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八十七章 夜能視物,誤指他途

  虎皮貓大人這肥廝向來都是滿口胡言,無論是敵是友,都會一通好騙,而且在關鍵時刻還總掉鏈子,人影無蹤,其實最不靠譜,不過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在最迷茫的時候,想到的第一個人,總是它。至于原因,我想大概是它總一副天塌下來當被蓋的豁達,讓人安心吧。

  真龍遁走,不知原由,虎皮貓大人不說,我們也無從知曉,只有打量身周四處。

  這是一處淺灘,旁邊流水潺潺,暗河涌去,腳底下都是水流蝕刻的巖石,不過地方并不大,原本擠著六個人,然而此刻地上卻只剩下了那個魏先生的尸體。我蹲身下來打量,卻瞧見被揭開面皮之后,原本糟老頭子的魏先生竟然是一個女子,雖然半邊腦殼被拍碎,然而從完好無損的這半邊臉孔來看,瓊鼻紅唇,輪廓柔美,卻是一位明媚美麗的女人。

  相比于我的粗淺打量,雜毛小道的搜查要嚴格許多,他直接將這位化名魏先生的李雙雙女士衣服揭開,也不看那束胸之下曼妙的女性身體,在懷中摸了摸,除了一些零零碎碎的東西,竟然掏出了一份繪有圖案的羊皮紙來。

  我們端詳了一番,發現這羊皮紙上面描繪的圖形,隱約間竟然和這龍島之下的溶洞群落有著很多的相似,只不過因為是古法炮制,很多細節對應不上。

  虎皮貓大人擠過身子來瞧,端詳了一番,不斷點頭,說繪圖之人,想來也是來過這兒的,所描述的倒也不差。

  我瞇著眼睛,瞧著地上這羊皮紙,一開始還沒有什么反應,過了一會兒,這才想起來,不對啊,剛才我們能瞧物,大多是借著慈元閣弟子手中的手電,或者那真龍發出來的微微光芒,而此刻光源早已消散,怎么我還能夠瞧得如此清楚?

  我下意識地四處打量而去,瞧見這視野雖然依舊黯淡無光,然而卻能夠瞧得分厘不差,此刻的我可是沒有借助朵朵的鬼眼呢?我這般四處打量一番,心中震撼,顧不得雜毛小道身上的熏臭,拉著他提起此事,雜毛小道表示不知,但他也是剛剛發現自己夜能視物。

  我們這邊驚喜,虎皮貓大人卻是不屑一顧,說真龍的好處,你們就才發現了這細枝末角,實在是太愚鈍了。

  它讓雜毛小道先不要著急小叔的安危,先盤腿而坐,用勁氣將真龍涂覆在他身上的口水蒸發,吸入鼻中,這是莫大的好處,而它則對照著這羊皮紙,先測算一下應武那小子,到底在哪兒。

  磨刀不誤砍柴工,這個道理我們自然曉得,雜毛小道盤坐,運起了茅山真訣,一盞茶的功夫行了兩個周天,霍然站立,一雙眼睛竟然有如電射,灼灼生光,壯志豪情在心中,不由得放聲大笑了三聲,胸口中的那一口濁氣終于吐了出來,再也不顯頹色。

  虎皮貓大人瞧見雜毛小道一身勁氣洋溢,然后內斂回去,拍打著翅膀說道:“怎么樣?小雜毛,真正得道的真龍,和那些雞犬升天的長蟲有區別吧?陶晉鴻那老狐貍最知謀算,故而這一次根本就沒有過來湊趣,大概也是算得有這一遭。你茅山當代先后兩人因龍而成,楊知修成就地仙之為后,就要潛修山中,不理世事了,說不得要將你推到前臺來呢……”

  虎皮貓大人的意思,竟然是說雜毛小道有可能返回茅山,成為新一屆的茅山掌教?

  這話題說得讓我詫異,而雜毛小道這當事人也有些不耐煩,嚷嚷道:“別提這一茬,老子和小毒物開開心心闖江湖,有錢吃肉,也有錢喝花酒,幾多開心,為毛要跑到那座宮里面,天天供奉那幾個連我都不是很熟的先師仙尊啊?”

  雜毛小道這般說,倒是沒有隱瞞我陶晉鴻確實有這個打算的事情。不過這事,我也不好多說,只顧著眼前,說貓大人,你推算好了沒有,小叔和小妖到底在哪兒?

  虎皮貓大人飛落在羊皮紙上,伸爪一探,沉穩地說道:“他們應該在一起!”

  接下來我們沒有再作停留,開啟天吳珠再次入水,不過這回有了虎皮貓大人這頭識途老馬,我們走得倒也不再迷茫,在密集的岔道中左轉右行,過了好一會兒,虎皮貓大人一聲令下,我們上浮,出現在一個工字形的淺灘旁,直接走上去,遠遠瞧見有火光,于是緩慢摸了過去。

  結果還沒等我們走上幾步,前方便是一道黑影翻飛,直接從拐角處沖到了我們的面前來。

  我感覺自己被一股強大的氣息鎖定,心臟驟然一跳,抬頭看去,卻見竟然是先前和綠臉女子斗得頗為慘烈的善揚真人。這龍虎山第一高手衣衫破敗,身上還有好幾處傷口,顯得頗有些狼狽,瞧見了我們,也大為驚訝,下意識地喊道:“竟然是你們?”

  在瞧見善揚真人的那一剎那,我還真的有給嚇到了,畢竟這里間的人物里,我們最怕的就是這種根本讓人難以戰勝的對手,而善揚真人,便是其中一位。不過我這邊震驚,雜毛小道倒是不慌不忙地作揖寒暄,問了聲好,我這才想起來,我們與善揚真人在明面上,卻也沒有翻臉,雙方還是保持著同為正道同僚的禮貌。

  這時我們已經走到很前的位置了,朝著那火光看去,卻瞧見在那兒的幾個人里,躺在地上的那一個人,竟然就是小叔,而在他旁邊或蹲或立的三個人中,除了矮胖子羅鼎全外,都是生面孔,想來應該是龍虎山在外面接應的人員。

  那火光跳躍中,小叔躺在石頭上面生死不明,而他從三叔那兒帶來的雷擊棗木劍,卻給一個挽著道髻的白發老者拿在手里,細心把玩著,這情形讓我疑惑,雜毛小道與善揚真人寒暄幾句之后,也瞧見了這副場景,便再也沒有耐心應付面前這位名動天下的絕世高人,徑直沖過去,喊了一聲小叔。

  善揚真人沒有阻攔,我便和朵朵、虎皮貓大人也快步過去,瞧見雜毛小道蹲下身來,推了小叔一把,躺在地上的小叔呻吟了一聲,但是并沒有睜開眼皮來。

  有動靜,說明并沒有死,這一聲讓我們的心情立刻由陰轉了晴,旁邊的善揚真人瞧見給小叔把脈的雜毛小道,在旁邊淡然說道:“他只不過是受了些沖擊力,魔氣臨體。不過他倒也是十分幸運,關鍵時刻被擋了一下,沒有立刻身亡。現在既然能夠活了下來,出去之后靜養三五個月,調養氣息,便又能活蹦亂跳了。”

  聽到善揚真人的話語,雜毛小道站起來,朝著這長者長身而躬,恭敬地說道:“多謝真人對我小叔的活命之恩。”

  雜毛小道這一躬誠心誠意,然而善揚真人卻側過身子,不肯受這一禮,淡然說道:“這可當不起。我連自家兒郎都照顧得不周全,能夠從龍宮回來的,也就只有鼎全一人,哪里顧得上他?救他的另有其人,也就是你們自家的那個小妖精,是她將你小叔搶出了通道口,一路帶到了這兒來的,我們可不敢居功。”

  呃,竟然是小妖么?

  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也無需多問,心中立刻明了了許多事情,不過雜毛小道還是客客氣氣地說道:“那也要感謝真人在此照顧。”龍虎山此番死了許多人,善揚真人的心情自然不大好,只是冷淡地點了點頭,我心憂那小狐媚子,在旁邊問道:“那小妖現在在哪兒呢?”

  旁邊的羅鼎全中了毒,臉色烏黑,不過還是能夠說話,告訴我小妖將蕭應武放置此處后,就返回去找我們了,至于現在,他也倒也不是很清楚……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旁邊的善揚真人吸了吸鼻子,一把抓著雜毛小道胸前衣襟,激動地說道:“你們剛才遇到真龍了?”雜毛小道這一身濃烈的腥氣,一時半會也洗脫不得,所以善揚真人聞見了,我們也并不驚訝,雜毛小道早就備好腹稿,點頭說是,剛才在那邊與真龍有過照面,它已經將慈元閣閣主和一干手下吞噬,也瞧見了我們,不過卻并沒有滅掉我們的心思,想來應該我們對它沒有什么殺心吧?

  這解釋也是如實所說,然而聽在了善揚真人的耳中,卻有另外一番味道,他一臉的激動,雙手都在顫抖,輕輕喃語說道:“不對,它發了狂,怎么可能放過你們呢?哦,對了,它一定是身受重傷,無力再與你們糾纏了——一定是這樣,要不然它哪里會這般善良?”

  善揚真人仿佛輸錢的賭徒,一把抓住雜毛小道,厲聲問道:“它剛才在哪里出沒?”

  雜毛小道也是個壞得流膿的角色,指了一個相反的方向,那善揚深信不疑,招呼這旁邊三個門人,便匆匆前去屠龍,然而當他們正準備離開的時候,雜毛小道突然拉住了那個白發老道士,沉靜地說道:“前輩,劍!”

4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八十七章 夜能視物,誤指他途”

  1. 回復 2014/11/01

    祭沫

    楊知修 成就地仙? 寫錯了吧? 。。。

  2. 回復 2014/11/20

    路人乙

    哈哈^ω^作者也糊涂了

  3. 回復 2015/01/29

    柒月

    就是寫錯了,地仙目前只有一個嘛

  4. 回復 2015/03/03

    子衿

    貌似是作者把名字寫錯了 ,唉,都怪我沒看的太認真啊,要是把這個精神用在學習上,那不都得是諾貝爾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