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九十二章 三叔康復

  盤坐在船艙的小床上面,我看著面前這個相互撕咬的圓環,有些傻眼。

  這圓環的構成很奇特,這小半邊是淡淡的黃金色,肥嘟嘟,而那半邊則是青綠色,蒼勁別致,一身鱗甲。這兩者自然是肥蟲子和小青龍首尾相連,你咬著我,我咬著你,誰也不肯松口,于是給虎皮貓大人給直接帶了回來。

  這兩個家伙略沉,虎皮貓大人累得直喘氣,瞧見我們,破口大罵,說我艸,你們沒事跑那么遠干嘛,大人我追都追得累死,肉都減了好幾斤。

  我不理會虎皮貓大人的責備,仔細盯著肥蟲子,瞧見它貌似恢復了往昔模樣,返璞歸真,不曉得為何會變成這樣子。我盯著它,它那黑豆子眼睛也瞧著我,從前那種熟悉的親近感就在這對視中,緩慢地恢復過來,我打了一個響指,喊松嘴,肥蟲子乖乖地松開了嘴巴,然后朝我委屈地叫喚道:“啾啾、啾啾……”

  瞧見這小家伙終于肯聽我的話了,我長舒了一口氣,曉得黑龍附在我雙手之上的烙印,總算是暫且制住了它心中那狂暴的魔性。

  肥蟲子服了軟,我們便瞧向了還死死咬著肥蟲子的小青龍,雜毛小道蹲在地上笑,說大人,先前那黑龍跟了我們幾里路,我還以為是送咱呢,卻沒想到你竟然是把人家的孩子都給拐帶出來了。

  虎皮貓大人“呸”了他一口,倒也沒有再爆粗話,而是用罕見的憂傷語調說道:“黑龍哥大限將至,就等著遁入山脈消亡,唯一擔心的就是自家閨女,這不讓我帶著小青龍出來歷練歷練么?我找到它的時候,正跟你家小肥肥掐著呢,我就給帶回來了……”

  啊,沒想到這條麻繩兒一般的小青龍,居然還是位小龍女?

  這話兒把所有人都驚到了,紛紛上前來圍觀,小青龍瞧見肥蟲子全線潰敗,繳械投降了,也沒有再跟這咬不爛、嚼不透的牛皮糖較勁,而是朝著圍攏過來的我們咧嘴,兇相畢露。這是小青龍對付陌生人的示威手段,我們倒并不在意,朵朵上前過去,一把抱住小青龍,摸著它柔嫩的犄角,有些不相信地問道:“臭屁貓大人,你說的是真的啊,小青青會一直跟著我們么……”

  小青龍能對其他人惡狠狠,唯獨拿朵朵沒有辦法,給撫摸了兩三下,繃直的身子就軟了下來,打了幾個噴嚏,眼睛瞇了起來。

  虎皮貓大人說不是,它看了一眼閉著眼睛享受朵朵摩挲的小青龍,壓低聲音說道:“真龍是一種奇特的生物,它們是時間和空間的旅行者,靈魂在這個世間消逝,還會在另外一個世界重生,而死亡對于它們來說,是一種神圣的升華儀式,這過程秘而不宣,就連自己最親的子女都不能接觸,小青龍剛剛孵出來沒多久,龍宮又被淹了,跟黑龍哥一起的那個惡婆娘脾氣怪得很,它放心不下,所以就托我照顧一段時間……”

  雜毛小道摸了摸鼻子,說哦,原來是這么回事啊?不過,黑龍哥是哪里來的信心和勇氣,竟然敢讓你這么不靠譜的家伙,來照顧小青龍啊?

  我們都嘿嘿笑,虎皮貓大人怒了,說靠,好處都讓你們拿了,你唧唧歪歪說個啥?大人我忙得很,閑暇時間,你們幾個家伙就給我多照看著點兒,不就行了?我們這才回過神來,敢情雜毛小道被舔了一身濕淋淋,我雙手多出了兩個鬼畫符,還有那圍著我們轉了兩圈的熾熱內丹,竟然是照顧這小青龍的保護費啊?

  說到那個綠臉女子,這里還有許多疑點,比如她為何活了千年而身體不腐,龍哥、大熊哥說話都是意念傳達,惟有她能夠開口說話,而為什么這東祭殿又和龍宮兩位一體?

  這些對于我們來說都是不解之謎,然而虎皮貓大人卻能夠了解內中含義,它告訴我們,說那惡婆娘脾氣挺壞,但本事卻是一等一的厲害,早在臨死之前就尋來了一顆修羅彼岸花的種子,種在祭臺石棺下,千年時光匆匆而逝,她卻已經將生長出來的妖花凝練成了自己的法外化身,從修羅彼岸妖花之中攝取養分,來保持自己的本我實體,所以你們瞧她的皮膚,是不是有一點兒綠色?

  虎皮貓大人在這兒絮絮叨叨,我卻是大為驚訝,倘若是這么說來,那同為修羅彼岸話出生的小妖,跟這綠臉女子,又是個什么樣的關系呢?

  這人還真的經不住念叨,正在我猜想著小妖,和那朵生長在石棺之中的修羅彼岸花之間的關系時,窗戶突然有一物透紙而過,雜毛小道反應最是機敏,順手一抄,將這東西拿在手中,低頭一端詳,不由得大聲叫道:“鬼劍?”

  我的心中一動,也顧不得去瞧,朝著窗戶邊跑去,結果一道黑影劃過,一記飛腳,朝著我的胸口踹來。

  這熟悉的氣息迎面而來,我也不抵抗,任踢任打,一把就將這道俏麗的身影給抱住,高興地大喊道:“小妖,你去哪兒了,我們擔心死你了!”

  來人自然是最后歸隊的小妖,這小狐媚子一副興師問罪的惱怒模樣,結果被我厚著臉皮地一把抱住,怒氣頓時就消了七分,俏臉紅紅,奮力將我推開,叉著小蠻腰,嬌嗔地罵道:“你們這些個沒有良心的,也不說找找我,要不是我循著味兒追趕過了,你們是不是就準備不管我,甩開小娘了啊?”

  還沒等她罵得興起,朵朵、肥蟲子便撲了上來,將小妖給黏住,讓她滿腹的怨氣都化作了烏有。

  此番總算是得了龍涎液,一家人又在此大團圓,自然是十分讓人高興的事情,只可惜這尋龍號上下,慈元閣一干人等都是愁云慘淡,我們也不敢大聲喧嘩,只是偷偷高興著。

  船朝著西邊一路航行,到了下午的時候,便能夠瞧見了湖岸,我們就此作別,慈元閣少東家和幾個掌柜的也沒有挽留我們,便是那個對雜毛小道心生愛慕之意的小公主方怡,此刻也因為父親的亡故而悲痛欲絕,少了許多聯絡的心思。

  我們下了船,沿著湖邊走了半個小時,才知道身處于華容縣的一個國營農場。

  懷中只有一滴龍涎液,唯恐再生事端,我們也沒有在這兒停留多久,當天晚上找了一輛車,連夜趕回句容天王鎮。

  我們是在次日中午抵達的蕭家,先前有通過電話,蕭老爺子、三叔、姜寶、小莫丹和雜毛小道的家人都在村口等待,遠遠瞧見坐在輪椅上兩鬢斑白的三叔,我不由得緊緊握住了手中的瓷瓶,心中感慨萬千。

  兩年多了,我們終于實現了當初的諾言,幫三叔找來了龍涎液。

  此事不宜大肆宣揚,當下也不多言,車子直接駛入了蕭家大院,蕭家老爺子人老成精,早已在大院周圍布置了紅繩香燭,隔阻妖邪,此時進來也有冉冉檀香升起,祈福祝愿。服用一事,并不用我們操心,將裝著龍涎液的瓷瓶接過后,三叔、蕭老爺子和虎皮貓大人便進了房間,我們則在外面等待。

  三叔受困久矣,龍涎液能不能治好,誰的心中也沒有底。如此忐忑許久,那門突然吱呀一聲開啟,一個身材高大的身影扶著門框,緩慢走出來,卻正是先前坐在輪椅上面的三叔。

  此刻的三叔臉色紅潤,雙目宛如嬰兒一般烏黑明亮,雙拳緊握,感受著力量在身體里面激蕩不休的充沛感,臉上有難掩的激動。瞧見三叔能夠站起來了,所有人都忍不住歡呼雀躍起來,我們走上前去,三叔一把將我和雜毛小道抱住,熱淚盈眶,激動得話都說不出來。

  不過這兩年下來的修心,他倒也坦然許多,跟我們表達了謝意之后,便再也沒有太多的情緒流露,然而我瞧著三叔兩鬢斑白的頭發,還有他那沉穩凝練的眼神,心想著遭此劫難,對于三叔來說,未必就是一件不幸之事——我甚至有一種預感,在以后的日子里,三叔在修行的道路上,在蕭家人里面,除了雜毛小道,或許就屬他能夠走得更高,更加遠。

  我們在蕭家待了好幾天,除了陪幾位長輩閑聊之外,我也趁機積淀和總結了一下自己在洞庭之行的收獲,其間雜毛小道上了一趟山,而小青龍、小肥蟲和兩個朵朵這些小伙伴們也需要在一起磨合。

  在句容一直待到了三月初,大師兄那邊傳來消息,說我那副巡視員的級別已經審批下來,讓我回南方去受職,而雜毛小道也下了山來,我們兩個與蕭老爺子、三叔、小叔等人作別,又去見了郭一指,這才返回南方市。

  再見大師兄,自然又是好一番審查,這不必言,不過我的級別最終能確定下來,除了許映愚和大師兄的幫助外,多少也有了龍涎液的功勞。

  返回東官之后,沒幾天四娘子就與我們辭行,說要回緬北去過寒食節,我見雜毛小道也沒有挽留,便也允了。四娘子這段時間負責了許多業務,交接時好是一陣忙亂,而就在我案牘勞形的一天中午,卻接到了一個來自日本的電話。

  全卷完。

(寫到這個標題的時候,我的雙手都在顫抖,兩年了,三叔的病終于治好了。
所以,好多暫時碰到困難的朋友,請想想三叔,記住小佛的話語:“不要放棄治療!”
下一卷,我征詢了許多讀者的建議,還是決定將櫻花三月、異域楊威的番外篇放出來,暫定為《番外篇:櫻花盛放的日子》,伊勢神宮,鬼屋神社,式神,會陽節,最強福將,陸左哥哥大戰小日本子……謝謝大家。
話說,你們想在這番外篇中看到什么戲?)

10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九十二章 三叔康復”

  1. 回復 2014/02/19

    劉璃夜″

    想在 番外看到! 嗯? 看到 嘿嘿 看到好戲!

  2. 回復 2014/02/21

    暗夜凌風

    話說在日本還能看到別的戲么?

  3. 回復 2014/02/21

    哎喲沒了,番外。。。。

  4. 回復 2014/05/26

    匿名

    你一定是吳承恩的后人

  5. 回復 2014/06/26

    劉璃夜

    樓主混蛋,冒充我

  6. 回復 2014/10/04

    小娘

    小佛,我愛死你了,但我更愛洛十八。

  7. 回復 2014/11/22

    北有禪杖文科菩薩

    寫得不錯~!

  8. 回復 2014/11/22

    北有禪杖文科菩薩

    我要放棄治療!

  9. 回復 2015/03/03

    子衿

    按照寫法,從小青龍跟你們混開始,龍誕液是不是可以整瓶的取啦??

  10. 回復 2017/06/01

    天翼

    妙筆生花,引人入勝,愿小佛文學路上走的更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