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十七章 青龍騰身,真理教現

  銅鐘響起,終選結束,我瞧著赤松宮本裸露出來的全身皮膚一點兒、一點兒地硬化,呈現出魚鱗一般的硬角質層,而又有兩頭黑霧從他的胯間游離出來,潛到了燈下的黑影之中去,不由得哈哈一笑,任他此刻如魔兇猛,卻抵不住時間已到。

  會陽節終選的規矩,便是能夠持續持有寶木十分鐘,鐘聲響起之后,即是此次的勝出者,赤松宮本這家伙滿腦子陰謀詭計,欲行那緩兵之計,卻不料自己在日本眾多高手回避了的會陽節上還要畏畏縮縮,終于吃到了苦頭。

  我并非沒有與這宮爆雞丁一戰的信心,只不過我此番前來,只是想要讓亞也重獲自由,犯不著本末倒置,在別人的地盤中與這幫日本人死磕。

  從肋下抓起寶木,我朝著天空舉起,大聲呼喊著,準備迎接眾人的歡呼。

  然而我并沒有迎來多少掌聲和祝賀,在那寥寥的呼喊之中,有著巨大如潮的嘆息和尖叫。不對啊,這是什么節奏!我心中驟然一緊,猛回頭,視野之中已然布滿了滔天黑幕,朝著我侵襲而來。

  我艸!

  赤松宮本這狗日的居然敢在終選結束之后,還毫不停留地下了狠手,直接發動身上的荒野之物,朝著我這邊猛撲而來。猝不及防之下,我唯有雙手護胸,感覺一股巨大的沖勢,朝著我狠狠撞來,那一刻我只感覺自己身子都輕了好幾分,朝著天空霍然飛起,然后重重地撞在了靜閣基座的石墻之上。

  轟——我的腦海一片炸響,然而卻又倏然清醒過來,雙腳落地,這才發覺寶木已然跌落,不過這個時候的我已經來不及管這些末微小事了,宮爆雞丁想要置我于死地,便不要怪我自衛殺人了。

  我來不及多想,點燃了惡魔巫手,朝著前方的黑霧使勁兒一拍。

  雙力相擊,轟然炸響,驚濤拍岸的力量傳遞而來,我站立不穩,又后退了三四步,直到背部抵墻,意識觀想山字訣,這才穩住了身形,抬頭一看,卻瞧見一頭足有四五米的人形黑影在前方,雙拳與我對抓,穩穩傾軋。

  這黑色人形有頭無目,宛如實質,卻正是日本神官最喜用的式神。我不知道這東西叫什么名字,且聽樓臺之上的日本群眾狂熱地叫喊著“薩呼丁”,便知道定是如“大荒野”一般知名的妖靈。

  結束之后還敢暴起傷人,這行為實在是太無恥了,然而我抬起頭來,瞧見矗立在靜閣頂端的大神官一動也不動,仿佛銅鐘根本沒有響起一般,也沒有人過來阻攔,而四周之上的人反而狂熱地歡呼起來,理所當然一般,便知道作為一個異國人,想要在這兒講道理實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世間沒有公平,那么老子就用雙手打出一個公平來。

  我一咬牙,不怒,反而笑了,雙手直接將這個宛如巨人的式神給頂了回去。就在我和巨大式神搏力,僵持不下的時候,赤松宮本也抱著寶木,踱步走到了我的面前,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容,嘿然說道:“怎么樣,中國人,我的‘巨縛靈’還算厲害吧?我說過,你既然膽敢前來,那么等待你的,就是無邊恐怖的地獄。來吧,讓你的鮮血,來洗刷我的憤怒吧!”

  赤松宮本雙手舉天,平靜地呼喊道:“影子武士,殺掉他!”

  雜毛小道說這個家伙身上有兩個恐怖級別的式神,那么除了我眼前這個擁有著滔天力量的巨縛靈,還有一個什么影子武士便是……我感覺到脖子后面一陣沁涼,知道這狗日的也是處心積慮,想要置我于死地,竟然在我身后也作了布置,當下再也不與那巨縛靈糾纏,而是朝著它的兩胯之間的空隙一滾,避開身后的迎風一斬。

  我在地上翻滾兩周,然后轉身過來,瞧見有一個與常人一般的黑色影子,手中長刀鋒銳,竟然能夠斬出如入化境的一刀來。這樣的式神,絕對是暗殺的王者,應該是由日本古時候著名的劍客靈魂往生而來,能夠擁有兩位實力比自己還要厲害的式神,赤松宮本這個家伙的名頭,果真不是白來的。

  然而瞧見面前這敵人的強大,在四周那充滿敵意的歡呼聲,我的心卻是越發地平靜。

  想著相撲男那憨厚老實的笑容,我摸了摸鼻子,平靜地說道:“啊,還厲害的式神,從某種意義上面來說,我們兩個人還真的有些像,不過可惜的事情是,你的底牌遠遠沒有我多,也沒我強。在此之前,我并沒有什么殺你的好理由,不過現在,請借你的項上人頭,來給我祭奠一下我的新朋友,黑田君吧!”

  我的目光朝著斜對面的遠方瞟了一眼,而就在赤松宮本臉上露出荒誕不羈的笑容出來時,平地里一聲炸雷,那清越嘹亮的吟嘯聲在這一刻刺破蒼穹,從極遠之處騰升而起。

  所有人都抬起頭來,朝著龍吟傳來的方向望去。

  在他們的視線中,瞧見一頭長約百丈的神物,在那黑壓壓的云層中翻騰,身似長蛇、麒麟首、鯉魚尾、面有長須、犄角似鹿、其爪鋒利,有俯仰天地的氣勢和威嚴——小青龍與肥蟲子一般,都非世間凡物,甚至和所有神話中的神物也有著本質的區別,它一旦進入某種狀態,便會違反空間物理學的絕對定律,離得越遠,便越巍峨龐大。

  任誰第一眼瞧見那遮蔽皎月的真龍,定不會想到,這家伙的本體,僅僅只有麻繩兒這般細小。

  聽到龍吟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是一片嘩然,而我也是嚇了一大跳。真的,我本來的打算是讓肥蟲子出來遛一圈,跟這兩個讓人畏懼的式神大戰一場的,結果沒想到那小青龍居然提前挑出,裝起了波伊來。

  然而比起肥蟲子這短短肥肥的小身軀,小青龍的出場姿勢實在是太拉風,太裝波伊了,且不說高臺之上那些瞧見真龍身影的圍觀群眾一片嘩然,有的更是直接跪拜倒地,便是一臉猖狂的赤松宮本也嚇得連著往后退了好幾步,接連撞倒了好幾個陷入癡呆狀態的裸男,這才緩過一口氣來,朝著我一指,奮力喊道:“是你?”

  少年不裝波伊,長大要被雷劈,此時此刻,我也是一身高人風范,緩步踏前,冷聲哼道:“狗屁第一高手,在我的眼中,不過是土雞瓦狗之輩而已,納命來吧!”

  瞧見赤松宮本心神大亂,我便曉得機會難得,運起了巫力上經中的騰移法門,箭步如飛,一下便晃到了赤松宮本的身前,一招黑虎掏心,氣勢如虹。

  這宮爆雞丁心神雖亂,然而底子猶存,出手架住了我的攻擊,與我對拼兩記,感覺壓力并不如想象中的沉重,臉色變幻不定,突然眼睛一亮,狂喜道:“幻術,對了,一定是幻術!”

  這種自我催眠法立即奏效,赤松宮本再也沒有了逃離的想法,而是依仗著自己全身堅硬的鱗甲,與我貼身纏斗起來,而與此同時,他召喚出來的那兩頭式神,也一齊朝著我圍攻。

  瞧見我陷入重圍,天空云層之上的百丈青龍倏然不見,而在下一秒,那頭身型龐大的巨縛靈突然腳底一軟,一道透明的巨爪直接拍在了它的身上,轟然一身響,使其直接砸入了地上。

  而此刻的我也陷入了巨大的危機之中,赤手空拳的赤松宮本并不可怕,然而跟在他旁邊的影子武士卻絕對是一個巨大的威脅,它手中的長刀鋒利,劍技已成大家,鼓動而出,如龍卷風襲,磅礴大氣,使得我根本就沒辦法靠近。

  到了這個時候,已經不再是什么會陽節終選,我也不必拘泥形勢了,朝著墻頭的人群中大聲喊道:“老蕭,鬼劍!”

  我連連后退,大喊了兩聲,然而并沒有得到回應。這情況讓我有些懵,不知道雜毛小道為何沒有就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而就在我仰頭瞧去的時候,這才發現頭頂之上的墻頭已經亂成一團,城頭變幻大王旗,嘈雜聲中有許多莫名其妙的口號喊了起來,也有穿著華貴和服的貴人和仕女給直接從墻頭拋落下來。

  這狀況讓我心驚,知道除了這靜閣之下,墻頭上也有廝殺紛爭生起。

  赤松宮本瞧見我一臉的疑惑,桀桀怪笑,應和著頭頂震耳欲聾的口號,也大聲喊道:“天佑吾神,真理無疆,大魔王自無中生有,天地毀滅,吾民長存!”

  奧姆真理教?

  我大吃一驚,朝著向我不斷攻擊的赤松宮本大聲問道:“你是奧姆真理教的人?不可能啊,你們赤松家不是伊勢神宮最老牌的神官家族之一么?怎么會投靠那過街老鼠一樣的邪教?”影子武士騰空而起,長刀斬來,而赤松宮本恨聲大叫道:“世間沒有情義,力量鎮壓一切。大魔王重返人間,唯有臣服者,方得活!”

  我背靠靜閣,退無可退,瞧著影子武士這銳不可當的一斬,沒有再作猶豫,一拍胸口,大聲喊道:“有請金蠶蠱大人現身!”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