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四章 兩位大哥,是自己人

  邪靈教雖然是一個全國性的龐大組織,但是經過解放初期時的三反五反和十年動亂之后,基本上已經被分割得各自為戰,互不相連,以各地鴻廬和鬼面袍哥會、魚頭幫這樣的地方性團體為基本構架,除了做到最基本上的同氣連枝之外,根本就無法達到中央集權的目的,也無法將分散在各處的小鴻廬、小團體集合在一起來,真正擰成一股值得信任和具有威脅的力量。

  這種情況一直維續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小佛爺橫空出世,在當時的邪靈教左使王新鑒的支持下,一舉成為邪靈教的掌教元帥,而他這近三十年來一直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一統邪靈教。

  這是一件任重而道遠的事情,難若登天,然而小佛爺愣是憑借著自己超人的魄力和魅力,將此事一直在緩緩地推進,特別是在得到十二魔星中大多數人的支持之下,設立佛爺堂,從而奠定了自己一統邪靈教的基礎。

  我們此番前往湘湖,參加邪靈教來自各地教眾的集會,其實也是邪靈教增強內部向心力的一種重要手段,當日,也正好給予了我們渾水摸魚的機會。

  我和雜毛小道被一輛黑乎乎的套牌車給直接拉到火車站,然后塞給我們兩張前往湘湖郴州的臥鋪票,一瞧時間,離火車出發就只有二十分鐘了。持著張建和高海軍的身份證,匆匆忙忙過了安檢,有驚無險,上了車,火車啟動,我躺在床上,掏出大師兄給的那個八寶囊來仔細打量。

  這是一個巴掌大的小布袋,布袋的材質非金非絲,呈現出陳舊的灰色,然后用一根復雜編法的紅線穿著,收口處還有兩枚乾隆年間的古銅幣,有點像是風水店里面賣的護身符,這玩藝其貌不揚,但有一個好處,便是將哪怕鬼劍這般又粗又大的東西往里面放,依舊還是只有巴掌大,簡直就是妙極。

  如此一來,我的那些破爛玩藝便連同兩個朵朵,都給一古腦地裝進了里面去,雜毛小道亦然,除了虎皮貓大人遙遙輟在我們身后之外,便是那小青龍,也懶洋洋地附在了雷罰之上,給收入其中。如此的八寶囊,當真是極為神奇的法器,雜毛小道愛不釋手,上了車就沒說話,一直都在上鋪研究,試圖找到一些線索出來。

  連續三天兩夜聚精會神的學習,雖然以我們的修為并不勉力,但是終究還是有些疲累,雜毛小道遇見可以獵奇之物,興致盎然,然而我卻并沒有什么興趣,去了解這八寶囊為什么能夠收納比自己體積大幾倍的物品之中的原理,這種事情還是留給聰明人來做,而我,則要好好地睡上一覺,養精蓄銳才是正理。

  郴州是湘湖省的南大門,我曾經去過,那一次是在第一次剿滅矮騾子的時候,武警指揮官吳剛受到惡靈纏身,我受了馬海波的委托前往,而這一次則是第二次。

  南方市與郴州的路程并不算遠,倘若是坐高鐵,只用一個半小時便能到達西站,而火車如果是K字頭的話,不過就是四個多小時而已,我眼睛一閉,這一覺都還沒有睡飽,便感覺到有人推我,在我的耳邊輕輕喊道:“張建,嘿,醒一醒,到站了。”

  這名字在我的腦海里轉了兩個圈,霍然睜開眼睛,瞧見一個黃臉漢子正朝著我喊,這才下意識地坐直身子來,嘟囔道:“啊,這么快啊!”

  將簡單得過分的行李收拾好,我們兩個人隨著人流下了火車,室外的氣溫有些冷,我一陣激靈,望著周圍這些陌生的旅客和旁邊這個黃臉漢子,長長地吸了一口氣,想著自己此遭恐怕是要以別人的身份,過活好長一段時間了。

  二月末三月初,正好是那學生潮和民工潮回流的高峰期,火車站的人流還是蠻多的,我和雜毛小道各自拿著張建和搞海軍的行李,擠出旅客出入口——重要的私人用品都已經用八寶囊收了起來,我這包里面所帶的東西不多,除了外出時需要帶的幾件換洗衣物和洗漱用具之外,還有一塊用來證明閔魔弟子的龜甲牌,以及一本村上春樹的長篇小說集《國境以南、太陽以西》。

  說實話,看到這本書我還挺好笑的,沒想到這個張建除了是閔魔弟子之外,還是一個具有文藝氣質的大齡男青年。

  雜毛小道與我的行李除了那本書之外,所差無幾,都沒有什么值得一說的法器,看來這兩個家伙除了修煉得一身爐火純青的《大自在觀想六欲天心經》之外,就修行上而言,當真是個窮光蛋,要啥啥沒有。當然,這也許是因為閔魔死得匆忙,并沒有預留下什么東西來,不過他們的錢包倒是鼓鼓囊囊,里面有著不少的數目,此刻也全由我們笑納。

  火車站無論在哪兒,都是人流極多的地方,我們是傍晚時分到的,這個時候已然是華燈初上,天氣灰蒙蒙,讓人的心情也跟著不愉快,出了火車站的時候,雜毛小道還在跟我討論去哪兒吃晚餐,而我則很敏銳地感受到被人盯上了。

  來者何人?我沒有可以去看,心中估量著,不過也是不動聲色地拎著包走,結果有三四個人朝著我們這邊擠過來,挨肩擦背,接著就是一把鋒利的刀片朝著我的褲兜劃了過去。

  小偷!

  這伙人一亮出招式,我的心里反而平靜了許多,這火車站附近生存著大大小小的偷盜團伙,這是很容易想到的事情,只要這些人跟邪靈教沒什么關系,那么他們敢來招惹我和雜毛小道,簡直就是茅坑里面打燈籠——找死。

  說句很中肯的話,作為摸包扒竊的偷兒,剛才那突然一下割兜的技術,算得上是技藝純熟,要想練成這門技術,說不得還要苦練三年肉掌炒黃豆,倘若是尋常旅客,想必也會中了招,神不知鬼不覺,然而對于我來說實在是如同剛學走路、步履蹣跚的小孩兒一般,我手出如電,一把就抓住那只指間夾著刀片的手,輕輕一拉,這人便給我拽了起來。

  我的手如鐵箍,無論此人怎么甩,都擺脫不得,而與此同時,雜毛小道也出手,將朝他下手的那個家伙一腳踹翻在地,冷冷地笑,那笑容在他那一張精瘦的黃臉之上,顯得尤為可怕。

  陡生劇變,周圍幾個裝著擁擠的男人立刻圍了上來,一邊圍著我們說話,是古怪的方言,而一邊又封堵住我們的視線。

  我對著被我抓到了手、一臉憋得紫紅的那個矮個兒漢子冷聲說道:“別在我面前玩什么貓膩,老子什么沒有見過?想了結這件事情,那就跪在地上,給大爺我磕三個響頭,然后有多遠,滾多遠。”

  朝我下手的這個人是這一伙人的頭,本來想要硬氣一點兒,結果給我一捏,所有的節操也就隨著手骨碎了一地,直接雙腿一軟,跪著朝我磕頭認罪,我冷哼一聲,放開他,不再理會這一群惶惶不安的蟊賊,與雜毛小道一起離開。

  我們朝著站外廣場走去,沒有回頭,雜毛小道輕聲說道:“這些人故意的啊?”

  我點頭,說不過不知道是這兩個倒霉蛋的仇家,還是邪靈教過來接站的人。我們無法確定,也不想將事情鬧大,只有放過他們,張建和高海軍的聯系人正是我的高中同學楊振鑫,此番前來郴州,約定好在北湖區的一家酒店住下,自會有人過來聯系我們,當下也是不再多留,在火車站廣場旁等出租車,結果這個城市還真不好打車,無奈,只有乘公交車前往。

  房間是楊振鑫早就已經幫忙訂下的,我們到了酒店,辦好了入住手續,給他打了兩遍電話,皆無回應,這是早就已有預料的事情,要不是他的失蹤,大師兄自然也不會因為此事而麻煩道我們。

  這幾天精神亢奮,聚精會神,結果饑腸轆轆,我和雜毛小道便出了酒店,到附近去找食。郴州市區并不算大,但作為湘湖省的南大門,同時也是煤礦和有色金屬之都,中心地段倒也還算繁華,從友誼中皇城過去,到處都是餐廳和夜店,我們也沒有刻意,隨便找了一家看上去還算不錯的餐館子,點了一桌火辣辣的當地菜——桂陽餡豆腐,嘉禾血鴨,永興馬田豆腐、七甲臘肉……吃得那叫一個舒爽,酒飽飯足,已是夜深,姍姍而歸。

  回到了酒店,兩人酒氣熏熏地上了電梯,搖搖欲墜,仿佛路都走不動一般,然而當我們打開房門,走了進去的時候,兩人的臉色卻都一變,不動聲色地打量一番,我走到臨床的衣柜前猛地一拉,直接從里面揪出一個人來,扔在床上,而雜毛小道二話不說,罵了一聲臟話,直接一巴掌甩了過去,將那個藏在衣柜里面的土賊打得眼冒金星。

  我和雜毛小道心有默契,問也不問,劈頭蓋臉就是一通暴打,結果那人哭了,說兩位大哥,我的親哥喲,自己人!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四章 兩位大哥,是自己人”

  1. 回復 2014/03/30

    劉璃夜″

    哈哈哈哈哈哈! 好萌! 說都不說就打人家,干嘛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