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章 幕后黑手,師叔又見師叔

  這一聲“統”字如平地驚雷,連吐出來的我自己,都被震驚到。

  這一刻我感覺到有萬丈光芒。

  這美人頭顱如遭雷轟,五官各處都迸出許多黑色的液體來。它發出了比第一次更加凄厲的叫聲,這聲音簡直已經超出了人類耳朵所能感受到的音域,我腦袋頓時感到一陣如針刺一般的劇烈疼痛,這疼痛似乎已經滿載,連我的頭顱都要爆炸了。不僅如此,一直在我體內的金蠶蠱終于開始暴躁不安起來。

  據我所知,類似于金蠶蠱這種半靈體,最忌諱的也是高頻超聲波。

  美人頭顱不再來咬我,往上飛去,而我則感到耳朵都在流血,忍不住地用全是血漿肉沫的雙手,捂住耳朵。

  它浮空之后,像一團水母,拖著累累的內臟和腸子就朝前路,跌跌撞撞飛去。

  打蛇不死,必遭其禍,而且還后患無窮。我豈是姑息養奸之人,掙扎著爬起來,一個百米沖刺,往前方跑去。08年的冬天特別寒冷,風在耳邊咆哮著,反而將剛才噬人心骨的疼痛減少了一些,我的耳朵一直在耳鳴,此刻也減緩了,變得輕微。三包黑狗血潑下,再被我真言共鳴劇鎮,美人頭顱周身的紅霧已然淡薄得幾近于無,此刻飛行,也如同剛開始嘗試飛翔的笨鴨子,一路跌跌撞撞,搖搖欲墜。

  我大跨步追趕著,手已經伸進了袋子里。

  里面還有兩包黑狗血,最后的兩包。我調整呼吸,讓腳步隨著心跳的節奏在奔跑著,想象自己是探花郎小李飛刀,想象著自己是射日的后羿,想象著自己是狙擊手之王、丹麥的“白色死神”西莫海亞……一時間各種大神在我腦海中旋繞,嗖——我出手了,正中其間。

  大片血花四濺,美人頭顱終于無力跌落了下來,在地上,遠遠看去像一灘的爛肉。

  我立馬跑到,抬起腳,神經質,狠狠地踩中了這頭顱脖子下面的一串內臟,吧唧一下,居然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斷了許多。一為激動,二為緊張驚悸,我發瘋似地亂踩,將這團受了重創的腐臭血肉,全部踩成了碎肉沫子,然后抓住這廝的頭發,像舞弄流星錘,幾圈圓周運動之后,猛地往地上砸去。

  這頭顱如同籃球,高高彈起來。

  寒風吹來,驚悸似潮水一般退去,我渾身全部都是血漿,冰冷,忍不住地打哆嗦。這時從江城方向行來了一輛大貨車,明亮的前燈耀眼,還打了一個長鳴車喇叭。我倒拎著這燒焦的頭顱,往路邊讓了讓。那貨車又按了按喇叭,顯然對我出現在高速路上的行為,十分不滿,然后可能是看清楚我這副可憐的模樣,我感覺那喇叭的尾聲都在顫抖,一點停頓都沒有,嗖的一下,往前面沒命地跑去。

  我感受著地面一陣顫抖,那是重型卡車的輪子在壓路。我手中這個飛頭降,嘴巴還在開合,吐著泡泡。

  它紅色的眼睛,看著左邊的方向。

  我循著它的視線看過去,只見在高速公路護欄外邊的平地上面,有一團趴在地上的黑影。顯然,被我注意到,黑影緩緩地站了起來,身體僵直,抬起頭看我。我在黑暗中的視力已然有了很大的提升,一眼,便認出了這張丑陋中略帶一些詭異的臉,以及裸露在外邊的脖子上,那恐怖的紋身。

  巴頌,來自泰國的降頭師,一個莫名其妙出現、又莫名其妙和我作對的男人。

  他盯著我,黑暗中眼睛泛著亮光,我敏感地發現,他嘴角和前襟上有血跡,顯然,在我發現他之前,這個老男人已經吐了一場了。赫赫赫……夜梟一般的啼笑聲從黑暗中響起來,他居然裹著披風,黑色的大麾包裹著他單薄的身體,一團黑往我這邊移動。

  我問他:巴頌?

  他點頭,說是。

  手中的美人頭顱居然又動了,究竟是“蠢蠢欲動”的動,還是“垂死掙扎”的動?我不得而知,然而作為一個驚弓之鳥,我唯有將手中的這玩意,往高速路的護欄上砸去,狠狠地砸,每一次擊中石欄,都是鮮血四濺。我是如此的用力,以至于我砸第四次的時候,絲麻一般的頭發終于脫離了頭皮,這頭發像一顆炮彈,“嗖”的一下,飛往高速公路的路中間,落地,像球一樣,咕嚕咕嚕的滾。

  巴頌冷冷地看著我發瘋,既沒有阻止,也沒有叫罵,仿佛一個局外人。

  然而,從他不斷顫抖的身體,能夠看到他內心蘊含的憤怒。

  我丟掉手中的尸發,然后找了塊干凈的地面抹了抹,一手灰,然后跟眼前這個外國友人親切問候,說晚上好啊。他對我說想不到,陸左閣下居然是個這么厲害的人物。

  我居高臨下地看著他,說哪里,控魂降、控尸降……巴頌先生真的是奇術迭出。不過呢,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降頭一術,逆天而為,講究的就是一個兇險與機遇并行,你能夠習得控尸降,必然也擁有飛頭降這門奇術。若你敢咬牙一搏,有條件上飛頭降,沒有條件也上飛頭降,如今恐怕已經成為一方大拿了,哪里還會怕這種凡間的黑狗之血,遭遇反噬?

  他搖頭,說若是以前,自然也就咬牙練了,如今這世道,通訊發達,交通方便,所以危險太多。他遇到的修飛頭降的同門,不出十指,能過兩個階段的只有四個,能到達可吸人血的只有一個,而后這人在那階段第四夜,就被人用噴火器活活燒死。修術為何?只為長生,到達彼岸,若此刻便魂歸地府,何不如茍且于世?

  我一個翻身跳下高速公路的防護欄,站在他八米之外的地方,不跟他扯淡,直接問為何害我?

  誰知道他居然問了我一個我怎么也想不到的問題。

  他問我見過王洛和沒有?

  ********

  在我詫異的詢問下,我終于知道了一切的由來。

  居然是王洛和之事未了。

  我這一脈苗蠱,上述到洛十八這一代,名曰敦寨苗蠱。敦寨位于大敦子鎮的西北處,遍布高山野嶺,是窮山惡水之地,古時瘴氣叢生,常人不能過。然而離寨子四十里遠的大敦子鎮,卻是溝通湘西至黔地乃至川南的交通樞紐之地,自古以來便是物流溝通之所在。貨物流動,人員也流通,苗、侗、漢、土家各民族交匯雜居,倒也相安無事。

  當時便有一個漢家叫花子,輾轉流落到了那個深山中的苗家寨子,之后也不知什么緣故,便跟著上一輩祖師開始了苗蠱的傳承。這人便是洛十八,其間秘辛已然不足外人道,若詳細探究闡述,必然又是一出“楊露禪學藝陳家溝”的劇目。不知經歷了多少風雨磨難,洛十八于某年崛起,殺山賊、斗土匪,鎮軍閥,與湘黔桂幾省同道中人,論坐于鳳凰山下,無一人可奪其風頭,竟然闖出了偌大的名聲。

  那已經是民國之事,漢蠱王洛十八之名,便是遠至湘西桂東,也是有人知曉的,便是沈從文先生,文中也有隱晦筆鋒提及,端的是好大的名頭。后來洛十八摒棄了門戶之見,沒有如前輩神婆一般一個帶一個,血脈相傳,而是廣收門徒,共計收有六徒。正當這一脈顯興旺之態時,洛十八與三徒前往湘中洞庭湖探路,莫名便死于一湖底龍洞之中,四人死了仨,只余一徒得返。

  時值亂世之秋,軍閥四起,天下大亂,人命如草芥,那徒弟支支吾吾不語當日發生之事,大旗既倒,余人便化作鳥散,各奔前程。

  死里逃生的那個徒弟,便留在這個苗寨子,安心守著列祖列宗,祭祀慶典。

  他,便是我那慘死在山溝溝里,腸子被野狗拔滿一地的師公。王洛和的師傅,一時熱血,參加了國軍,爾后亂世飄零,流落到了緬甸。巴頌的師傅,是洛十八第七個弟子,一個被逐出門墻的棄徒,當年也是一天資卓絕之輩,不忿于師傅的保守不通達,便南下尋求證道之法,爾后落根泰國,開枝散葉。這兩徒因同處一域,相互之間也有往來,小輩也熟,王洛和與巴頌更是生死之交,他上次來華,便將自己的一縷殘魂用琥珀繩交于巴頌之手。

  爾后之事,天道蒼冥,巴頌都已知曉一二。

  這些秘聞我倒是頭次知曉,陳谷子爛麻子之事,也沒有了興趣。于是我面不改色,只是問說了這么多,管我鳥事?你這番前來,可是為了給王洛和報仇?

  巴頌笑了,他說旁門兇險,左道難行,一腳踏入,這命就不屬于自己,而看天意。天老爺讓你多活,你便多活。天老爺讓你死,你便死去,怨不得別人。況且,報仇一事,還輪不到他管,王洛和家中也自有傳承,高明之輩也多,自有其子侄來做。不過他來,倒是有一件事情要找我。

  “什么事?”

  “降頭術中,以飛頭降最為神秘莫測,也最為恐怖詭異,位列首席;蠱毒之術,以金蠶蠱最能通靈界,融洽于本身。兩者皆為至道,然而道與道,終究有不同,同一名字,法門卻有萬千。本命金蠶蠱,除了毀于戰亂的苗疆巫毒教之外,苗侗三十六峒,只有漢蠱王洛十八有傳承。而洛十八一脈,只有你這一支有知曉。”

  “那又怎樣?”

  “許邦貴這龜兒子就是個弒師的逆徒,他的余脈,何德何能,能夠安享本命金蠶蠱的培育之法?”巴頌突然大聲喊道:“你這福薄的臭小子,有何能耐,安享這金蠶蠱?我不服啊……”

  他說著,搶前一步,一把黑沙朝我灑來,腥臭難當,雨打如瀑。

1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十章 幕后黑手,師叔又見師叔”

  1. 回復 2015/02/11

    黑沙

    灑我干什么,我又不是液體,阿西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