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五章 真假刺客

  豐池宮苑以前是某位江戶名臣留下來的府邸,鱗次櫛比的木制建筑群落一個套一個,掩映在蒼翠的園林中,間有淙淙流水,點綴其間,在這寸土寸金的東京都中,算得上是屈指可數的豪宅。

  我們在苑外被幾個黑西裝給攔住了,尋常的日本人普遍不高,但這幾個黑西裝足有一米八的個頭,顯得十分出類拔萃。阿木跟這些人說明了來意,領頭的一個光頭壯漢哈哈笑,問了幾句就揮手,仿佛是在驅趕我們離開。

  我見阿木被說得臉通紅,想要拉我們離開,便問這家伙說了什么屁話?

  阿木吭吭哧哧了一會,才告訴我們,說沒有預約,他們社長不見外人。

  那光頭似笑非笑,還跟旁人嘀嘀咕咕,語氣輕蔑地說著我們也聽不懂的鳥語,我心頭暗怒,準備上前去給這些家伙一點兒教訓,然而雜毛小道卻攔住了我,回頭問阿木,說確定老加藤在里面?他點頭,說是,他們說在的。

  雜毛小道沒有多說什么了,揮手與這些黑西裝道別。

  偌大的豐池宮苑,我們連苑門都沒有進去,便折返回了車里,阿木問我們來這里干嘛,這個加藤一夫可是東京都里頂有名的大人物,名下的產業無數,便是參議員想要見他,都得提前好幾天預約,你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雜毛小道讓他開車到這府邸的右面去,然后摸著鼻子說道:“大人物?哼,連自己最心愛的女兒都保護不了,不過就是頭老烏龜而已。”

  這宮苑頗大,繞到旁邊也有一段時間的距離,我和雜毛小道心意相通,自然知曉他的用意——這閻王好見,小鬼難纏,我們沒必要在門口跟這些工作人員起沖突,悄悄潛進去就是了。到了地方,我和雜毛小道收拾好隨身行李下車,然后讓阿木離開,到時候我們自己搭車回去。

  阿木瞧著我和雜毛小道各自都背著偽裝過的劍筒,然后衣服都是寬松舒適的運動裝,心中有些忐忑,問我是不是準備做什么不法之事?這加藤家族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向來都是黑白通吃,倘若惹惱了他們,到時候說不定人就給灌上了水泥漿子,直接栽進了東京灣里面去了。

  雜毛小道拍了拍阿木的肩膀,說得了,放心吧,我還要留著一條命,讓你帶我去澀谷的風俗屋里面,見識見識這東京熱不熱呢。你別瞎想,加藤一夫我們在國內就認識了,他兒子跟我倆共過生死,陸左說不定還要成了他們加藤家族的毛腳女婿呢,放心了,放心了。

  雜毛小道這嘻嘻哈哈的情緒感染到了阿木,他雖然依舊不相信,但神情卻放松了許多,跟我們細心交待了打車的事情,然后與我們揮手告別。

  目送阿木遠離,我們開始打量起眼前的這片院墻來,一丈多高,白墻綠瓦,里面栽種著高聳的蒼松翠柏和櫻桃花木,后者此刻已經抽起了花苞,即將綻放。

  我們打量左右無人,便走到了墻角邊,雜毛小道瞧見那綠瓦之上掛著的黃色風鈴還有櫻桃木的人偶娃娃,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笑了,說這里的布置倒還蠻有味道的,一般人還真的闖不進去……這話兒說著,他朝著天空揮揮手,不一會兒,頭頂出現了一個黑點。

  黑點緩緩變大,卻是虎皮貓大人那肥碩的身影。這肥母雞是個破陣高手,尋常安宅小陣,幾乎就是舉手就破。幾分鐘后,上面傳來一聲叫喊:“行了,進來吧!”

  虎皮貓大人在墻頭走來走去,一邊幫忙放哨,一邊抱怨,說自己好歹也是有頭又臉的人物,卻要給拉來做這種雞鳴狗盜的勾當,實在是太丟人了。

  我們不理會,氣息往上移,提神上縱,很快便怕上了院墻,直接翻到里面。

  這宮苑景色精致,充滿了日式園林的簡潔與繁復之美,我雖然不太懂建筑,但總感覺每一處都有風景,顯然是極為用心。雙腳落地,瞧見我們身處的這塊兒是處觀賞園林,除了幾個帶草帽的園丁在打理植株外,幾乎沒有什么人。

  我們在虎皮貓大人的指引下繞開園林,朝著左邊的院落行去。雖然是白天,但是此處倒也是鬧中取靜,四下無聲,也沒有見到什么特別的人影,偶爾見到那幾個人,我們也能夠提前避開,在角落里潛藏一陣。

  洞庭湖歸來,我和雜毛小道此刻的修為與幾年前已然有了天壤之別,自然是腳步輕快,身如魅影。很快我們就過了兩道門,來到一處庭院中,前面突然人聲鼎沸,動靜鬧得很大,我們便沒有再往前走,而是在墻角蹲了一下。

  稍稍一會兒,雜毛小道說讓我在這里守著,隨時準備接應,他去前邊探探路。

  說完這話,雜毛小道跟虎皮貓大人摸到了那邊兒去,我則佝僂身形,將自己藏在角落里,打量著院子里面的景色和布置來。日本的庭園,偏愛用竹和木,以及精致的山石、水池、珍木來裝飾,但因為地盤太小的緣故,雖然很別致,很巧妙,但多少也顯得有些狹隘和小氣。

  正當我帶著批判性的目光打量眼前的一切時,突然心中一動,瞧著左邊的一塊假山石瞧去。

  這是一塊很普通的灰色石頭,除了邊角有些圓滑之外,并無其他特別,然而我卻總感覺它在這個地方顯得有些多余,不和諧。我越看越心疑,緩步摸上前去,還沒等我走到近前,那石頭倏然一收斂,庭院中突然閃耀出一道雪亮的寒光,朝著我的脖子卷來。

  我早已有了防備,往后疾退兩步,瞧見一個穿著黑色勁裝的小矮子,手上拿著一把菊花紋武士刀,正馬不停蹄地朝我跨步襲來。

  這小矮子出手兇狠,刀勢慘烈,幾乎是那種有死無生、以命換命的打法,而瞧著刀法有著很重的“柳生流劍派”痕跡,我便曉得自己碰到了日本那中和神官一般的神秘職業,也就是著名的忍者了。

  何謂忍者?這是古代日本一種受過特殊機構施以特殊“忍術訓練”而產生出來的特戰殺手、特戰間諜,它的職能同時與現代軍事上的偵察兵和安保人員還有重疊,關于它的信息在日本泛文化中早有傳播,但略有些夸張,不過瞧見這家伙剛才從假山中突然跳出來,我便知道這人,的確有修煉過五行遁術。

  日本的豪門大戶自古以來便喜豢養忍者護衛,所以他的出現并不奇怪,而這黑衣矮子也的確不負盛名,竟然能夠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收斂氣息。我起初也有些驚訝,不過與他在庭院中交手三兩個回合,這才發現這家伙手中的武士刀頗短,只適合貼身纏斗,而我拉開距離,他卻也沒有法子。

  我第一次見到最真實狀態的忍者,心中頗有些好奇,于是也不著急,與他周旋,然而這小矮子根本不與我好好玩耍,往懷中一抹,竟然甩出了三把八方手里劍來。這人擲出手里劍的手法十分精妙,在空中圍繞出幾何中心旋轉,倏然而近,十分精準地朝著我的喉嚨、心臟和左眼射來。

  這手法精妙,幾乎將我所有閃避的方向都封死,尋常人倘若中了一記,只怕便會失去行動能力,甚至致命,我瞧著這家伙出手頗為狠辣,也沒有了與他一起快樂玩耍的心情,手往后面一摸,那鬼劍立刻從偽裝成畫稿筒的紙筒中跳了出來。

  右手一抓鬼劍,我一招連打帶消的茅山入門起手劍式,將這蘊含著巨大旋轉力道的手里劍給擋開,悉數落在了地下、墻間,那八方手里劍高速旋轉,落地之后,青石板竟然宛如豆腐,給深深插入大半,而且邊緣處居然是烏黑一片。

  嘿喲,跟小爺還玩起了毒來呢?

  我沒有再鬧騰,而是將鬼劍一抖,朝著前方斬去。即便是不充滿勁氣,那鬼劍也是一等一的神兵,這番襲殺,三兩下,那小矮子手中的短刀便給我削掉一半,然而就在我準備乘勝追擊、擒獲此人的時候,平靜的庭院突然殺機四伏,有四五個園丁雜役打扮的男子從墻頭屋后翻身跳下,手持忍刀、吹矢、忍杖、手甲鉤等諸番武器,將我遙遙圍了起來,而中間一個額頭長著顆巨大肉瘤子的男人,正朝著我粗聲粗氣地喝罵著什么。

  瞧見這些人,我不由得嘆氣——白天闖進來,果然不是一件好主意啊!

  我們都沒想到這些耐心剪枝除蟲的園丁,居然都是這府邸的防衛力量,不過,硬闖就硬闖了,些許幾個看家護院的忍者神龜我都弄不了,談什么拯救亞也?當下我也不管這些家伙的唧唧歪歪,鬼劍一抖,將朝著我射來的許多暗器打落,勢若猛虎,與這些朝著我撲來的家伙一陣追逐,打得起來四處散亂。

  而就在我頭疼對這些悍不畏死、毫不留情的家伙,到底是打是殺的時候,前面的院子突然傳來了一陣激烈的腳步聲,接著十來個黑西裝涌到了我們這邊的院落來,再之后,我瞧見一個滿頭白發的中年男人被四五個人攙扶著,朝著這邊沖。

  我疑惑,雜毛小道不會這么強硬,準備直接弄死那加藤一夫吧,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瞧見一個全身包裹得嚴實的黑衣人從院墻外飛躍下來,手中短矛,竟然是朝著那白發中年的脖子刺來。

  這……是真的刺客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