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八十一章 神使鬼差

  轟——神符破碎,全力施為,在我和楊知修所處的這一片區域里面,整個世界都仿佛上下顛倒,乾坤走移,有無數透明的旗幡仿佛從九天之上垂落而來,一股山呼海嘯的能量風暴出現,沖著楊知修吹去!

  所謂符箓,它的威力跟符箓的材質和制符者的手段有著至關重要的關系,尤其是制符者,因為材質只是決定容積,而制符者才是真正決定這符箓里面,裝載的到底是什么。

  我雖然跟雜毛小道形影不離,卻不可能總黏在一起,自己也不知道他在符箓之上的造詣,到底有多強了,然而瞧見他能夠在隱隱有天下第一符師之名的望月真人面前,還不卑不亢,不落下風,我便知道手上這塊用通臂猿猴骨骼所制的落幡神符,許是能有些用處的。

  果然,當我朝前一甩,那一道勁風狂吹之時,空間中隱隱有無數旗幡垂落,將楊知修的沖勢給緩解,身形固定。

  被我這落幡神符沖擊,楊知修周身凝聚而成的冉冉黑色魔氣似乎消散了許多,然而他臉上的笑容卻并沒有收斂,人成傾角而斜立,頭發被那獵獵勁風吹得散亂,一雙眼睛琥珀黃,似乎能夠看透人心。

  突然,他一抬手,無數的黑氣從地面上浮現而出,集聚在了他的雙手指間,而他整個人則開始發生變化,表面如同水銀一般的波光粼粼,冒著黑霧,一股滄桑而沙啞的念誦聲從四面八方積聚而來——那聲音并非佛誦一般寧神靜心,而是充滿了張狂、不甘和憤怒,像是地獄里不屈的吶喊,直透人心。

  雜毛小道大叫一聲不好,這家伙入魔了,天地真魔。

  這個世界上的力量其實是沒有屬性的,只不過大家所修的道、所拜的神不同,所以才會有所不同,比如雜毛小道他們這一掛,終極目標就是成仙,而和尚光頭們則憧憬著覺者,頓悟成佛,至于我……貌似在五瘟神尊之前,大都是些巫族大圣,也被說是魔。

  然而魔與魔是不同的,如同楊知修,此刻的他從虛空深淵攝取力量,固然能夠將自己的修為在短暫時間內,提升至常人所難以企及的巔峰高度,舉手便殺人,然而此刻的他,卻已經是走火入魔,心性被殺戮和暴戾所污染,完全沒有自己的本我意識,只有毀滅,和自我毀滅。

  這樣的情況才是被所有人給抵制的,畢竟這世界雖然有著各種各樣的不足,但是我們終究還是要生活在里面。

  楊知修若成魔,以他的實力,只怕沒有幾個人能夠阻擋他。果然,當無邊黑霧蔓延而來的時候,落幡神符集聚的諸多透明旗幡被那霧氣吞噬,十不存一,而楊知修的瞳孔由黃轉紅,紅得似火,比最艷麗的朱砂還要深刻幾分。

  然后,他抬起頭來,瞧向了我。

  楊知修還是以前的楊知修,只不過身上多了一層朦朧的黑色氤氳,當他這一眼瞧來的時候,我的心神都免不住劇烈顫抖了一番,感覺有一盆摻了冰塊的涼水,從頭淋到了腳板底。

  當我的心臟跳動第二次的時候,楊知修的身形一晃,已然沖到了我的面前,抬手,朝著我的脖子間砍了過來。

  很簡單的動作,卻有一股山巒傾壓下來的氣勢,我一聲大叫,收身下蹲,回身飛踹,這一招“黃狗撒尿”也是發揮到了極致,登峰造極,然而當我的腳尖傳來厚實的觸感時,突然間就有一種被高速火車給撞上一般的無力感。

  我什么都還沒有反應過來,便感覺渾身一麻,半邊身子都僵直住,難以動彈,然后右胳膊一陣劇痛,鬼劍朝著斜邊出跌飛開去,而我的整個人,直接就被楊知修橫空舉了起來。

  我人在空中,視線顛倒,瞧不見楊知修的表情和動作,唯有在那一瞬間收縮身子,準備從他的手上掙脫出去。然而楊知修的氣力,簡直就難以抵御,他牢牢地抓著我,發出了恐怖的大笑聲:“哈哈,去死吧!”

  天旋地轉間,我瞧見小叔奮不顧身地沖將上來,悲憤欲絕,雷擊棗木劍朝著我身下戳去,而與此同時,一股撕裂性的巨大力量,已然貫注了我的全身,一便往腳、一邊往頭,竟然是準備將我給生生撕裂開去。

  這可不是抗日神劇,楊知修貫足了力量,我這身軀哪里能夠承受得住?

  瞧見小叔一招被拍飛,我渾身發寒,然而越是到了這個時刻,我卻突然有了明悟,腦海里面莫名響起一聲輕輕的嘆息,然后出現了《鎮壓山巒十二法門》固體一篇中的某一段晦澀難懂的文字:欲壓山,吾則化身為山,欲填海,吾傾身至海,凝化之,意念為堅……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下意識地跟著念誦起來,突然仿佛有十萬萬般的諸多靈魂與我共鳴,無數的聲音疊加成了聲音的海洋,我感覺在這樣的共振中,自己的每一塊肌肉、每一個經脈都在這震撼顫抖之中蠕動,靈魂都仿佛活躍了數分,有一種附身而上,全新審視自己的古怪感覺。

  心念如山,那身子便如山巒一般沉重,楊知修本意要將我撕成兩截,然而聚集巨力好是一番扯動,無果,于是一頓足,憋氣著準備再來,卻發現連將我舉起來的行為都有一些困難了,宛如山巒一般的重量碾壓下來,再難維系,不得不將我朝著前方的那道石壁上猛然擲去。

  轟!一聲巨響,我自己都還沒有什么感覺,挨著我的那道條石壘就的石壁便如同水豆腐一般,給我砸得稀爛,露出了偌大的一個口子來。

  此刻的我,全身血液細胞都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所驅使著,有如喝醉酒了一般的興奮,身上好像流出了血,但也無礙,渾然不顧,直接一個鯉魚打挺,便翻身爬了起來,瞧見面前不遠處渾身黑霧裹挾著的楊知修,也沒有了一開始的那種恐懼感,發出一聲我也不知道意思的怪嘯,人便沖將出去,與轟然沖刺過來的楊知修,撞在一起。

  兩輛高速行駛的東風重型卡車,撞到了一起來,會是什么樣子?

  很奇怪,按理說楊知修之前那種絕頂高手的形象早已經在我內心深處烙印根植著,根本就無法磨滅,然而此刻的我也不知道是哪兒來的信心,對他并沒有半點兒畏懼,雙足一蹬,便和一臉惡意猙獰的楊知修轟然撞到了一起。

  結果并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這楊知修并不能夠與我凝重的身形所抗衡,斜斜地歪了出去,然而正當我準備乘勝追擊的時候,卻發現雙腳一陣遲滯,如陷泥漿,根本邁不開雙腳。

  哼,小把戲而已!我的面目冷傲,幾乎沒有思量,手上已然結了一個內獅子印,氣運于身,源源不斷的力量從未知的空間中傳遞而來,將我的身體作為容器,迅速填滿,當印法結完之時,我再次抬動雙腳,那足以能讓整個世界都停滯下來的力量被我撐得轟隆隆作響。

  一步、兩步、三步……我腳步堅定地朝著前方邁去,而在我對面兩丈遠的地方,一臉詭異青紫的楊知修正在胸前結出一個怪異的手勢在,當他雙手抵住的時候,憑空出現了一座兩米多高的巨大門戶,浮現當場。

  “小毒物,走!快走啊……”

  我似乎聽到雜毛小道在叫我,然而我的腦海里盡是《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中嗡嗡禪唱而出的漫天法門,將我的整個意識都充斥填滿,我扭過頭去,只見一臉鮮血的雜毛小道朝我呼喊,嘴巴張合,似乎在朝我說些什么,然而卻根本聽不清楚……

  【咦,這個小道士是誰?】

  【哦,他是我這一世最好的朋友啊!】

  我的腦海里似乎有許許多多的聲音在不斷說著話,有的在放聲嘶吼,有的在娓娓細語,有的在哭泣,有的在高歌,弄得我的腦子亂哄哄的,視線漫無目的地四處游蕩,突然瞧見前方開啟的那扇門中,騰然探出一雙巨大的手掌來。

  這只手可真大啊,它上面覆蓋著巨大的繭皮和烏黑發亮的毛發,每一根毛發,都有被我甩落到一旁的鬼劍那么粗,而這只巨手,幾乎在一出現,就充斥了我全部的視野,傾天而下,似乎想要將我給抓在手心里面。

  它到底有多大啊?我瞧著覆壓下來的手掌紋路,認真地在思考這個問題。

  正在我愣住神的那一刻,一道虹光呈偃月狀,從我的身邊劃過,被楊知修給拍飛倒地的雜毛小道全力打出一記虛空斬,將那手掌斬出一道縫隙之后,跌跌撞撞跑到我身邊來,拉扯著我的袖子,大聲喊道:“快走啊!”

  這一句話都還沒有說完,那從門中掏出來的巨手便已經抵臨了我的上空,五指虛抓,朝著我罩來,離我僅僅只有四五米。“死了,我操,沒想到我要死在這兒啊!”雜毛小道一聲悲鳴,再也無力催動手中雷罰,而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到心腹之間,有一物正在迅速覺醒,胃部舒張,然后順著食道,朝著嘴中爬來。

  我心口還有一口氣,于是輕輕笑了一聲,說無妨,它抓得走無塵道長,卻抓不住我的。

  這一句話說完,我的喉頭一陣蠕動,緊接著,一道黃燦燦的光芒迸射出來。

6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八十一章 神使鬼差”

  1. 回復 2014/02/13

    小弟

    哥哥
    下次能不能不這樣 越到精彩的地方就沒有 干脆一起 別倒人家胃口阿

  2. 回復 2014/02/13

    居然沒了。。。。T_T

  3. 回復 2014/02/14

    子龍

    我最愛的苗疆蠱事!能全部上新嗎?付費都可以的啊!弄成電子書那樣,我也要買!可以嗎?

  4. 回復 2014/02/14

    左道

    金蠶蠱大人現身了

  5. 回復 2014/02/14

    幻塵

    期待您的續集 太好看的文章

  6. 回復 2014/02/14

    匿名

    等著好辛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