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九十章 螳螂捕蟬

  二月季末,湖水冰寒。

  朝陽從湖面盡頭跳躍而起,將浩渺煙波的水面染得粼粼金光閃耀,驅散了無數薄紗迷霧,從湖水中潛出來的我、雜毛小道和小叔三人瞧見這輪冉冉升起的圓盤,心中激動不已。

  曾幾何時,我們都差點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它了。

  此夜過去,不知道有多少人埋骨于此,然而我們終究還是屬于幸運者的行列,沒有將自己的性命給留在這洞庭湖深處。貪婪地呼吸著晨間湖面上清新的氧氣,我四肢舒展,漂浮在水面上,讓那蕩漾碧波承托著我的身體,使得疲倦欲死的身子得以緩解。

  我們當初硬著頭皮跳入水中,直以為自己鐵定游不出那狹長的水道,然而讓我驚訝的事情是,在刻意調節過自己習慣性的身體機能之后,大家都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除了通過口鼻呼吸之外,我們還能夠通過皮膚,來攝取水中的氧氣,以保證正常的新陳代謝和血液運轉,維持身體的機能。

  這其實是一件很簡單的道理,修行者體內自有一口氣,當修行到了一定的境界,讓自己的身體達到無漏狀態,舊氣消逝,新氣復生,如此源源不斷,生生不息,怎么會怕在水中窒息而亡呢?

  這道理,常年在水里面討生活的魚頭幫那一干“水鬼”都曉得,而能夠做到極致者,譬如姚雪清,或者茅山的水蠆長老徐修眉,能夠在水中待上個幾天幾夜都不用浮上水面來透一口氣,也就是明了這內中的法門。

  人類在遠古時期是從海洋走向的陸地,雖然經過了無數萬年的進化,但是這天份還是留在骨子里面的,不過我們三人之所以能夠體悟到這內中的法門,除了因為被逼到了絕境,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大概有可能是雨紅玉髓的關系。

  這龍涎液的功效便是疏通筋脈,將全身三萬六千的穴竅打開來,擴展容積,而當這周身穴竅都蘇醒過來之后,水中呼吸也便不再是什么難事了,那綠臉女子也大概是看通此點,才將我手中的天吳珠給拿走的。

  說實話,雖然這綠臉女子跟我似乎有一點兒關系,而且洞庭龍宮沉入水中,她這也是急需,但是天吳珠被她給拿走,我心中多少還是有些難舍,不過好在這一番暢游下來,慢慢掌握這水中潛游的竅門,我多少也能夠釋懷了一些。

  再次浮出了水面,天已大亮,回頭往后面瞧,那山字形的龍島竟然也消失無蹤,偌大的湖面之上,茫茫如野,竟然什么也瞧不見,倘若不是胸口這瓶雨紅玉髓,我都還以為自己做了一個漫長的夢。

  盡管能夠用皮膚毛孔從水中攝取氧氣,但到底還是初次,我們三人浮出水面之后,稍微打量了一下四周,便再也沒有氣力再關心其它的事情,只是讓自己的身子漂浮在湖面上,徹底地歇一口氣。

  這般漂在湖面上,也不言語,意識處于半清醒半迷糊的狀態,不知不覺就過了好久,當我耳朵邊傳來人聲呼喊的時候,這才循聲望去,卻見一艘大船從腳尖的空隙處,緩緩行來,船頭上似乎還有人在朝著我們呼喊。

  我抬頭瞧了一眼,不由得苦笑——我和雜毛小道、小叔三人呈現出一個“品”字形,在湖面上隨波逐流,衣服破爛不堪,遠遠瞧來,就好像三具死尸一般。聽到這聲音,雜毛小道也從半夢半醒之中清醒過來,舉目望去,不由得驚喜地喊道:“是尋龍號啊……”

  雜毛小道的呼喊使得小叔也活動起來,我們此番從水底里潛出來,之所以在這兒“挺尸”良久,一來是休息養氣,二來也是因為沒有落腳的地方,二月季末,這湖水到底冰冷,即便是我們這身體素質如此強悍,也由不得一陣瑟瑟發抖,誰會想在這湖面一直飄下去呢?

  瞧見了尋龍號巨大的船身,我們不再停留,朝著那船奮力爬去,不多時便已經到了船下,瞧見了田掌柜、朱掌柜、慈元閣少東家和方怡等幾張熟悉的面孔。

  上面在確認了我們的身份之后,扔下來軟梯,我們依次爬上了尋龍號的甲板,田掌柜招呼人抱了三床棉被過來,待我們稍微擦干一些身子之后,給我們緊緊圍住,然后請我們到了船艙,還端來了熱茶。相比田掌柜的周到,方家兄妹卻是十分關心自家老爹的安危,待我們緩過一口氣來,便拉著我們,問起了一同進入到龍穴里面那眾人的情況。

  三兩口熱茶下肚,一股暖流緩慢升騰而來,僵硬的臉也終于舒展了一些,雜毛小道便將魏先生其實就是一個叫做李雙雙的女子裝扮,而那女人的身份,卻是魚頭幫白紙扇這件事情仔細道來,聽到這個消息,方家兄妹除了震驚,倒也并無異常,惟有那田掌柜瞪起一雙碩大的眼睛,不敢相信。

  慈元閣少東家并不關心那勞什子白紙扇,只問起自家父親和一眾慈元閣弟兄的現狀,他們期待著從我們嘴里說出一個好消息,然而我卻只能告訴他們,那三艘小鱘魚中,一艘里面的人員全部給魏先生殺害,而慈元閣閣主方鴻謹,則在誅殺了魏先生之后,連同劉永湘一起,被真龍給吞噬了。

  聽到這個消息,慈元閣少東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淚水奪眶而出,而一臉憔悴的方怡則一下子沖了上來,發瘋一般搖頭大叫:“不可能,不可能,我爹地怎么會死呢?”

  瞧見方怡一副受不了打擊的模樣,我們好意勸她,然而她卻哭泣地拉著雜毛小道,責問說為什么沒有保護好她的父親?

  這話兒問得我們無語以對,事實上,且不說我們根本就沒有義務為方鴻謹的生死負責,即便是我們當時想要救他,那也得黑龍大哥同意才行啊?便是我們,這也是人家看在虎皮貓大人的面子、以及我們對它沒有什么壞心思的份上,才放過我們的,我們拿什么,去救慈元閣閣主?

  方鴻謹,其實最終還是死于自己的野心,誰也救不了他的。

  方怡哭鬧一場,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精力,給人扶回了船艙,而少東家則與田掌柜、朱掌柜陪著我們,了解昨夜的情形。方志龍為人雖然迂腐,但這些年還是經過不少耳熏目染,比方怡自然要懂事許多,突逢大變,他到底還是能夠穩住心神,仔細詢問。

  我們沒有瞞他,將昨夜的情形大致說了清楚,當得知了這里面竟然有這么多勢力博弈,而內中又是如此兇險時,田掌柜一聲長嘆,說他們昨夜在外面停泊駐守,到了拂曉時分,感覺天搖地晃,湖水晃動,那偌大一片島嶼竟然沉落下去,這才慌張揚帆逃離,途中瞧見了一艘小鱘魚的殘骸,里面的人已經死透,心中也是有了準備,只不過不愿離去,在此停留,卻不料事情竟然會這么慘,連閣主他老人家,都已經逝去了……

  小叔問那個李雙雙,到底是什么人物?

  田、朱兩位掌柜對視一眼,目光交流一番之后,田掌柜苦笑說道:“此時涉及到我慈元閣一些過往的破事,倒也沒有人愿意提起。”

  隱私難言,我們倒也沒有多提,正說著話,突然船頭有人大喊,說水底里好像有東西。

  聽得此言,我們都坐不住了,沖上前艙去看,聽行船的人告訴我們,說離這兒幾里水路的地方,有某物在跟著這尋龍號。慈元閣眾人又恐又驚,也沒有再敢停留,揚帆起航,奮力朝著歸路返航。差不多過了那霧區的時候,甲板上有人在大叫,喧鬧異常。

  我們皆上前去看,遠遠瞧見一道朦朧身影,卻是那頭黑龍,在遠方遙遙看著我們。

  當那黑龍身影從霧中浮現而出的時候,一陣又一陣響徹天地的清越龍吟聲傳遞而來,慈元閣眾人驚悸莫名,只以為這真龍是想過來報復,趕盡殺絕。這會兒一字劍早已跟他們分道揚鑣,沒有這等高手鎮場,上下一陣忙亂,奮力劃槳,朝著歸路行去,而我、雜毛小道和小叔三人卻站在船頭,瞧著那孤獨的身影,心中滿是莫名悲傷的情緒,緩緩揮手作別。

  尋龍號揚帆劃槳,全力駛出這一片水域,見那真龍并沒有追來,這才松了一口氣,我們搏殺一夜,也是困倦之極,告訴一聲之后便返回船艙休息,并等待虎皮貓大人歸來。

  尋龍號全力奔行,不知不覺出了洞庭湖深處,我困倦欲死,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聽到有嗡嗡嗡的聲音從頭頂傳來,過了一會兒,又有擴音器的聲音,因為睡得迷糊,所以聽得并不真切,等我意識醒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尋龍號停住了。

  我翻起身來,瞧見窗外竟然有軍綠色的武裝直升機飛過,人頓時就清醒了幾分,跑到另外一側,瞧見有好幾艘現代船只圍著尋龍號,上面站著身穿制服的軍人,一艘現代巡邏艇正靠在了尋龍號旁邊,有人搭著跳板走了過來。

  我瞧見領頭一人有些眼熟,盯著他那黑墨鏡看了老半天,這才想起來,朝著旁邊雜毛小道低聲喊道:“我艸,這不是洛瞎子么?”

1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九十章 螳螂捕蟬”

  1. 回復 2014/02/19

    劉璃夜″

    大愛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