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第十五章 生咬人肉

  青伢子此人,當真是個畜牲。

  我實在沒有想到,在這接近山窮水盡的時刻,他居然還留得了一手,竟然將貓兒給綁了,到現在才拿出來。

  貓兒是誰,她是茅晉事務所的財務簡四,與此同時,她還是總局行動四組現任老大林齊鳴的女朋友,兩人在去年春節的時候都已經去山東老家見過家長,準備成親,過起那沒羞沒臊的幸福生活,前些日子林齊鳴還跟我說要請我出席婚禮,而此刻要是給青伢子這個瘋子殺害,我真的是沒有辦法給他交待了。

  張艾妮已然生死不知了,倘若貓兒再出意外,這是要逼著我自殺謝罪的節奏么?

  我仰頭去看,瞧見水塔之上,一個蒙著頭紗的印度女人將貓兒緊緊攬起,這個女人長得嫵媚又妖艷,秀挺的鼻子上面有金燦燦的飾品鏈子,手上拿著一把裝飾精美的彎刀,刀鋒寒光耀眼。青伢子背靠著水塔,見我投鼠忌器,沒有進攻,這才緩了一口氣,朝著上面吼道:“刀、刀子!”

  他喊得急,那印度美女沒辦法,只有從頭上取下一根銳利的簪子,抵住貓兒的下顎,然后把那把彎刀丟了下來,青伢子左手將刀接住,以棍拄地,切開左腿的褲子,將沾染到了我撒出蠱液的皮肉給毫不猶豫地剮了出來,扔在地上,一聲痛都不哼。

  我并沒有理會他所做的這些事情,而是看著貓兒全身被捆、嘴巴堵住,不過除了精神有些萎靡之外,倒也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提起的心這才收了起來,朝著青伢子淡淡地說道:“沒用的,你就算是把整條腿都給卸下來,都沒有一點兒效果。”

  聽到我的警告,青伢子的眉頭一挑,朝著我怒目瞪來,大聲罵道:“你到底給我弄的什么玩意?”

  我瞧著一臉氣急敗壞的青伢子,手掌輕輕地摩挲著鬼劍,低聲說道:“你既然知道我身懷本命金蠶蠱,自己也是玩蠱之人,那便應該知道什么叫做王水!”

  何為王水?這里指的并非是那用硝酸和鹽酸混合而成、可銷金溶石的強腐蝕劑,而是說作為萬蠱之王的肥蟲子提煉而出的蠱液,這東西需要大量的毒物,毒性越強,功效越是顯著,以前之所以不做,那是因為兩三轉的肥蟲子還當不起萬蠱之王的名頭,即便是時至今日,也只能說是勉強。

  不過我這里勉強,青伢子那里卻勉強不得,王水一入體內,若沒有豆漿混合牛奶喝入口中,必定會瞬間凝成一條帶著肥蟲子精神印記的蟲子,這蟲子萬千形狀,一般都是又扁又長,百十條觸角,在人體的真皮層下面行走,那觸角就會不斷挑動神經,讓人痛不欲生,便算你是那鐵打的漢子,也得乖乖地撅起屁股,彎下腰來。

  青伢子跟許映智有過交集,想來也是曉得了這里面的門道,臉色一變,左手的大拇指按住腰間,穩住那蠱液,而右手則將長棍一指,厲聲喝道:“陸左,你還不趕緊給我解蠱?”

  小妖搖身一變,化作了數人高=高的小巨人,頂住了那尊黑銀塑像幻化出來的巨大神像的攻擊,而朵朵需在她的旁邊護翼,灌輸力量,此刻她們也是抽身不得,我瞧見水塔之上那個印度女人一雙眼睛隱隱透著綠光,雖然艷麗如花,但總透著一股子邪勁,而此刻更是全身戒備,小心躲在貓兒身后,我倘若一有任何想要與她為難的動作,只怕貓兒便已然身消玉殞了。

  我沒有動彈,但未必不敢與青伢子討價還價,聽得他這要求,我便冷聲笑道:“你當真是好笑了,好不容易給你種上蠱毒,我為何要給你解開呢?”青伢子的臉色瞬間就變得無比陰沉,直勾勾地瞧著我,低聲說道:“難道你就不在乎那個女人的性命?”

  我看了貓兒一眼,心中飛快計算著——張艾妮是大師兄的青梅竹馬,這事情連我都剛剛知道,而貓兒是林齊鳴的女朋友,這事兒知道的人也不多,更重要的事情是,青伢子對我研究透徹,但別的就未必都了解,他也許連大師兄和林齊鳴是何許人也,都尤未得知。

  如此一想,我冷聲哼道:“在乎不在乎,有那么重要么?你殺了我手下這么多人,也不在乎多這么一個,反而是此番我倘若是讓你這條毒蛇給活了命,以后我便休想有安生日子過,這么說來,我還真的應該把你的性命留下來。”

  聽得我這渾不在乎的話語,青伢子的一雙眼睛立刻瞇成一條縫,里面有著冰冷的光在閃爍。

  我表現得如此風輕云淡,如此自然,他不由得下意識地懷疑起自己的判斷來,而就是這么一猶豫,各種顧慮便都涌上了心頭,使得他的臉色越來越陰郁起來。

  如此沉默了好一會兒,他似乎想通了,長舒了一口氣,輕輕嘆道:“我們這次從香港轉道而來的時候,秦魯海曾經勸過我,說你是一個絕對不好惹的角色,能不得罪,那就最好不要得罪。然而我謀算你已經有一年之久,又想踩著你的尸體,接管許映智留下來的薩庫朗,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所以才會潛入此間來。不過到了現在,仔細想一想,難怪他能夠活得這么久,那個老狐貍的眼光真的是太毒辣了。不過呢,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既然到了這個地步,同歸于盡,似乎也是不錯的選擇呢!”

  他咬牙切齒地說著,見到我不打算給他解蠱,立刻就露出了光棍本色,從懷里摸出一個拳頭大的東西來,我看了一眼,那東西居然是一個早產嬰兒風干之后的尸體,上面似乎還撒了許多金粉,青伢子兇相畢露,三兩口,將這黑乎乎的嬰尸啃食完畢,然后高聲喊著,準備吩咐那個印度女人狠下殺手,破釜沉舟。

  我哪里想到這個家伙居然這么決絕,不由得大聲喝止道:“等等!”

  青伢子眉頭一掀,那一臉都在洋溢著一股古怪的黑色,破口大罵道:“等你妹啊,陸左,來啊,要死一起死!”

  我不理會他的謾罵,抬頭看了貓兒那驚恐的臉一眼,沉聲說道:“生命是值得敬畏的東西,今天已經死了太多的人,我不想再有人死去。這樣吧,如果你發血誓,不去傷害我父母,那么你只要放了這個女孩兒,我便可以給你解蠱,并且讓你離開,半個小時之內你有多遠滾多遠,而在半個小時之后,我開始出發,倘若你到時候還是落在了我的手里,那么便只能怪你學藝不精了!”

  光憑借著手中的藥師佛慈悲棍,青伢子便有自信與我一戰,倘若是我給他解了蠱,誰跑誰追還不一定,青伢子聽得我這話,不由得大喜過望,不過他倒也是極有城府之人,那欣喜地表情一起即斂,瞳孔驟然收緊,死死盯著我,良久之后,他才說道:“好!”

  青伢子一表完態,場面當時的氣氛頓時就松了下來,他讓我先解蠱,我讓他先放人,如此僵持,他同意讓貓兒一個人待在水塔之上,印度女下來,而我則在這兩人的審視下給他解蠱。

  如此協商妥當,我們兩個都發了血誓,那個印度女在青伢子的呼喊聲中滑下了水塔樓梯的半腰處,而我則一步一步地走向青伢子。這個印度女的身手好極了,她停留在一半的路程,絕對有信心在一秒鐘之內重新翻身回到水塔之上,然而就在印度女死死地盯著我的時候,一道白影卻出現在我的視線邊緣。

  我穩住激動的心情,走到青伢子身前三米處,跟他拖時間:“王水入體,便化作蟲,行于你的體內,若想要解,你需要放松身體,將氣息歸于下丹田處,我好讓其爬出來……”

  我平靜地跟青伢子解說著解蠱時他需要配合的注意事項,那個印度女在水塔鐵支架的半中央,似乎感到了一點兒不對勁,特意瞧一眼小妖和朵朵那邊,這才收起了疑惑,然而就在我說準備開始的時候,青伢子突然握緊了手中的藥師佛慈悲棍,大聲叫道:“不對,你敢騙我?”

  他幾乎是以雷霆之勢,將那禪棍砸向我的腦袋,那個印度女也立即反應過來,翻身上塔,然而這個時候哪里還容她發揮,上面陡然伸出一只腳來,直接踹在此女的面門,轟的一下,人便憑空跌落下來。

  青伢子暴起攻擊,而此刻的我也知道事情到了最關鍵的時刻,若想要他沒有傷及貓兒的能力,我必須要一下制服他,所以我也是不閃不避,咬著牙將鬼劍擋住這一棍,巨大的力量將我整個身子都砸進了石堆中,而我也終于貼近了青伢子的身子,一邊發動他身體里面的蠱毒,一邊闖入他懷中。

  我看著這個老辣狠戾的年輕人一眼,然后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啊,我艸,這肉真腥!

2條評論 to“第三十六卷 第十五章 生咬人肉”

  1. 回復 2014/03/08

    草原狼

    呵呵、正能量、陸左

  2. 回復 2014/03/12

    劉璃夜″

    雖說討厭二芽子,但,卻也不容易.只是走錯路,雖說不該殺朵朵,但也是朵朵的父親先害人的吖。覺得都有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