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十章 床頭嬰靈,招攬舊部

  瞧見這窗臺上的倒霉熊孩子,我在床頭騰地坐直起來,大聲喊道:“我艸,這什么鬼東西?”

  說著話兒,我隨手便抓起一個枕頭,朝著坐在窗口的那個娃娃扔去。

  這枕頭不重,輕飄飄地砸過去,然后……透過那雌雄莫辨的娃兒,直接掉落到了窗外去——靈體,鬼娃娃!

  我和雜毛小道都跳下了床來,虎視眈眈,如臨大敵,而雜毛小道把房間里的燈打開,瞧見那娃娃臉上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們,有一種居高臨下地淡定。雙方沉默了將近半分鐘,而這個時候我的意識也終于從睡夢中清醒過來,瞧見這娃娃年紀只有三四歲,頭發油亮,小身子懸浮半空,頭有點兒大,整體看上去很漂亮,只是每隔幾秒鐘便會浮現出樹杈狀的青筋凸起,感覺略為恐怖,而且我莫名地就感覺有一些眼熟,似乎在哪兒見過一般。

  那鬼娃娃見我們都清醒過來,并沒有任何驚慌,只是安靜地打量著我們,一雙天然呆的白色眼睛里面突然出現了黝黑的光芒,而這光芒一出現,仿佛只是一具軀殼的它忽然有了靈魂一般,呵呵地笑了起來,十分地瘆人。

  我以前談過,所謂鬼,其實是生活在另外一個世界的靈物,偶爾與我們交集,但并不多;它也沒有聲帶,所謂的鬼哭,只不過是與這世界磁場、炁場的共鳴而已,當然,如果真正厲害到一定程度的鬼魂,其實也是能夠說話的,比如我們面前這一位:“你們兩個,就是閩師留在鄉下的那兩個二愣子徒弟?”

  這個小鬼娃娃騰然站了起來,背著手,懸空而走,用居高臨下的眼神打量著我和雜毛小道。

  我不說話,旁邊的雜毛小道平平推出一掌,將這個小鬼侵襲過來的陰氣屏退,緩緩說道:“我們的確是閩師的弟子,那么你是誰?”身處于邪靈教內部,自然不可能會有什么孤魂野鬼隨意前來索命,那么此刻出現的這個小鬼娃娃,必定也是邪靈教中的人員。

  雜毛小道這不卑不亢的態度讓小鬼娃娃略為滿意,頷首點頭說道:“你就是高海軍吧?看來閩師的《大自在觀想六欲天心經》,你已經煉到了舉重若輕的地步,果然,修行一道之上,你甚至比大猛子還有天分啊,的確是老頭子準備留來做衣缽傳人的家伙——你們兩個在鄉下,天天苦修,但應該也有聽過我的名字吧?”

  雜毛小道搖了搖頭,我見這小鬼頭雖然模樣中性俊美,但是發出來的聲音卻是陰郁的女聲,字間行里還帶著一股子媚意,更是覺得有些熟悉,莫名地就有些心煩意躁,強自按捺,冷聲哼笑道:“看來閣下跟恩師倒是有一些淵源,不過我們真的沒有見過你,表明身份吧,不然我們可要動手了!”

  哈哈哈……

  小鬼娃娃突然發出一陣惡毒的笑容,整個房間里面的炁場一片紊亂,那燈光忽明忽暗,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要熄滅。

  一股陰霾從它的身上傳出,朝著我的這邊襲來。我心一驚,曉得這小鬼娃娃的修為造詣已然到達了一種詭異莫名的地步,我們要是稍不留心,說不得還有在這陰溝里面翻船的可能,于是后退一步,雙手結了一個大自在天的印法,按照閔魔之道作了觀想法,隱隱將這場面給鎮壓下來。

  小鬼娃娃瞧見我三兩招便穩住陣腳,曉得厲害,卻也并不再咄咄逼人,停止在了一個安全的距離。

  它剛才的展示,只不過是表達出自己的力量,讓我們不敢輕視于它,收斂之后,它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不錯,你們兩人的基礎都是十分不錯的,即便是以我前往西川鬼城,吞噬了靈都鬼將之后的實力,對你們也僅能起到壓制的小小優勢,如此看來,閩師真的是后繼有人,可以在地下長眠了。我說過,我們雖然沒有見過,但是你們一定聽說過我的名字——我叫王珊情!”

  我艸,不是吧?聽到這個小鬼娃娃陡然說出這一個幾乎被我扔到記憶深處,蒙上一層灰的名字,我差一點就要叫了出來,下意識地第一個反應是“不可能”!

  對,這怎么可能呢,詭異工廠一役,那個惡毒的女人早就已經被發狂變異之后的閔魔將頭骨啃破,妥妥地死了,怎么時至如今,又冒出這么一位來呢?

  我的腦子一陣混亂,突然想起了先前在酒店里的時候,老夜那意味深長的話語——他說楊振鑫之所以被隔離審查,便是一個英魂不散的女人,而那個女人,莫非就是她?我這邊默然不作聲,雜毛小道的反應到底還是迅速一些,故作驚訝地喊道:“大師姐?不可能!”

  王珊情自從被閔魔重用之后,地位便一直火箭一般地提升,特別是她開始與閔魔同修邪功,成為一眾閔魔門徒實際上的師母之后,更是與大猛子等人齊平,成為閔魔門下女弟子的頭把交椅。這個曾經是鄉下女孩、工廠女工、飾品店女店員和發廊小姐等多種角色的傳奇女孩終于實現了人生逆襲,然而在最輝煌的時候,卻給我們弄死。

  面前這小鬼娃娃似乎預料到了我們兩個的驚訝,淡淡解釋道:“我沒有死,很意外吧?你們不相信,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我的尸身,早就已經融成死灰了。不過你們沒有見過以前的我,但是也應該見過此時此刻的我吧?”

  它指著自己的身體,我仔細一打量,瞧著這虛無縹緲的鬼娃娃,越看越有些熟悉。

  “鬧鬧”——我的腦海里突然一陣靈光閃過,整個詞便立刻浮現出來。

  對了,這個小鬼是鬧鬧,是當初被王珊情在鵬城煉制、并且獻給閔魔的惡靈童子,雖然它此刻的模樣變化了許多,但是依然能夠看出他生前的模樣來。如此一回憶,我立刻明白了前因后果,當初王珊情臨死之時,竟然將自己的殘魄包裹在精血之中,吐在鬧鬧的身上,然后通過不斷的爭奪,竟然將這個小鬼娃娃給奪了舍,鳩占鵲巢,方才變成如此模樣。

  媽的,真是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啊!

  這臭女人腦袋被人當作鴨脖子啃得稀碎,竟然還能夠活生生地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這個世界實在是太瘋狂了。

  電光火石之間,我想透一切,緩聲出言說道:“對,對,你是閩師身邊出現的那個鬼娃娃……不過不對啊,那孩子,腦袋可是碩大如冬瓜的!”

  “你們根本不知道我吃了多少苦!”

  王珊情的小臉扭曲,眼睛里面閃爍著邪惡的光芒,恨聲說道:“我當初倉惶附在這頭小鬼身上,逃離現場,藏身在一條臭水溝里面,光奪舍就用了三個多月!后來才被趕來打探情報的魅魔大人發現,收留起來,然后將我輾轉送到岷山老母門下修行,然而那女人又跑去茅山送死,還好我沒有跟著,要不然連翻本的機會都沒有了……”

  我們瞧見這王珊情極力回首往事,充滿了憤恨,對我們卻并無疑慮,曉得這小鬼娃娃感知到我們假修出來的心經炁場,以為無恙,不由得暗自長舒了一口氣。

  說句不客氣的話,此時此刻,王珊情雖然已然累積了一定的實力,然而無論是我,還是雜毛小道,和它都已經不是一個層面上的境界,即便它化身為鬼,也很難看穿我們的偽裝。它如此一通說,雜毛小道回應,說大師姐大難不死,必有后福,你吉人自有天相,而我們閔粵鴻廬一脈,總算也是有了振興的希望。

  聽到雜毛小道這般說,這小鬼娃娃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充斥著對權力的欲望,沉聲說道:“我聽說了,佛爺堂將你們從鄉下找來,就是準備重建閔粵鴻廬,只是不知道將以你們誰為首?”

  它話語里面透露著一股緊張,我心中不由得一陣暗笑,此女即便是化作了小鬼嬰靈,還是充滿了掌控欲,怪不得對我們沒有什么懷疑,原來是有求于人。

  雜毛小道也是個妙人,眼睛一轉,立刻出言說道:“本來我和張建師弟還在頭疼此事,大師姐你是知道的,我們兩個都是粗人,一直在鄉下,也沒有什么見識,突然之下,感覺到肩頭重任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如今大師姐你回來了,我們也就有了主心骨,那這事情就沒有什么好說的了,重建鴻廬,一切以你為主,有什么吩咐,你盡管說便是了。”

  王珊情見我們如此上道,不由得笑了起來,假意謙虛幾句之后,滿口承諾,說它從師父那兒學得許多秘術,到時候,自然會傳承給我們。這番說得熱鬧,突然門外有個女聲響起,說媚魔大人要見我們。

  聽到這句話,這小鬼娃娃白嫩嫩的臉上莫名多了一絲紅暈,吃吃地笑了,說你們兩個,一會可得悠著點,自求多福,可別被吸干了。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十章 床頭嬰靈,招攬舊部”

  1. 回復 2014/03/30

    劉璃夜″

    來吸!

  2. 回復 2015/01/13

    舌頭咬舌尖

    舌尖破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