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十五章 狂熱民族

  任何一個有著清醒意識的人都應該知道,這個時候將寶木拿在手里,那他抱的并不是通往名利榮譽道路上的鑰匙,而是一個十足的炸藥包。然而這人一旦進入狂熱的精神狀態,便如同一個輸掉了所有家產的賭徒,哪里還會計較這些?

  本來應該最早獲得寶木的黑田,給人搶了先,原本就懊惱不已,接著一直憑借身體的優勢,都沖在了人群的最中央,此刻終于將寶木重新搶奪到了手里,哪里能不得意,一時間便忘了形,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

  這家伙相撲界大關出身,僅次于最高段的橫綱,此番前來參加,自然是有著一定的信心。

  其實光論體格,他這四百多斤的肉山,還真的沒有人能夠比得過他,然而我的心卻越發地緊張起來,剛才我跟著這人流一陣擠,肩碰肩肉挨肉,摩肩接踵,多少也能夠摸量出這三百多近四百號的人里面,潛藏的修行者還是較多的,便是我也不敢當這出頭鳥的。

  我這邊還在外圍擔憂,然而黑田卻在最中心展露出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相撲運動有75種基本技術,在這一刻他發揮到了極致,左手抱著寶木,右手不斷揮舞,利用自己的體型優勢,將那些如蟻附來、妄圖奪取自己手中寶木的家伙給一一推開出去,倘若到了危急時刻,那枕頭大的寶木卻也能夠化作狼牙棒,將那些家伙給直接砸翻倒地。

  氣氛都是相互感染的,黑田這個人私底下溫和得像一只貓,然而一旦正式上場,卻也是十分的彪悍,背靠著靜閣,不斷地朝著人少的地方游弋,不知不覺,竟然堅持了六分多鐘,讓人感覺倘若他這樣一直堅持下去,或許能夠扛過那十分鐘的期限,成為此次會陽節終選的勝利者。

  然而事情遠遠沒有這么簡單,每一次會陽節都會持續三至六個鐘頭,哪里會有這般輕易結束,越臨近結束,黑田所面臨的攻擊便是越加兇猛,那些光屁股的裸男們都已經狂熱到舍生忘死的地步,不斷嘶嚎著,朝前沖鋒,根本就不管自己是否能夠活著擠到前面去。

  我在外圍看著,心中有些發涼,這真的是一個可怕的民族啊,平日里彬彬有禮,斯斯文文,誰曾想到一旦發起狂來,竟然如同野獸一般彪悍?

  我沒有上前,遠遠看著,突然瞧見有一個身影躍上了半空,騰然出現在了那大胖子的頭頂之上。

  瞧見那個削瘦的聲音,我雙目圓睜,一雙拳頭捏得緊緊,朝著黑田大聲喊道:“胖子,快躲開!”

  當時的氣氛是那般的濃烈,嘶喊聲、歡呼聲和哭嚎聲響徹天地,黑田哪里能夠聽得到我的喊聲,不過他終究還是感覺到了頭頂的危險,奮力一掃,將身邊的人給推開去,抬頭一望,卻瞧見一只大腳,朝著自己的腦袋頂上踩來。

  我站在遠處,來不及擠進人群中心,卻瞧見了胖子頭頂上那個家伙的嘴角,有一絲冷冷的微笑。

  赤松宮本,這個我一直在尋找的家伙,竟然在這個時候出現,并且朝著相撲男展開了最慘烈的攻擊。黑田從昨天溫泉的時候,便與我交好,并且還嘲笑了宮本,我很難想象,那個心小得跟針眼一般的家伙,會怎么對待大胖子。

  答案很快揭曉了,黑田那肥碩的腦袋在被宮本踩中的那一瞬間,咔嚓一聲脆響,脊椎斷裂,然后頭顱往胸腔里面陡然沉了數分,接著口鼻皆有鮮血冒出,偌大的身體終于承受不住了壓力,被周遭沖將上來的人給一下推到,轟然倒地,而他懷里的寶木則在第一時間給人搶走。

  人群如同蝗蟲一般涌來,又潮水一般退去,宮本在出手之后,并沒有停留,也沒有參與對寶木的爭奪,而是再次隱入混亂的人群中。

  此人果然不愧是日本新生代第一高手,有望取代祝部博野成為伊勢神宮大神官的男人,對于五行遁術的理解十分透徹,便是我,也難以在這白花花的光屁股之中,捕捉到他的身影。與此同時,他還有著最惡毒的用心和冷靜的頭腦——這樣的人才倘若是能夠成長起來,必將成為一代梟雄。

  人群散去,我沒有再去追逐那密密麻麻的洶涌人潮,而是緩步走到了那個可愛的相撲手面前來。

  躺倒的黑田君依然肥碩,那肚腩高高聳起,軟綿如山,只可惜此刻的他,已經再也發不出憨厚溫和的笑容,經過頸部脊椎的斷裂和腦腔踩碎之后的他,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具毫無氣息的尸體,那鮮血已經彌漫在了他的頭部,好大一灘,溫熱而腥甜。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感受到在這冰寒的夜風里面,有著這個世界最深的惡意。

  這四面的圍墻之中,有時刻關注里間的工作人員,我剛剛站在大胖子身邊幾秒鐘,立刻有身手敏捷的黑衣僧侶從上面月霞,抬著擔架沖了過來,檢查了一下黑田將龍的身體,搖了搖頭,然后將他移到了擔架之上,近四百多斤肥肉,這兩個瘦小的僧侶竟然腳步輕快地給抬著離去。

  我現在身處的,是靜閣與周圍四道圍城中間的空間,寶木只能在這狹窄的空間里面進行爭奪,不能帶出去,而在圍墻附屬的建筑之上,有許許多多身份尊貴的人士在觀看這里間的爭斗。

  瞧見這,我突然笑了——這樣的格局,可不就是跟咱們苗疆人養蠱差不多么?

  唯一的不同,或許是我們用蟲,而他們則在拿與自己一樣的人類吧?

  瞧著那個讓我感到溫暖的大胖子變成一具死尸,被人輕松地抬了出去,我的心往下沉去,不再是看客,足尖輕點,朝著那邊的人流沖去。

  一兩個人的死亡已經阻擋不了會陽節終選的狂熱了,爭奪一直在激烈的進行中,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然而當所有的情緒全部都投入到這里面來的時候,無論是參與其中者,還是大聲吶喊的圍觀群眾,都感受不到這里面的變化。

  有時候瘋狂只是一時之間,然而有時候卻可以一直累積持續,隨著時間推進到了后期,雖然大部分實力不濟者都已經陷入了體能的極限期,然而那些起先收斂實力的佼佼者卻已經開始嶄露頭角起來,競爭越發激烈。

  此刻的虎皮貓大人已經沒有再陪伴在我的身邊,我也聽不懂身邊的這些人到底在喊著什么,不過也再無顧忌,任何膽敢對我流露出攻擊意愿的家伙,都會遭受到我無情的打擊,有個別人實力十分強悍,甚至都已經達到了兇神直人那樣的級別。

  然而越是如此,我越沒有什么恃強凌弱的負疚感,下手毫不留情,能夠將其打得趴下,我絕對不給他站起來的機會。

  不過盡管如此,我依舊還是不敢使用肥蟲子的力量,將那些人給毒翻。

  因為我清楚地記著老光的話語,倘若不能夠推翻整個規則,那便老老實實地按照規則行事,而倘若我用上了蠱毒,只怕靜立在靜閣之上的伊勢神宮大神官,就要召集所有手下,來對我滅口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身處于這樣的場景之中,我不但沒有感到害怕,還有一種躍躍欲試的興奮,感覺自己化身成為了肥蟲子,而我似乎就是那個宿命的勝利者一般。不知道此刻的靜閣之上,被深鎖其間的加藤亞也是否能夠看見我,而當她瞧見我在這兒奮戰的時候,會是什么樣的心情呢?

  時間慢慢推移,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爭奪寶木的人終于只在了一百人之內。

  這時候的我終于瞧見了赤松宮本。

  人怕出名豬怕壯,頂著新生代第一高手的名頭,這個家伙其實也并不輕松,得到了大部分強者的關注,光溜溜的身上,盡是那油津津的汗水。燈光昏暗,但我們兩個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看到了對方,那個時候的我,剛剛將其中一名善用寶藏院流槍術的忍術高手給擊飛,而他則從一個懂得純熟九字真言的東密禪修者手上,奪過了寶木。

  目光在空中如閃電一般交叉而過,赤松宮本腳步一轉,毫不停留地朝著我這邊沖將過來,越過了好幾個攔截者之后,抵臨我的身旁,寒聲說道:“黑田將龍那頭肥豬,昨天居然敢和你一起辱罵我,哼哼,死了吧?接下來,就是你啦!”

  赤松宮本的身形宛若閃電,與我交錯而過,手中那沾染了無數鮮血的寶木朝著我的腦袋甩來。

  我哪里會怕這個,一個四兩撥千斤,太極承托,便將這一擊擋下來,然而就在此刻,我突然感覺這家伙的力道一松,那寶木竟然遞在了我的懷中,而赤松宮本的身子飄飛而去,朝著周圍的那些人大聲喊著什么。

  來日本這么多天,我多少也聽懂了一些詞匯,比如這個家伙口中的“中國人”。

  沒想到,他居然想用民族國別之差,煽動那些剩余的強者來圍攻我?

  我眉頭一皺,卻瞧見那些本來撲向赤松宮本的家伙,白花花一片,全部都面目猙獰地朝著我這邊,橫撲而來。

2條評論 to“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十五章 狂熱民族”

  1. 回復 2014/03/01

    劉璃夜″

    好看吖 好看~

    • 回復 2014/11/03

      祭沫

      ……….那你現在還有在看么?苗疆道事? 。。。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