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第十七章 大師兄駕臨,塵埃落定

  陡然間瞧見尹悅這俏麗的小臉兒,我不由得發愣,說啊,你怎么過來了?

  尹悅打了一個哈欠,說還不都是你,某人聽說你們這里的首席風水師受了重傷,生死未卜,結果屁股就像著了火一樣,一秒鐘都坐不住,緊趕慢趕地朝著東官趕來,一路上又卜又算,到了地方,自己去了醫院,又把我派到南城來照應,我剛才在路上四處游蕩呢,瞧見你們這事務所烏云壓頂,便翻過來瞧了,沒想到還真能幫上些忙。

  尹悅剛才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就在我與青伢子短兵相接、性命相搏的時候,已然將那個鼻子上面穿孔的印度美女給弄得趴下,生活不能自理,也已經將貓兒給松了綁,我躺在地上,瞧見貓兒揉著手腳走過來,不由得一笑,說貓兒,剛才沒有嚇到你吧?

  此刻的我,除了先前掉進臭水溝里面的那一身淤泥之外,全身上下被敵人的血、自己的血浸潤,到處都是鮮血淋漓,而且嘴里面還有青伢子那些肉屑,這會兒正吐這呢,恐怖得跟惡鬼一般,饒是她膽兒大,也不由得嚇了一跳,仔細打量我一番,這才確定是我,忐忑地說道:“還好,還好!”

  尹悅一把將貓兒的小蠻腰給攬住,笑嘻嘻地說道:“你就是小林子在陸左事務所找的那個小妹兒吧?你別嫌陸左這形象差,當年小林子在山東跟著陳老大一起斗惡靈的時候,那可比這惡心多了,別說活人肉,便是死人肉、僵尸肉,他也未必沒有啃過,你現在還不是照樣跟他親嘴兒,這有什么?”

  尹悅說得毫無顧忌,然而貓兒卻受不了了,忍不住泛嘔,我瞧見這奔放不羈的姐們調戲貓兒呢,怕這個沒見過什么大場面的女孩兒承受不住,影響她和林齊鳴之間的感情,連忙圓場道:“別嚇唬她,假的都給說成真的了,先扶我起來哦,看到頭頂那尊大佛了沒有,先搞定它,要不然大家還得完蛋!”

  青伢子雖死,但是他剛才祭出來的那尊黑銀塑像,此刻幻化出來的巨大神像,卻依然存在,不增不減,尹悅瞧見正在獨力對抗那尊神像的小妖,莫名就有些惺惺相惜,一雙晶晶亮的眼睛之中隱有淚光,嘆聲說道:“這小妮子,可真要強,那大神,可是在馬來西亞第一大寺供奉的大黑天像,香火千年不絕,好大的威能,給青伢子那狗日的弄過來鎮壓靈體,結果她居然咬著牙挺住了,難能可貴!”

  我聽尹悅說得厲害,不由得心急火燎,然而我雖然將青伢子弄死,但終究還算是兩敗俱傷,此刻也積蓄不得氣力,無可相幫。

  不過尹悅倒也不急,她閉上眼睛,等了一會兒,突然笑道:“不用急,他來了!”

  “誰來了?”我躺在地上,站不起來,不過眼珠子也骨碌轉了一圈,那天臺的通道已然被青伢子砸跨,尋常人那等也上不來,不知道尹悅松的哪門子氣,不過也就在我問這話的時候,那空地上突然出現了幾個人的身影,當頭的一個是一臉嚴肅的大師兄,旁邊還有兩人,卻正是七劍之中的余佳源,另外一個,卻正是從西南局調過來的09年集訓營頭名的趙興瑞。

  大師兄出現之后,也不多言,雙手甩出八面令旗,直接定住了天臺那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八個方位,每一個方位立刻升騰出一道虹光,分成紅、橙、黃、綠、藍、靛、紫、黑八色,將這整個天臺籠罩,接著匯聚成一股柔和的光芒,緩緩地轉動,將那尊巨大的神像給籠罩住,不得動彈。

  如此約束了好幾分鐘,那尊跟小妖拼得精疲力竭的神像驟然消失,從天空之上掉下來一尊黑銀塑像,給余佳源手上一根突然飛出的皮鞭接中,直接控制起來。

  神像一消,小妖也終于扛不住了,身子一晃,那巨大的身影立刻一陣恍惚,接著化作了一道光,招呼都不打,直接鉆入了我胸口的槐木牌里面來,朵朵也是一臉慘白,搖搖晃晃地飛到我面前來,摸了摸我的臉,關切地問道:“陸左哥哥,你還好吧?不會死吧!”

  得,朵朵這小妞兒雖然有過醐醍灌頂,但終究還是小女孩兒心態,童言無忌,說得我好是一陣郁悶。

  不過朵朵倒是個窩心的孩子,前后左右幫我查看了一番。

  此戰下來,其實我也是處處受傷,小傷不算,不但先前被食人魚啃咬,又中了兩槍,后背被青伢子捅了一刀,剛才硬接那藥師佛慈悲棍的時候也受了很嚴重的內傷,此刻又沒有肥蟲子在體內修修補補,所以倒真的是一條破船,她心疼得要命,雙手揉搓出一陣柔和的光芒,附著在我的身上,雖然不能修補傷勢,但多少也將我的疼痛減緩許多。

  朵朵一番忙碌,收完工,我終于能夠自主站了起來,尹悅也終于將我給勉強包扎起來,而這個時候大師兄忙碌完了,朝著我這邊走過來,瞧著我搖搖欲墜的模樣,低聲問道:“怎么樣,還好吧?”

  我瞧見大師兄,臉上一陣羞愧,點頭說還好,接著又是欲言又止地說道:“大師兄,對、對不起,我……”大師兄揮手,制止了我的話語,沉聲說道:“這事情不怪你,我剛才從醫院過來,中華已經對抓捕的那個泰國人進行過審問,我也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他們是有備而來,有心算無心,而且集齊了東南亞薩庫朗那些最忠誠于許映智的高手,突然之下,能夠有這樣的結果,也算是不錯的了,便是我,說不定做得也沒有你好!”

  我苦笑,說大師兄你可真會安慰我,我錯就錯在太驕傲,太自負了,完全沒有把他們當一回事,艾妮姐都已經被擄走了,卻不曾想到這些喪心病狂的家伙,竟然還會拿我手下的員工性命要挾,倘若我早一步想到,貓兒就不會遭這么大的罪,而老萬,也不會死了……

  想到老萬的死,我的心就忍不住地抽痛,先前為了戰斗,腦子空不下來,而此刻卻是浮現聯翩,那眼淚,止不住地就流了下來。

  老萬啊老萬,曾經跟我一起下貨、一起吹牛喝酒,一起奔波忙碌的朋友,我永遠也看不到你了啊!

  我的心情無比沉重,再想到張艾妮還在醫院里生死不知,更是難過,大師兄瞧見我這副模樣,過來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嘆息道:“陸左,人終有一死,只不過是早晚而已,做我們這一行的,生與死是怎么回事,其實早就已經看透了、看淡了,何必將所有責任都擔在自己肩膀上呢?這樣子,你自己難道不累么?”

  我看了一下大師兄,便問起張艾妮的病情,大師兄點了點頭,說經過輸血,目前已經是將生命給控制住了,而且金蠶蠱在她體內,甚至能夠將幾十上百道刀疤都給貼合,消于無形,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她的手筋、腳筋因為被挑開得太久,手術雖然已經搭橋縫合在了一起,但想要恢復,終究還是有些困難,他考慮了一下,如果能夠弄倒一滴龍涎液,說不定她這輩子還能夠有重新站起來的希望,要不然……

  說到龍涎液,我不由得懊悔不已,當初我們除了給三叔留下一滴,其余的一點兒備份都沒有,全部給上面搜刮過去了,那些東西極為珍貴,交上去的全部都被用那極富科幻色彩的箱子鄭重保存起來,分別編號,專供最上面享用,大師兄雖然功勛卓著,但是涉及到這些問題,未必好使。

  不過,人沒死,活著便還有希望。

  大師兄這邊說完,入口處那邊的石頭一陣晃動,有人在奮力推動那些廢墟,在劇烈的震動幾下之后,終于有人從入口出現,瞧見那些身穿黑色中山裝和警服的人員,卻是掌柜的帶著大部隊趕到。

  瞧見天臺上面這一片狼藉,以及或躺或站的我們,掌柜的匆忙跑來,向大師兄敬禮。大師兄對我并無多少責怪,但是對于掌柜的,卻也沒有留什么情面,將他好是一通批評,質問說這么多人潛到他的眼皮子底下,還有這么多槍支彈藥,以及這些厲害的高手,而他查了這么幾天,居然一點兒信息都么有得到,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我軍不力,而是敵人太狡猾——掌柜的接掌東官不久,現在正處于磨合期,對下面多少也不能如指臂使,此刻挨了批評,臉也黑了,一邊點著頭,一邊表達歉意,瞧他那一臉郁悶,估計會去之后,跟著他的那一幫人,可得要被嘮叨死去。

  不過說到這些,青伢子他們之所以能夠偷渡回來,并且隱藏無聲,必然還有許多外圍人員給他們提供幫助,這一點需要查,徹查嚴辦,而關于這些事情,也都可以由這些知恥而后勇的人去干了。

  一夜漫長,戰亂不休,諸事安排妥定,我也終于長舒了一口氣,閉上眼睛。

1條評論 to“第三十六卷 第十七章 大師兄駕臨,塵埃落定”

  1. 回復 2015/04/15

    藍精靈

    青芽仔的棒棒是好東西啊,居然沒人要?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