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八十二章 肥蟲弒主

  無盡黑手覆天而下,一點金光閃爍,然后朝著雜毛小道剛才那一道虛空斬中射去。

  而我,則如同發射出子彈的槍,承受了巨大的后坐力,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屁股都摔成了八瓣,旁邊躺著口吐鮮血的雜毛小道,與我一起抬頭看向前方,但見蜉蝣撼大樹,然而卻并非不自量力,那巨手在往下壓了三兩米之后,竟然停頓住了,被下方的那道金光死死頂住,難以再繼。

  我一雙眼睛里面滿含著淚水,這哪里是什么金光,這分明就是南疆吞噬魔羅之后,便一直處于沉眠狀態的本命金蠶蠱,肥蟲子大人。

  現如今,在這最危險的時刻,它終于回歸了!

  我的心在那一剎那就變得無比澎湃,肥蟲子離開我太久了,有一段時間,我甚至都無法面對自己的蠱師身份,沒有了肥蟲子在,我顯得是那樣的可有可無,許多手段都變得束手束腳,根本沒有了以前的那種暢快淋漓。

  而如今,它終于回來了……

  經過了這一段時間的延續,我們身周的霧氣開始變得格外濃烈,這讓我瞧不清肥蟲子的模樣,然而此時此刻,它憑借著自己薄弱的身軀,硬生生地頂住了傾天而下的巨大手掌。這手掌在此之前,曾經將嶗山派的掌教真人,正道十大高手之一的無塵道長給拉入深淵,然而在此刻,它竟然退縮了,一點一點,被那一臉萌態的肥蟲子給往回逼退而去。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小小的天有大大的夢想……”

  瞧見那一點倔強朝上的金光,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一首奮斗不息的《蝸牛》,淚水將我的眼眶潤濕,我不知不覺就哭了起來,意識漸漸地回轉到了我的身體里,我伸出手,活動指尖,感覺到有一股不屈的意志在空間之中洋溢,它埋藏在我的心中,漂散在空氣里,不知不覺,從不熄滅。

  僵持僅僅持續了十秒鐘,而在我們的眼里,仿佛過了整整一個世紀。在下一刻,那只難以形容的巨大手臂突然喪失了生氣,那充滿力量的皮膚機理在迅速衰敗,暗灰色從肥蟲子與手掌的接觸部位開始蔓延,那些密集如林的黑毛迅速枯萎——它開始動了,像被燙了一般,往著回路退去。

  這種層次的較量并不火爆,就如同公園里面老頭老太太搭手打太極一般的和緩柔軟,然而身處其間的我們,在那一刻,感受到的是那種充斥天地的毀滅性力量。

  蜉蝣撼大樹,最后的贏家居然是蜉蝣,這結果實在是太讓人意外了,所有瞧見的人,都跌掉了眼鏡。

  那只巨手有些氣急敗壞地收回了那座兩米巨門之中去,它在收回去的時候,似乎朝著自己的召喚者遙遙拍了一掌,我躺在地上,并沒有瞧見許多,感覺楊知修似乎腳步不穩,受了些傷,往著旁邊推開了一些,當我爬起來的時候,瞧見楊知修身上的衣物開始燃燒起來,整個人都陷入了一團青色烈焰之中,那頭發沖天而起,仿佛火焰一般的晃動。

  巨手回縮,我瞧見那股暗灰色正在迅速蔓延,整只手回收而去的時候,我感覺似乎已經壞死掉了。

  我不知道這手的另一邊,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但是我曉得偷雞不成蝕把米,這事兒算是給它攤上了。然而這驟然大敵的離開并不代表戰況的結束,此刻的楊知修雖然被教訓了一番,然而氣勢卻越發濃烈,整個人都陷入了青色的火焰中,一身滔天的魔氣幾乎直沖云霄之上。

  楊知修瞧見我口中吐出來的這物竟然將自己費勁千辛萬苦召喚而出來的恐怖巨手給直接擋了回去,又驚又怒,此刻的他雖然一臉戾氣,但也還沒有迷失意識,桀桀怪笑道:“好啊,你竟然連它也給擋了回去,真的是讓人吃驚啊,只不過,你以為我的手段就只有這一些么?”

  他怪笑著,烈焰中,身軀開始吹起一般的鼓了起來,整個人的臉目都開始混沌不堪,那些蚯蚓一般的血管開始高速游動,我瞧見他這異變,知道不能讓他在這樣繼續下去,深吸一口氣,感覺有源源不斷的力量充斥在身體里,一聲喝念,揮拳朝著楊知修砸去。

  砰!

  此刻的我還沉浸在剛才那種玄妙的境界之中,便感覺面前的這個男人并沒有那么的可怕,一拳砸中楊知修的身軀,一聲悶雷般的響聲轟鳴。我拳頭處傳來一陣炙熱,卻發現這個家伙根本就不知道疼,而是扭過身子來,我抬頭一看,這人竟然有三米多高了,俯身一揮拳頭,朝著我的腦袋砸來。

  我來不及躲避,唯有伸手抵住這一擊,平推而起,那楊知修的拳頭竟然比人腦袋還大,我一撐,腳底下的石板一沉,那力量從我的身體傳遞往下,竟然呈現出蜘蛛網一般的輻射碎裂來。

  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了一般。

  “肥蟲子!”

  我下意識地喊了一聲,但見消失的金光再次點亮,然后朝著這邊搖曳而來,楊知修的身軀異常龐大,另一只手掌不斷揮動,竟然有許多憑空而出的黑火浮現,化作了十七八條火舌,朝著肥蟲子的身子舔舐而去。

  肥蟲子并不停頓,徑直沖來,此刻的它光華收斂,然而那些黑色火舌但凡沾到它的身上,立刻熄滅。

  偃旗息鼓,不再復燃。

  肥蟲子已利箭一般的速度直射而來,朝著楊知修的胸口鉆去,而就在這個時候,楊知修胸口突然冒出一雙肉眼,眼皮睜開,黏糊糊的眼球里,射出了一道黑暗光芒,徑直照在了肥蟲子的身上。那光芒沒有太多的力量,更加傾重于思想意識,然而就是這么一瞥,使得肥蟲子的身體僵直不動,竟然凝在了當場。

  這個時候我才瞧清楚了肥蟲子的模樣,此刻的它,與我最開始瞧見它的時候幾乎一模一樣,肥嘟嘟的一條蠶蛹兒,身上那無數栩栩如生的眼睛都收斂進了它的肉皮褶子里面去了。

  然后我瞧見了它那一雙黑豆子眼睛,和當初一樣,充滿著詭異的邪惡。

  這邪惡蔓延開來,連上了楊知修詭異的笑容,他深吸了一口氣,幾乎將這十米方圓的空氣都吸了一空,讓我頓時就是一陣窒息,心中也不由得有些茫然,難道這肥蟲子此番不知道轉了幾次出來,竟然變得更加邪惡,連我也壓制不住了,這弱點竟然被楊知修給利用上了么?

  啊,這個家伙不是入魔了么,怎么思維會變得如此的機敏?

  我的身子還在一點一點地往下沉去,雙足幾乎都陷入了石板之中,楊知修的力量已經大到了泰山壓頂一般的恐怖狀態,而與此同時,剛才就在我的視線范圍之外,這個家伙已經將雜毛小道和小叔給整治得沒有了還手之力,而朵朵被他那蓬勃的魔氣給逼得根本靠近不過來,臨空印了幾道法門,卻根本抵近不住。

  說句老實話,楊知修雖然屢次失敗,然而此刻的他,實力應該不輸于善揚真人多少了。

  然而跨越過這道楊知修弄出來的石墻,在那后面,還有一場驚天動地的戰斗在持續,只可惜我們已經被這個家伙整治得根本沒辦法去觀摩,也根本不曉得到底發生了什么樣的狀況,因為此刻的我們一旦分心,所面臨的,將是毀滅性的打擊。

  在楊知修胸口浮現出來的那一只眼睛朝著肥蟲子射出一道光芒之后,我便已經感知不到肥蟲子的意識了,雖然它依然還在我的視線范圍之類,然而當我瞧見這條小肥蟲子的時候,心里面感受到的,是一股深深的、深深的寒意。

  “倘若你不能夠掌握它,那便下來陪我吧……”

  我盯著肥蟲子那一雙黑豆子眼睛,不由得想起了我外婆臨死前交代我的話語,而蚩麗妹也曾經說過,若想要控制住我身體里面的本命金蠶蠱,或許能夠在洞庭湖中找尋到答案——當年的洛十八,也就是在尋求壓制本命金蠶蠱的過程中死去的。

  我……要怎么鎮壓它?

  我盯著肥蟲子,它盯著我,我盯著它,許久,我們依舊沒有達成默契,它突然一抖身子,朝著我射過來。它這鉆來,并沒有帶著任何善意,我的心中一跳,難道這個小東西,準備弒主了么?笨蛋啊,我們的性命相連,你若弒主,自己也會掛的啊!我心中急躁,然而突然間我一想,楊知修入魔,可不就是走的自我毀滅的路途么?

  在楊知修碾壓一般的沉重壓力下,我忍不住閉上了眼睛,想著此生莫非休矣了?

  然而我在閉上眼睛的下一秒,迅速睜開眼睛來,視網膜上出現了兩道光,一道青光,抵住了暴起弒主的肥蟲子,還有一道白光,從后面遠遠的天空降臨,徑直射在了已經足足有近四米高的楊知修頭頂上。

  下一秒,楊知修的上半身,都開始鍍上了一層水銀之色。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