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第三章 二春和小紅

  我瞧見這條渾身赤紅色的長蛇滑過池壁,張開嘴巴,朝著那些只有尾指大的透明幼蝎咬去,一口一個,吃得不亦樂乎。

  蝎子是以群落為分的,大池之中又分出了許多窩蝎子,林林總總,成千上萬,我倒也不用怕被吃完,然而瞧見這赤松色的長蛇,我卻感覺這東西著實有些奇怪——要知道這蝎池為了防止那些蝎子逃脫傷人,可是采取了許多防范手段,然而這東西卻不知道從哪兒,就溜過來了。

  我抱著胳膊,仔細觀察這條赤紅色的長蛇,瞧見它身體纖長,腦袋呈三角形,一身細鱗,那一雙小眼睛微微發出紅寶石一般的光芒,如通人性,但這并不是最奇怪的,真正讓我驚訝的,是它的背上,居然還長了兩塊肉瘤子,細看好像一對折起來的肉翅一般。

  長翅膀的蛇?這東西倒也是稀罕。

  那赤紅色的長蛇像君王巡視自己的土地一般,在蝎池中游走,見到喜歡的便一口吃掉,不過它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注視,突然之間,將腦袋轉了過來,與我的目光對視,只一眼,它的眼神里面立刻露出了無比的兇戾來,舌頭一吐,上半身便僵直了起來,先前背上那兩塊肉瘤子還真的如我所推測的一般,迅速展開,朝著我這邊激射而來。

  這么兇悍?

  我沒有慌張,而是安靜地等待著它飛到我的身前,然后倏然出手,一把抓住這條半米多長的長蟲。

  這東西入手滑膩,上面盡是些猩紅的不知名液體,被我一把抓住,去勢止住。那條蛇倒也厲害,回身便來咬我的手,我哪里能夠讓它傷到,手上的惡魔巫手一激發,那兇蛇便沒有了勁兒,軟綿綿地耷拉下來。

  我瞧見這兇蛇頗有些異相,也沒有傷及它性命的心思,只是將它的七寸給掐著,讓它不得動彈,在附近找了個水龍頭洗了洗手和它的身子,然后提著去找小妖,想問她認識不認識這帶翅膀的蛇類。

  從日本回來之后,小妖受了些傷,于是對于修行之事就格外上心了,我找到她的時候,這小狐媚子正帶著朵朵一起,對這月亮吞吐光華,瞧見我手上的長蛇,她捏著鼻子,說你手上什么味道啊,怎么這么難聞?

  我將手放鼻子底嗅了一下,有股淡淡的血腥味,還有排泄物的臭氣,便將剛才的事情說給她聽,小妖的身子從窗邊飄過來,打量了一番,不由得哈哈大笑,說還真的是這玩意,我都以為它滅絕了呢。聽到這話,我不由得一陣激動,說難道,我撿到寶了?

  小妖捂著嘴笑,說對啊,你撿到寶了——這東西就叫做翼蛇,是五千萬年前,生活在白堊紀末期的那羽蛇神翼龍變種,有大有小,大的呢足有三四丈,小的只有一兩尺,形如長蛇,背有雙翼,山海經里面對它也有提及,是種食腐生物,劇毒,這東西以前很多,被人馴養來傷人,現在卻很少見了,偶爾有一兩條躲在深山大澤里面的,成了精怪,也被人誤認為龍屬。

  聽小妖這么說,我不由得一陣激動,說這人有時候還真得靠運氣,沒想到盤了一個養殖場,居然還碰到這樣的寶貝。

  小妖哈哈笑,說這長蟲想必是存在凍土里面的卵,給翻挖出來后自己覓食,才成長至今——不過你可知道它覓食的對象是什么么?

  我搖頭,表示不知道,小妖離我遠遠,露出了許久未見的笑容,緩緩說道:“剛才我聞了一下,便曉得了,它應該是用天葵喂養長大的……”

  所謂天葵,指的是女子月經時的經血,若是如此,便說明這翼蛇并非野物,而是有人飼養的。

  談到此處,我不由得想起了王珊情的情蠱,那玩意跟這東西喂養的方法很像,當然,這半米長的翼蛇自然也放不進去那里去。既然都做了蠱師,我也沒心思理會小妖的幸災樂禍,想著到底要怎么處理這條兇蛇。

  按理說既然在我養殖場抓到了,自然是任我處置,但是偷嘴之類的事情我以前也沒少做,別人倘若把肥蟲子抓了,準備滅掉,我說不得也要拼了性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總是要給人家機會的,于是叫朵朵幫我找來一個籠子,將這翼蛇給裝了進去,讓肥蟲子好生看守,并警告它,倘若是敢監守自盜了,我少不得要修理它一番。

  辦完這事兒,我特意在養殖場外面巡視了兩圈,被沒有發現任何異動,于是也就沒有再多生事端,回屋睡覺。

  此事過了兩天,皆無動靜,到了第三天清晨,我聽到有隱隱的竹哨聲空靈響起,忽左忽右,似是而非,便知道那翼蛇的主人許是著急了,這時才找過來,我當作不知,該干嘛干嘛,只是讓肥蟲子提高警惕,有任何情況都向我報告。結果到了晚上十一點多鐘的時候,肥蟲子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啾啾地叫喚。

  我知道有情況了,便跟著它朝小樓外面走去,瞧見在幼蝎池旁邊的一個配種箱旁邊,蹲著一個肥碩的身影,抱著頭,一動也不敢動,旁邊有個姑奶奶正得意洋洋地訓斥著那人呢。

  我走過去,小妖伸了一下懶腰,說原以為是什么厲害角色,結果就是一小魚小蝦,頂沒意思的,你繼續問吧,我回房間去睡覺了。

  這小狐媚子的裝修大計已經結束,她將自己的房間裝扮得跟那叢林仙境一般,而我那里則什么也沒搞,寒酸極了,然后她以男女有別為借口,把朵朵拉到了她的房間,就留肥蟲子陪著我,度過那漫漫長夜。

  我可不敢管這姑奶奶的來去,只是打量地上那個黑影,卻見是一個體重超一百八的年輕姑娘,穿著隔壁電子廠的藍色工裝,正渾身發抖地蹲著,顯然是給剛才的小妖嚇到了。我讓她抬起頭來,瞧見還真的是個肥妞,那五官倒挺不錯,但是因為太肥了,一拉伸,結果就有些變形,瞧著年紀倒不大,得有二十多歲吧。

  我冷著臉問了她幾句話,她倒也合作,自知敗在了行家的手里,竹筒倒豆子一般地將自己的家底交待出來。

  原來這個小胖妞叫做王二春,籍貫黔省,苗嶺雷公山附近的山里人,說起來也算是我的老鄉。她家里窮,初中沒畢業就輟學了,擱家里面種了幾年地,后來那幾壟地也養活不了人,就跟著老鄉來到了南方,先是在長安鎮那邊的服裝廠里面做事,后來又到了這邊的電子廠,做了一年多,她這面相瞧著大,但年紀也才剛滿十九。

  很普通的經歷,在我的家鄉,很多年輕人都是這樣,從山窩窩里出來之后,一輩子就像浮萍,寧可到處飄流,出賣自己廉價的勞動力,也不愿意回家種田,過苦日子。

  不過這并不是我想要問的重點,經過她一番交待之后,我沉聲問道:“二春,你今天過這里做什么呢,我也是曉得的,就想問你,你養那條翼蛇,是想要做啥子喲?”

  聽到我的問題,小胖妞渾身一哆嗦,抬起頭來,怯弱弱地說道:“老板,除了放小紅過來偷吃蝎子,我可是啥壞事都沒有干過呢,你不會要抓我去派出所吧?”聽到她的話,我不由得覺得好笑,說我問你養那翼蛇做啥子,你扯別的做哪樣?

  小胖妞舔了舔嘴唇,瞧了我一眼,又低下頭來,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想做粘粘藥。”

  粘粘藥是我們那邊的土話,其實也就是草鬼婆煉制的情蠱——世上的情蠱有很多種,并非都如王珊情的鼻涕蟲一般。我倒是有些奇怪了,問她難道是草鬼婆?

  小胖妞告訴我,說她不是,但她阿婆是,所以也就曉得了。她本來沒想過要做情蠱的,不過她從小到大這么多年,就沒有一個喜歡她的男孩兒,特別是她越來越肥了之后,便連一個愿意跟她談朋友的對象都沒有了,去年的時候她在路邊的茅房里面發現了這條翼蛇,于是起了心思,所以就把它養起來,準備以后煉成情蠱。不過她養這蛇,真的沒有害過任何人。

  王二春拼命地表明自己的清白,瞧著她那真摯的模樣,我有些心酸。

  說實話,很多人都會羨慕養蠱人,但誰能夠理解一個真正養蠱人的辛酸,如果不能像王麻子那般起些罪惡的想法,大部分養蠱人都是清貧度日。聽完這小胖妞的陳述之后,我也沒有當場拍板,而是讓她先回去,等我打聽清楚她的底細之后,再作決斷。

  看著那小胖妞千恩萬謝地出了門,我想找老萬或者小俊過來,幫我調查一下王二春的話里面,到底是真是假,倘若真的如此,我倒可以幫她一把,招進養殖場里面來,也免得像在流水線里面那么累。

  夜太深,我沒有打擾老萬他們,想著明天再說,沒想到第二天早上我還沒有打電話,便接到老萬打來的電話,告訴我一個壞消息,說事務所出事了——小俊中毒,而張艾妮則被擄走了。

1條評論 to“第三十六卷 第三章 二春和小紅”

  1. 回復 2014/03/12

    劉璃夜″

    二伢子 你媽叫你回家吃屎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