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七十六章 雨紅玉髓

  水銀在常溫下都能夠揮發,一旦外間蒸發水汽的那地熱導入溝渠之中,再破開封鎖法陣,自然翻滾卷涌,無數的汞蒸汽彌漫到了空間之中來。從五行廊橋往這邊過來,差不多有三百步,整個空間足有一個大型體育館那般大,一時之間倒也傳遞不過來。

  然而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倘若耽擱一些時辰,多則一兩個小時,短則幾十分鐘,當整個空間充斥這水銀蒸氣,只怕誰都逃脫不得。

  這里面的布置說復雜也不復雜,說簡單自然也沒有那么簡單,唯有對此處機關最為熟悉者,方才能夠在這短暫的時間里,弄出這一番場面來,所以那綠臉女子的來歷,我們差不多也能夠猜出一二來。

  身處于洞庭龍宮中的這幾股勢力皆驚惶,然而我們卻并不緊張,這是為何?

  其一,是朵朵為鬼妖之體,小妖為靈胎孕育,皆不受其擾,二則天吳珠能避水,原因在于能夠在周圍開辟出一處可供呼吸的氣場來,能排斥水,自然也能夠排斥汞蒸汽,到時候只要將天吳珠激發,我們根本不會受損。

  雜毛小道也是想通此節,才會說出這話來。而剛才洛飛雨意味深長地看了我們一眼,說不定也是有所猜測。

  我們此刻立于不敗之地,心思自然沒有在那逃亡尋路上,而是開始想起了尋找龍涎液的事情來,正如善揚真人所說,三叔中了那銀針追魂術已經有了好長一段時間,如果再拖著不治,只怕真的也就沒有幾天好日子可以過活了。

  瞧見場中之人四散而去,只剩寥寥幾個,我轉過頭來問朵朵,說那小青龍跟你最是熟捻,你能夠聯系到它,幫我們找到雨紅玉髓么?

  朵朵此刻正在教訓那那肥頭大耳的龍象黃金鼠,這小畜牲被九尾縛妖索給捆住之后,一開始還不斷掙扎,此刻終于消停了,認命一般,可憐兮兮地望著朵朵,唧唧、唧唧地叫喚。它叫得可憐,然而有著之前那劣跡,我們倒也不會同情它,連朵朵都發了狠,氣憤地罵道:“這該死的小畜牲,一身肥腩,看著就不像是好東西,非要將它使喚得沒了肚子,才消了我們心頭的氣。”

  她到底還是一個善良的小姑娘,即便是因為這肥老鼠誆騙我們,將我們差一點兒置于死地,她都沒有奪其性命的想法。

  失去得越多,越知道珍惜,說的就是朵朵這樣的善良之輩。

  這肥鼠兒是小佛爺寵物,地位想來頗高,拿捏在手總比直接殺了好。朵朵教訓完龍象黃金鼠,這才回答我的話:“小青它跑得沒有影兒了,我也沒辦法啊……”

  正說著小青龍的行蹤不定,一直伏地測算,無暇他顧的魏先生終于抬起了頭來,在經過了大量的誦祝之后,他的精神狀態都有些癲狂了,目光隨著羊皮紙上被無形之力牽動的小黃豆而不斷移動,然后伸手一指,哈哈大笑:“它在那兒!”

  這時在大殿正中祭臺周圍的人并不多,魏先生算一個,羅鼎全和一個掛了彩的龍虎山弟子算兩個,還有那個斷手的魚頭幫眾以及照顧他的兩人,這些都是在監視高臺之上的我們,其余的人都散落各處,嘗試著去找到一個可供逃生的通道。

  這地方畢竟有如體育館那般大,所以人一散開,便顯得空蕩許多。

  魏先生一生所修,皆為屠龍妙術,然而這人世間遍尋寰宇,也難覓真龍,常常疑惑祖宗留下來的這門手藝,到底是不是在哄騙自己,然而此刻見到真龍,難免心情激蕩,顧不得生死,從囊中摸出一個小葫蘆,葫口朝著自己所指之處一對,口中高念道:“真龍現身罷!”

  此言一出,里面射出一道銀毫光芒,直指前方一處根部約合四人合抱、垂落而下的鐘乳石巖而去。

  那鐘乳石巖好巧不巧,竟然是正對著洛十八尸身的那一根,與之遙遙相對,相隔不過七八米。

  銀毫飛射,幾如電光搖曳而去,初時為線,而后迎風長了好大一團,給那高速的風力碾壓,竟然變成一道銀月般的彎刃,倏然而過,便將頂端處那三米多的口子給切割下來。

  這鐘乳石正對洛十八尸身,倘若毫無遮擋地砸落下來,只怕下方那尊栩栩如生前一般模樣的尸體,此刻便要給砸成肉泥了。

  我已經從多方驗證,得知那洛十八便是自己的前世,只不過心中總感覺有些怪怪的,不能夠與他產生太多的親近感,然而我終究是不能忍受這一代豪杰給砸成肉泥爛肉的模樣,也顧不得旁人覷覦,直接從高臺之上一躍而下,搶在那巨石砸落下來之前,將洛十八的尸身給抱住,滾落在一邊兒去。

  洛十八尸身被上面鐘乳石凝落下來的膠質給固化,宛若一具雕像,頗為沉重,我剛才抱起時也感覺自己像撞到了一堵墻上去一般,不過好在他下方根基不牢,我面前推落到了五六米,正伏地等待飛濺而起的碎石砸落在身背之上,卻感覺四周一片寂靜,根本就沒有我預料之中碎石飛濺的情況。

  我回頭一看,卻見洛十八盤坐的地方,突然冒出了一股氣息,將那巨石給平緩托起,那兒有一塊拳頭大的凸起,先前正好被洛十八坐在屁股下面,隱藏不見,然而此刻被我搬開了,下面便有冉冉的氣息升起,與此同時,還有一道濃艷如火的顏色緩緩溢出。

  魏先生的確是名專才,那鐘乳石尖砸落的一瞬間,果然有一道青色細影從其間倏然射出,竟然是消失無蹤的那小青龍,這麻繩兒是個暴躁脾氣,伸手便是一爪,朝著這個戴著面具的瘦老頭兒探去,而魏先生卻是早有準備,他的屠龍之術在心中默練了成百上千遍,早已熟絡無比,一環扣著一環,幾乎是本能地揮出一張浸滿蛋清、盡是腥臭的皮氈子來。

  那足以能夠在堅硬地板上犁出一寸深巨口的透明巨爪,竟然根本穿不透那張破皮氈子,而抵住了這一擊之后,他更是從懷中取出一包特制的姜黃粉,朝天灑去。

  這一人一龍,斗得激烈,而我的心思則全部都給洛十八原來盤坐著的那塊拳頭大石頭給吸引了,顧不得上空三米處將墜未墜的鐘乳石尖,連滾帶爬地沖過去,還未到跟前,便感覺到一股泌人心肺的絲滑甜意,在鼻間升起,旁邊一道身影掠過,卻是雜毛小道。

  他也從高臺之上躍了下來,蹲身來瞧,只見這拳頭大的石頭除了根基的胎衣之外,主體呈現出通透晶瑩的玉質來,在最中間有一個指頭大的窩口,說句不雅的話,其形狀有點像是男子那……呃,算了。

  這個指頭般大的窩口中有紅艷如火的氤氳,這不是水汽所化,而是寶光凝聚而成,窩口處的液體表面呈現出瑰麗紅艷的至純顏色,下方卻又有隱隱瑩白如漿、略帶甜腥的深度,我和雜毛小道大喜,這東西,真的是有九成九,便是我們千山萬水、費盡千辛萬苦所要找尋的龍涎液,也就是雨紅玉髓了。

  時間緊迫,來不及再仔細打量,我從懷中摸出了一個白色瓷瓶來。

  這瓷瓶還是當日蚩麗妹贈藥所留,自有一種保鮮存真的效用,然而那龍涎液在石凹中,取用不利,雜毛小道在旁邊看著著急,用雷罰在旁邊劃出一道口子來,我用瓷瓶在下面去接,龍涎液舉世罕有,比水粘稠,比油不粘,一滴一滴圓滾滾,可值千金,即便是在這龍宮之地,當我接了十滴之數,那凹口也就變得干燥,再難有一滴滾落而出的龍涎液。

  我凝目一瞧,這靈物一接觸空氣,外面薄膜一層便如朱砂一般紅艷,惟有里面透露出凝白如玉的芯子來,當真不愧為“雨紅玉髓”之名。

  將這盛有十滴雨紅玉髓的瓷瓶用軟木塞合攏,又取蠟封好,我將它貼身放入懷中,這才有時間抬頭去瞧場中戰況,但見那頭讓我和雜毛小道都頗為頭疼的小青龍,此刻卻被魏先生制得服服貼貼,三兩下,游弋不停的身子竟然有些僵直,讓人驚訝。

  當我瞧見那魏先生又從懷中摸出一條黑色打龍鞭來,將那小青龍控住的時候,旁邊的雜毛小道終于決定不能再留手,等著這個家伙發揮下去了,雷罰一轉,朝著魏先生倏然射去。

  叮!

  一道青鋒襲來,針尖對麥芒,將雜毛小道的蓄勢一擊給斷然擋住,魏先生也是感受到了雜毛小道的凜然劍意,嚇得慌了手腳,往后退開,倒讓小青龍得了喘息之機,再次遁入黑暗之中。

  雜毛小道臉色陰霾地瞧著再次回轉場中的洛飛雨,語氣變得無比的凝重起來:“飛雨,你真的要與我為敵么?”他這話說得,好像先前那打死打活,都是在小孩子鬧著過家家一般,洛飛雨俏麗美艷的臉龐被垂落下來的青絲遮擋,看不清表情,唯見一抹紅唇冷笑,說陸左,你當我們都是傻瓜么?

5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七十六章 雨紅玉髓”

  1. 回復 2014/02/11

    gertyhrt

    哥哥 快更新阿

  2. 回復 2014/02/12

    狂瘋

    求更!

  3. 回復 2014/02/12

    幻塵

    相當好看的一部小說,期待您的續集

  4. 回復 2014/02/12

    劉璃夜″

    好看吖!!!!

  5. 回復 2014/12/22

    雨紅玉髓

    總算讓你們找到我啦,萌萌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