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九章 怨恨培養,令人發指

  僵尸集人間之怨氣,取天地之死氣,化晦氣而衍生,身體僵硬,在人世間以怨為力,以血為食,不老,不死,不滅,其實是一種極為厲害之物,別的不說,當年耶朗王自入輪回,卻留下五大親信存于世間,鎮守對耶郎對重要的祭壇,無論是酆都龍哥,還是緬北大熊哥,或者青山界飛尸,這都是一等一的厲害角色,尋常人等根本與其交手不得。

  然而行行出狀元,有王者,自然也有小角色,尋常出現在世人眼中的僵尸,大都不得功法,只是因為怨氣難平,又因葬在聚陰匯穴的養尸地,所以才會偶爾詐尸,嚇壞世人。

  這種類型的僵尸至多不過白僵,那白毛遍體,目赤如丹砂,指如曲勾,齒露唇外如利刃,接吻噓氣,血腥貫鼻,徒添許多驚嚇,但別說是普通的行內眾人,便是十數普通人,手持利刃火器,也可將其擒殺,一把大火煙灰燼。

  邪靈教崇尚制造混亂,平添恐怖,最愛使用類似的手段來快速提升威懾力,所以煉尸算是一門必修課,這地廳之中的燭火閃爍,數百只蠟燭一齊點燃,將這陰寒潮濕的空間渲染得更加恐怖,而那三十多個學生高高低低,圍在廳中的一樽被豎立而起的棺柩前,正由這唐裝教員給我們介紹的那個來自煉尸世家的小孩兒評講。

  “你們瞧,這僵尸是埋此一年的新尸,經過紫山芋根水的處理,陰氣匯集,它這一年來的肉質并沒有腐爛生蛆,反而是凝結成臘狀,指甲、牙齒和骨骼開始變黑變硬,皮膚長出一層白絨毛,這個便已經是初步的僵尸趨勢,再養半年,便能夠訓練僵尸,通過各種手法,讓其聽從我們的命令……”

  那個少年子不過十二三歲,跟當年的青伢子一般年紀,然而侃侃而談中,卻如同一個小大人一般。

  我瞧著他那一臉的認真,莫名想起了那個著名的“五道杠”形象來。這么一關聯,我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步,看向雜毛小道,只見他也是一臉詫異,顯然認出了這個少年,竟然還是故人之后。

  是的,這個小孩兒卻正是當年我為了變異的朵朵奔波忙碌之時,在湘西鳳凰碰到的煉尸世家地翻天之子,朵朵修煉的鬼道真解,也算是從老王家所得,而那地翻天,當年在雜毛小道浪跡江湖之時,可是一同鉆過墓穴、共過生死的伙伴,鐵打的交情。

  我們不知道地翻天是何時加入的邪靈教,但是他在浩灣廣場的時候,枉顧兄弟情誼,固執地站在了邪靈教許永生那一邊,想要對我們殺人滅口,后來的結局可想而知,在當時張偉國帶隊的宗教局插手之后,僥幸未死的地翻天便給秘密押送到了白城子,過起了終生幽閉的日子來。

  選擇有時很簡單,也很廉價,然而后果卻是不能承受之重,我們站在人群外圍,看著這些孩子孜孜不倦地學習著如何煉制僵尸,如何將尸體里面的尸氣提煉出來,化作殺人的利器……這些小孩兒小的才七八歲,大的也就十四五,本來都是花兒一般的年紀,應該在父母的庇護之下快樂學習,然而卻如同那些十幾歲就學會用自動步槍和手榴彈的非洲孩子一般,操起了大人都感覺恐怖的玩意,實在讓人揪心。

  這些孩子是可憐,而拐帶他們的始作俑者便是可恨了,簡直就是沒有人性。

  負責給孩子們授課的是一個年過花甲的老婦人,雙目糊滿眼屎,嘴唇發紫,有點兒像是那童話故事里面走出來的老妖婆,待王永發講完最粗淺的介紹之后,她開始給所有人橫向講解起控尸的符咒和手段來。我、雜毛小道以及其余與會者,差不多十多個人在旁邊圍觀,然而那些孩子卻根本如果瞧不見我們一般,專心致志地聽講著。

  今天拿來展示的這一具僵尸并未成型,尸氣也并不濃郁,沒有毒害,但是也依舊很臭,那是一種肉類腐敗之后散發出來的極度惡臭,讓常人聞到,便會連飯都吃不下,嘔吐出來,然而孩子們卻渾然不覺,那勁頭可比我高考的時候,還要足。

  如此詳實講述,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鈴聲響起,那老婦人才結束了課程,孩子們戀戀不舍地逐個走出,而在這個時候,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我們身邊的老夜突然出聲,叫住了最后離開的王永發,讓他留下來。

  王永發這孩子長得方方正正,一臉成熟相,小跑過來,說夜叔叔,什么事?

  老夜指著我們,說給你介紹兩位長輩,張建,高海軍,你爸出事之前,曾經和這兩位叔叔有過交往,你可記得了,以后說不得要在這兩位叔叔手下做事呢。老夜的這介紹讓我們感到十分突兀,那兩個倒霉蛋雖然交待了自己最近見過的人,但卻沒有說起前塵往事,我實在不知道地翻天當初在浩灣廣場的大樓里養尸,竟然還跟我們扮演的這兩位有過交集。

  可想而知,這又是一次漫不經心的試探,顯然這些人對我們的防備之心,從來都沒有打消過。

  想到這一點,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也不說話,倒是那小孩兒王永發首先發言了:“張叔叔好,高叔叔好,那你們認識陸左那個大魔頭么?”我倆皆搖頭苦笑,說聽過,但是沒有親眼見過。

  王永發那稚嫩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戾毒之色,咬牙切齒地說道:“我爸爸死在了東官,我二姐在西川又被抓起,我爺爺聽到這個消息之后中風了,至今未好,一家人的幸福生活都給那個大魔頭毀了。終有一天,我要將那個大魔頭給弄死,碎尸萬段,這才算是報仇雪恨!”

  少年稚嫩的心靈早已經被仇恨和怒火給腐蝕,而作為當事人的我,在此時卻也沒有辦法好辯駁,只是隨聲附和道:“嗯,叔叔兩人的師父也是死在他的手里,到時候你若是要報仇的話,可得喊上叔叔我呢!”

  地翻天根本就沒有死,而是在白城子服苦役,而他女兒王方穎的下落我還真的不曉得,畢竟當時從鬼城回來之后,我就蒙冤入了獄,但這些跟我有半毛錢關系?仇恨的種子不知道是什么人給種上去的,但是我這聽到了,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難怪那養蠱人的結局無外乎“孤、貧、夭”,一旦陷入了俗世的恩怨情仇里面,實在是難以掙脫出來。

  應付完這孩子離去,雜毛小道在旁邊冷聲說道:“老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這孩子我們根本就不認識,什么我們跟他父親有過交往,你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這家伙倒是懂得先發制人,被如此一問,老夜反而得解釋起來:“呃,事情比較復雜,你還記得以前在東官的老王和許永生么?他們覆滅的時候這孩子的父親也在場,你們要給閔魔大人報仇,單憑自己的力量肯定不成,這孩子是這學校頂尖的學生,天分才情都不錯,到時候說不定要分配到你們南方去,讓你們多接觸一下,總是沒錯的。”

  老夜心虛地說著,我和雜毛小道都在冷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并沒有說話,順著樓梯走了出去。

  這個學校(或者說孤兒院)的占地很大,所有在這里集中的人員都不能夠隨意離開,如果真的有事,需要向上面報備。經過白天的溝通,我們才知道這個地方只是一個集中點,至于總的集會地點,卻在他處,而此刻,恐怕是須得甄別人員,不讓官方臥底進來,而我們想要過關,必須得過了老魚頭、魅魔和翟丹楓三人的審核。

  由此可見,無論是邪靈教,還是佛爺堂,對于這一次集會,那都是相當的重視。

  不光是我們,其實對于其他地方來人的審核也都在,陸續有人被叫到小路深處的那棟建筑去談話,我們不想再去觀看那些學生的教學,返回房間,安安穩穩又睡起了午覺。一覺又睡到天擦黑,我睜開眼睛,望著天花板,看著那滲水的樓板上面出現著古怪的圖案,略為有些花眼。

  此處沒有裝監控設備,但是在人家的地頭,我和雜毛小道盡可能地顯得沉默寡言,能不說話,盡量不說話。

  我不知道這段時間的考驗,到底要多久,但是回想起白天楊振鑫說的一切,我心中多少也有些不祥之感,總感覺事情哪里有些不對勁兒。過了好一會兒,我終于察覺出來了,有一種被人監視的感覺,那感覺就像爬在身上的陰冷毒蛇,在這個初春的傍晚,一點一點,從我的脊梁骨緩慢爬到肩膀上去,一片又一片的雞皮疙瘩,在我整個背上蔓延開來。

  我陡然坐直身子,然后朝著那個讓我不舒服的地方看過去,但見一個面目模糊、不知男女的小孩兒正坐在窗口邊,冷冷地瞧著我們。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九章 怨恨培養,令人發指”

  1. 回復 2014/03/30

    劉璃夜″

    左左神六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