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三章 織田信玄的警告

  雜毛小道一聲厲喝,足利次郎便如同受驚的兔子,往我的身后鉆去。

  我將足利次郎擋在身后,看雜毛小道朝著林中暗處呼喝。黑暗中有了動靜,似乎準備往深處退去,雜毛小道哪里會讓那人走脫,心隨意動,雷罰便倏然飛起,朝著黑暗中掠去,嗡的一聲,雷罰扎在了一棵樹干之上,發出一聲悶響,那個黑影感受到了雜毛小道的騰騰殺意,這才渾身僵直,不作動彈。

  雜毛小道緩步向前,跟足利次郎說道:“那人可能不懂中文,我說一句,你幫來我翻譯一下哈——你的,快快的回來,不然,死啦死啦的!”

  這家伙的話兒很明顯是看多了抗日神劇的節奏,我身后的足利次郎也懂,不過只有苦著臉幫忙翻譯,那個黑影在略作猶豫之后,終于轉過身子,從黑暗處緩慢走了過來。當遠處的光亮照在這個人臉上的時候,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聽到身后的足利次郎失聲喊道:“師父!”

  織田信玄?

  足利次郎沒有料到自己偷偷跑出來,竟然被自家師父給跟蹤了,而我看著面前這個身穿黑色神官服的干瘦老頭子,他的一臉陰郁,目光如剛剛磨過的殺豬刀,鋒芒畢露地盯著自家的徒弟,嘴里面叨咕了幾句日本話,言談不善。

  雜毛小道有些惱怒,右手拇指并住無名指和尾指,微微一勾,那雷罰應和而動,倏然從老織田耳邊掠過,卷落一陣寒風,扣住雷罰,雜毛小道平淡地說道:“喲呵,原來還是故人,請說中文——這句話我不想說第二次啊!”

  被雜毛小道用不善的眼神從頭到腳地掃量而過,老神官全身由不得一陣冰寒,于是更加憤恨,朝著我身后的這個少年寒聲說道:“次郎,看你做的好事!”

  雜毛小道嘿嘿笑著,說老神官似乎不是很歡迎我們啊,能說一說這里面的原由么?

  織田信玄收回對自家徒兒憤怒的目光,抬頭看了雜毛小道一眼,搖頭嘆氣,說你們不該來的,雖然你現在有讓人驚訝的御劍,但是你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所要面對的,是什么樣的對手,亞也小姐進入靜閣之前特意交待,讓我們不要告知你,就是怕陸左你過來送死。回去吧,亞也小姐做了錯事,她就應該受到祝部大人的懲罰,這是誰也無法改變的,唯有等待天神的旨意,你們回去吧……

  織田信玄神神叨叨地說著,然而足利次郎雖然對自家師父畏懼如虎,但還是忍不住爭執道:“亞也小姐絕對不能成為祭品,隨便去奉獻給那些她根本不愛的男人,絕對不行!”

  織田信玄臉部的肌肉一陣抽搐,憤怒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咬牙說道:“這是她應當受到的懲罰,沒有人能夠阻止的!”

  兩人爭執不休,我終于沒有了耐性,深吸一口氣,問道:“織田先生,亞也進入靜閣之前,與你有過交流,是么?那么請你告訴我,她到底是不是自愿的?”

  池田信玄似乎對我充滿了敵意,滿是老人斑的臉緊緊繃著,沙啞的聲音仿佛是從門縫里面傳出來:“陸左閣下,亞也小姐她是伊勢神宮的第一神女,是天照大神所眷顧的子民,她的所有榮耀和力量都是神賜予的,自然要承擔起應有的義務。”

  雜毛小道在旁邊嘿嘿笑,說得了吧,少拿你們鬼子武士道的那一套來忽悠人,你被洗腦洗傻了吧,哪個女人愿意洗白白的,然后叉開雙腿,被一幫自己都不認識的男人擺弄?

  雜毛小道語氣里面的輕蔑讓老神官暴跳如雷,然而老蕭剛才露出來的那一手,又著實讓他難以硬撼,額頭青筋跳了幾轉,終究還是忍住了,咕噥了一句日語,誰也沒有聽清。瞧見了織田信玄的態度,我表示了解了,拍了拍足利次郎的肩膀,平靜地說道:“好吧,次郎,謝謝你。我大概知道事情的緣由了,明天我會前往西大寺觀音院的靜閣,將亞也帶回來的,你放心。”

  老神官聽了我的話,不由得臉色大變,越過我這兒,猛地推了足利次郎一把,厲聲大喊道:“你都告訴他了么?你瘋了,你知道要是被祝部大人給知道,亞也她一定會死掉的,你這是在害她,你知道么?”

  我將織田信玄攔住,不讓他去踢足利次郎,結果剛一搭上手,這老神官就像瘋了一般,朝著我大喊大叫道:“你以為這是在你們中國么?你知不知道伊勢神宮和西大寺里面有多少高手,別說靠近靜閣,只要你說出了來意,恐怕連大門都進不去,他們會殺了你的。你這蠢貨,他們會殺了你的!”

  這老神官也是憋得難受,一旦爆發出來,身上便有巨力,臉上隱約有一張野獸的臉孔浮出來,想要給我一點兒教訓。

  我與織田信玄的關系并不算好,然而卻能夠瞧得出來,對于從小就一直守護著的加藤亞也,這個老神官的心里面一定有著父輩一般的情感,所以才會顯得如此痛苦。

  不過他這邊想要給我好看,讓我知難而退,我卻并不能如他所愿,讓人看輕,于是深吸一口氣,驅動小腹之處的陰陽魚氣旋,直接搭上了這老神官的右手,一個小擒拿手,直接將他給按在了草地上面去。

  老神官給我一把撂翻,臉上充滿了震驚,想要翻身起來,再戰一場,然而我哪里能夠讓他得逞,用起在洞庭湖地領悟到的《鎮壓山巒十二法門》“山字訣”,僅用一只手,便將他給鎮壓得紋絲不動,無從蓄力。

  織田信玄能夠被加藤一夫信任,一直守護著加藤亞也,自然是一個極有本事的修行者,他所傳承的東密廣澤流是真言宗最強盛的流派,集合兩派所長,頗有盛名,要不然也不能夠從怒山峽谷那樣的死地之中逃脫而返,此刻被我壓在草地上,一開始還未曾覺得,掙扎幾下之后,才感覺到備受羞辱的憤怒。

  他口中一聲咆哮,不似人言,而身體里面似乎有某種熊羆一般的野獸在勃發,四肢竟然連抓帶刨,挖出了四個淺淺的大坑來。然而即便是如此的動靜,我還是死死壓住了他,沒有給他半點兒翻身的機會。

  織田信玄瘋狂掙扎了一陣,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當那附在臉上的熊羆緩慢消退的時候,他終于停歇下來,深深地嘆息道:“沒想到,一年多沒有見,你竟然變得這么厲害了!”

  我見他消停了些,這才收氣,將他給扶了起來,安慰道:“織田先生,我欠亞也小姐一份情,所以才會趕到日本來,但這并不意味著我是過來送死的,你如果真的為亞也小姐好,那就應該讓她恢復自由,像天空的鳥兒一樣快樂。”

  這老神官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站起來,氣咻咻地說道:“你以為伊勢神宮有那么好欺負么,要倘若如此,亞也哪里會被請入靜閣?一切都是你的錯,你好自為之吧!”

  他說完,轉身離開,沿著小路走遠。瞧見自家師父走了,足利次郎心中忐忑,抓著我的胳膊說道:“陸左君,請你救救亞也小姐吧,具體的事情,你最好找一下加藤社長!”這話兒說完,他朝著已經遠走的老神官追去:“師父,等等我……”

  我看著這師徒兩個消失在黑暗中,一動也沒動,雜毛小道摸了摸鼻子,說小毒物,就這么讓他們走了?

  我點頭,說織田老鬼子不肯合作,刀架脖子上都不會妥協,不過事情差不多也弄清楚了,就是得看一看西大寺觀音院的防衛到底怎么樣了,還有,得計劃一下退路。雜毛小道有些詫異,說啊,真搶啊?

  我點頭,說真搶,怎么,有問題?

  雜毛小道嘿嘿笑,說搶回來怎么辦,給你當媳婦兒啊?

  啊?

  雜毛小道的這句話讓我不由得沉默了起來——我若是再年輕幾歲,自然是一口答應,但是經歷了那么多,我也想明白了,愛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即便是亞也因為種種原因,對我有些好感,而我因為加藤亞也這漂亮溫柔的性子而頗為鐘情,但是如果真的走到一起來,柴米油鹽醬醋茶,兩個生活環境完全不一樣的兩人,真的能夠像童話故事里面,快樂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么?

  這顯然是非常難的,也是不可能的……

  只不過,那個日本小妞兒,來當作媳婦暖被窩,還真的是一件很有誘惑力的提議啊。

  雜毛小道見我陷入了遐想,不由得嘿嘿怪笑,拉我回去找地方吃飯。

  趕了一天路,飛機餐又難吃得要死,自然要找些東西來犒勞自己,這一帶的美食很多,我們隨便找了一家關東料理,這里面最有名的是壽司和生魚片,不過對于這東西我還真吃不慣,而那炸天婦羅、四喜飯倒還不錯。

  用過飯,我們兩個并沒有回去歇著,而是撥通了一個電話,不多時,小店前面便駛來一輛黑色汽車,窗戶搖下,探出一個男人的腦袋來,朝著我喊道:“陸老板,好久沒見了。”

1條評論 to“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三章 織田信玄的警告”

  1. 回復 2014/09/19

    般若

    到我主場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