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十三章 相撲胖子

  我在西大寺觀音院的山門前,被知客僧攔住,嘰里呱啦一陣說,我聽不懂日語,不過倒也不驚慌,臉上掛著微笑,從懷中掏出會陽牌來,遞給了他。

  知客僧接過會陽牌,驗明真偽之后,交還給我,然后上前來,在我身上稍微搜了一遍,手法純熟利落。我來之前便有所準備,身上空落落的,什么都沒有,自然也搜不出啥子來,那知客僧搜查完畢,好奇地瞧了一眼虎皮貓大人,嘴里面說了一句話,虎皮貓大人不甘示弱,回了他一句,那僧人不由得笑了,朝我恭敬地施了一禮,請我入了山門。

  我順著臺階朝里走,問虎皮貓大人剛才到底說了什么呢?

  虎皮貓大人說能說什么,那禿驢問你這鳥是怎么回事,我回答他,說我是你的大鳥,大鳥小鳥不分離。虎皮貓大人的回答讓我差一點笑出聲來,不過此刻我有求于它,倒也不敢讓它太難堪,于是問那接下來,要干嘛?

  這肥母雞伸展了一下翅膀,左右看了一眼,說那禿驢讓你去后院附屬的溫泉區沐浴,洗凈身體的污垢。

  我點頭,也沒有多問,而是在門口多等了一會兒,瞧見陸續有人交了會陽牌,然后進了山門,便跟著他們一起。西大寺觀音院,顧名思義,這里面供奉的是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幾個主要的大殿寶相廂莊嚴,香火繚繞,不過我們并沒有進去,而是繞過這大殿,從側面前行,朝著后面的僧舍行進。

  穿過許多建筑,到了后院處,便能夠看到騰騰的水霧在上空繚繞。

  我跟著前面的人走過了幾道廊門,前面的景致突然變換,宗教建筑再也不見,而全部都是小橋流水,一個又一個的溫泉池里面坐著許多白花花的身影,卻都是此番前來參加裸祭的成員。最后一道門廊處有幾個小沙彌,對每個走進來的人鞠躬,招呼著我們。

  我走在最后面,有樣學樣,將會陽牌遞給一個眉清目秀的小沙彌,他便給了我一把帶著銘牌的鑰匙。

  這是存放衣物的柜門鑰匙,露天的,而這兒根本就沒有更衣室,那些家伙直接將自己脫得光溜溜的,放好衣物,連泳衣都不換,袒胸露乳地走到門口處,從旁邊一個齊胸高的木桶里面舀出冷水來,潑在自己的身上,然后不斷拍打自己的身體,當全身紅潤的時候,便找了溫泉浸泡起來。

  我一開始有些不愿意,畢竟在眾人面前一絲不掛地裸露自己的身體,這種事情我多少也有些心理負擔,不過瞧見這里面的日本人都習以為常了,終于還是咬著牙,決定不管了。

  不過好在這幾年來本人不斷地打熬身體,身材和線條都還算是不錯,一身古銅,腹肌啊、人魚線什么的,該有的也都有,本錢也不錯,倒也不丟人。

  這邊的溫泉是一個坑連著一個坑,有的大,有的小,看著雖然有些簡陋,不過卻是真正的溫泉水,而不是用鍋爐燒出來的那種熱水。我找了一個并不算大的溫泉窩兒,這里無人,離左右也比較遠,于是便坐了下去,開始閉目享受起來。

  岡山縣的溫泉資源非常豐富,被譽為“美作三湯”的湯鄉、奧津、湯原,都在這境內,西大寺觀音院這里的溫泉平時只是供應本寺的僧人,并不對外開放,所以條件自然十分簡陋。

  不過這并不代表溫泉差勁,躺坐在這經過簡單處理的溫泉之中,咕嘟咕嘟的自然泉湯從地下冒出來,那泉湯蘊含了很高的溫度,以及許多沙礫,沖在身上,讓人感覺渾身熱氣洋溢,一陣面紅耳赤的激動之中,止不住地心曠神怡起來。

  我上一次去溫泉,還是在那龍虎山逆徒青虛的溫泉山莊里,不過那里說是天然溫泉,但實際上卻都是鍋爐燒煮,與這自然泉水又各有不同。我心有余悸,大約查探了一下這泉水的來路,發覺無恙,這才安心地閉上眼睛,嘗試著在這水中平靜心情,緩慢行氣。

  不過所謂修行,必須勞逸結合,且行且走,急功近利不可取,我大概嘗試了一下,發現并無多大效果,于是便索性放松心神,閉目假寐起來。

  如此朦朧,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突然感覺到溫泉池中水面猛然上漲,差一點兒都要溢到了我的口鼻之處,不由得驚醒過來,睜開眼,抬起頭,瞧見我的對面居然出現了一個身高體胖、膀大腰圓的超級大胖子,此君那腦袋圓滾滾,肥膩無比,噸位超重,好不容易在溫泉池中坐好,瞧見我睜開眼睛來,十分禮貌地與我打招呼。

  我聽不懂日語,但是旁邊卻是有一個負責任的翻譯官:“這胖子在自我介紹呢,說他叫黑田將龍,是一名大關級別的相撲力士,初次見面,請你多多關照。”

  相撲手啊?我打量了一下這大胖子,瞧見他這體型,可不得有三四百斤,人呈寶塔狀,那肥肉都成了褶子,一堆一堆,油乎乎的,簡直就是一堵肉山。別人跟咱打了招呼,我也沒有拒人于千里之外,出言問好,而由虎皮貓大人來幫忙翻譯。

  這黑田將龍雖然看起來又胖又壯,兇悍無比,然而性情卻是極溫和的,在得知我并不是日本人,而是來自中國之后,他并也沒有表現出敵意和冷漠來,而是饒有興趣地跟我談論起了中國的美食,跟我說他特別喜歡吃天津的狗不理包子和麻花,還有西川的麻辣火鍋。

  我們的語言不通,所有的談話都是經過虎皮貓大人來翻譯的,結果沒談多久,他便對這只體型肥碩,又聰慧無比的鸚鵡來了興趣,也許是惺惺相惜的緣故,這兩個肥胖界的大拿竟然把我給直接撇下了,聊得熱火朝天,口沫四濺。

  通過與相撲手黑田的交流,我得知會陽節終選對于人員的要求十分嚴格,所有人都必須經過一夜的沐浴之后,在神社或者佛堂之前進行祈禱一整日,而在此期間,是不能進食的,只能喝少量的水,以此來表達對神靈和天地的敬畏。

  聽到這個說法,我不由得一陣腹誹,這哪里是什么狗屁的敬畏,分明就是以前的活動方沒有能力提供這么多人的伙食,然后一并省了下來。

  這大胖子跟虎皮貓大人聊得熱絡,而我也多少跟他搭上了些關系,大關級別在相撲界屬于明星,不過黑田將龍倒也沒有多少傲氣,感覺好像以前一個香港演員肥貓一般和藹可親,他也愿意多說一些事情,于是我們倒也聽得了不少消息。

  又過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迷霧中突然走出來一個人,站在了我的面前,我抬起頭來,瞧見一張略為有些熟悉的刻板冷臉。

  那人瞧見在溫泉湯中泡得正舒爽的我,冷聲哼道:“沒想到你居然真的混進來了。你以為,你能夠將亞也小姐帶走么?”

  聽到這古怪的聲音,我才想起來,我面前的這位可不就是被譽為“大和新星”的新生代第一高手、諢名宮爆雞丁的赤松宮本么?想起昨夜前來刺殺的伊賀忍者,我連身都懶得起來了,瞥了一眼這個家伙蔫不啦嘰的那啥,摸著鼻子說道:“呃,難怪亞也屢次三番地拒絕你,原來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小啊……”

  虎皮貓大人將這話兒也翻譯給大胖子聽,那家伙給逗樂了,在旁邊哈哈大笑,一身的肥肉直顫,像浪花兒一般翻卷。宮本被我一句有傷男性尊嚴的話語說得氣悶,又無力反駁,于是憋出了內傷,指著我的鼻子說道:“你有種再說一次!”

  我冷笑,直接站起身來,抖了抖水花,昂首挺胸,直接頂著他憤怒的眼神,一字一句地說道:“我說,你他媽的就是個軟蛋,整天在背地里偷偷摸摸地搞來搞去,有意思么?有啥本事,拿出來亮一亮,我們明天見分曉!”

  我這幾年腥風血雨見過不少,葬送在我惡魔巫手上面的兇靈不計其數,自然有一股兇戾之氣,宮本左右瞧了一眼,咽了下口水,喉結咕隆一聲響,寒聲說道:“你等著吧!”這話兒說完,他匆匆離去,惹得我和對面的大胖子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宮爆雞丁離開,黑田認出了他來,問我們之間有仇么?

  我沒多說,笑著說頂多情敵而已,大胖子笑,說我們可不都是情敵?哈哈,不過呢,他父親赤松關白執掌的吉備津神社,可就在岡山縣內,你自己可得小心一些。

  這溫泉沐浴,從中午一直到了夜里,餓得我直發慌,其間就喝了一杯山羊奶,便再也沒有別的食物。到了夜里的時候,我們換了浴衣,分幾批,給趕到了一座座臨時搭建的木堂之中,就發了一個草編蒲團,然后跪拜祈禱。

  中間的神像是日本的本土神,我并不認識,也無什么虔誠之心,懶得跪坐,便靠在打著呼嚕的相撲男旁邊,安靜地調息,養精蓄銳。

  如此一天一夜,到了次日晚間八點的時候,有人過來了,交給我們一根十米長的兜襠布,說要準備開始了。

1條評論 to“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十三章 相撲胖子”

  1. 回復 2014/03/01

    劉璃夜″

    舍不得看吶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