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第十章 連下殺手

  “老萬,你在哪里?”我心急如焚,大聲地喊著,然而電話那頭卻傳來一道哀鳴聲,老萬給青伢子給一巴掌拍暈了。

  我額頭青筋直跳,老萬最早在我與阿根合伙開飾品店的時候,就跟了我,后來事務所一開張,他立馬跳槽過來幫我張羅,雖說這人性子疲懶且油滑,又有些好色,然而卻是這事務所下面的員工里,與我交情最深的朋友,向來都是唯我馬首是瞻,十分得力,沒想到竟然又給青伢子給扣下來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咬著牙,一字一句地說著話,卻被自己語氣中的冰冷給嚇了一跳,青伢子這接二連三的挑釁已經觸碰到了我的底線,感受到自己的朋友、家人的生命安全隨時都有可能被威脅到,這一刻我的殺心是前所未有的強烈。

  面對著我的憤怒,青伢子卻樂觀其成,從容不迫地說道:“嘿喲,生氣了啊?開點小玩笑而已,我們畢竟有好多年沒有見面了,想著跟你見個面,聊一聊以前的交情呢。不過我這人喜靜,受不了那么多人,所以煩請你單獨過來,要不然呢,我有的是法子來折騰你!信不信?”

  青伢子前前后后折騰了這么久,終歸到底,還是想要我孤身前往他所布的局中,謀算良多,接著跟我約好,讓我先孤身一人返回南城,到時候他會打電話過來,再聯系我的。

  說罷,他再一次出言警告,說我但凡要是敢耍一丁點兒花樣,那這件簡單的事情可就要起大熱鬧了。

  “不光是你們事務所的人,便是這整個東官,我也能攪風攪雨……”

  青伢子也是苗蠱一脈,而且在南洋流浪這么多年,身上的手段極多,我并不確信他到底會做出什么樣的恐怖行為來——這也正是歷代正朔致力于消滅巫蠱的原因,那就是對平民的威脅實在太大了。掛了青伢子電話,我扭過頭來,問掌柜的能夠定位到那個家伙的位置么?掌柜的詢問手下,得到的結果是暫時不能,這結果氣得掌柜的又是大發脾氣,不過我倒是反而平靜了下來——青伢子既然敢聯系我,自然就有信心不被我們順藤摸瓜,掏掉老底。

  此時多說也無效,我又急忙打了電話,給事務所的其他同事確定位置,回饋的結果讓我越加氣憤,那王鐵軍等人倒是都還安好,只有財務貓兒聯系不上,估計是也著了道——雖然之前事務所出了事,我曾經叮囑所有人要注意安全,然而相對于青伢子這個喪心病狂的家伙來說,事務所的這些同事怎么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我也沒有跟那些沒有出事的人多解釋,只是要求他們離開東官,立刻、馬上!要么去度假,要么走親訪友,總之不要停留在住處了,也不用上班,在這期間的薪資全付,外出旅行費用報銷百分之九十。

  沒想事的員工自然是歡天喜地,而像王鐵軍這樣被顧老板派來總攬全局的主管卻是憂心仲仲,想多問幾句,我卻不再理會他,而是隨著車隊離開,將重傷垂死的張艾妮給送到附近的醫院,進行緊急救治。

  到了離龍山工業園最近的醫院,急診科的醫生瞧見張艾妮這渾身沒有一塊好肉、支離破碎的模樣,嚇了一大跳,檢查完畢之后,勸我們放棄治療算了。

  他這話頭剛剛一說起來,我就直接揪著這個醫生的脖子,厲聲警告他,說該干嘛干嘛,我保證她現在死不了,但倘若你這邊耽擱了什么,信不信我連醫師執照都給你吊銷了?肥蟲子與我天然契合,與張艾妮卻終究還是有些排斥,此刻在她的體內,也只是循序漸進地緩緩維持,并不能夠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還是需要現代醫學來主導救治。

  那個醫生被一身又熏又臭的我揪著脖子,然后又瞧見旁邊圍著這么一大圈子形如土匪的彪悍男人,還有武警,嚇得直哆嗦,不過倒也沒有再含糊推托,立刻對張艾妮進行緊急輸血,然后縫合,先把命就回來——所幸這次來的人很多,總有能夠與她配上血型的。

  來的路上,掌柜的已經把這邊的情況向一直關注此事的大師兄作了匯報,那一頭什么都沒說,只是表示“知道了”。

  這邊大家正在組織輸血,掌柜的找到了我,問我接下來打算真的就單槍匹馬地去跟青伢子會面?

  我一臉陰沉地點了點頭,說班智上師精通通靈清幽的術法,那個狗日的不知道學了幾分,倘若你們再繼續跟著,說不定這個家伙也能夠感知到大家的存在,不但不會露面,還會將手上的人質給干掉,甚至狗急跳墻,直接開展恐怖襲擊,沒辦法,那就只有我孤身前往了。

  掌柜的不無擔心,說那你個人的安全問題……

  我冷笑了兩下,寒聲說道:“不可否認,將班智上師的‘遺產’消化完畢的青伢子,的確是一個值得注意的對手,但是我這幾年出生入死的經歷也不是白來的,即便是他想耍什么陰謀,我也未必怕他!”

  掌柜的見我心意已決,舔了舔嘴唇,指向亮起了紅燈的手術室,詢問道:“那你帶不帶金蠶蠱?”青伢子自東南亞藝成歸來,一身的巫蠱降頭邪術,這兩天也是初露鋒芒,拋開我們之間的恩怨不談,他的手段的確也是讓人耳目一新,極具震懾性,而張艾妮之所以能夠留下一命,并非此人心軟,而是他在賭,或許我會留下肥蟲子來給張艾妮吊命,以此來斷我臂膀。

  而情況也的確如此,張艾妮無論是對我,還是我素來敬重的大師兄,都是極為重要的朋友,我要想不讓她死在醫院里,那就必須留下肥蟲子來,面對他那層出不窮的手段。

  不過,他當真以為離開了肥蟲子,我便一無是處了么?外婆留下來的《鎮壓山巒十二法門》,和山閣老另外兩部著述里,有的東西我雖然不是很理解,但是內容卻是早已爛熟于心,而且我手上還有這幾天突擊煉就的秘密武器,只要小心一點,我還不信當年那個熊孩子,此刻便真的能夠翻了天。

  雖然我此刻是一步一步、無奈地按照著青伢子的謀劃行進,但是他卻可能忘了,連許映智那樣的人物都栽在了我的手上,他青伢子又有何德何能,能夠設局讓我入甕,將我弄死?

  掌柜的也沒有再多說,遞給我一個紐扣大的定位儀,必要時按一下,發動信號,然后他們會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的。我沒有拒絕,跟他借了一輛車,然后駛出了醫院,朝著南城區行去。此刻已然是深夜子時,路上的車輛變少了,大多都是從各個地方過來的尋歡客或者的士司機,我開車的速度極快,不斷超車,惹得一路罵聲連連。

  小妖和朵朵在我的旁邊,靜靜地陪伴著,也不言語。

  當車子進入南城大道的時候,那個破手機的鈴聲很突兀地響了起來,我接通了,青伢子開頭第一句便說道:“你自己的手機,還有所有的定位器,都丟出窗外去。”我毫不猶豫地照做了,他不滿意,說不不不,還有。我的臉沉了下來,這種被敵人看清全部的感覺并不是很好,然而為了盡早見到他,我卻也沒有多作猶豫,直接將掌柜的給我的那個定位儀也捏碎,然后直接丟了出去。

  這個時候,他方才滿意地笑出聲來,然后指導我在南城的大街小巷里面不斷地轉悠,我一臉疑惑地扭頭去看小妖和朵朵,她們兩個都搖頭,表示不知道這個家伙到底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能夠將我的行蹤,了如指掌。

  青伢子在電話里指揮著我在南城區繞了大半個小時的路,打得那電話都發燙了,電池報警,終于說了最后一句話:“向前直走,然后停下,上去……”

  我依著他的話開車,結果繞了好幾個圈子,最后瞧見居然到了南城的CBD第一國際,茅晉事務所的駐地。

  沒想到,這個家伙從頭到尾,居然一直都躲在我的大本營里面發號施令。我忌憚于他那種不知緣由的全知全能,沒有敢聯絡宗教局,而是直接走進了大廈里去。這個時候大廈早已關門,不過好在還有些公司在加夜班,而下面的保安也認識我,于是放了我進去。我不敢坐電梯,怕那家伙耍花樣,而是直接走樓梯,快步沖到事務所的那一層。

  本應該黑漆漆的大廳里面,有一盞橘黃色的臺燈在亮著,而外面本來應該鎖住的鋼化玻璃門則虛掩著。

  我深吸了兩口氣,想著這一回,應該是能夠見到正主兒了吧?

  我吩咐兩個朵朵散開,先別進去,自己推開門,瞧見有一個人正坐在老萬的座位上面,因為背著光,那橘黃色的光芒將他的身影照得很長。我下意識地朝著那個人喊道:“老萬,老萬!”那人轉了過來,面無表情,目光平視,臉頰靠近耳根的地方有一大塊青黛色的東西,瞧見這個模樣,我的臉色猛然一變。

  時光仿佛倒流,小美死前的模樣,又回到了我的眼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