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七十五章 綠臉兒姑娘

  變故陡生,我們皆轉頭望去,卻見那人上身赤裸,一臉的血肉模糊,穿著便于在水中潛行的貼身皮褲,正朝著這邊奮力跑來,瞧見了善揚真人,他便委屈地大聲哭嚎著:“師父,救我啊,救我!”

  他從那邊一路狂奔而來,顯然已經是精疲力竭,此刻瞧見了救星,又振作一番,跌跌撞撞朝前走,而在他的身后,則有幾個與魚頭幫幫眾一般打扮的男子也在跟著奔跑,不過瞧那模樣,并不是在追他,依然也是逃命。

  他們的身后,黑乎乎的,霧氣朦朧,也瞧不到有什么恐怖,然而卻將他們的心魂嚇得迷亂。

  這個人聲音似乎有些耳熟,然而面目模糊,我們瞧不清楚,正疑惑間,善揚真人卻認出了他來,疑惑地問道:“金龍?他不是神秘失蹤了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原來這個突然沖出來鬼喊鬼叫的家伙,竟然是龍虎山的花花公子羅金龍。

  心中雖然還有疑慮,然而善揚真人還是吩咐旁邊的羅鼎全,前去接應這個真傳弟子。然而當羅鼎全應聲而走的時候,我們瞧見了一副極為血腥的場景出現——羅金龍的頭顱突然沖天而起,血液飛濺,而他的身體卻還是依著沖勢,愣是跑了十幾米,這才跌倒在地,手腳抽搐了好一會兒,才不再動彈。

  我瞇著眼睛一直瞧著羅金龍,這個花花大少的意識至少在頭顱離開脖子的半分鐘之內,都沒有消散,他瞧見自己沒有頭顱的身體在奮力前沖,臉上的肌肉扭曲,眼眸子里充滿了驚訝、恐懼和難以置信,幾乎在一瞬間,流露出了許多難以言敘的情緒來。

  我聽說過,人在死前的那短短十幾秒,會回憶起自己一生中許多不同的場景,不知道羅金龍會否如此,但是可以肯定的事情是,這個含著金鑰匙長大的小子,在自家師父善揚真人的面前,給人殺死了,憋屈至極。

  瞧見這番變故,善揚真人也是難以置信,他那一雙宛如孩童般純凈的眼睛幾乎要凸出眼眶來,飽含怒火,片刻之后,他朝著羅鼎全大聲喊道:“收魂!”這吩咐一出,他的身影便出現在了百米開外,朝著五行廊橋沖了過去。

  出手的是一道曼妙身影,在逃亡的人群中游走,殺人宛若藝術,從容不迫。

  我遠遠地看著,那道身影竟然是一個長相普通的妙齡女子,只是長得有些古怪,一頭齊腰間的銀白長發,也不束,直接披散著,臉色有些淺綠,嘴唇烏紫,十指尖銳,雖然穿著青絲長袍,卻感覺不似人類。

  簡直是太聳人聽聞了,不談善揚真人跟羅金龍之間的師徒之情,光是眼睜睜地瞧著自家徒弟慘死于面前,這種羞辱對于善揚真人來說,那都是不可以接受的。在善揚真人朝著廊橋飛速狂奔的那一刻,兇手并沒有逃離,而是從容不迫地在那五個人的身邊游走,刷刷刷,又是幾道沖天而起的血柱,溫熱的鮮血灑落在了長條石板之上,尸身砰砰而倒。

  我瞧見每一具尸體倒地,魚頭幫姚雪清臉上的肌肉便會抽動一下。他曾說過,魚頭幫每一個兄弟的名字,他都能夠叫得出來,他對這些幫眾的感情,誰也理解不了。死的,都是魚頭幫留守的幫眾,每一個,都是在他的心頭割肉。

  我心中估量,按照她這疾電一般的身手,羅金龍等人其實早就應該一命嗚呼了,只不過她是想要殺人立威,只是在后面驅趕,所以才讓他們活到了此時此刻。

  如此心機,讓人震撼,只不過,她到底是因為什么緣由,才會下如此狠手呢?

  來不及多想,但見那善揚真人勢若奔馬,身形如龍,在這綠臉女子的身前站定,雙手一翻,朝著前方平推而去。此掌集聚了那老道士近百年的修為,以奔馬之勢驟停疾收,然后復而激發出來,平平推出,瞧著仿佛緩慢,然而卻如驚濤拍岸,有如山巒傾倒之勢。

  倘若面對的是那尋常之人,只怕早就要給這恐怖的壓力給碾壓得七竅流血、骨頭碎裂。然而他的對手,能夠談笑間連殺數人的綠臉少女,是普通人么?

  這場中的所有人,除了善揚真人之外,我都差不多交過手,然而就是這個老道士,才是真正讓人感覺到發自內心的無力,連斗上一斗的心思都沒有,場中也是依這牛鼻子老道的實力,才有了短暫的平靜,然而當他全力施為,弄出這滔天之威時,我們才能夠真正感受得到他修為的恐怖。

  到底是在當年能夠跟陶晉鴻分庭抗禮的一代人杰,這喜怒無常的老道士手底里,果真有著真本事,然而那個綠臉女子卻冷然一笑,臉上的肌肉生硬地抽動著,結果人影一晃,退到了橋上去,雙手一揮,先前被我給解除的禁制竟然再次騰現而起,有黃、青、白、紅、黑五色神光,分別從五座廊橋之上冒出來,集聚在了那女臉女子身上,接著她也是手結法印,平平一推。

  兩人的動作都是那么緩慢,并沒有我們之前刀光劍影、騰挪走動一般,打得精彩,旁人看來只是老頭兒、老太太公園搭手,然而在我們的眼中,卻是火星撞地球,恢宏得讓人難以言敘。

  兩人遙遙而指,勁氣終于撞倒了一起來——轟!

  整個洞庭龍宮幾乎一震,那地皮都在抖三抖,倘若沒有防備,恐怕都要栽到地上去,我的雙眼在那一瞬間瞪得滾圓,因為我瞧見綠臉女子朝著后面飄飛,隱沒在了濃霧之中,而身為天下十大高手中的翹楚,善揚真人卻也并不好受,直接朝著后面連退十幾步,這才穩住了身形。

  因為背對著我們,我瞧不見善揚真人臉上的表情,想來應該是極為惱怒的,也沒有什么反應時間,但見他的長袖一揚,先前用來打龍用的天子笏倏然出現,然后朝著那中段狹窄的五行廊橋撞去。

  天子笏可長可短,可大可小,皆隨那修為和意念,陡然幾十米的時候,便是那真龍都承受不住,然而它往前飛掠而過的時候,五道光華騰起,竟然將其抵在了橋外十米處,不得再進。

  陣法鎖龍,則天下之間莫有能硬闖者。

  善揚真人心知不妙,正欲上前一觀,查探蹊蹺,卻不料在廊橋之間那層薄薄的法陣清脆破碎,然后一股熱流從橋底滑過,那河渠之中填得滿滿的水銀頓時如同煮沸一般,表面翻滾不止,而又有那銀色蒸汽升騰而出,朝著龍宮之內蔓延而來。

  瞧見此景,善揚真人嚇了一大跳,再掐咒訣,運得那天子笏再次朝前撞擊數次,然而每一次皆被那五色神光洗刷,阻擋在十米之前,他越撞得急切,河渠之上的銀色水汽便越發濃烈,朝著這邊緩緩逼來,善揚真人這才罷休,將那玉質天子笏收回手中一看,竟然黯淡無光,顯然也是受了重創。

  他回身瞧了一眼地上羅金龍那張模糊不堪的臉,眼神變幻不定,幾秒鐘之后,才朝著這邊證實道:“這邊的路途被堵,河里面的水銀蒸發,瞧那份量,只怕充斥整個龍宮之中,也有可能了!”

  我們都在幾百米外的中央觀瞧著,多少也知道大概,然而聽到善揚真人這般證實,不由得都慌亂起來。

  但凡有些常識的人都應該清楚,汞蒸汽有劇毒,一旦進入人體之內,超過一定比例,便是修為達到善揚真人這般的境界,只要還是肉體凡胎,那便逃脫不了死亡的自然規律。換一句話來說,不管那個綠臉女子到底是何方人物,她剛才所做的舉動,其實就是將我們給關在了毒氣室里面,而我們所能夠做的,只有靜待死亡來臨。

  沒人愿意死,特別是在這樣傳說中的寶山里死去,善揚真人的話語一落,一片嘩然,龍虎山和魚頭幫諸人議論紛紛,那洛飛雨瞧了臺上一眼,手指往上一抬,一道蛛絲粘起,人就飛上了一根巨大鐘乳石,三下兩下,便隱沒在了黑暗中。

  與她一般的還有楊知修,那汞蒸汽蔓延過來還有一段時間,他們此刻前去尋找出路,說不定還有機會。

  時間緊迫,所以一秒鐘也不能多作停留,巨大危機來臨,所有人都放下了此刻的仇怨,朝著四周散去,想著去找尋出路,姚雪清瞧了一眼水潭上飄蕩的木船碎片,與我們招呼道:“陸左,這水道也是一條出路,你們能否控制住著修羅彼岸妖花,讓出一條安全的路來,讓我們通行?”

  我望著頭頂上不斷搖晃,隨時都有可能掛落下來的荊棘刺藤,苦笑著說道:“姚幫主,我若說可以,你信么?”

  誰都知道我們也是剛剛進來,哪里有時間跟這妖花攀扯交情?姚雪清考慮了三秒鐘,朝著石筍林中尋去。如此一陣慌亂,眾人四散而開,大殿頓時一空,旁邊的小叔也是憂心仲仲,拉著我們說道:“我們要不要也去找一找?”

  雜毛小道朝著我懷里看了一眼,一陣奸笑:“那綠臉兒姑娘,難道是上天派下來的么?”

1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七十五章 綠臉兒姑娘”

  1. 回復 2015/05/05

    哦賣嘎

    沒人愿意死,特別是在這樣傳說中的寶山里死去,善揚真人的話語一落,一片嘩然,龍虎山和魚頭幫諸人議論紛紛,那洛飛雨瞧了臺上一眼,手指往上一抬,一道蛛絲粘起,人就飛上了一根巨大鐘乳石,三下兩下,便隱沒在了黑暗中。你在拍蜘蛛俠呢?不是在水里么?怎么個個都可以在水里說話?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