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七十八章 被迫低頭

  到底是跟陶晉鴻同輩的道門高人,即使到了這危急關頭,善揚真人說起話來也是冠冕堂皇,滴水不漏,平添了幾分高人風范。

  不過他這邊淡淡說著話,那一雙黑亮的眸子卻在劇烈收縮,里面的神光如針,而手上則不停地摩挲著那方黯淡無光的天子笏,給我的感覺,倘若要是耍一個滑頭,敷衍推諉,他便會直接一笏砸來,死活不論。

  我們先前高居于祭臺之上,暫得和平,沒有在與邪靈教的一場廝殺中殞命,并不是因為邪靈教懼怕那朵恐怖的修羅彼岸妖花,而是因為龍虎山諸人不告而來,打破了他們的優勢,使得這里面的實力重新回復平衡,方才如此和諧。

  而如今,這邪靈教與我們本來便是死敵了,倘若善揚真人也對我們起了殺心,別說是在那祭臺之上,便是我們此刻跳入了水潭之中,只怕也難逃死路一條。沒辦法,我們現在雖然已經有了足以自傲的實力和修為,但是想要與善揚真人這種天下頂尖的道門高手比肩,還需要十多年、幾十年甚至一輩子的時間,才能夠彌補。

  術不同于武,尋常習武,講究的是經血氣旺,最厲害的時光便是三四十歲的盛年時期,有經驗有武勇,根骨強硬,而到了老時,血氣衰弱,便有亂拳打死老師傅的情形發生;而術則不同,這個東西越修越精,越修越強,而一旦入了道,那便是洗髓伐筋,脫胎換骨,早已脫離了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

  別說像善揚真人這樣的老骨頭,便是楊知修,認真較量起來,也不是我們所能夠抵擋的。

  關于這一點,無論是我,還是雜毛小道,都有著足夠的自知之明。

  面對著善揚真人這平靜中又暗流洶涌的恐怖壓力,我在遲頓了兩秒鐘之后,也沒有與雜毛小道眼神交流,便直接爽快地拱手說道:“前輩既然吩咐了,那我便試試吧。”

  廊橋處的那個綠臉女子是敵是友猶未得知,此時上前破陣,其實是冒著巨大的風險,我們先前只顧著找尋龍涎液,并沒有多想,反正并不怕這水銀蒸氣,而找到雨紅玉髓之后,我們便不得不考慮起如何脫身的諸多事宜來。

  在廊橋迷霧后面的那個綠臉女人,她可是一位能夠和善揚真人分庭抗禮的奇人,雖然看模樣似乎還是借助了龍宮諸多陣法的布置,但是有著這般的實力,其實未必比善揚真人好惹,不過我心中總是藏著些不一樣的期冀,有著這份希望,那么前去破陣,就反而變成了一場機遇。

  畢竟在這兒等死,也不是一場正途,因為倘若逃生無望,楊知修必定會拼了老命,從暗處殺將出來,與我們謀個同歸于盡,真到了那個時候,反而沒有現在那般劃算。

  聽得我的允諾,周圍的人都松了一口氣,而善揚真人則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客氣地說了一句話:“陸左,不錯,我龍虎山會記住這份情的。”

  眾人紛紛夸贊,氣氛一時熱鬧,我望著前面一片閃爍著銀色光芒的迷霧,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招呼祭臺之上的小妖、朵朵和小叔過來,一同前往。朵朵和小叔依言走下了臺階,而小妖則猶豫了一下,聽得我在催促,于是不耐煩地喊道:“急什么急,小娘有事,一會兒再來。”

  我瞧見她似乎打算從那妖花之中取些什么東西,看到那剛才襲擊我的兇悍妖花此刻與小妖相處無害,剛才也間接幫助了我們,成了屏障,我多少也放寬了些心情,帶著一干人等,準備朝著迷朧的水銀霧氣中行去。

  誰知我剛剛走了幾步,突然聽到魚頭幫幫主姚雪清凝重地呼喊道:“等等,且慢走!”

  我奇怪地回過頭來,瞧見這老魚頭朝著龍虎山一眾人等拱手,出言協商道:“是否要留一人,在這邊等待?”

  姚雪清這一句話說得我殺心頓起。

  他并沒有多說什么,但無疑已經將自己的擔憂表明清楚,那就是我們這一群人若離去,闖不出陣還好,但倘若沖將了出去,然后起了詭心,順手再將那大陣給封鎖,留在此處守候的他們恐怕就只有吃鱉了,到時候撒氣都沒有正主。

  我恨意勃發,語氣就有些不善了,寒聲問道:“原來姚幫主是怕我們自己跑了啊?不如這樣,我們在此守候,就由你們魚頭幫的眾位兄弟去那裹覆著一團水銀蒸氣的地方破陣吧,我在這里靜候佳音便是了。”

  聽到我這邊意氣用事,直接撂了挑子,姚雪清也不惱,默然不語,倒是他旁邊的水猴兒干笑著說道:“我們這些整日在水里面討生活的苦哈哈,哪里懂個什么勾欄破陣的法子呢,陸左你說笑了。不過我水猴兒是個粗人,說得也都是些糙話,畢竟咱們剛才還打生打死,要說你有機會坑我們還不做,我再蠢也不會信啊,對不對?我們這些打漁的,命賤,但龍虎山的列位真人都是得道修士,你好歹也要給大家吃顆定心丸,不然誰放心你走?”

  魚頭幫兩百年前或許還都是些打漁采藕的窮苦出身,然而此刻卻個個都是一方豪雄,要不然也不會有這般尖厲的口舌,水猴兒這樣的人都能夠說得這般直白,龍虎山這些人老成精的老道士,又怎么不知?

  瞧見善揚真人若有所思地點頭,我便知道事情壞了,既然他們起了疑心,不留人在這里,只怕我們是走不脫的。不過我還是想做著最后的努力,于是辯解道:“若想破陣,我這左右都需要有幫助和謀算,不可或缺,要是破不了陣,那可怎么辦?”

  旁邊的魏先生嗤笑道:“真當我們是三歲小孩了?你左道形影不離,相熟默契,這個我們自然都曉得,但是蕭家小叔想來應該也幫不上什么忙,你這邊還是硬要執意帶走,這怎么能夠讓我們放下疑心來呢?”

  魏先生的這誅心之言,一針見血,而善揚真人的眉頭在這一會兒開始皺了起來,旁邊的羅鼎全也附和道:“前方水銀蒸發,迷霧連綿,常人若吸多了,只怕活不長久。你們兩人修為高深,不懼這個,不如留著蕭家小叔與我們一起,你們速去破陣,若通了,我們這邊就一股作氣沖過去,應該也不用多長時間。”

  除了他們,旁人紛紛發表意見,也大抵如此,我也沒辦法反駁,余光一直瞧著善揚真人,感覺隨著迷霧漸深,他的忍耐也似乎到了極限,倘若再出差池,他若翻起臉來,只怕我們都兜不了。

  正糾結間,旁邊的小叔突然哈哈一笑,拍了拍我和雜毛小道的肩膀,回過身來,灑脫地說道:“大家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前去破陣,我左右也是個拖累,不如留在后方偷偷懶,也好省些氣力,一會兒好逃命。就這樣吧,你們先去。”

  他轉過身來,別人瞧不見他臉上的表情,然而我們卻瞧了個清楚明白,瞧見他用唇語說出“快走,別管我”的時候,我的心突然一下被揪住了,疼得厲害。我們此番前來洞庭湖,是為了久病不愈的三叔,但也不能因為救三叔,而將小叔給折在這兒,我腦子里面亂亂的,而雜毛小道似乎想通了什么,也是灑然笑道:“這話兒也說得在理,時間緊迫,那我們就不要再磨磨蹭蹭了,浪費時間呢……”

  他朝著龍虎山和魚頭幫諸人拱手道別,瞧見小妖似乎也沒有準備過來,也不再催促,而是拉著我一起,朝著來路緩步走去。

  善揚真人的修為驚人,而且楊知修那個家伙也像一條毒蛇一般,不知道在哪兒潛伏著呢,所以我也不好跟他溝通什么,而是朝著五行廊橋那邊行走著。我們走得并不算快,然而還是到達了那一片水銀蒸氣區域,這區域大概有上百米,那水銀蒸氣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起了霧,似乎還有些金屬的反光。

  這東西有毒,而且一旦融入人體,會造成頭痛、惡心、嘔吐、腹痛、乏力、全身酸痛、寒戰以及精神異常等狀況,而像這般濃度的,只怕分分秒秒都會有死亡的危險。

  不過有著天吳珠,我們倒也不是很懼怕,悄不作聲地將其開啟出來,果然,龍哥送給我的這顆珠子相當有效,立刻從里面產生出排斥的炁場,將這霧氣給避開到兩旁去,根本不費吹灰之力。我們走入汞蒸氣中,很快便來到了五行廊橋前,我回憶起先前進來時,走的是“木”,然后射來一道光,我擋住了,然后給它破解了。

  我猶豫了幾秒鐘,雖然不希望魚頭幫那一伙人給放出去,但是我們此刻已經找到了龍涎液,而小叔又押在了那里,自然不能意氣用事,于是準備朝著木橋那邊走去,故技重施,打開此處通道。

  然而正當我準備上橋的時候,一道綠影飛出來,二話不說,朝著我當胸一掌拍來,我擋住,結果身子飛騰而起,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瞧見那女人雙手翻飛,一股巨大的霧氣被她卷起,朝著場中央吹去。

  小叔!

6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七十八章 被迫低頭”

  1. 回復 2014/02/12

    賀磊

    哥哥快更新阿

  2. 回復 2014/02/13

    熊崽

    不錯 這集劇情很喜歡 越來越好看了

  3. 回復 2014/02/13

    熊崽

    不錯 這集劇情很喜歡 越來越好看了

  4. 回復 2014/02/13

    虎皮貓大人

    我呢?怎么又沒影了

  5. 回復 2014/12/05

    龍象黃金鼠

    你不是來找你老領導我聊天來了么?

  6. 回復 2015/05/05

    金蠶蠱

    不對啊,我不是醒來了么,機機的叫了幾句就又睡著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