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四章 老友來相聚

  瞧見車窗伸出來的這個光溜溜的腦袋,我的腦子卡了一下殼,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大喜過望地喊道:“嘿喲,我艸,老光?怎么會是你這個狗日的?”

  我實在沒有想到大師兄安排給我的聯系人,竟然是我在集訓營時認識的老光,也就是紅龍特種部隊中那個油嘴滑舌的老士官。我以為從集訓營分別之后,大家可能這輩子都沒有機會見面了,然而命運卻總是愛開人玩笑,我們竟然在這異國他鄉,再次相會了。

  他倒也沒怎么變,只不過在日本東京這繁華之地,西裝革履,禿頭油光,人模狗樣的,跟在訓練營里水里來泥里去、摸爬滾打的那種鐵血彪悍的氣質,有著截然的不同,一副奸商模樣。

  老光瞧見了我臉上的驚訝,嘿嘿地笑,說瞧你這個傻樣,剛才打電話的時候客客氣氣,一本正經,老子就知道你根本沒有聽出我的聲音來,這兒人多眼雜,別站著了,上車吧,我們邊走邊談。我點頭,一邊打開車門,一邊給雜毛小道介紹這哥們,雜毛小道說好巧,不過怎么想著跑著日本來了?

  老光一臉得意,說當時我說我懂三門外語,你們還不相信,這回相信了吧——09年集訓營結束后,上面要選拔些人來日本,享受一下這資本主義的腐敗生活,三十八個人里面挑兩個,老子硬是憑著對藝術的敬仰,過五關斬六將,脫穎而出,到現在廝混都一年多過去了,回想起來,恍然如夢啊。

  他吹噓著自己當年的豐功偉績,副駕駛上突然發出了笑聲,說得了吧,當初上面選你過來,還不就是看在你這形象足夠猥瑣么?

  “王、王小加?”

  這車里面沒有打燈,我先前只以為旁邊這個只是一個普通的隨員,沒有注意瞧,結果一聽到這聲音,剛剛準備坐下來的身子騰地一下跳起來,直接就撞到了車頂上去。摸著腦袋,我也不覺得疼,朝著副駕駛座望去,這才發現坐在副駕駛座上面的短發女孩,竟然是我集訓營的同學王小加。

  “不會吧,這也太巧了吧?”我吃驚地喊著,一臉的驚訝,而前排的老光和王小加得意地哈哈大笑。

  王小加大大方方地揮了揮手,說老同學,沒想到是我吧,上面說你們這次是過來跟進西大寺觀音院六十年一次的盛大會陽節,而這個項目正好是我在盯著的,最了解情況,所以就跟著老光一起過來了,不過大家身份特殊,我們也不好暴露,沒有去機場接你們,不好意思哈。

  我們將車門鎖上,寒暄著話語,而老光將車子緩緩開出這條街道,朝著稍微偏僻的地方開去。

  我在車上給雜毛小道和老光、王小加相互介紹著,大家互道久仰。

  瞧著后視鏡,王小加撩了一把黏在額頭的短發,十分感嘆,說老同學,上頭說有一位副巡視員級別的大人物要前來日本東京執行任務,我們還疑惑是誰呢,沒想到居然是你,從科級到副廳級,才兩年的時間,太讓人驚訝了,你還讓不讓我們這些人活啊?

  想想也是,當時訓練營結束之后,同學們分東離西,各奔前程,而我卻躺倒在病床上,下半身癱瘓,眼看著就是拿一級殘疾證的節奏,誰會想過我有今天呢,果真是人生如夢。

  不過這人啊,總是人前風光人后遭殃,想一想我這兩年來吃過的苦頭,承受的壓力和生死,倒也不是尋常人所能承受的。稍有差池,那邊是白骨一堆,我能夠有今天這成就,那也是汗珠子摔成八瓣,浴血奮戰,踩著白骨一路趟著血走過來的。

  故人見面,不勝唏噓,王小加感嘆于我這些年的經歷,也有心試探我和雜毛小道的身手,不過老光這家伙別看油滑,但還算是專業,也沒有多敘舊,先跟我們談及了關于會陽節終選的信息——這二月第三個星期的會陽節初選,總共有兩百二十八人觸摸到過神木,這些都是民間有資格的,而日本各修行門派也將會派出自家最杰出的子弟出來,所以在三天后的夜里,估計會有三百左右的裸男來參加。

  這終選和初選有些相似,所有人會集中在西大寺觀音院的靜閣之外,然后會拋出一根類似于神木的鑰匙,所有人將會對這把鑰匙進行搶奪,唯有最后爭勝者,能夠走入靜閣,獲得伊勢神女的花冠,完成天照大神的神圣祝福,成為新一代的最強福將。

  說到這兒,王小加告訴我,說在日本神道教的神典之中,有一個和瑪雅歷法差不多一樣的預言,說到了明年年末的時候,會發生連續三天黑夜,從而導致地球磁場變化,天地置換,遠古回歸,白天變成黑夜。

  能夠安然度過的人,精神能力提升,成為新宇宙的神靈,不能夠渡劫的,就要變成宇宙的塵埃,而這一個六十年一次的最強福將,將成為庇護世人平穩度過的蓋世英雄,救世主。

  老光笑了,說媽的,這小日本還真有夠猥瑣的,整這么大的動靜,可不就是為了弄一個娘們。不過……這一次被拿來當做祭品的神女,咱們還真的都認識,你知道是誰么?

  老光一副“你猜猜看”的表情,我和雜毛小道對視苦笑,沒有多說,他自個兒倒是繃不住了,竹筒倒豆子一般說起了來:“哈哈,你們肯定猜不到,那就是我們在怒江峽谷里面遇到的那伙日本人里面,那個條兒順得跟畫上仙女一般的日本娘們,還記得吧?媽的,曉得這件事情,老子恨不得也系一條兜襠褲,直接沖到那西大寺觀音院里面去鬧騰一番,說不定,老子就是那個最強福將呢!”

  老光說著說著,口水都留了下來,王小加以前跟這家伙不熟,不過同在日本,彼此也混得比較熟稔了,打擊他道:“得了吧,就你那點三腳貓的功夫,對付幾個自衛隊還可以,想要去對付那些整日里以修煉為目的的家伙,你就別上去獻丑了,先打過我再說吧!”

  集訓營時學員隊曾經和紅龍進行過友誼較技,不過那是在限制能力的基礎上,即便如此,王小加依然能夠打敗對方,在搏擊術上,自然是極為強悍的女漢子,老光沒少吃虧,一聽到立刻蔫了。

  這兩人一陣調侃,而我則直接告訴他們,說我這次過來,就是要救出這個勞什子伊勢神女。

  老光驚呆了,說陸左,別鬧,那可是人家日本整個修行界的盛事,連天皇都在關注,你去鬧那么一出,至于么?王小加倒是反應過來,小心翼翼地試探道:“嫂子?”

  雜毛小道嘿嘿壞笑,說算是吧。

  這話兒一出口,老光一雙小眼睛瞪得滾圓,而王小加不由得大聲叫喊起來:“天啊,太浪漫了!‘為了你,我愿意與這千萬人為敵!’天啊……”長吁短嘆好一會,兩人終于跟我們確定下來,今天太晚,他們準備的資料并不充足,只是見一個面,明天會再過來與我們溝通,不過還是告訴了我這加藤一夫的地址。

  暢聊了好一會兒,兩人需要返回駐地去跟我們準備相關的資料,于是將我和雜毛小道放在了路邊。

  即便是我一再表達了自己的決心,這兩人都還是覺得有些玄,王小加瞧見了雜毛小道抱著的雷罰,問能夠見識一下傳說中的飛劍么?雷罰不是雜耍的玩藝,不過這兩人是我朋友,雜毛小道倒也沒有太多的傲氣,手一揮,那飛劍便朝天而去,這才總算安定了一些兩人的心思。

  夜露深重,我們步行走回阿木開的旅社,與主人家打過招呼,還見過了他的日本老婆和三個子女,寒暄一番后回房,瞧見這一屋子的小東西簡直就是鬧翻了天——朵朵拿虎皮貓大人鼓起的肚腩在打鼓,小妖在追逐小青龍,那小東西才出蛋殼沒多久,反應能力并不強,結果給小妖抓住下了狠手,這小狐媚子頗有些女王風范,可著勁兒地彈著小青龍的屁股,一邊彈一邊還嚷嚷道:“彈死你這個沒良心的,彈死你這個負心兒……”

  她這是在小伙伴之中豎立自己領導者的威信,而小青龍淚眼汪汪,不過倒也沒有揮出幾爪,將這房子搞塌,想來也是虎皮貓大人鎮場子的功勞。

  我瞧見小青龍那紅腫的屁股,后背莫名地感到一陣疼。

  和這些小東西在一起,不管有多少難事,都不會覺得心煩,開開心心,一夜無事。次日阿木請我們吃了一頓富有關東特色的早點,小日本的菜肴精致小巧,總結就是一個字,少。飯后我給了阿木一個地址,讓他送我們過去,他有些疑惑,不過還是照辦了,發動車子,繞過兩個區,到達了一片頗有古韻的木屋建筑群。

  豐池宮苑,這里是加藤家族在東京的府邸。

3條評論 to“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四章 老友來相聚”

  1. 回復 2014/02/21

    劉璃夜″

    我要變強!

  2. 回復 2015/02/07

    呆子

    好好看的書

  3. 回復 2015/03/20

    最強福將陸左

    我的女神!我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