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十九章 八咫之鏡

  這個突然蹦出來的白發男人,想來就是與那奧姆真理教勾結在一起的吉備津神社掌控者,赤松關白。

  我剛剛弄死了人家的大兒子,他要過來報仇,心情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讓我憤怒的事情是,這老東西蹦出來的時候,恰好是小妖正在給我解那兜襠布。

  本來我想著這臉反正都已經丟了,讓小妖幫忙把那死結解開,我自己再弄出來,然后換上褲子,以我的身手,一氣呵成并不算事兒。然而好死不死,這老王八將小妖嚇到了,猛力一抽,結果直接將我給扯翻在地,四腳朝天。

  小妖表面上說得輕松不屑,然而瞧見我這四腳朝天的模樣,下意識地上下一掃量,頓時花容盡失,“啊”的一聲尖叫,下意識地就朝著我來了一腳。我毫無懸念地中招,所幸的是這霸王龍少女也沒有下狠手,踢的也是我的屁股。

  不過這小妞的力道不容小覷,弄得我根本不受力,直接撲倒在了赤松宮本的尸身之上。

  我全身光溜溜地趴在同樣光溜溜的宮爆雞丁身上,那場面光是想一想,就能夠感受到有多違和、多滅絕人性,然而赤松關白這老匹夫此刻已經疾步沖到了我的身旁來,手中一把絕頂武士刀,高舉頭頂,朝著我猛劈下來。

  不得已,我惟有抱著地上這具精干的男尸,朝前一抵,血花飛濺,赤松關白將自家兒子給當面砍了一刀,一肚子的內臟直接飛濺而出,繼而被其勁氣蒸發。

  打完小的,又來老的,而且這一位那可真的不是兒戲,一出手,便有傾天之勢,我再也沒有輕視之心,一個騰身后空翻,順勢將手上那條褲子給穿了起來,這時才感受到一股真切的安全感,洋溢全身。

  赤松關白因為誤損兒子尸身,倒也沒有緊追,我這才有空打量此人,瞧見他滿頭白發,然而容貌卻保養得只有三十多歲,并不比宮本年長許多,一雙眼睛宛如電燈泡一般明亮,穿著黑色和服,抱著差不多被自己劈成兩半的兒子,一臉的絕望。

  我從未見過誰的眼睛,能夠有他這般的明亮,那亮光燦爛,將他整個人都凸現出來,與他手中的長刀一般,畢露鋒芒。

  “臭流氓,接著!”我身后一陣嗡響,手往后一抓,卻是我用慣了手的鬼劍。我順著眼看過去,在昏黃的燈光中,隱約看到小妖的小臉上紅撲撲的,像是在羞怒,又有止不住的笑意,讓人捉摸不透。我哭喪著臉,說還說我呢,你這女流氓,老子被你看光了,沒臉見人了。

  聽我說得這般可憐,小妖倒是笑了,嘴硬地說切,我以為是什么呢,小娘我又不是沒有見過。

  “巴嘎!你們這些家伙,還有閑心在這里打情罵俏,去死吧!”日本的頂級高手不比華夏大地多,但是并不代表沒有,若論起來,祝部博野算一個,而那根植伊勢神宮八百年的赤松家族首領,赤松關白也能夠算一個。登峰造極之后,有人會選擇寄情山水,有人得望天道,但也有人還是眷戀權勢,特別是在日本這樣一個危機感十分嚴重的國家里。

  本就與名利脫不了關系,而在痛失愛子之后,他也不再隱藏自己暴戾的性子,手中寒光一閃,那刀勢化龍,朝著我這邊席卷而來。

  我雖然鬼劍在手,但到底不是一夜七次郎,跟那一群裸男奮力大戰之后,此刻應對起這樣的老牌神官起來,難免會有些力有不逮,更何況我面前的這位可是剛剛失去了孩子的父親,所謂哀兵必勝,說的便是這個道理,赤松關白一陣猛沖,我以鬼劍迎擊,三兩下,腳步輕浮,便有些支撐不住了,而就是在這個時候,忽有一劍西來,從側面進攻,將赤松關白的這攻勢給驟然減緩下來。

  這一劍凌厲,即便是以赤松關白的實力,也不敢小覷,抽身往旁邊一閃,卻見那人竟是久不見蹤影的雜毛小道。

  這家伙吊兒郎當地揮著雷罰,朝著赤松關白招呼道:“二五仔,中文不錯啊?偷了八咫之鏡,祝部博野正在到處找你呢,沒想到你竟然還有心思過來找我兄弟的麻煩?”

  我一愣,說不會吧,八咫之鏡竟然給他偷了?雜毛小道應付著赤松關白的攻擊,還有閑心回應我,說道:“可不,這位仁兄跟大神官閣下可是打穿開襠褲就認識的交情,誰也沒想到他竟然會背叛了伊勢神宮。不多說,我先應付著,你趕緊穿上衣服吧,光溜溜的,怎么看著都別扭。”

  小妖提著包裹追上來,扔給我,自己也掩殺上去,我不再多說,草草將衣服穿上,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氣,提劍而上。

  就在我換衣服的時候,不但是雜毛小道和小妖,在旁邊剛剛消化完宮本式神的小青龍和肥蟲子都頂了上去,然而這個老牌神官當真不是凡人,舉手投足之間,皆有絕頂高手的態勢,竟然讓大伙兒的攻擊都落在了空處,而就在我提著鬼劍準備往前沖的那一刻,瞧見雜毛小道將雷罰激發,散出一縷電芒,擊向前方,那赤松關白的身子卻陡然一晃,竟然憑空消失不見了。

  “這什么情況啊?”我沖上前來,問雜毛小道,然而那家伙一轉身過來,突然間那眼睛一亮,照得我雙目茫然,未曾多想,便有一道劍風殺來。

  我往后退開兩步,舉劍去擋,真切地感受到那暴烈的力量傾軋而來。

  不過我依然還是擋住了這一擊,反彈回去,同時也睜開眼睛,瞧見前方一片恍然,所有人都消失了,而我只是空落落地身處于靜閣之下,四周靜寂無聲,沒有雜毛小道,沒有小妖,也沒有肥蟲子和小青龍,周圍或趴或躺的光屁股男人也不見蹤影,墻頭上悄然無聲,仿佛全世界就只有我一個人一般。

  不好,中幻境了!

  我心中一跳,也來不及多想,雙手速結內縛印,口中猛喝道:“心!”

  我的手印朝著前方虛拍一記,前方一陣流水蕩漾,然而當我收回手印,卻依然沒有變化。如此情況,瞧得我越發心虛,知道這幻境強大,竟能夠使得我難以解脫。我極力穩定心神,連著“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九字真言一起試過,依舊沒有功效。

  瞧著四周景象,我心中不由得慌張,而就在這個時候,對面的門外突然傳來了一聲又一聲的叫喊,似是而非,但是極為耳熟。

  我不敢挪動腳步,生怕在這幻境之中陷得太深,難以自拔,突然門中出現了一個小女孩的身影,轉過頭來,卻正是有著西瓜頭劉海的朵朵,她朝著我揮了揮手,焦急地喊陸左哥哥。我情不自禁地揮手,與之招呼,朵朵流露出了雀躍的可愛表情,叫我去陪她玩。

  我剛剛要踏出第一步,突然聽到身后傳來一聲叫喊:“不可!”

  我回頭,瞧見那靜閣不知道什么時候,大門頓開,穿著一襲素白神官袍的加藤亞也出現在門口,朝著我喊著話兒。驟然見到亞也小姐那清麗秀顏,我不由覺得詫異,吃驚地看著那靜閣,不知道這里怎么會出現了一個門來。

  瞧見了我的目光,亞也并不移步,而是朝著我急切地喊道:“陸左君,別過去,那個不是朵朵,而是幻境,你若走過去,則靈魂便入幽府,再也返回不來了,千萬別要啊!”

  亞也在門內站著,也不敢出來,面容關切,然而朵朵則站在那墻外,開始大聲哭泣起來:“嗚嗚嗚,陸左哥哥,我怕,我好怕,快來救我啊!”她這邊說著話,身后突然變成了一片黑色,而我抬起頭來,瞧見之前被奧姆真理教召喚而出來的那些獨眼巨人已然走到了她的身后。

  我不確定朵朵到底是真實,還是幻象,忍不住,朝著她大聲喊道:“朵朵,快跑啊朵朵!”

  然而墻外的朵朵卻并沒有聽到我的呼喊,只是一個勁兒的哭泣,并且叫我過去救她。

  墻門之外,她是那樣的可憐,哭泣聲能夠讓天底下心腸最硬的人都軟下來,然而到了此刻,我卻突然平靜了下來,相信了亞也的說法——朵朵性子雖軟,但畢竟是師從藏邊婆婆的鬼妖,哪里會有這般孱弱?

  我回過頭來,問這到底怎么回事?亞也咬了咬嘴唇,說我也不清楚,不過估計你應該是中了八咫之鏡的“畫地為牢”,被生生疏隔起來了,才產生的幻象,如果你一過去,那靈魂便會脫離了竅穴,再無回歸之期,所以,陸左君,千萬不要動搖啊,即使是……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我便見到朵朵給那巨人一把踩在腳下,鮮血飆射,那顆精致的頭顱骨碌碌地轉動著,上面還有表情,十分恐怖。

  瞧見這情形,即使知道是假的,我的心中仍然有著無邊的怒火,而門外的景象又變了一茬,那雜毛小道一身狼狽地跟巨人糾纏,還在對我大吼臭罵,說我沒良心。我不再理睬,回過頭來,問亞也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亞也抿了抿嘴,告訴我這靜閣之上供奉的,是唐代鑒真大師的舍利子,可避一切幻境,所以她才能夠跟我說話,但是不能出來,一出來,便入了八咫之鏡中,不得解脫。說完這話,亞也扔出一根白綾,誠懇地說道:“陸左君,快上來,先離開幻境里,我有很多話,要跟你說呢……”

1條評論 to“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十九章 八咫之鏡”

  1. 回復 2014/03/01

    劉璃夜″

    老婆!!老婆!!老婆!!老婆!!老婆!!老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