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八十三章 知修敗亡

  對于力量的掌握和感悟到達了一定程度的修行者,都會或多或少地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人體作為一個容器,容量終究是有限的。這人力有時盡,真正要做到能夠以一當百的強大效果,那便需要善于借助人體之外,其它的神秘力量。

  比如符箓之道,比如借助天地或者信仰之力,比如通過功法改造,才能夠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如果懂得發現,其實我們身邊的很多東西,都是有著極為強大的力量,而當它積蓄到一起來的時候,所體現出的自然之力,少有能及。

  風雨雷電,莫不如是。

  作為一個到達了那種頂級高手行列的修行者,楊知修便是一個極善于利用這些隱藏力量的人,他通過魔功改造了自己的身體,容量急劇增加,而剛才為了維持這龐大軀體的需求,一口氣,幾乎將我們身周的所有空氣,都吸入體內。然而問題在于,這些空氣里面,除了提供能量分解的氧氣之外,還有大量的水銀蒸氣存在。

  而正是這高濃度聚集的水銀蒸氣,使得祭臺正上方的那只巨大石眼,終于注意到了他。

  白光耀下,兜體而來,然而楊知修到底是極為恐怖之人,他竟然能夠扛住這瞬間的石化,在上半身都浮現出了銀亮的金屬色后,竟然還保持著對我的絕對壓力,使得我根本就動彈不得。

  我反擊,拼死反擊,然而先前那股冷峻狂傲的意識卻如同潮水一般退卻而去。如此一陣恍惚意識交替,此刻的我便有些難以為繼了,而從楊知修胸口的那只肉眼瞳孔中,開始冒出了如同漿汁一般的粘稠黑霧來,向上翻涌,以楊知修的身體為戰場,與朝下蔓延而來的銀色光芒,奮力拼斗起來。

  這場不見硝煙的戰斗異常慘烈,一厘米、一厘米的拉鋸,攻防易勢,而在另一邊,我瞧見了那道青光,它并不是旁人,而是此間龍宮的主人小青龍,此刻的它寶相莊嚴,四爪緩緩,與一身金黃的肥蟲子遙遙相對,兩種勢不兩立的顏色在咫尺之間,也拼力較量了起來。

  這兩物本來都不是凡品,肥蟲子乃蠱中之王,頂著偌大的名頭,此刻不知道是四轉還是幾轉金身的它是那么的恐怖,便我都隱隱有些畏懼,然而小青龍作為龍屬,那可是能夠溝通天地,連同三界的異種,卻也并不差上幾分。

  我僅僅來得及瞥了一眼,便能夠發現,當小青龍雙眼圓睜之時,散發出來的強大龍威甚至能夠隱隱克制住肥蟲子此刻的黑暗屬性——難道說,蚩麗妹所說的,能夠壓制住肥蟲子兇性的洞庭湖之物,便是這真龍?

  我又驚又怒,來不及多想,便瞧見楊知修渾身的魔氣已經強大得凝如實質,這使得他的整個身子仿佛一個凝聚的風眼,正往外界噴發出巨大的黑色魔氣,雜毛小道掙扎著想上來幫忙,卻還沒有走出幾步,人便已經翻倒在地,像斷線的風箏,摔飛而去。

  至于朵朵,她更是難過,她倘若沒有鬼妖婆婆傳承的藏秘佛經護持,只怕早己給這滔天的魔氣吞噬了。

  成了天地真魔之后的楊知修,實在是太恐怖了,恐怖得仿佛就是一座隨時都可能爆發的活火山,連那巨大石眼連續打來的幾束白光,都不能夠將他給石化。沒有人能夠預料得到接下來所要發生的事情,我的心中悲鳴,難道,這個家伙真的要無敵了么?

  然而就在我們都即將陷入絕境的時候,一道身影從隆起的石墻那頭直接飛躍過來,憑空伸出一只細嫩的小手,徑直印在了楊知修的胸口處。

  那能夠將雜毛小道都排斥開外的滔天魔氣,竟然也阻止不了這身影的到來,而已經沒有了人類模樣的楊知修,全身都是活動沸騰的血肉,胸口處的那只肉眼上移半分,然后又陡然浮現了一張滿是利齒的大嘴來,直接一口,便將來人的整只手臂給吞進了胸口處。

  此刻的楊知修足有四米,即便是俯身壓制我,也足有三米多高,而這個時候,我感覺到自己的雙肩之上突然多了一雙腳,卻是來援之人站在了我的身上,將我作為支撐點,全力激發。

  我的雙足深陷進了石板之中,那堅硬如鋼的條石此刻變得有些柔軟,難以蓄力,而承受了雙重壓力的我再也抬不起頭來,什么也瞧不見,只感覺整個天地都倒塌下來,轟然壓在了我的身上。

  我乃血肉之軀,然而在這一刻,卻不得不讓自己變得更加堅強,想起先前頓悟的那道法門,立刻提起一口氣,觀想峰巒如聚的山川,讓自己變得如同巍峨高山一般沉重,當意識終于積蓄起來的時候,我終于沒有了隨時都有可能面臨死亡的感覺,反而能夠感受到站在我雙肩之上的那個人,與我似乎隱隱有著一些親近,從上而下,有一道維護我身體免于崩潰的和緩之力,源源不斷地涌了下來。

  五息之后,再一波白光降臨了我的前方,而我的視線也從此變得一片茫然,真正的爆發也在此刻驟然發生,我的身子再度一沉,膝蓋幾乎都陷入了石板之下,然后一陣巨大的震力出現,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只瞧見楊知修龐然如山的巨大身子被摔飛出去,在地上拖拽了十幾米,最后停止在了一個佝僂的身影之前。

  而那人手中,是一把造型古怪的剪刀,正朝著楊知修完全石化了的脖子處,奮力剪去。

  一道金光閃耀,剪刀之上似乎迸發出一龍一鳳的靈體之光來,容不得我們多做考量,那個讓所有人都畏懼如虎的楊知修,頭顱竟然被輕易地剪了下來。

  在那一刻,出現了短暫的寧靜,而在下一秒,楊知修魔軀積蓄的龐大能量終于找到了宣泄的口子,里面黑色的魔氣如同最爆裂的炸藥,將他殘破的身子給撐得巨大,滾若圓球——不好!

  我幾乎是下意識地從地下將身子給拔出來,也顧不得一身的傷痛,瞧見肥蟲子和小青龍還在凌空對峙,根本就沒敢想太多,左手一個,右手一個,直接抓著就朝著雜毛小道的方向沖去。

  然而我并沒有沖出幾步,便感覺一道狂暴到了極點的氣浪轟然拍打在我的背上。

  當我被推到了半空中倏然而飛的時候,耳朵里才傳來連續的悶雷聲:“砰、砰、砰!”

  此刻的我全身都是傷痕,然而心中卻更加痛,充滿了悲傷,因為這會兒我終于想明白了,剛才那個將楊知修頭顱剪下來的人,可不就是一直沒有什么存在感的小叔么?

  那么近的距離,他恐怕……

  沒等我想太多,宛如流星一般的我下一秒便猛然撞到石壁上。

  呃……這一會兒的石壁再沒有之前的那般柔軟,撞得我雙眼一陣黑,血氣翻騰,一口老血便噴了出來。

  而也就是這一口郁積之血吐出來之后,之前被楊知修一直施壓凝結的經脈也終于活絡起來,我手撐著地,勉強扶墻站起,感覺手心有異常,展開來看,發現雙手空空如也,什么東西都沒有。難道我剛才抓到的是幻象,還是我已經出現了幻覺?

  我全身上下,無一處不酸疼難當,思維一片混亂,終于想起來先打量四周,突然感覺到頭上一陣搖晃,抬頭一看,竟然是一根五六米長的鐘乳石根基動搖,直接跌落下來。

  這根石柱足有千斤,倘若砸中,只怕我不死也殘廢,當下也不顧得別的什么,我朝著旁邊奮力跑動幾步,然后一撲,當身子與冰冷的地面全部接觸的時候,飛濺的碎石塊簌簌撲打在了我的身上,劈里啪啦不斷絕。

  然而此刻我已經管不得這許多了,因為在我的視線里,同樣的一根鐘乳石從天而降,直接砸落在了那五行廊橋的左邊一座,雖然受到巨力承托,但終于還是將其砸斷,有大量的石塊跌落在水銀溝渠里面,水花飛濺,而與此同時,隔斷兩處的法陣也終于露出了一個缺口來。

  迷霧浸染,我的視線已經模糊,瞧見有好幾道身影朝著那缺口往外沖了出去,而與此同時,楊知修魔體殉爆之后產生的威力也終于蔓延到了整個洞庭龍宮之中——就仿佛一個熊孩子將炮仗扔進了充滿易燃氣體的地窖中,產生的連帶效應讓所有人都感到害怕。

  大殿要塌了!

  我感覺整個空間都在顫抖,頭頂上那密密麻麻的漂亮鐘乳石此刻變成了催命的利器,不斷地搖晃,然后砸落下來,濺起飛石一片。我所處的這個位置靠近五行廊橋,四周都是白霧,躲避了兩根砸落下來的鐘乳石,我終于跌跌撞撞地爬了起來,想回頭,然而回路卻給堵上了,求生的意志催動著我往前方奔跑。

  我穿過了那道缺口,朝著外面踉蹌奔去,跑了十幾米,才曉得這邊通道的結構勉強還算穩定,回過頭來,想去感應失去聯系的小伙伴們,突然從身后鉆出一個黑影來,一把拉住了我的手,附在我的耳朵邊上大聲喊道:“走,快走!”

12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八十三章 知修敗亡”

  1. 回復 2014/02/14

    狂瘋

    求更

  2. 回復 2014/02/14

    T_T又沒了,小佛趕著過情人節么

  3. 回復 2014/02/14

    佛娘

    快點兒吧!親

  4. 回復 2014/02/14

    小弟

    哥阿 能不能別這么墨跡

  5. 回復 2014/02/15

    匿名

    一直都在看。就是更新好慢啊。作者寫的很精彩。

  6. 回復 2014/02/15

    匿名

    沒了?

  7. 回復 2014/02/15

    午夜未眠人

    才更新兩章就沒了。唉 ……

  8. 回復 2014/02/15

    小驢

    一天可以更新幾章呢,等不及了...

  9. 回復 2014/02/15

    雞哥

    小佛這是要完結了么?﹏?

  10. 回復 2014/02/16

    觀海的魚

    快寫等著看,謝

  11. 回復 2014/02/17

    快更新

    怎么還不更新啊,急啊

  12. 回復 2014/02/17

    匿名

    快更新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