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二十二章 天選神女

  震鏡分光化神,花開兩朵,一朵如柱,蘊積了八咫之鏡最龐大的太陽神力,而一朵如蓮,花開八瓣,每瓣都蘊含著萬千色彩,無限活力。

  我被這八咫之鏡碎裂迸發出來的太陽神光照中,人直接朝著東邊的墻壁上面砸去,疼得吐血,然而此刻卻也不管不顧,弓著身子,瞧見那團如蓮一般的神光直接轟在了靜閣之上,轟隆一聲巨響,那光芒直接將整個靜閣給籠罩其間了,接著我聽到了整個閣樓垮塌下來的聲音。

  至于雜毛小道這兒,瞧見那能夠讓整個岡山縣地區都天翻地覆的能量朝著自己翻滾吞噬而來,他倒也是陷入了極為靜肅的狀態,那雷罰一飛,直入手上,接著他將雷罰高高舉起,作出了一個“力劈華山”的經典劍勢。

  這一劍擊落于虛處,虹光能量流動,前方竟然卻被他斬出了一道狹長的虛空裂縫來,裂縫之中是無盡的黑暗,似乎還有一些海洋的魚腥。

  這一招“虛空斬”不但救了雜毛小道自己的性命,也拯救了西大寺觀音院、乃至整個岡山縣的所有人,但聽那天地之間一陣雷鳴之音出現,那數萬噸的能量直入虛空,完全就給轉移了過去,而我們所需要承受的,僅僅只是分射進入靜閣之上的那一股太陽神力。

  時間僅僅只在一霎那,那能量轟擊在靜閣之上,光芒閃耀,而從靜閣垮塌的那一瞬間,有一種力量便將我們朝著外面洶涌地推御而去,我連番帶滾,被一直吹到了墻角,這才使用《鎮壓山巒十二法門》的山字訣,穩住身形,朝著被金色光芒給縈繞其間的靜閣瞧去,全身受那炙熱高溫而汗出如漿,但心中卻是一片悲涼。

  在那一棟不斷往下垮塌的塔狀閣樓之中,有一個白衣女孩兒,正在等待著我呢。

  可如今,她就葬身在了那熱度可溶金鐵的火光之中。

  那太陽神光的輻射風朝著四周獵獵而吹,我的背部死死抵住墻壁,用鎮壓山巒之法,在周圍形成了一個穩定的炁場,剛剛站穩腳跟沒幾秒鐘,便瞧見幾道身影避來,卻是撐著碧落回陽傘的朵朵,她手上牽著無比虛弱的小妖,旁邊的虎皮貓大人張開雙翼,將她們護翼住,朝著我喊道:“小毒物,讓她們兩個快進槐木牌里,要不然這輻射強度,我家媳婦兒可就要魂飛魄散了。”

  我瞧見朵朵還在勉力維持,急忙將兩個朵朵收納其中,瞧見虎皮貓大人一身被煙熏火燎一般的皮毛,說你丫不是準備跑路么?

  虎皮貓大人并不理會我的嘲諷,而是回轉過身來,將注意力集中在了靜閣的廢墟之處,疑惑地說道:“這節奏不對啊——八咫之鏡是日本上古神話流傳下來的神器,即便是一小股能量,也不至于只將這小小的靜閣給轟跨啊?按理說,此刻的我們早就已經被吹得灰飛煙滅了,怎么會是這個模樣呢?”

  我也抬起頭去看,只見那五六層的靜閣此刻已然倒塌下來,然而集聚在那靜閣之上的神光不但沒有殉爆的現象,反而有一種緩緩減輕、減緩的趨勢。

  在這溫和的火光之中,我瞧見先前被一下擊飛的祝部博野再次從黑暗中折返回來,此人雖然已受重傷,然而卻依舊能夠保持著強大的力量,抵臨到了這災難的始作俑者之前。

  此刻的赤松關白被插入小腹之中的鬼劍耗費了太多的精力,已然跪倒在地,瞧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實在是難以接受——本來準備著玉石俱焚,結果落空,不但轟向我的那碎裂神光沒有將我轟成粉末,便是分化兩道神光之后,一道直接遁入虛空,而另外一道,也僅僅只是將面前這座有著上千年歷史的靜閣轟垮。

  這狀況讓對八咫之鏡了然于胸的赤松關白疑惑不解,將手上那已經碎裂成了好幾塊的鏡子看了又看,顯然是有些懵了。

  祝部博野走到了跪倒在地的赤松關白面前來,大聲地說著話,我聽不懂,讓虎皮貓大人翻譯,這個家伙不耐煩,大概跟我解釋了下,說祝部博野斥責赤松關白是大和民族的罪人,連累著他也無顏面對天皇陛下,此戰過后,他將親自向皇室謝罪,但是在此之前,他發誓,讓赤松家族的所有人都下地獄,斬草除根,從這個世界上,完完全全地抹除掉!

  祝部博野慷慨激昂地說著話,倒也沒有冒險將這位昔日好友給留下來,撿起跌落在地的那把鋒利日本刀,高高揚起,只一刀,便將這位頂尖高手的頭顱割離。

  人既已死,頭顱在地上滾落,鮮血朝著天空噴出,在這壯觀的血霧之中,我瞧見靜閣上面的光芒已然斂息,炙熱的火焰將那些老木灼燒,散發出劇烈的溫度來。看著這不斷跳躍的火焰精靈,我心中一跳,天啊,亞也不會給壓在靜閣的廢墟里面,被活活燒死了吧?

  想到這里,我顧不得被砸得散架了的身子,勉強爬起來,朝著前方的那火光沖去,然而剛剛邁出沒幾步,旁邊便伸出一只手來,將我給拉住。

  我回頭,卻是剛剛擊出一道虛空斬的雜毛小道,他朝著我猛搖頭,大聲喊道:“小毒物,你想去送死么?”

  我奮力掙扎,想要甩開他的手:“可是亞也在里面,她也許沒有死呢,我要去救她!”

  雜毛小道直接將我的腰間抱住,不讓我走,大聲勸我道:“小毒物,你別激動,那個地方有古怪,先別動!”他的提醒讓我幡然醒了過來,那近乎發白的炙熱火焰突然出現了一絲冰涼,而在那堆疊一塊兒的廢墟之上,隱約間出現了一道倩影。

  瞧那曼妙婀娜的身形,可不就是加藤亞也么?

  我心中激動,朝著火光之中指去,大聲喊道:“老蕭,你看,是亞也不?是她么?”

  雜毛小道也有些驚訝,他將附有龍紋的雷罰收起,瞇著眼睛看了過去,疑惑地說道:“看上去有點兒像,不過為什么她能夠出現在火焰中呢?那溫度,即便是不將她點燃燒著,那里可也沒有什么空氣啊?”

  我們兩個正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虎皮貓大人突然一聲大喊:“對了,我想到了,加藤亞也這個女子的體質極為特殊,萬里無一的絕煞陰葵女體,能夠吸收與中和這個世界上大部分的能量,說不定剛才那一股太陽神光,已經被她吸收到了體內去!”

  虎皮貓大人正說著話,火光中的那道身影已然走了出來,卻正是身著一身白色神官長袍的加藤亞也,她一臉茫然地從火焰中走出,還好奇地回頭看了一下那些火焰,似乎在奇怪這些火舌怎么沒有舔舐自己。

  亞也小姐從火焰之中緩步走出,宛若浴火鳳凰,這景象實在是讓人震撼,許多被奧姆真理教壓得喘不過氣來的伊勢神官在那一刻心中陡然多了許多勇氣,爆發出了巨大的歡呼聲,奮不顧身地朝著對手沖鋒,而因為八咫之鏡毀滅充滿自責的祝部博野眼睛一亮,身形一動,下一秒便沖到了亞也的身邊,手一揮,那滔天火焰竟然瞬間熄滅,冒出裊裊青煙。

  這老家伙緊緊拉著亞也的手臂,突然間,他渾身一震,二話不說,便跪倒在了地上,口中大聲地高呼起來。

  這呼聲仿佛像點燃了油桶的火星,將周遭的情緒瞬間點燃,在我視線里的日本人,除了奇裝異服的奧姆真理教教徒,其余的所有人都歡呼起來,我聽不懂,瞧見旁邊那肥鳥兒也跟著高聲歡呼起來,便問它怎么回事,虎皮貓大人快樂地告訴我們,祝部博野那老家伙對那群像死了親爹一般的日本人說起,那八咫之鏡并沒有消亡,而是融入到了你老相好的體內,成為了活著的神器,而你的老相好,則是天選神女。

  我驚訝了,當初亞也吸收位于怒山峽谷深潭中的巫咸神光,我并不驚訝,因為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那個都顯得合情合理,但是今天這八咫之鏡可是神器級別,里面蘊含的,可是能夠將這方圓幾十公里轟平的能量,她也能夠吸收?

  然而事實就在眼前,根本不容我不信,因為就在所有日本人歡呼的那一刻,奧姆真理教也氣急敗壞地朝著剛剛誕生的奇跡下了手,大戰之后還剩下的那四頭獨眼巨人以有死無勝的氣勢朝著亞也沖鋒,祝部博野那老王八袖手旁觀,卻被亞也雙手射出來的幾道光束擊中,哀嚎著消融于無形。

  獨眼巨人既去,而奧姆真理教獨木難支,終于在祝部博野率領的伊勢神宮眾位神官和東密同盟的回擊下潰敗,那個據說是奧姆真理教行動省大頭目的男人給亞也虛抓一把,身形凝滯,然后被祝部博野以一種黑色的鬼火灼燒殆盡,連渣渣都沒有殘留下來。

  收尾的戰斗其實比開始更加激烈,也更加殘酷,然而幾乎呈現一邊倒的情形,不足多敘,當西大寺觀音院最后一個邪教徒倒下的時候,亞也提著白色的裙子輕快地走到我的面前,一臉幸福的微笑:“陸左君,你是來陪我看櫻花的么?”

  我下意識地朝著外面瞧去,啊,一夜激戰,外面的櫻花林中,早已當春綻放了。

7條評論 to“苗疆蠱事 番外季:櫻花盛開的季節 第二十二章 天選神女”

  1. 回復 2014/02/28

    左道

    追完了
    小佛爺是大boss吧,啥時候大決戰呢

  2. 回復 2014/03/01

    劉璃夜″

    沒了 沒了 沒了! 攢了好幾天一下沒忍住 又看沒了!

  3. 回復 2014/03/01

    八尺之鏡

    等不及趕快更新

  4. 回復 2014/03/02

    劉璃夜″

    沒有啦 沒有啦 沒有啦 !吖吖吖吖吖

  5. 回復 2014/03/02

    狂瘋

    九九年有什么大事件發生

  6. 回復 2014/12/25

    傻子

    槐木牌啥時掛脖子上了?

    • 回復 2015/02/14

      匿名

      母牌一直在脖子上好不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