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八章 舊仇故怨

  日本神道教信奉的最高神靈是天照,也就是高天原的統治者與太陽神,而其在人間最高的領導者則是日本天皇,就連那天照大神,也被奉為今日日本天皇的始祖。

  伊勢神宮作為日本神社最重要的代表,宗教與皇權融合的產物,歷任祭主都是由日本皇室成員所擔任的,現如今的祭主便是昭和天皇的第四女池田厚子。不過雖然祖墳青煙直冒,但是后嗣子孫未必能夠個個如龍,比不得那從一億多人口中脫穎而出的人杰更加厲害,所以能夠代表日本皇室最高力量的,便是伊勢神宮的大神官。

  作為祭主的副手,現任大神官祝部博野時年六十多歲,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刻。

  “祝部”這個姓氏,便能夠說明大神官出身于頂尖的祭師世家,此人是年少成名,橫行京都,與昭和、明仁兩任天皇的關系都十分融洽,據說四十歲之后便再無敵手,在日本修行界的聲望宛如那正午的太陽。

  這樣的一個絕頂人物,也在西大寺觀音院坐鎮,防的,就是像我們這樣的搗亂者。除此之外,王小加還得到情報,說這祝部博野出了三重縣時,應該是將供奉在伊勢神宮中那日本三神器之一的八咫之鏡,給帶在了身邊。

  日本古已有之的傳說級三神器,草薙之劍(又作天叢云劍)、八尺瓊勾玉和八咫之鏡,是代表著皇權的至高法器,就如同中國那關乎于國運傳遞的“傳國玉璽”一般,鼎鼎有名,我先前看過大師兄給的資料,說這八咫之鏡是一件超卓的法器,的確也是供奉在伊勢神宮的祭殿之中,享受香火,非核心信徒是永生難見一面的,無比珍貴。

  我萬萬沒想到,這玩意竟然被那祝部博野給帶到了大西寺觀音院,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日本方面對于此次儀式的重視程度。

  祝部博野是日本神道教的頭頭,而他下面自然有無數的蝦兵蟹將,想要憑借著我們兩個人的力量,去鼓弄風云,與一個國家對抗,這件事情簡直就是太瘋狂了,根本就不是浪漫,而是在作死了。這消息聽得我們一陣沉默,雖然知道此番前來的路途多艱險坎坷,但是真正將這層面紗掀開來,也著實讓人難過。

  王小加手上有搜集到的大部分公開資料,再加以篩選和辨識之后,將那天有可能發生的事情給我們一一講了明白,這件事情關乎外交,局里面其實是并不打算參與,畢竟現在兩個國家雖然彼此并不對付,但是誰也沒有準備在追求和諧發展的今天,擼起袖子來大干一場。

  所以在沒有取得上面支持的情況下,老光和王小加此刻純粹是為了與我往日的交情,在辦這些事情。

  瞧見我陷入了沉默,仔細思量這里面的利益得失和成敗幾率后,老光嘿嘿笑,說陸左,你平日里蠻聰明的,怎么今天倒是傻了啊?怎么樣,你行不行,不行老哥我給你支一招,興許能管用。

  我苦笑,說怎么,難道我去自衛隊劫持一架直升飛機來,還是在那附近傳播大規模的瘟疫,讓人們產生恐慌,推遲祭典的進行啊?王小加噗嗤一笑,說你腦子里面怎么都是這些血腥暴戾的想法啊,論起猥瑣,你還真的遠遜于老光啊。

  “猥瑣”二字,一入雜毛小道之耳,他立刻似有所悟,眼睛亮了起來,而王小加也不賣關子,問我,說你的目的,不就是拯救加藤亞也脫離苦海么,對不對?

  我點頭說是,王小加說那為什么不能曲線救國呢,既然沒有推翻這個規則的力量,那便順應規則,你也去參加會陽節終選,奪得那勞什子“最強福將”的頭銜,到了那個時候,誰也插手不得。在那三百人中脫穎而出,這難度雖然大,但總比你飛蛾撲火要多了一線生機,對不對?

  我猶豫了一下,說這樣啊,不過我來可不是因為跟亞也小姐那啥來的……

  老光不耐煩地說道:“先拿下再說,如何安置加藤亞也,還不你說了算?要我是你,嘿嘿嘿……”老光的笑聲猥瑣而意味深長,不過仔細想一想,這個法子倒也不失為一份良策,唯一的問題就在于,我現在根本沒有參加會陽節終選的資格。

  主方向有了,那么接下來的問題都好解決,老光告訴我他們會回去想辦法弄一個名額來,如果不行,到時候混進去就是了,而且加藤家族這邊也不要忽視了他們,試著多接觸一下,說不定加藤一夫這個老狐貍早就打算好了,手里面就攥著一份名額呢。

  我們探討了一番這事情的可行性,覺得大有可為。事情便這樣決定下來,我和雜毛小道商量,準備再次返回豐池宮苑,老加藤雖然趕回了名古屋鄉下,但是他留下那仁丹胡田中翼,未必不是閑置在這兒的一手棋。

  然而就在這時,阿木那邊打來電話,告訴我旅社今天被一伙不良分子強沖,目標好像是我們的房間,他現在正在攔著,讓我們如果可以,盡快趕回來看一下。

  聽到這個消息,我渾身發麻,當然不是擔心放在屋子里的東西丟失,而是怕那伙不知道哪兒冒出來的家伙不知好歹,將在旅社里面休息的小妖給惹惱了——最近小妖的心情可真的不咋地,正處于青春叛逆期,倘若一言不合,動了手腳,那可是要人命的事情。

  先前死的那幫忍者刺客,我一點兒都沒有擔心,那是因為雙方都不想鬧到官面上,而加藤家族又罩得住,阿木一個入贅的外來戶,可真擔不起這責任。

  當下我也沒有再返回豐池宮苑,而是匆匆趕回淺草寺附近的旅社。

  雖然我們緊趕慢趕,然而路上終究還是耽擱了一些時間,當趕到旅社的時候,我瞧見門口停著三十來輛重型機車,而進了里面,走廊和庭院中躺著一地痛苦呻吟的暴走族。這所謂的暴走族,其實是日本的一種奇異現象,最初是一些退伍軍人組成,而至如今,則差不多成為了日本各個城市中混混團體的代名詞。

  瞧見這些穿著緊身皮衣,怪模怪樣的殺馬特們,我一陣無語,不知道剛來日本的我們,到底惹到了誰,不過好在一路走進來的時候,沒有瞧見一個咽了氣的,看來小妖那小狐媚子到底還是懂得手下留情了,沒有捅出大亂子來。

  我心中終于松了一口氣,瞧見前面匆匆走來一個人影,卻正是阿木。

  瞧見我,阿木大喜,過來告訴我,說剛才他沒有攔住這些家伙,讓他們強沖了進去,結果從我們的房間里出來了一個少女,那功夫比電影里面演的還要厲害,啪、啪、啪,一個人眼花繚亂地收拾了三十多個人,而地上幾乎沒有一個能夠爬起來的……

  剛才的情形讓阿木大開了眼界,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單槍匹馬,竟然將三十來個肌肉發達的暴走族揍得全數趴下,這簡直是太神奇了,而且特別是在他剛才攔人的時候還給揍了兩拳,如今看來,更是解氣。

  雜毛小道用腳踢了踢地上一個死狗一樣趴著的家伙,眉頭輕皺,問阿木,知道這些人過來干嘛的不?先前電話里面急,阿木沒有說清楚,此刻倒是說起來,說這些人騎著摩托車呼嘯而來,手上大多戴著鐵拳套或者拿著棒球棍,說要找兩個中國人,要為什么赤松君報仇雪恨。

  “赤松君?”

  雜毛小道有些莫名其妙,回想了半天,問我認識不。我聽到這個名字,似乎隱約有些記憶,過了一會兒才想起來,這赤松可不就是當時我們在集訓營試煉的時候,與織田信玄等人一起去怒山找尋肉靈芝的時候,跟在一起的中年神官么?

  那個家伙與同伙對劉明和魏沫沫一路追殺,最后死在了劉明手上,也算得上是自食惡果,卻不料我們剛剛到日本還沒兩天,就有人找上門來,給他來出頭,還賴上了我們。那么,到底是誰泄漏了我們的行蹤呢?

  我的腦海里一陣思慮,第一個浮現出來的便是織田信玄那豬肝臉。

  這個老家伙對我一向都很仇視,要說可能性,就他最大。我著急小妖,不及細究,便問阿木,說那小女孩兒哪里去了?阿木也一臉疑惑,說她打完人,便翻墻跑出去了,我還想問你們呢,你房間里面怎么會有一個這么厲害的女孩子?你們認識么?

  我們當初來日本的時候,為了避免繁復的手續,就沒有讓小妖通過正經渠道過來,這兩天也是避開阿木不提,現在闖了這么大的禍事,自然也不敢多言,雜毛小道怕我說漏嘴,連忙插嘴解釋道:“誰知道呢,說不定是個女賊兒,過來偷東西的,我們去看看有什么東西丟了沒。”

  我們走進房間,發現里面一點兒都沒亂,顯然這些家伙連門都沒有進去,就給小妖弄殘了。

  房間里沒有見到留守的小妖、朵朵和小青龍,而就在我滿屋子找尋的時候,突然聽到門外一陣喧鬧,我回頭一看,瞧見阿木陪著幾個穿著制服的警察走了過來。阿木跟我們介紹,說他報了警,警官過來了解一下情況,說兩句,又回去跟警察解釋我們不懂日語的情況。

  那幾個警察一臉狐疑地打量著我們,為首的那個方臉警察一下就瞧見了我身上的鮮血,伸出手來,生硬地問道:“血,哪里來的?”

1條評論 to“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八章 舊仇故怨”

  1. 回復 2014/02/23

    劉璃夜″

    好好看啊~~ 千萬慢點完結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