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六章 故友無事,深山大院

  暗夜里,這小美人兒吐氣如蘭,精致的小臉兒洋溢著微微光輝,目光清亮,充滿了一種致命的魅惑,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外面的鈴聲適時響了起來。特別說明,我們住的這賓館是套間,我一間,雜毛小道一間,我豎起耳朵,聽到雜毛小道那邊傳來了扭鎖的聲音。

  這么晚了,深夜到訪的,到底是哪門子的不速之客?

  我的心中疑問重重,倒也是收斂起了心思,沒有敢多瞧小妖一眼,翻身而起,披著一件衣服也出了門來,緩步走到客廳門口來。

  雜毛小道最先到達,往貓眼里面看了一眼,心中有些疑惑,不過也沒有多等,而是直接將門給打開了來。

  我探頭一看,瞧見門口正好站著兩個人,當前一個滿臉傷痕、神情萎靡的男子,可不就是我的那個高中同學楊振鑫么?瞧見他雖然精神不濟,但至少還活著,我的心情便不由得激動了起來,但也沒有溢于言表,只是點了點頭,指著他身后的那個黑衣人問道:“他是誰?”

  楊振鑫不知道我們并不是原來的張建和高海軍,微微皺了下眉頭,到也沒有起疑,而是介紹道:“一個朋友,老夜,這邊的聯絡人。”

  這人想必是過來監督楊振鑫與我們接洽的人員,我們不明白發生了什么情況,只是點了點頭,放他們進了房間里來。

  深夜濕寒,兩人也是趕了好久的路,一身寒霜,到了沙發區落座之后,雜毛小道也不管旁邊那個黑衣人,直接了當地問楊振鑫道:“你臉上,到底是怎么回事?還有,昨天夜里來的那一伙人,到底是什么來路?條子、自己人還是什么?你為什么沒有過來接我們?你知道的,上面的人,我們只認你!”

  楊振鑫的嘴唇發白,臉色十分難看,不過他還是堅持著,緩聲說道:“我呢,有一點事情耽擱了,所以沒有來得及過來接你們,實在抱歉。麻二他們回去之后,就立刻打電話通知了我那邊,說你們太謹慎了,只認我,所以我便特地從山里面趕到市里面來了。事情先不說,這里只是中轉站,我們過些日子,還要轉移到另外的一個地方去,所以你們先跟我回去集合……”

  “等等,到底怎么回事?”雜毛小道打斷了楊振鑫的話語,直接上前,一把將我同學的外衣扯開,里面的汗衫一拉,瞧見從胸口道腹部,綁得有緊緊的繃帶,鮮血滲出,有一股濃重的血腥味飄散出來。

  瞧見這模樣,不知道楊振鑫到底遭受了多少私刑折磨,我的臉色一變,霍然站起來,并不管他,而是直接揪起旁邊那個若無其事的黑衣人老夜,厲聲喝道:“說!你是不是條子?”說話間,我已然從茶幾上隨手抓起一把削水果的小刀,抵在了那人胸口的心臟部位。

  老夜瞧見我一臉驚慌失措的模樣,反而松了一口氣,小聲解釋道:“等等,等等,我想你們是誤會了,我們真的不是條子,他之所以變成這個樣子,其實是另有原因的!”

  雜毛小道在旁邊冷笑,說嘿,到底是什么原因啊——我倒是真的很奇怪了,看這繃帶,明明就是剛剛給扎上去的,這說明我們的聯絡人在此之前,還遭受到酷刑,你倒是給我解釋一下,這是為什么?若是說不清楚,今天就別想走出這個門。

  黑衣人老夜的臉陰晴不定,不過瞧著我和雜毛小道兩人將他給圍住,大有一言不合便下狠手的趨勢,思量了一番,還是長嘆了一口氣,拍了拍楊振鑫的肩膀,說道:“你來講吧!”

  我們的目光轉向楊振鑫,他一聲長嘆,輕輕地說道:“簡單來講,那就是我的引路人黃斯華那年和閔魔大人一起玉碎,斷了聯系,而目前我則被懷疑是六扇門打入厄德勒的臥底,正在接受審核,所以現在的情況就變得有些復雜了……”

  楊振鑫一副無愧于心的模樣,簡潔明了地表達著,而聽到他這平淡的話,我和雜毛小道的臉上都露出了十分難看的表情,目光銳利,像殺人的刀子,死死地盯著旁邊這個黑衣人,我平靜地說道:“這么說來,我師父死了之后,掌教元帥是翻臉不認人,準備清理我們這些老臣子了對吧?既然如此,那么大家不如一拍兩散了吧,你們干你們的大事,我們過我的小日子,小楊,你跟我們走,咱們回南方去!”

  我伸手去拉楊振鑫,然而老夜卻突然攔住了,沉聲說道:“慢著!”

  我們兩個手指碰到一處,我假裝勃然大怒,一把拽著他那滿是老繭的手,使勁兒捏,寒聲說道:“怎么,你是不是覺得我們也是叛徒,準備拿下我們來邀功啊?”

  老夜的右手被我不分青紅皂白地捏住,心中不由一惱,與我拼力較量起來。

  此人的力道十分大,比先前那個麻二要強上不少,但對于我來說,不過就是多驅動一輪陰陽魚氣旋的小事而已。

  然而為了不使身份暴露,我也不能顯露出比張建強大太多的力量,于是只能保持在隱隱強過他的上限。饒是如此,老夜的臉還是一陣青一陣白,咬著牙說道:“不錯,不錯,不愧是閔魔大人最得意的弟子,難怪上面對你們這么重視。好吧,大家能不能保持一下氣度,坐下來談?”

  這家伙說了軟話,我倒也沒有得勢不饒人,松開他的手,冷聲哼道:“我倒要看看你能說出什么花樣來。”

  老夜臉部僵硬地笑了笑,說兩位,以前我也沒有見過你們,能不能出示一下信物,走個程序啊?

  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樣,從懷中摸出代表張建和高海軍身份的龜甲牌來。老夜小心查探一番,確認了我們的身份之后,他笑了起來,說兩位,先前還沒有確定你們的身份呢,的確是有點兒擔心,所以做了些讓你們感到不安的事情,不過這你也要理解,自從陳老魔把持東南之后,大伙兒的神經就都繃得緊緊的,生怕出現什么事情。不過現在放心了,天下厄德勒是一家,你們也不要多心,咱們這就去山里,來自廣南、南方、湘湖、海南以及江西各地的教友都在呢。

  我指著旁邊的楊振鑫,不滿意地說道:“我是想問一下,關于我們這個聯絡人的事情,到底怎么了,這個說不清楚,我哪里敢跟你走?”

  聽到我這么說,楊振鑫的眉頭一皺,不但沒有露出感激之情,反而陷入了深思。

  他顯然是發覺到有一些不對勁兒了,不過他也是個訓練有素之人,很快便收斂情緒,端端正正地坐著,旁邊的老夜不在乎地揮揮手,說嗨,這事情呢說來也巧,就是有一個剛從西川趕來的教友,對小楊起了疑心,非說他是臥底,在這個節骨眼上呢,大家又不敢疏忽大意,于是對小楊使了點手段,結果什么都沒有,這不聽說你們來了,就眼巴巴地跑過來接風了么?沒事,沒事的,我保證他以后不會有任何問題。

  西川來的教友?

  我疑惑地看了楊振鑫一眼,他搖頭苦笑,也不多言。老夜笑了,說對啊,真是個陰魂不散的女人,疑神疑鬼的,不過你們都是老相識,這也都是誤會,不打不相識嘛,走,回去說。

  這老夜催促著我們離開此處,說郴州雖然已在湘湖,但是毗鄰南方省,多少也算是陳老魔勢力的輻射范圍,還是老巢安全些。

  我們既然確定楊振鑫安全,便沒有多少記掛,應了一聲,回房收拾行李,將小妖、朵朵等人藏好,然后跟著老夜和楊振鑫出了酒店。來接我們的總共有兩輛車,老夜驅車先行,讓我們跟楊振鑫敘敘舊。不過說是敘舊,那車上還有司機,倒也說不上什么私密的話。

  張建和高海軍什么德性,楊振鑫又不是不清楚,什么時候還對他的生死這么上了心,于是多少也有些奇怪,一路上,不斷跟我們套話。

  楊振鑫是經過專門培養的臥底人員,對于行為邏輯和心理學有著一定的研究,不過我們這幾天的功課也不是白做的,雙方當著司機的面各打機鋒,卻也將他說得更蒙了。瞧見楊振鑫有些茫然,我和雜毛小道心里暗笑,感覺勝算又多了幾分。

  關于是否對楊振鑫坦白我們的身份,這個我考慮過,最好是不說——所謂秘密,越少人知曉越好,且不說楊振鑫是否叛變,即便是他挺過來了,也未必沒有人在他身上動手腳,所以在一切都沒有查清楚之前,我和雜毛小道唯一能夠信任的,除了對方,那就是自己。

  兩輛汽車出了城區,一直往莽山行去,行了三個多鐘頭,終于來到一個位于山窩窩的大院里停下,那院門口鐵門緊閉,抬頭一看,卻是一個聾啞學校,旁邊還掛著一個孤兒院的牌子。

  開在深山里面的聾啞學校,居然就是邪靈教在這兒的據點?呵呵,這可真的是沒有人能想得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