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三章 閔魔子弟,神奇畫皮

  西郊訓練基地作為宗教局新生力量的秘密駐地,其實總共分為地上區和地下區兩個部分,地上區域是很正常的職業部隊訓練區域,而地下區,才是真正藏有大秘密的地方,分作幾層,面積比地上大了三四倍。

  尹悅是這兒的地頭蛇,一路蜿蜒曲折,乘著電梯上上下下,終于來到了地底深處的一個房間里。

  因為我們即將要代替那兩個倒霉鬼前往湘湖,為了臥底的安全,風聲不可走漏,所以這地方的保密級別是絕密級的,不但進來的手續繁瑣,而且這里所有的守衛也都是經過尹悅精挑細選的,忠誠度上是絕對有保證的,在我們從湘湖省回來之前,他們的行動也將受到限制,絕對不可以離開這里。

  那兩個來自會州的邪靈教成員給分開關押在了東西兩側,用單透鏡墻給隔著,我們這邊能夠看到他們,而他們卻不知道墻壁后面,其實還站得有人。

  老趙問尹悅,說相關的審訊結果出來了沒有,尹悅遞過來厚厚一沓資料,說這是經過相關專家連夜審訊出來的結果,左邊這個家伙叫張建,右邊那個叫做高海軍,他們兩個都是閔魔的弟子,因為最有天分,閔魔對他們也寄予了厚望,讓他們一直在鄉下苦修,少有拋頭露面,所以知道他們身份的人很少。

  上一次閔魔在鵬城工廠覆滅,并沒有波及到他們,后來陳老大組織的數次清理和打擊,也都將他們給漏了,不過自從以閔魔為代表的南方勢力相繼覆滅,使得他們兩人一躍成為了這個地區數一數二的高手,所以也開始得到了邪靈教的重視,閔魔雖然身死,但是他在南方省的威望和勢力猶在,只是大部分都斷了線,有聯系的又不成氣候,所以佛爺堂希望能夠通過這兩人,重新將旗幟立起來,將已成一團散沙的南方省邪靈教聚攏在一起。

  只可惜,負責聯絡這兩個人的邪靈教成員,正好就是我那個打入敵人外圍的高中同學楊振鑫。

  張建和高海軍還以為自己“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這回終于算是有了用武之地,結果被前來接頭的這小哥轉手一賣,壯志未酬,便直接蹲進了這地底深牢,好不憋屈;更加讓人郁悶的事情是,這政府部門行事手段竟然比他們邪靈教還要不如,上來問三句,話音還沒有落,直接就用了搜魂,將底都掏了個空。

  他們兩個屬于天分極佳,而且之前一直埋頭修行,也沒有犯過什么血債,所以昨日大師兄親自出馬,做了一些允諾,居然還將他們給說服了,現在同意全力配合我們的方案,幫助我們飾演他們,進行臥底工作。

  倘如是在以前,我必定會覺得這兩個小子不過就是在詐降,等看守放松了警惕,伺機逃脫,不過經歷了洛氏姐妹以及魚頭幫幫主姚雪清的交往,我卻也知曉了看著神秘詭異、鐵板一塊的邪靈教,其實內部也是危機四伏,也是可以分化的。

  想想也是,人之初性本善,沒有人是天性邪惡的,除了那些無路可退的家伙,有多少人是愿意一條路走到黑的?

  有了這兩人的配合,我和雜毛小道也開始靜下心來,努力學習他們的神態、說話的語氣以及擅長的手段,特別是他們兩人從閔魔那里學來的《大自在觀想六欲天心經》,此法乃小乘佛教變種所化魔功,乃通過觀想欲界諸天,即“四天王天”、“忉利天”、“須焰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此六欲天,而獲取修為。

  此法修行倒也簡易,于童子時便著手開發色欲,修煉時與赤裸異性一起,眾生有淫欲心,初始時必定血脈賁張,為所欲為,而欲界越高,淫欲心越淡,分別是交、抱、握、笑、視,經歷了欲界、色界和無色界等三層境界,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萬千美女立于前而面不改色,如此方有小乘,入得門道。

  閔魔此人天性才情極高,收徒也獨辟蹊徑,然而門下諸徒能夠進入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者十不存一,大猛子算一個,張建和高海軍也各算一個,另外還有一人,那便是極得閔魔歡喜的女徒弟,外號黃鱔的王珊情;當然,那些家伙早就已經死去,而我們此番了解的,也并非想要修煉那門功法,只不過是想要了解其運行手段和表象,迷惑邪靈教中人而已。

  對于此門功法,雜毛小道修煉過李道子所傳的《山間花陰基》,倒有異曲同工之妙,故而并不用費多少氣力。

  這一次大師兄之所以挑選張建和高海軍下手,能夠預料得到他們愿意配合,這是其一,更重要的一點其實也正是因為南方省這邊的邪靈教機構被破壞得很嚴重,使得認識這兩人的邪靈教人士并不算多,熟悉的則基本沒有,要么死了,要么就是在白城子里面吃窩窩頭呢,我們兩個的主要任務,便是盡量模仿張建和高海軍兩人,至少不讓打過照面的人起疑,這才能夠打入敵人內部,完美地完成任務。

  兩天兩夜,我們幾乎通宵達旦,沒有合眼,做了許多準備工作,盡量讓自己能夠更加惟妙惟肖一點兒。

  在第一日晚間的時候,來了一個瞎了左眼的老頭兒,滿頭愛因斯坦般造型的亂發,渾身邋里邋遢,散發著一股臭咸魚的氣味,皮膚到處都是黑色污垢,唯有那一雙手,干凈得像小姑娘的柔荑一般。

  這老頭是大師兄找過來的整容大師,姓楊,早些年祖上是捏面人的手藝人,后來到了晚清時出了一位奇才,諢號千面人,是天下第一易容高手,據說出道以來,從來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此人縱橫一世,結果鬧義和團的時候隕落于洋人的排槍之中。千面人死后留了幾房子孫,其中一房流落川蜀,便是楊操的先人,而這一位的手藝,更是高明。

  老趙對這位楊大師的手藝吹得上了天,我們也沒有太多的擔心,只是殫精竭慮地學,多學一分,便少一分的危險,到了第三天的時候,終于算是有了點成果,那姓楊的老頭兒也照著模子弄好了兩副人皮面具,擺起臺案,作法祭神,如此好是一通符咒,接著從棕色的藥液之中撈出兩張人皮來,各自貼在了我和雜毛小道的臉上。

  這面具貼在臉上癢癢的,仿佛如活物一般,伸出許多細線粘連在肌膚里,瞧見我們難受,那老頭兒讓我們都閉上眼睛,并且不斷地修修補補,如此又是忙活了兩三個小時,悼神完了,又讓我們吞服了兩碗香灰水。

  如此方算完畢,在我們兩人面前各豎起一面鏡子,我睜眼一瞧,一張既陌生又熟悉的臉孔浮現眼簾,這是張建,一個臉型削瘦,唇上微須,雙眼斜長的青年。我摸著臉上的肉,跟平日里的,幾乎是一模一樣,神乎其技,簡直就是畫皮。

  當我走進左邊關押張建房間里,瞧見我的臉,正主也都嚇了一跳,再加上我這兩日模仿的神態動作,簡直就是在照鏡子。更加驚人的事情發生了,當我張口說話的時候,沙啞低沉,那聲線跟張建的,除了微末之處還有些區別之外,居然有了九成相近。

  這顯然是剛才灌下的那碗香灰水,起了作用。

  面對這這樣的奇跡,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那便是自古民間多高手,千萬不可小覷天下人。

  如此易容完畢,姓楊的老頭兒找到我們,說這張畫皮兩個月內有效,一如常人,也無需什么藥水浸泡,只需每日用米湯水洗臉,保持活性即可,至于體型,你倆都是高人,自己解決。囑咐完畢,老頭連如何解除面具的方法都沒提,直接拉動鈴聲,讓人帶走。

  選擇飾演哪個角色,這個是由身高來決定的,而雜毛小道要比我高一些,自然得有我來飾演張建一角。此事完畢,我們來到另外一個監房,那里有一個跟著兩人一同被捕的邪靈教徒,這是對我們這幾天努力的考試。此過程不容多敘,不過結果倒還不錯,不知道是我們表演得太像,還是那神乎其神的人皮面具,他并沒有認出我們來。

  準備工作終于結束,大師兄立即接到了通知,匆匆趕到,遞給了我們兩個錦囊。

  這錦囊是天山神池宮流傳于世的少數作品,名喚八寶囊,能夠通過八卦陣法,容納一定程度的物品,考慮到我們一身零碎,帶著容易發現,不帶又不行,于是他求爺爺告奶奶,終于給我們湊齊兩個——不過聲明一點,這兩樣東西都是有主之物,而且都是類似于鎮虎門那樣的老同志,級別比他還要高,以后任務完成,還是要還回來的。

  如此交待完,我們兩個終于算是搞定了所有的準備,在趙興瑞的幫助下將所有的東西對了一遍,然后塞給我們兩個背包,在一輛黑漆漆的車子運載下,給扔到了南方市火車站前。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三章 閔魔子弟,神奇畫皮”

  1. 回復 2015/02/05

    叮當

    這八寶囊尹悅有一個,大師兄有一個,蕭應顏有一個,還說求爺爺告奶奶,其實就是怕左道霸占了去

    • 回復 2016/03/16

      匿名

      寫書的寫著寫著就忘了,不奇怪。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