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十八章 嘲諷而死,春光乍泄

  一陣流水一般的金光從我的胸腹中蕩漾出來,鎏漪不定,我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肥蟲子從我的胸口霍然沖出,在我身前一米的上空停頓一秒,接著整個身子化作了金光燦燦的極致光芒,從這光源之中,有許許多多游絲一般的線條分離出來,朝著天空之中騰躍而起的影子武士纏去。

  時間僅在一霎那,下一秒,那個如同頂尖劍師的影子武士重重摔倒在地,奮力掙扎著,結果被肥蟲子越纏越緊,包裹得如同粽子一般。

  瞧見被氤氳游絲捆得緊緊的那團黑霧,我心想著外婆龍老蘭當年制作金蠶蠱的時候,可不得放了許多抱臉毒蜘蛛。

  小青龍壓制巨縛靈,肥蟲子纏繞影武士,余下除了當作背景、四散奔逃的眾位裸男,場中便只剩下了赤松宮本和我這兩個站著的男人。給黑田將龍報仇雪恨,我不想借助于他人之手,瞧著已然亂象紛起四周城樓,我伸出右手,朝著那家伙勾了勾。

  都用不著言語,身為敵人的雙方心中有著驚人的默契,雙足一蹬,直接朝著對方沖了過去。

  我腦海之中,觀想著巍峨山巒,腳步越來越慢,而對面的赤松宮本,則滿臉狂熱,一陣又一陣的黑霧洗刷著那盡是鱗甲的身體,卻是越沖越快,我們兩人轟然撞在一起,便再也沒有分離,咫尺之間,兩人手腳齊出,倘若合適,也會牙咬,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說句不客氣的話,我們兩人,都是人中龍鳳,一時之豪杰,他是老牌名門,神力護佑,而我則是厚積薄發,生死磨礪,一時間竟然也有些難分高下。

  而就在這個時候,天空驟然一暗,而我的身邊突然出現了好多又粗又長的影子,抬頭看去,竟然有好多五六米的獨眼巨人從濃霧中騰然出現。

  這些獨眼巨人一身粘稠的青灰色皮膚,狂躁不已,那腦袋好像上帝開玩笑的時候胡亂安上去的,看著恍恍惚惚,有點像是實體,又如同幻影一般,真假莫辨,而它們在一伙穿著奇裝異服的家伙指揮下,正在跟戴著高帽子的伊勢神宮進行激烈的戰斗呢。

  瞧見了我眼中的疑惑,赤松宮本往后收縮,喘著粗氣說道:“怎么樣,現在你明白了吧?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只是虛妄!”

  此刻的寶木已經被他像扔垃圾一般,隨意丟擲于一邊,而旁邊的裸男們瞧見這世界末日一般的場景,早就能逃的逃了,不能逃的暈了,我深吸兩口氣,問為什么?奧姆真理教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我這邊應付完上百號猛男的圍攻,疲累不堪,而赤松宮本與我交戰十來個回合,也是氣喘如狗,然而奧姆真理教的攻勢發動,卻讓他膽氣十足,回手指向亂成一鍋粥的墻頭,惡意地笑著說道:“看到那上面沒有,全日本近三成的權貴和富豪都在上面。你想一想,有這些人在手里,那會是一個什么樣的景象?”

  “可是伊勢神宮在這兒,祝部博野也在這兒!”

  “你完全不知道自己面對的對手是誰!這里有我父親赤松關白,有我,還有我們吉備津神社的人,而且,奧姆真理教除了發動麾下近一半的戰力以外,連行動省的省長,有著惡魔靈想者的守屋松之助閣下也來了,看到那些來自深淵的魔怪巨人了沒有,那都是他召喚出來的!”

  赤松宮本瘋狂地說,而就在此刻,他突然將系在下身的兜襠布扯下,輕輕一抖,浸潤了冷水的布條在空中一陣炸響,如鞭一般,朝著我的身子猛然抽來。

  他一邊說話轉移我的注意力,一邊去解自己那纏得緊緊的兜襠布,這動作完全被我瞧在了眼里,心中了然,就等著他出招呢,但見那一卷白布襲來,貫注了勁力,便如那棍兒一般軟中帶硬,當下也是閃身避開,手一抄,撈在了懷里,瞧著赤松宮本的襠下,冷聲笑道:“宮爆雞丁,瞧瞧你的那兒,這么小,完全就沒有用,費力做這么多事情,又沒有用的機會,何苦由來?”

  這家伙到底還是有些羞恥心,下意識地用左手去捂襠,然而正在用悲憫天人的語氣說話的我卻是趁著他低頭的那一霎那,箭步跨前,左拳緊緊捏著,緊五把,表六節,雕爪蛇腰出水龍,當頭便是一個三皇炮捶中最猛烈的沖天炮。

  此招猛烈,勢不可擋,赤松宮本這時方才曉得自己竟然反遭了暗算,捂襠的手又來擋臉。

  這家伙是那吉備津世家培養出來的天才人物,性子堅硬,從小又得了各種資源傾斜,底子扎實,一身氣勁橫移不定,那力量也是極為強悍的,本以為這一下頂多也就只是稍顯劣勢,哪料我那右拳之上,一枚龍紋抖動,突然變得灼熱不堪,力量瞬間灌注于全身。

  這力量,配合著那精妙的拳術技法,只一拳,便將這個家伙給轟得如同斷線風箏,朝著后面飄飛而去。

  攻守易勢,要倘若是平時,我還會裝波伊地喊上那幾句,讓他曉得灑家的厲害,不過此時的情形危急,奧姆真理教入侵,雜毛小道和兩個朵朵人影無蹤,我哪里還有心情跟這癟犢子瞎侃,當下也是箭步疾沖,還未待這小子站穩,我的身子便騰在半空,扭腰轉胯,右腳飛起,正好落在了這個天之驕子的腦袋上。

  馬踏飛燕!以牙還牙!

  喀嚓一聲骨碎聲,赤松宮本那具充滿了爆發性力量的精壯身子在這一瞬間,直接就跪倒在地,仿佛一塊幾噸重的鉛條砸落,整個地下都在抖了三抖,石頭碎裂,而我在空中一個翻身,穩穩地停在這個家伙的身前三米處。

  這宮爆雞丁內外兼修,并非黑田將龍所能夠比擬,即便是顱骨碎裂,卻也沒有立刻死去,而是在用那難以置信的目光緊緊盯著我,口中勉強擠出幾個字來:“為、為什么?”

  我看了一眼自己手上那枚活靈活現的龍紋,不屑地說道:“你這個在花圃里面長大的家伙,哪里能夠理解‘生死邊緣只一線’的這個道理,下輩子投胎的時候,記得一個道理,多用心在自己的真本事上面來,至于口舌之道,還是拿去伺候婦人吧——反正你這么小!”

  聽到我這苛刻的嘲諷,赤松宮本身子一直,伸出手,朝著我一指,大聲喊道:“你……”

  這一個字還沒有說完,他頭顱之上突然有鮮血迸射出來,差不多有一丈多高。

  到底是修行者,他足足噴了好幾秒鐘,這才氣絕身亡。

  跳梁小丑一個,我沒有心思再關注他,而是轉身過來,看著旁邊這兩個失去主人的式神,不耐煩地喊道:“喂喂喂,能不能快一點?是不是好久沒有操練了,生疏了是吧,要不要我來幫忙啊?”

  此刻的我還真的是浴血奮戰,一身上下,都是別人噴濺出來的鮮血,攜著剛剛斬殺赤松宮本的威勢,頗有些氣度,肥蟲子和小青龍都不敢怠慢,前者一放一收,影子武士一刀沒有砍出來,便是煙消云散,而后者毫不作聲,一連十幾下透明巨爪拍下,竟然將那巨縛靈直接砸倒,拍成了肉醬。

  我也不嫌臟,直接將赤松宮本解下來的兜襠布抓在手上,撿了些干凈的地方,將身上凝結的鮮血搽凈之后,這才舉目四望,但見那亂象紛紜,到處都是尖叫聲和亂竄的黑影,還有那些陷入昏迷狀態的光屁股壯漢。

  真理教要干嘛我管不著,這畢竟是別人國家的內政,咱也干預不了,但是靜閣之中,還有我的女神加藤亞也小姐,這可不能讓他們給傷害了,我沿著靜閣打量了一下,這才發現這偌大的靜閣之下,竟然根本就沒有門。

  沒有門,難道要撅著屁股爬上去?

  我正疑惑間,突然瞧見前方倩影一閃,小妖從角落的陰影中閃了出來,手上拿著一個包裹,臉上似笑非笑,說嘿,暴露狂,要不要把衣服穿上啊?

  光屁股跑了大半天,我現在見到衣服就跟見著親爹一樣,也顧不得小妖的調侃,上前好是一通巴結,小妖瞧著我那一身油污血汗,嫌惡地從包裹里面扔出一張干凈的毛巾來,讓我擦汗。我感激不盡,一邊擦汗一邊問,說老蕭人兒呢?

  小妖告訴我,說老光剛才打來電話,說從兇鬼一藏嘴里面撬出了話,說奧姆真理教準備襲擊會陽節終選,雜毛叔叔聽到,便讓小青龍露面,使得他們提前爆發,讓伊勢神宮給參與進來,而他現在正在給奧姆真理教的人給拖著呢,讓我給你送衣服來……不過,看你這個樣子,好像不是很需要啊?

  “需要,需要!怎么可能不需要呢,呃,我艸!”

  “嘿喲,你還罵起人來了啊!”小妖扭過頭來,瞧見我正臉紅脖子粗地在解著纏在腰上的兜襠布,只可惜起初為了防止掉落走光,所以纏得太緊了,根本就沒辦法自己解下來。我左弄右弄,這才忍不住暴起了粗口來。

  小妖瞧見我這副窘態,說得了,我幫你解吧。

  我不好意思,斷然拒絕,小妖笑了,說別害羞了,又不是沒見過,你剛才霸氣十足的時候,何曾扭捏過?

  小妖不待我同意,便轉到我身后,伸手過來解。也還別說,她倒是個“善解人意”的小姑娘,不多時就松了,我手上拿著替換的褲子,一邊叫她別看,一邊正準備穿,然而就在此刻,從墻頭突然跳下來一個白發男人,厲聲喊道:“還我兒命來!”

  小妖一緊張,下意識地將兜襠布猛地一抽,我低頭一看,啊……

3條評論 to“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十八章 嘲諷而死,春光乍泄”

  1. 回復 2014/02/27

    可白一張紙

    油木牛咧!

  2. 回復 2014/03/01

    劉璃夜″

    哈哈哈哈哈哈! 樓上好逗!

  3. 回復 2014/03/22

    低調~拼湊

    求可以不可以排拍撐電視劇!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