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章 飾品店老板娘

  位于南方市南部的浪都東官,是一個人員流動量很大的城市,走在街上,熙熙攘攘,熱鬧非凡。但是春節前后,大部分打工一族都返家過年了,所以飾品店的生意并不是很好,人也不多。我跟幾個相熟的店員打了招呼后,拉著阿根來到店子里面的小房間,問他最近是不是遇見了什么事情,特別是比較離奇、邪門的事情?

  阿根很奇怪,見雜毛小道也擠了進來,看著我們兩個一臉嚴肅地表情,笑,說這什么個意思這是?好久沒回來,這剛剛見一面,就說這種稀奇古怪的話,真讓人摸不著頭腦。雜毛小道嘿嘿笑,說阿根兄弟你莫不是走了桃花運,我觀你面帶桃花、印堂發亮、眼角含煞,而看雙腿,腿肚子都在打顫,站立不穩,顯然是近日以來,室內運動操持過多,勞心勞力所致。

  他說得隱晦,但大家同是男人,自然都聽懂了,阿根也是。他嘿嘿笑,說確實,最近是有些不節制,他會注意的。

  一聽這話兒,雜毛小道來勁了,擼起長袖子,左手的拇指掐在中指第一節上,念念有詞地咕叨著,作算命狀,然后頭一偏又問:“阿根兄弟,你這是多久一次?”阿根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都相熟,也不諱疾忌醫,吭吭哧哧地老實回答:“兩次,一天兩次……”雜毛小道眼睛都在發亮,嘴巴哆嗦著,說一次多久?

  他這是在耍阿根呢!

  阿根還待回答,我打斷了,說不要鬧了,阿根,我看你頭上有淡淡薄霧纏繞,是黑色,定是撞了邪,給我說一說,最近遇到什么邪門的事?

  阿根搖著頭,說哪里哪里,絕對沒有的事。

  他說的決絕,一副抵死不從的架勢,我也不好相逼問,只是暗暗留了心,這次走之前,一定要將事情查個明白——阿根是我的朋友,別的我也就算了,這邪魔之物纏身,我便管定了,是人就捉人,是鬼就消鬼,哪怕是來一妖物,我也要斗上它一斗,不然,哪里能顯出我一身的本事來?

  此事暫且擱下,我又關心起他的個人問題起來,說到底是哪家妹子,能夠讓你阿根擺脫光棍的行列。

  他不好意思地笑,說晚上吧,晚上吃飯的時候,給我隆重介紹。

  見他如此不爽利,我心中多少都有一些疙瘩——上次回家跟他通話,他就說有了個女朋友,等我回來再說,此刻又要拖到晚上,如此推三阻四,肯定是有蹊蹺的。不過阿根這個人我很了解,他不肯說,用撬棍撬開他嘴,都說不出半個字。時辰是中午了,有快餐店把定好的午餐送上門來,阿根說不吃了,出去吃,便帶著我和雜毛小道出了店子,跑到附近一家小肥羊去吃涮羊肉。

  席間,我抽空說上廁所,打電話給一個相熟的店員,問起阿根女朋友到底是誰?

  那個店員就是我經常提及的老油條二人組中的一位,他接了電話,也不繞圈子,直接說我也認識,就是以前我們店的最佳員工,業績最好的那個,王珊情,長得蠻漂亮、有點小風騷的,噢,就是去年九月份辭工了的那個……記得不?

  我艸!我心中一急,忍不住就暴了粗口。

  王珊情是誰我能夠不認識么?她就是我07年外婆去世回家時辭工下海的那個柜臺小妹,她為了自己那個混子男友下海,一開始當樓鳳,租了個房子讓她男友攬客,70塊錢一次。阿根為了她傷心欲絕了好久,我還曾摔出兩百塊錢,讓他去三次,徹底斷了念想,而后我又在江城的夜總會里看見過她,只不過沒有打招呼而已。

  沒想到,沒想到……沒想到她居然又找上了阿根,而且還成為了阿根的正式女友!

  不是我不明白,是這世界變化快。

  那老油條還吹著口哨,叫那小妹做老板娘。

  他向來跟我親近,也不掩飾什么了,說阿根這個老板,為人雖然很面,不會管理,也不懂得交際,但是老實善良,待他們是極好的,所以他們也很擔心。上回還聽說阿根給這個女人在市區買了一套房,手頭也緊得很——值得么?不值得!那女人“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人嘗”,別人不說,連他都跟那女人困過覺,左看右看,也就值70塊錢的價格!

  他說不但他,店子里還有兩個伙計都嘗過那女人的滋味,她也彪悍,來者不拒,生熟也都不忌諱,給錢就扒褲子。這下可好了,去年桃花春風面,今日小店老板娘,這幾次來飾品店,選擇性遺忘癥,一副頤指氣使的模樣,真當自己是宜妃娘娘了。

  我越聽越心驚,阿根這人怎么就鬼迷了心竅,不但賠了錢財,還把人給丟大發了。為何?現代的失足婦女,和古時候的青樓女子不一樣,古代的文人墨客贖娶有才藝的青樓女子為妾,總能贏得“有情郎”的美名;而如今,娶一個當小姐的老婆,這頭上不得綠油油的,還怎么見人?

  當然,我不是說對這個人群歧視,若是真愛,那也罷了,我們這些旁人終究只是打一壺醬油圍觀而已,總不能越俎代庖替阿根決定。但是,王珊情這女子,我卻是了解的,真真的是個不靠譜的主兒。

  上一次閑談,阿根不是想開了么?為毛又去啃了這一把生霉的野草?

  王珊情不是在心中深深地愛著她那個小白臉男友,甚至愿意為他下海翻云覆雨,為什么突然就上了岸,跑來勾引心智淳樸的阿根?

  阿根頭上的淡淡黑氣,是否跟王珊情這個女子有關系?

  ……

  幾乎一瞬間,我的心頭便浮現出若干的念頭來,攪得我心神不安。

  出了衛生間,我返回座位,阿根招呼我坐下,問我就放下水,怎么去這么久?我伸筷子夾了塊燙熟的羊肉,裹著醬汁吃下,又將杯中的啤酒一飲而盡,然后問阿根,跟那個王珊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洗頭的時候,腦殼子不小心進了水?

  阿根臉色立刻僵直起來,由黃色轉成白色,白色轉成青色,青色又變成醬紫色……他喘著粗氣,問我是誰又跟我亂嚼舌頭了?這堆長舌婦,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哼,真當他阿根是打盹的病貓了。我見他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心煩意亂,問他真的想跟那王珊情過一輩子啊?

  他說是啊,怎么了?有問題?

  雜毛小道葷素不忌,一雙公筷在鍋中攪動不停,撈出許多燙熟的羊肉來,美美地吃了,然后插話說你真的不忌諱她下海做過小姐?阿根梗著脖子說小姐怎么了,小姐怎么了?杜十娘不是,紅拂女不是,李師師不是?這些個頂個都是名垂千古的風流人物,小情未必比不了她們呢。

  他說他不在意,誰在意,誰就是王八蛋。

  我和雜毛小道兩個王八蛋都不說話了,埋著頭吃肉喝酒,給心中的郁悶之氣憋得眼睛通紅。

  阿根看到我不說話,說明白我這個做兄弟的情誼,但是他和小情是真感情,日子一天一天熬出來的,這世上找對一個伴侶不容易,他不想因為以前的事情影響他和小情之間真摯的感情。此事以后都不要再說,特別是當著小情面前,更是一個字都不要提,不然……不然兄弟都沒得做。

  他說得如此決絕,我們能說什么?只說喝酒、喝酒。

  吃晚飯,阿根說我那車子停在了他的小區里,自己去拿吧,付完賬回店子里去了。雜毛小道扯著我的衣袖,說你這朋友若不是得失心瘋,便是中了邪物,迷惑了心神,一葉障目,看也看不清楚,對不對?陸左你怎么看?我摸了摸鼻子,沉吟,說不定這就是真正的、不離不棄的愛情呢!

  雜毛小道的眼神瞬間變得憂郁滄桑起來,他顫抖著嘴唇,說:“咱家已經不相信愛情了……”他似乎有著一肚子的故事想要找我傾訴,然而我卻一抬屁股,懶得聽他編排青春故事。雜毛小道屁顛屁顛地跟著我出來,連連抱怨,說我這人沒耐心,一點兒照顧朋友心情的義氣都沒有。

  提了車,我和雜毛小道先回了我在市區的房子歇了腳,商量著去江蘇的日程。

  他說也沒有通知家里面,不急這一兩天,看他干女兒朵朵這情況,暫時無妨,先把阿根之事了結了再說。這房子住不了幾天,我又跑了趟中介所,把房子掛在那里,看看能不能租出去,補貼一點兒房貸。見時間不早,我也懶得去郊區看一下,反正那兩口子都穩定往我帳戶里打錢。

  到了晚上六點鐘,我和雜毛小道出了門,然后前往說好的吃飯地點。

  到了飯店,阿根并沒有來,我們等了一會兒,店子里幾個店員都過來了,一問,才知道阿根去接他女朋友了。我們等到了七點鐘,所有人都到齊了,包廂里面熱鬧得很。這時門被推開,阿根跟穿一身雪白皮草、挎著LV包包的王珊情走了進來,氣氛頓時一凝。不算江城那一次,我跟王珊情有小半年沒見,她以前對我很信服,我覺得也沒有必要站起來,便坐著招呼他們來我旁邊坐下。

  落好坐,王珊情很親熱地跟我打招呼,說陸哥好久沒見了,不在這小廟里待著,最近在哪里發財呢?

  她說著客氣,但是我總能夠聽出淡淡的優越感來,只是點點頭,沒多說什么。這時候點菜了,一窩人鬧哄哄的在鬧,我乘機打量王珊情:這是一個頗有姿色的女孩子,柳葉眉丹鳳眼,瓜子臉,畫了妝,格外艷麗。她年輕,好像比我還小兩歲,渾身透著生氣。不過許是大半年的職業放蕩生涯,脖子兩側的肌肉有些松弛,滿是皺紋,顯然是刺激之事過多,嬌嫩的脖子擴張了。

  這些都是小事情,美丑均與我無關,但是,她周身的黑氣,卻讓我淡淡心驚。

  這個模樣的,顯然也是走了旁門和左道,而且還是很惡毒的那種。如此看來,阿根頭上的黑氣,顯然并不是他撞倒了什么邪物,而是被這王珊情所感染的;而且,阿根中午的那一番死心塌地的自白,更多的并不是出自于自己的本心。

  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均感覺:此事定有蹊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