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七十七章 請君入甕

  洛飛雨能夠以弱齡而兼領邪靈教右使之職,在一番老怪宿將之中嶄露頭角,自然不是傻瓜。

  在邪靈教里面,她算是與我們打交道最多的人物之一,彼此也曾在魯東泰西的地下仙府,有過一段患難與共的情誼,自然曉得我那天吳珠的秘密,除此之外,讓龍象黃金鼠誆我們入甕,這計策雖然有蘇參謀這人運籌帷幄,但未必沒有洛飛雨的功勞,所以她也知道倘若要走那天子笏都轟不開的五行廊橋之門,只怕還需由我來破陣。

  只不過她剛才一言不發地離開,而此刻又折轉回來,不知道是何緣故。

  我往后退開一點,接近祭臺邊緣,冷聲說道:“洛右使,我倒是也奇怪了,你剛才不是去找通道了么,怎么又返回來了?”雜毛小道面色不善,手上的雷罰隱隱罩住洛飛雨,我們所在的地方雖然在這洞庭湖底,引不得雷,但是也未必沒有手段,給這個漂亮的對手一點兒苦頭吃。

  洛飛雨停落在我們面前十米處,并未去瞧旁邊的其他人,而是指著朵朵手上那頭肥碩小畜牲,也不點破我心中的小九九,只是平靜地說道:“這頭黃金鼠是小佛爺的心愛之物,它落在了你們手上,若有個什么閃失,誰也擔待不起,把它還我,我們這次就算兩清了。”

  我看了一眼朵朵手上那頭被抓著毛茸茸大尾巴的金黃色肥鼠兒,抿著嘴,沒有說話。

  天吳珠范圍有限,將我、雜毛小道和小叔幾人罩住已是極限,救不了太多的人,而讓我冒著生命危險去強沖五行廊橋,最大的可能就是悲催死去,這種殺身取義,成就的還是之前對我們虎視眈眈、刀兵相向的仇敵,這種缺心眼兒的事情我,也做不出來。

  然而逃生之事,卻管不得什么道德和正義,但凡有一條路可走,無論是善揚真人代表的龍虎山,還是姚雪清帶領的魚頭幫,都不會放過這次機會,如果洛飛雨將這情況給我點破出來,只怕不出十息,我們若不答應,就要給圍攻而死。

  想到這里,我也無可奈何,沉聲問道:“放,自然也是可以放的,但是你會放過我們么?”

  洛飛雨見我的口氣有所松動,立即出言承諾道:“我不賣你,你也別賣我。將你們手上的黃金鼠交還給我,我立即走開,不參與你們之間的沖突。”

  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雖然被要挾不爽,但是到目前為止,洛飛雨在邪靈教之中倒也能算是一個出淤泥而不染的人物,說話的信譽也高,再說我們留著這頭肥老鼠也沒有什么用,畢竟不會為我所用,只是平添仇恨。

  如此一思量,我便一揮手,讓朵朵將手上那龍象黃金鼠給放開。

  朵朵收起九尾縛妖索,那龍象黃金鼠便如一道金光,朝著洛飛雨懷中撲去,將那女人頗成規模的胸部撞得顫顫巍巍,還委屈地唧唧叫喚。

  我們不知道洛飛雨所謂的走開是何意,然而瞧見她將龍象黃金鼠抱在身前仔細打量一番,發覺無恙,一聲唿哨吹起,然后朝著小妖拱手說道:“小妖妹妹,你能夠知會一下這朵妖花,暫且不要為難我的手下么?”

  我們不解其意,回頭看向盤坐在那華蓋一般的花朵下面的小妖,這小狐媚子皺著眉頭說道:“我當是誰這么不要命,原來是你的部下啊……”她也沒有多言語,結果五六秒鐘之后,祭臺下面的深潭一陣水花翻滾,竟然有一物從里面霍然冒出,好像一條巨大的青石斑魚。

  瞧見這東西,我們都頗為驚訝,沒想到洛飛雨竟然還有這等本事,提前安排了退路。

  那從水潭中鉆出來如同活物一般的東西,卻正是先前佛爺堂翟丹楓的水中坐駕,出水來時還頗為防范,瞧見那朵妖花并沒有為難,那女人立刻打開了角質狀的艙門來,朝著洛飛雨招呼。

  這變故發生的時間太短,好些人沒有反應過來,洛飛雨也是分秒必爭,并沒有管旁人,而是將地上蘇參謀那具尸體給勾起來,朝著狹窄的船上扔去,然后縱身上了船。旁人來不及阻攔,唯有魏先生大聲呼喊道:“右使,你不等我們魚頭幫的眾兄弟了么?”

  洛飛雨一言不發,擠入了那如同活物的角質行水舟里,回頭最后看了周圍一眼,竟然直接將艙門給反扣住,潛入水底離去。

  不知道是小妖的吩咐,還是那從石棺中生長而出的修羅彼岸妖花畏懼這艘仿佛活過來一般的小艇,竟然并不加阻攔。

  這小艇從潭水中冒出來,又復離開,自然瞞不過旁人,最先趕來的是魚頭幫幫主姚雪清,他瞧見這副場景,不由氣得火冒三丈,箭步沖到潭邊來,厲聲喝罵道:“好你個小婊子,我看在王公的面子上敬你幾分,卻沒想你竟然連同舟共濟的勇氣都沒有,自個兒逃了,偏偏要讓我們這些苦哈哈來損命,早知道如此,老子何必來摻和你這趟渾水?”

  善揚真人也一臉陰霾地從石筍林中走了過來,瞧了一眼半空懸立的鐘乳石尖,眼睛幾乎瞇成了一條線,里面有如碎玻璃渣滓一般的鋒利光芒流露出來。

  他走到自家留守子弟前面,吸了吸鼻子,問什么味道,羅鼎全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附耳說了一番,善揚真人便瞧向了我,平靜地說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大家都在找出路,你們倒也是悠閑,竟然還占了如此好處……”

  我并不多言,只是滿臉堆笑地說道:“托前輩洪福,竟然找到了那救治的藥引子,運氣,運氣……”

  朵朵放走龍象黃金鼠之后,遵著我的意思,將洛十八的尸身給扶上了祭臺,面對著善揚真人的不滿,我也只當作不知,瞧見他一臉晦氣,便知道這龍宮雖大,但是出路卻并不多,他們想來是碰到了壁,根本無法找尋。

  善揚真人臉上的神情陰晴不定,瞧見前來接應洛飛雨的那艘妖船翻身入了水潭,這才想起那終日跟湖水打交道的姚雪清來,認真問道:“姚幫主,從這水潭遁出的方法,是否可行?”

  困在這龍宮之中的我們并沒有攜帶任何器械,倘若有那尋龍號上的小鱘魚,或者如洛飛雨乘坐的角質妖艇,那自然能夠出去,然而倘若要鳧水而出,除了姚雪清這般常年在水中生活的老魚頭,只怕其他人根本就沒有這個膽量。

  善揚真人的氣場十分強大,便是姚雪清這般的人物,也不敢怠慢幾分,沉聲說道:“通應該是通的,只不過這大殿之人,有幾個可以鳧水幾公里,游處那修長河道去?”

  這暗河與暗河之間的區別也是極大的,有我們先前進來時水位不顯、可供付出水面呼吸的半開放式暗河,也有如同水管子一般封閉式的,除了氣韻悠長的善揚真人、楊知修和常年在水底中打滾的姚雪清和幾個幫中高手,此處有幾人能往?

  除此之外,在這口子里還有妖花可堪恐怖的根系攔截,更何況那頭受傷黑龍不知去處,倘若是在那水道中遇到,到了那個時候,只怕除了閉目受戮之外,再無他途。

  想及此處,姚雪清心中越發生出了許多濃烈的恨意。

  不過他倒也不會被這怒火沖昏頭腦,旁邊還有一位是剛從水道過來的,他便征求魏先生意見。那剛剛失去小青龍蹤跡的老頭告訴大家一個雪上加霜的消息:“從水中而來時,狹長之處怕得有數里地,這還不論,我感覺那頭畜牲似乎在有意引導我們前來,此刻它若是將慈元閣的人分而化之,悉數絞殺了,此刻只怕就在水下,等待著收割我們這些人的性命呢。”

  “你是說,剛才那個綠臉女子,和那頭真龍是一伙的?”羅鼎全失聲問道。

  聽得魏先生此言,場中諸人都沒有了剛開始進來的喜悅了——敢情自己這般幸運,能入龍宮一觀,竟然是被人用了“請君入甕”之計。善揚真人有今天這番修為,自然是極為聰穎之輩,眼睛微微一轉,便想清楚了前因后果,回頭看去,瞧見那汞蒸汽已經蔓延了上百米,正朝著這邊緩緩涌來。

  人因絕望而多急智,魚頭幫幫主姚雪清眉頭皺如山川溝壑,突然一下就想明白了,指著我,大聲喊道:“對了,對了,先前蘇參謀曾經提起過,這龍宮之中,必然有那機關限制,能破解的只有陸左。剛才我們從那五座石橋過來,暢通無阻,此刻雖然被那女人封閉,但是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

  聽聞此言,除了我方之外的所有人都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溺水者,齊刷刷地瞧向了我,而這時羅鼎全也在善揚真人耳旁輕聲低語道:“剛才逃走的那個女人,似乎有他的把柄,使得他將手上擒獲的龍象黃金鼠,原封不動地歸還,想來就是此事……”

  善揚真人聽完匯報,不動聲色地瞧了我一眼,微微笑道:“陸左,這一屋子人的性命可都掌握在你的手里了,你怎么說?”

1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七十七章 請君入甕”

  1. 回復 2014/02/12

    劉璃夜″

    一天一更新么? 好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