛它一沾染到了什么東西,那玩意就會點燃,沒有什么能夠在它的侵襲下,保持完好無損。綠火雖然還沒有將修羅彼岸妖花給點燃,然而我卻有一種直覺,仿佛它已經在祭臺之上掀起了滔天的火焰,四周變成了一片火海。

  每一個從佛爺堂里面出來的人物,都有著自己最獨到的地方,也有著某些常人所不能及的能力,蘇參謀大名不具,以參謀為名,自然是智謀深遠之輩,與此相對的,便是他的修為其實并不算高。然而修為不高,并不代表他不可怕,很多蠱師比普通人還要虛弱無力,但是誰也不能夠否認他們是一伙絕對可怕的家伙,蘇參謀也是一樣,他燃起的這一朵綠色火焰,讓場中的所有人,包括魚頭幫幫主在內,都驚呆了。

  那種不好的幻想一出現,即便是先前被那修羅彼岸妖花給攻擊到,至今腳踝還有暗疼,但是想到小妖那么護著那花兒,我便忍不住想要站起來,準備沖上去,將那綠火給撲滅。

  而就在這個時候,祭臺下方的水面突然有兩道水柱沖天而起,竟然直接澆在了那綠色火焰之上。

  倘若是普通火焰,恐怕就會給直接澆滅了,然而它卻根本沒有熄滅,而是憑借這自身的高溫,直接將這水柱給蒸發得熱氣騰騰,白霧四散,將整個祭臺都籠罩在了一片霧氣繚繞之中——僅僅只是一朵拳頭一般大小的火焰。

  神奇的火焰,它雖然并沒有被水柱給澆滅,然而卻還是改變了先前飄去的方向,而是隨著這沖起來的水柱蔓延下去,經過它的融合,那水柱仿佛變成了汽油一般,轟然一陣燃燒,接著朝了下方蔓延,一直在水面上漂浮蕩漾三兩秒,這才熄滅,而在它消逝的那一刻,從潭水之中,冒出了一截木質的船頭來。

  瞧見自己蒙那小佛爺恩賜的千年菁木綠火意外熄滅,蘇參謀再深的城府,此刻也忍不住罵了一聲娘,怒目瞧向了弄出這水柱的始作俑者,瞧見竟然是一艘如同魚兒一般的蒙皮小艇,它在一出現之后,幾乎是以一種沖刺的形象,直接躍出水面,半截摔在了條石板上,半截還浸泡在了水里。

  接著那狹小的船艙之中似乎在打斗,不斷地動搖,支點轉換,在最后的一次顫抖之后,終于穩定了下來。

  我們瞧見這艘小鱘魚陡然從深潭中冒出來,心中驚訝,想不到這水潭竟然是通向外界湖底的,而且還能直接潛入這里來,那為什么邪靈教的人還會費盡心機,讓龍象黃金鼠那頭小畜生哄騙我們,瞞過了機關開啟呢?

  來不及多作思量,小鱘魚的頭部突然被打開,里面冒出了滾滾的黑煙來,有一個身影從里面跳出來,結果當他雙腳一落地,四五根之前纏住我的那帶刺藤莖便從水里躥出來,直接將那艇身卷住,然后往著水潭里面直接拖拽而下,咕嘟咕嘟,竟然隱沒不見。

  呃,原來如此,想來那真龍出入此中的通道便是這水潭中的水道,而負責鎮守這水道進出的,便是那朵神秘的修羅彼岸妖花,雜毛小道說它露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真正恐怖的是其根系,邪靈教應該是沒有把握在妖花把守的水道中前來,所以才會花費那么大的氣力,將我們騙來。

  只是,這慈元閣的小鱘魚里面可容納成員六人,到底發生了什么,使得只有一個人逃了出來?

  那個人,到底是誰呢?

  我的目光順著瞧去,卻見是一個將身子籠罩在袍子里面,臉上帶著面具的家伙,瞧見這人,魚頭幫幫主姚雪清意外地喊道:“老滿子,你怎么來了?”這個被姚幫主稱為老滿子的人,卻正是慈元閣閣主方鴻謹的座上客,自稱是那唐朝名相魏征后人的魏先生。

  此人果然是邪靈教的內奸,慈元閣一個正正經經做生意的團體,此刻損兵折將,死了不知道多少閣中棟梁,做了多少有違天和的事情,終歸到底,都是出于此人的蠱惑,將有些野心的慈元閣閣主哄得團團轉,而就在剛才,那小鱘魚里面的動靜,想來應該也是他在處理同船之人。

  瞧見這人從地上爬起來,遠離水潭邊,我的雙拳便捏得緊緊,恨不得立刻挑出來,一劍將他給捅死。

  然而一只手抓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回過頭來,瞧見雜毛小道微微地搖了搖頭。

  此時此刻,我們必須忍耐,要看看敵人的罐子里,到底賣著什么藥。

  魏先生連滾帶爬地站起來,瞧見了面前的一干人等,不由得十分詫異,說這是什么地方,你們怎么會在這兒?水猴兒在旁邊解釋,說這里是那真龍棲息的洞庭龍宮,我們剛才依著蘇參謀的絕頂妙計,借著兩個傻波伊的勢,進了來,正準備布置屠龍大陣呢,結果你就闖了進來……呃,忘了給你介紹,這個是我們厄德勒的右使,洛飛雨洛護法,這個是佛爺堂的特使,蘇先生。

  這個水猴兒到底還是一個人精的家伙,瞧見洛飛雨面無表情,而蘇參謀因為剛才那兩道將自己火焰給湮滅的水柱,鐵著臉生悶氣,便出言寒暄,打著圓場:“兩位領導,這是魏滿魏先生,他是我們魚頭幫的首席智囊,精通屠龍之術,我們這一次的前期準備,就是他給策劃的!”

  旁邊的姚幫主也點頭,說老滿子的祖上是唐朝名相魏征,家傳屠龍術,要不是他運籌帷幄,說通慈元閣謀得那墨家尋龍號,只怕這一次我們的毒龍方案,未必能夠成功……

  這兩人的一唱一和,總算是將我們心中的疑惑給解釋清楚,原來這魏先生竟然是魚頭幫的白紙扇,所以才會這般歹毒,這樣也解釋了為何明明最為隱秘的行程,然而邪靈教卻于我們先一步到達。不過他為什么要拉慈元閣入伙,而那尋龍號似乎也沒有奇特之處,那所謂的毒龍計劃又是什么呢?

  最關鍵的事情是,先前魚頭幫謀奪尋龍號,這個魏先生到底扮演了一個什么樣的角色呢?

  這些都是我們所猜測不到的,而旁邊一直很安靜的小青龍瞧見這個家伙,突然怒目圓睜,一副十分仇視的模樣。好在它多少也能夠照顧我們的感受,并沒有立刻爆發出來。

  經過水猴兒的介紹,雙方不冷不熱地寒暄幾句,看得出來,雙方都不是很熱切,而這個時候魏先生也解釋起了自己為何出現在這里的問題:“我們追蹤那受傷的真龍,一開始還盯得上,結果后來就是去了蹤影,我在水里推算出真龍的大概方向,于是在水網密布的地方與方鴻謹那老家伙分兵各處,然而后來卻不曾想那真龍并沒有跑了,而是拼著重傷,去追方鴻謹的船隊了,我回頭找,七竄八竄,結果找到這里來,感覺龍氣旺盛,便上來了,沒曾想方鴻謹求救,說被真龍襲擊了,船里的手下讓我回去救,于是發生了沖突……”

  他說得詳細,然而旁邊的蘇參謀卻感覺到不可思議,指著魏先生詫異地說道:“冒昧地問一下,怎么在你眼里,真龍就那么不堪一擊?”

  魏先生聽出了蘇參謀語氣里面的不屑,嘴角一抽,微微笑道:“在很多人的眼里,真龍是不可戰勝的,他的對手只有像善揚那樣的十大高手,然而在我的眼中,它至多也只是一種比較稀少的生靈而已,我手上掌握著至少六種家傳屠龍術,很多方法都是不傳之秘,所以別人怕,我不怕!”

  這話兒聽起來有些像是吹牛,然而他說的是那般的自信,讓人忍不住去相信。

  蘇參謀不置可否,然后講起了對付那修羅彼岸花的事情來,他本來打算一把火將這妖花燒掉,然而此刻手上卻沒有了強有力的手段,于是犯愁。沒有了火,還有毒水,魚頭幫姚幫主獻策,說他手下備得有魔鬼墨魚腸液,腐蝕性堪比王水,潑將上去,效果一樣。

  幾人回合,各謀奇術,當下也是做了準備,而這個時候,我們所有人的注意力卻并沒有瞧向場中,而是看向了腳底下的一個金色的肥影兒,那一雙玻璃珠子的小眼睛,正直愣愣地瞧著我們。

  然后它歡快地叫喚起來:“唧唧、唧唧……”

1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七十章 陰謀浮現”

  1. 回復 2015/03/01

    達琉斯

    銅燃燒的火焰呈綠色,初中化學,話說男豬自稱化學不及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