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五章 打人立威,下棋落子

  張建和高海軍這倆家伙有兩個共同點,一就是修為都還不錯,二就是脾氣火爆。

  這兩人的實力僅僅只比閔魔首徒大猛子差一線,然而之所以給一直扔在會州鄉下,并不是沒有原因的,很主要的一點就是腦子不夠活泛,一根筋,用湖南話講就是“霸蠻”。當然,這脾氣也是相對的,當初兩人被抓起來的時候,也是一副死鴨子嘴硬的模樣,結果尹悅一上刑,立刻就服服帖帖了,什么東西都一籮筐地給抖落出來。

  此刻我們既然要冒充這兩個渾人潛入敵人內部,這性格自然要模仿透徹,下手也就沒輕沒重了,那人挨了結結實實地一通暴打,眼淚水都流了出來,抱著頭喊是自己人。

  雜毛小道聽得他這般說,更是來氣,一把就將其從床上拽起來,離地舉起,惡狠狠地說道:“你個撲街仔,誰他媽的跟你是自己人,說,你偷摸進來,到底想要干什么?”

  那個家伙的臉腫得老高,熱淚肆流,不過依然還是能夠瞧出他就是傍晚時分偷我錢包的那個矮個子,為了避免被再次暴打的命運,他只有將嘴里面的血水吞進肚子里,然后艱難地解釋道:“兩位,你們是不是叫作張建和高海軍?我是麻老大派來接應你們的,沒有經得你們同意,便先探個底,抱歉啊,不過……”

  這小子一副豬頭模樣,此番又是陪笑又是痛,不知道有多難過,然而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根本就沒有搭理他,雜毛小道毫不猶豫地給了他的肚子一拳,然后使勁兒一甩,直接將他給砸到了地上去,大聲罵道:“老子不認識什么麻老大,要找死,別來撞老子的槍口!”

  雜毛小道的斷然否決讓那個矮個子一陣猶豫,而這個時候那房門突然一動,涌進一伙人來,為首的一個家伙穿著黑呢子呢子大衣,帶著一副墨鏡,上下打量了我們一番,冷聲哼道:“別否定了,老子是魚頭幫的麻二,奉了差遣來找你們,識相的就趕緊跟老子走,要不然……”

  我抱著胳膊,也哼聲冷笑,說我不知道你在講什么,我們是正經的生意人,路過這里,等一個朋友的,至于你們,老子見都沒有見過,鬼知道你在講什么?

  先前在訓練基地的時候,老趙便已經跟我們交待清楚了,張建和高海軍一直都是由楊振鑫負責單線聯絡,而這次過來,為了確定那位同志的安全,一定要咬死,沒有楊振鑫的出現,那就以懷疑對方是官方誘餌為理由,絕對不會跟著那些來接頭的人走。

  我們不走,對方卻不可能說甩開我們單干,畢竟南方省是一處極為重要的地方,倘若任其一片混亂,這絕對不符合邪靈教的利益。至于我們下了這一步棋,對方怎么接招,那就只有再說了。聽到我的回答,這個戴著墨鏡的魚頭幫麻二嘿嘿一笑,說你們等的那個人,是不是叫作楊振鑫啊?

  雜毛小道裝著有點兒吃驚的模樣喊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麻二說道:“我們就是楊振鑫叫過來接你們的,車在外面,我們得連夜走。”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警惕地往后面退了一步,然后鄭重地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講什么,我們不認識,就不會跟你走;要走,只有見過那個朋友之后,才會離開。”

  這麻二和顏悅色地說著話,誰知道面前這兩人是油鹽不進,臉色不由得一變,冷聲說道:“你們兩個吊毛,還把老子當成條子了不成?趕緊走,要是敬酒不吃,那我可要給你們吃罰酒了?”

  我哈哈一笑,說老子長這么大,倒是從來沒有吃過罰酒,你給倒一杯,讓我看看是什么樣子的?

  我這挑釁的話一說完,那個麻二立刻將墨鏡往旁邊一扔,身子化作一道黑影,朝著我這邊竄來。步踏七星,勢若大蟲,此人的身手倒也是有值得稱道的地方,我抱著胳膊冷笑,并不出手,旁邊的雜毛小道卻是一聲哼,搖身一晃,直接擋在了我的面前,結了一個大自在天的手印,將此人攔住,那手若蛟龍,在他眼前一晃,直接就將其也拉扯住,往床上一扔。

  麻二自負絕學,正要給我們好看,結果眼前一花,還沒有反應過來,便是天旋地也轉,砰的一聲摔在了床上,腦袋嗡的一聲響,睜開眼睛來,瞧見那漫天的掌影落下,卻又是一陣劈頭蓋臉的暴打。

  這一伙人擠進房間的,數一數,拋開先前潛入房間被我們暴打一頓的矮個兒和床上的這麻二,另外還有四個,有一個是一米九的大胖子,瞧見這副場景,全部都沖將上來,結果被我連著踢了好幾腳,直接摔落在地上疊起了羅漢。其他人身子骨兒若,一點即飛,而那個大胖子沉重,直退一步,結果我有點發狠,直接沖上前去,一記窩心拳,然后他跪倒在地,吐出了一大灘的穢物來,將整個房間弄得一片熏天臭氣,惡心之極。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雜毛小道給這個略有些囂張的魚頭幫麻二扇了幾十個大耳刮子,一手油膩膩的鮮血,不過他對于力道的把握還是十分精準,倒也沒有弄出什么重傷來。此人身手的確不錯,但是連他們幫主在我們手上都沒有討到什么好處,此刻一個小雜魚便想逞威風,實在是有些天真。

  不過為了符合閔魔弟子的身份,我們倒也是收斂著修為,將這些人教訓一番之后,雜毛小道懶洋洋地說道:“好了,爽了。告訴你,我們真的只是路過的生意人,在這里是等朋友呢,聽不懂你到底在說什么,行了,自己走吧,不要我扶吧?”

  麻二艱難地從床上爬起來,一臉的豬頭模樣,幽怨地瞧了我們兩個一眼,那意思仿佛是在說:“把我們打成這副狗模樣,還好意思說自己是生意人?”不過他終究還是沒有多說一句話,轉頭便走,然而他走到門口的時候,我卻叫住了他:“等等!”

  麻二在一幫搖搖欲墜的兄弟支撐下,轉過頭來看我,我捏著鼻子,指著地上的穢物說道:“看看吧,好好的房間弄成這副模樣,到底還怎么住人啊?得了,留點錢,一是賠酒店的費用,二是我們要換一間房。”

  麻二一臉怪異,張了張嘴,結果又是一口老血吐出來,說不出話,旁邊有個小弟出聲問,說大哥,你覺得多少錢合適?我說五千吧,畢竟把人家好多東西打壞了。這一伙人圍在一起,你一張我一張,勉強湊出了四千多,放在桌子上,然后像逃難一樣的跑了,留下忍俊不禁的我和雜毛小道,捧腹大笑。

  又過了十分鐘,我們才叫來酒店方,協商換了一個好點兒的套間,在確定房間里面沒有監視器和監聽設備之后,來到休息區的沙發,將憋悶了一天的小妖、朵朵、小肥蟲和小青龍都給放出來透風。

  小妖越來越習慣了人類的生活,對于進入槐木牌,有一種類似虎皮貓大人之于飛行有氧艙一般的抵觸感,出來便在我腰間掐了一把,痛得我眼淚直流,這小狐媚子才得意洋洋地帶著一眾小伙伴,跑到房間里面去,留下我和雜毛小道商量事情。

  我此番前來,對于任務的完成倒也沒有什么心思,主要是擔心同學楊振鑫的安危,經過上一次老萬的死亡,我已經越來越害怕熟悉的朋友離我而去,不過雜毛小道卻安慰我,說你同學倘若是真的出了事,那些家伙只怕就不會是這樣的反應了。我們今天將前來接頭的人暴打一頓,拒不承認,這行為可以理解為謹慎,而他們如果真的急著與我們接頭,只要楊振鑫沒有死,必然會找他過來的。

  我搖了搖頭,說你忘記了一個可能,那就是南方省的邪靈教雖然分崩離析,但畢竟還有許多隱姓埋名之輩,倘若閔魔還有一兩個徒弟,或者有與張建、高海軍相互認識的人在此處,他們也是可以派過來的,而到了那個時候,事情的主動權就易手了,我們則需要反過來,接受邪靈教的考察……

  我們兩個人商談好一會兒,仍然沒有什么頭緒,只有回房洗澡,等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窗戶的玻璃窗有聲音傳來,打開窗戶,虎皮貓大人拱了個身子進來,告訴我們那伙人并沒有去醫院,而是到了市民政局后面的一處宅院里,那里有幾個高手,防范森嚴,沒辦法接近,它就回來了。

  我們這邊出了招,敵人到底怎么應子,還需要時間反應,一路舟車勞頓,我和雜毛小道也是疲倦得很,便不再等,囑咐小妖領著大家注意一點,于是各回房間睡覺。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的耳邊突然癢癢的,立刻清醒過來,瞧見小妖站在我的床頭,趴在我的旁邊,附耳說道:“門口又來人了!”

  我耳朵癢癢的,眼睛一瞥,哇,好深的事業線啊。

3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五章 打人立威,下棋落子”

  1. 回復 2014/03/30

    劉璃夜″

    陸左臭流氓!

  2. 回復 2014/11/14

    今天不乖

    到底有多深呢?

  3. 回復 2015/01/13

    舌頭咬舌尖

    一入豪門深似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