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一章 時光匆匆如流水,一晃又是小半年

  夏末秋來霜林染,獨身靜處草堂庵。

  相對于前些年的奔波忙碌,2011年對于我來說,是相對于穩定和閑適的一年。

  將茅晉事務所給關張之后,我和雜毛小道便寄居在我剛剛盤下來的養蝎場里,靜靜蟄伏。我呢,每天認真地讀書養蝎,然后沒事就研究研究一點兒蠱毒,早晨鍛煉,夜里修行,除了偶爾和小妖吵吵架、拌拌嘴,指導王二春這小胖妹如何煉蠱之外,倒也沒有什么別的麻煩事。

  至于雜毛小道,他的性子不如我這般安靜,每日都在外面奔波,或者在街頭擺攤算命,或者在迷朧夜色中流連花叢,或者在海邊劈浪,或者在山林靜修,如此灑脫不羈,倒也是羨煞旁人。

  養蝎場的日子平淡無奇,不過小妖卻是個不甘寂寞的性子,自個兒去林子里伐竹,居然在養蝎場的空地上自給自足,蓋起了一座竹堂來,我雖是俗人,但是瞧見那別致的竹堂子,有著說不出來的雅致。這東西是違章建筑,不合條例,而且我接手這養蝎場以來,就沒有做過一單正經生意,有進項沒出項,這反常的行為被當地的工商稅務部門盯上了,隔三岔五過來找麻煩。

  實在沒辦法,那就只有走上層路線,給養殖場安了一個附屬研究所的牌子,也算是摒退了不少麻煩。

  說是平淡,但其實也有許多值得一說的事情,比如九月份的時候,我和雜毛小道去了一趟歐洲,從烏拉爾山脈到格陵蘭海,從萊茵河到勃朗峰,足跡踏遍西歐各國,在霧都和浪漫之城,雜毛小道飛劍驚艷全場,神劍引雷術異域揚威,轟殺了超過四十名魔黨血族,而我更是親手蠱殺了一名巔峰狀態的血族大公,一舉奠定了威爾在歐洲地下世界的地位……

  然而此事與本文主旨無關,未了避免被各位看官評述拖沓,在此略過不提,不過也正是此事,使得我和雜毛小道真正登上了世界舞臺,雖然當時也是改頭換面、隱姓埋名而去,但是那來自神秘東方的控雷者和生物大師,卻已然是在高鼻梁、藍眼睛的老外心中留下噩夢。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這種事情比起朵朵能夠行走于陽光之下的消息來說,那簡直是不足掛齒。

  是的,大家沒有看錯,當日青伢子落敗身亡,那根藥師佛慈悲棍和炸裂的黑銀神像雖然被宗教局收起,但大師兄卻并貪功,而是將完整的慈悲棍轉交給了我,此物佛心邪性,上面怨靈糾纏,朵朵憐其苦楚,于是便用所學藏秘佛法來度化,結果在年末的時候,朵朵終于用那大慈悲心,將慈悲棍上面所有的怨靈給度化超脫。

  功成之日,斗牛之光沖天而起,攪動風云,場面恢宏,而在那無邊的佛光洗滌之下,朵朵這些年來的努力也終于修成了正果,除了烈日當空的正午需要那碧落回陽傘稍微阻擋一下陽光之外,此外的時間,她已然如同藏地日喀則的鬼妖婆婆一般,完全沐浴于陽光之下,再無顧忌。

  第一次瞧見這情景的時候,我高興得幾乎要瘋掉了,抱著朵朵,眼淚就止不住地流了出來。

  多年的奔波忙碌,時至如今,我的心愿終于也算是了結。

  我興奮莫名,當天就找人給朵朵在派出所幫忙上了戶,朵朵并沒有采用原來“黃朵朵”之名,這個小蘿莉很倔強地表示,自己要姓“陸”——如果不是陸左哥哥,此刻的她或許早就已經被那陰風洗滌得沒有神志,成為一個只知殺戮的怨靈,或者早已經被人超度,煙消云散了。

  她此前已死,而現在的新生則是我所給予的,所以從此以后,她便叫做陸朵朵了。

  聽到這個粉雕玉琢的小蘿莉認認真真地說出這一番話來,我的淚水幾乎蒙住了雙眼,腦海里一直回想起當年夜宿色蓋村時,那個悄悄潛入房間里來,鼓起腮幫子朝我吹氣的可愛鬼娃娃。時光如逝,匆匆又是幾年,讓人忍不住興起幾多感嘆。

  朵朵的入籍,隨之而來的是上學問題。她與小妖不同,那個小狐媚子受不了約束,也從來不喜平淡,然而朵朵自從五六歲遇害,時至如今,都沒有過上一天正常人的生活,內心里其實還是和普通的小朋友一樣,十分向往著學校生活的。

  所以在給朵朵上完戶口之后,經過我、雜毛小道、小妖、虎皮貓大人、肥蟲子、小青龍和朵朵的家庭民主討論,陸朵朵小朋友將就讀于附近的一所小學,成為一名正式的小學一年級新生。

  與經常逃學的小妖不同,朵朵簡直是熱愛死了學校生活,在學校里面的表現十分優異,小小年紀就體現出女學霸的超強品質來,成績好,模樣又長得可愛,而且待人處事堪稱完美,深得老師們的喜歡,不知道有多少小正太眼巴巴地要跟她玩,弄得虎皮貓大人一肚子酸水,整天牢騷。

  我每天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接朵朵上下學,騎著新買的自行車,撥著鈴鐺,在馬路上一路飛馳,而朵朵則灑下一連串銀鈴一般的笑聲,那種感覺,別提有多美好。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又一年的元旦到了,受到邀請,我和雜毛小道組團去帝都參加林齊鳴和貓兒簡四的婚禮。

  他們是奉子成婚,不過貓兒還沒有顯懷,穿上婚紗的新娘美麗極了。林齊鳴目前這個位置的前任,正是負責東南總局的大師兄,說起來也算是宗教局里面一方人物,所以婚禮當天來了許多重量級的客人,我是第一次見到了郭一指和洛瞎子的師父鐵齒神算劉,也是第一次瞧見大內第一高手黃天望——上一次在洞庭湖,他根本沒有露面。

  此人名頭頗響,但卻是個其貌不揚的小老頭兒,留著一把山羊胡子,眼睛小小的,穿著黑色唐裝,像個教書的老先生。

  大師兄領著我和雜毛小道見過無數大佬,大家見面,好是一陣“久仰”,其實在此之前,我都不知道這人是干嘛的。黃天望只是露了一個小臉,與他一樣的還有好幾個總局元老,這里面便有許映愚,作為敦寨苗蠱的前輩,他保持著一貫的低調,席間也不與我多聊,倒是邀了我去他家里見面。

  皇城根下,又是這樣的部門,規矩頗多,而且貓兒有孕,我們也沒有多鬧,等到最后,我與林齊鳴敘話,談及這段姻緣,他的表情那叫一個幸福洋溢,攬著我的肩膀,說陸左,你也老大不小了,還不趕緊結婚?到時候生一個跟朵朵一般可愛的女兒或者小子,那得有多好玩兒啊——你要快,到時候我們兩個結娃娃親,便可以當親家了。

  我一臉郁悶,說老子女朋友都沒有呢,怎么結?結黃昏么?

  林齊鳴有點兒喝高了,瞇著眼睛想了一下,朝正在照顧朵朵吃飯的小妖指去,忿忿不平地罵道:“我艸,這么漂亮的一小妞兒都給你領來了,你還說連個結婚對象都沒有?陸左啊陸左,你這是在跟我裝傻呢,還是得了便宜賣乖?”

  瞧見林齊鳴那一臉醉意,我不由得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小妖對我的心意我也不是不明白,其實我對于這個小妞兒也是挺有意思的,但是這人妖殊途,又不是跟戲文里面唱的一樣,還能夠結婚生子,我怎么能夠跟小妖走到一起來呢?只是雖說如此,但是從外觀看,大家的身體構造也差不多,如果……也許……試一試,說不定也能夠那啥吧……

  好吧,我忒邪惡了,簡直就是禽獸來著——我給自己灌了一杯酒,好辣。

  婚禮過后,雜毛小道和虎皮貓大人先回南方,而我在帝都待了一個星期,一直都住在北海公園附近的一套四合院里,那里是組織上分給許映愚的住處。到了那兒,方覺得這堂堂中國,當真是人杰地靈,臥虎藏龍,處處都見高手,如同許映愚一般深不見底的老家伙便有三四個。

  不過跟那些宗教局宿老的門庭若市相比,許映愚此處卻顯得冷冷清清,除了一個保姆和警衛員之外,再無他人。養蠱人的結局“孤貧夭”,此乃天數,許映愚雖然修為已至化境,但仍然逃不開這結局,不過至于真實的情況如何,他不提,我也不敢多問。

  那幾日,許映愚對我悉心教導,事無巨細,他是洛十八的大弟子,與我同根同源,對于我解讀《鎮壓山巒十二法門》、《正統巫藏-攜自然論述巫蠱上經》和《正統巫藏-攜自然論述巫力上經》這三部奇書起到了至關緊要的作用,我們兩個幾乎是廢寢忘食,說到興奮時還秉燭夜談,而正是許映愚毫無保留的教導,使得我終于對于巫蠱之道有了煥然一新的了解,化繭成蝶,真正實現了無斷層的傳承。

  一個星期之后,我們將那三本奇書的內中真義大概對照完成,許映愚也是精疲力竭,沒有再留我,讓我返回南方,出門時,我在門口,朝著里面酣然入睡的那個老人,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響頭。

  返回南方后我繼續過著平淡的生活,12年春,某日帶著眾人驅車前往江城淇澳島看紅樹林濕地,突然接到大師兄的秘書趙興瑞來電,問我和蕭道長這天有沒有空閑,陳老大要見我們。

  我問什么事,趙興瑞答:“這事兒,跟你那高中同學楊振鑫有關。”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