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十二章 山間花陰基,幾人夜翻墻

  我知道今天晚上魅魔的考較,說到底,其實還是對于我們身份的不信任,怪只怪早晨相見的時候,身為頂尖高手的她,心中剎那間的敏銳意識提醒到她,不可不防,故而才會布下這么大的陣仗,而瞧見麾下諸位女弟子皆無進展,魅魔只有親自披紗上陣。

  然而我卻實在沒有想到,作為一派師長的魅魔劉子涵,表面上看上去端莊典雅,宛如女神風范,今夜的表現卻是如此的驚艷風騷,竟然顧不得長輩的威嚴,陡然間就單刀直入,挑戰起我的忍耐極限來。

  被魅魔芊芊素手這般一掐,我很可恥地就起了反應,精神一繃,下意識地便想要反擊過去,好在我極力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臉上露出了銷魂的神情,輕輕叫了一聲,而雜毛小道顯然也是瞧出了我的尷尬,貼身上來,眼神迷離地說道:“劉師叔,不是我奉承你,滿廳的鮮花嬌艷,怒放人間,卻不及你這一朵,綻放開顏!”

  這家伙到底是泡妞高手,嘴唇如同抹了蜜,魅魔聽得吃吃一笑,倒是將我給放開了,點了一下雜毛小道強壯的胸口,輕輕盈笑道:“哎喲,海軍啊,你可真會說話,比你這木訥師弟強上許多呢。來,讓師叔看看你的本事,能及得上你師父的多少分呢?”

  魅魔打蛇隨棍上,直接纏住了雜毛小道,而與此同時,我的身邊突然多了兩位姑娘,一位是蘇起,另外一個,是十二舞娘之中最為出色的女弟子,也雙雙跌入我的懷中,一左一右,將我簇擁,蘇起風騷地笑道:“張建師兄,你可要多指教小妹,要不然一會兒我師父責怪起來,可是要打屁股的喲?”

  她一邊說著,那渾圓肉感的屁股便坐在了我的腿上來,不斷嬌嗔,而我旁邊那個舞女也不甘示弱,她可是跳嗨了全場,整整大半個小時,身上香汗淋漓,一股濃重的女性氣息縈繞在了我的鼻間,充滿了催情的味道。這美女身形嬌小玲瓏,飽滿的胸部幾乎是貼著我的胳膊,在耳邊呢喃道:“師兄,人家叫莫小暖哦,剛才跳得怎么樣嘛?”

  這天上掉下來的艷福讓我有些措手不及,說句實話,我身邊這兩位美女,一個蘇起,一個小雨,都是嫩模級別的美女,長得漂亮,身材又好,關鍵是骨子里風騷得很,擺出這任君品嘗的綠茶婊架勢,實在是讓人把持不住。

  倘若是幾年前、甚至一年前悶騷的我,說不定表面上硬著頭皮,心里直樂,吃下這糖衣炮彈了,反正如雜毛小道所說,咱又不是貞節烈男,逢場作戲,大家誰都沒有吃虧,而且人家好歹也是專業出身,一伙兒倘若是纏綿起來,必然也是一場享受。

  只可惜我這個人呢有點兒奇怪,或者說是精神上面的潔癖,心里面有人了,便做不出太過于出格的事情,總感覺自己半推半就地做了,便對不起某人。至于某人到底是何人,這個……咳咳,容后再敘。

  屋內氣溫開始升高,眾女熱情,而閔魔劉子涵那皮膚粉嫩透紅,已然是跟雜毛小道開始交鋒起來。

  這床第之事,本不足以見諸于文章,有礙和諧,也失去文章本義,然而這兩人你來我往之間,揉捏上下,卻頗有一種刀光劍影的精彩,我初始還只以為雜毛小道與魅魔這既不可耐地滾起了床單,皮肉交鋒,卻不知道兩人上下其手,又摸又揉,可就是不動真格的,連衣服都沒脫,越到了最后,表情越嚴肅,宛若神圣,便曉得這里面是另有蹊蹺了。

  色乃夢幻泡影,空乃一真顯露,故而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男女之事,無論偽道德之士如何詆毀,終究還是保證人類于這世間生生不息的最終保證,此乃至理,乃大道,也為人倫。而于此基礎之上建立的雙修功法也多,遑論道、佛、巫、儒,皆有其術,無須避諱,然而真正頂級的雙修功法,卻從來都不淫邪,反而比綱理經倫常更加嚴肅,更加神圣。

  雜毛小道名義上用的是那《大自在觀想六欲天心經》,實際上卻習自于李道子所傳秘術《山間花陰基》,此乃頂級的道家雙修法典,也正是此術,使得雜毛小道歷經十載,修為從盡廢之絕境,復攀高峰。而魅魔能夠成就邪靈教十二魔星之位,又哪里是易與之人,雖然左臂被我斬斷,裝了假手,然而右手卻是任何宅男值得擁有的神器,又在她最擅得意的領域之中,卻是毫不臣服,爭鋒相對。

  這兩人的交鋒一起,纏在我旁邊的兩女便再也不鬧了,我們三人往旁邊擠開,給這激戰當中的高手騰地兒,周邊圍上了無數女弟子,眼睛睜得滾圓,目不轉睛地觀察,生怕錯過任何一處精髓的地方。

  魅魔與雜毛小道在寬大的沙發上下翻飛,拼得就是一個毅力,看誰堅持不住了,那邊精氣喪失,臣服于心,場面香艷無比,然而內中兇險,卻只有此道中人,方可琢磨一二。斗得正酣之處,魅魔嬌喘連連,一身香汗,嬌語道:“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想不到閔魔玉碎之后,竟然還有這般奇葩人物崛起,果真是天不亡我厄德勒啊……”

  這妖女不知年紀,然而那聲線嬌嫩,嫵媚得滴出水來,讓人心中不由得一團火起。

  此番還好是雜毛小道頂了上來,倘若是我,說不得早就繳械投降了。

  不過我瞧著雜毛小道臉色赤紅,一身陽氣散溢,卻已然到了崩潰的邊緣,我心中焦急,瞧見魅魔那勝券在握的神情,下意識得摸了一下佩于腰間的八寶囊,想著倘若讓雜毛小道輸掉陽神,還不如拔刀相向來得利落。然而就在魅魔單手擒雜毛之時,突然樓外傳來一聲刺耳的警報聲,接著有閃爍不定的燈光從窗戶外傳來。

  除了場中兩人,我們所有人都站了起來,蘇起身子好似紙鳶,從我身上一個筋斗跳起,倏然便已至窗邊,探出頭,朝著外面觀察而去,魅魔滿面嬌紅,意猶未盡地用那粉嫩舌頭舔了舔宛如烈焰的紅唇,正想繼續,然而那警報一聲比一聲凄厲,春情便也如潮水一般退了下來,朝著窗邊的蘇起問道:“什么事?”

  欲求不滿的魅魔那可是相當可怕,這一聲問話里有說不出來的陰郁,仿佛一盆冰寒的涼水,將滿腦子火熱的我給頓時澆醒,這才曉得面前這些貌美如花的女人,內心深處,可都住著一窩又一窩的毒蛇。

  蘇起剛才在跟樓下跑動的邪靈教成員詢問,這會兒轉過頭來,回答道:“剛才管理巡房,發現有人私自逃離,往山里面藏去了,茲事體大,所以姚幫主立刻拉響警報,催您過去商議呢。”

  魅魔聽到這話兒,臉色一冷,立刻從雜毛小道的懷里站了起來,旁邊的小雨連忙上前給她整理衣服和頭發,又有人遞過來一件黑色的呢子外套,魅魔穿上,冷聲問道:“知道都有誰么?”

  蘇起已經走了過來,說初步查明有廣南陽朔鴻廬的二檔頭和兩個屬下,還有上回被隔離審查的那個小子也不見了。

  “楊振鑫?”魅魔意味深長地看了我們一眼,吩咐門下弟子:“我去老姚那里開會,你們所有人都待在這里,不要亂走,隨時保持戰備,聽候命令。”說完這些話,她指了一下我和雜毛小道,沉聲說道:“你們兩個也是!”

  魅魔披著衣服匆匆下了樓,而這大廳也是一片凌亂,我站起來,問蘇起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楊振鑫那個家伙也不見了,是不是去醫務室了?

  剛才還宛如小貓兒一般乖巧可人、任君采摘的蘇起此刻卻是一臉冷漠,淡淡地說道:“不該問的別問,小心惹禍上身。”她在魅魔的諸弟子中地位最高,交待我們待在原地,不要亂動,然后匆匆跟著出去布置,而留下雜毛小道和我,獨自留在這空蕩蕩的大廳里面。

  我一臉郁悶,而雜毛小道卻若無其事地整理起褶的襯衫,他剛才和魅魔一番纏綿交鋒,卻連衣服都沒有脫下,這尺度,比演電視劇還正經,我不知道這家伙以前口花花地去夜店洗腳城,是不是也這般假模假式的樣子。

  整理完畢之后,雜毛小道若無其事地打量四周,低聲說你別擔心,我們今天算是真正過關了,一會兒倘若是真的要搜山,必定會用到我們。

  這家伙果然是料事如神,沒有過多久,原先出了大廳的蘇起又匆匆折回,說上面有人找,讓我們趕緊到林間小道盡頭的校務所里面聽候吩咐。就這當口,我們也沒有推諉,跟著這些已經換成黑色勁裝的魅魔弟子離去。

  離開的時候,我的心里面充滿疑惑,楊振鑫啊,你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犯得著現在跑?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十二章 山間花陰基,幾人夜翻墻”

  1. 回復 2015/03/21

    雪妖朵朵

    照小毒物這么說雜毛小道不會是外男吧!鬼才信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