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十三章 立功心切,深山肉泥

  邪靈教對于此類事情的反應速度是超乎尋常的快,當我們下樓,朝著校務所匆匆跑去的時候,昏暗的路燈下,已經有一隊又一隊的黑衣人朝著門口跑動,在這些人里面我瞧見了老夜,也瞧見了那天被我和雜毛小道一頓暴打的麻二爺,黑暗中他也看到了我,愣了一下,然后轉過身去,狠狠地吐了一口痰。

  在那一刻,我揣摸著他的心里面,定是想著我若便是那個逃脫的人就好了,到了那個時候,他便可以名正言順地報仇,抓到就是一頓猛抽。

  只可惜他終究還是沒有想過一個問題,那就是倘若我們真的暴露逃逸,碰到他,哪里會留他性命,等待他的折辱?

  時間倉促,我和雜毛小道跟著魅魔近二十多個身穿黑色勁裝、盡展火爆身材的女弟子,朝著林蔭小道盡頭的校務室跑去。這路程不遠,大家很快便到了,這小樓之前燈光如白晝,人來人往,我和雜毛小道都是外人,不好進出,只得在外面等待,而蘇起、莫小暖和另外兩個前凸后翹的黑衣女郎則直接進了去,領取任務。

  我們在樓外等待,瞧著人來人往,并不著急,而過了差不多十幾分鐘,蘇起帶著人匆匆出來了,讓我和雜毛小道到二樓右手邊的第一個辦公室去。我們依著做,走到那辦公室前,門是虛掩著的,推門而入,瞧見里面竟然是佛爺堂的特使翟丹楓。

  辦公室并非她一個人,還有一些邪靈教的屬下在等待吩咐,瞧見我們進來,這個女人將其余人等都給打發掉了,將我們喚到跟前來,直接說道:“魅魔大人已經帶人進山了,臨走前告訴我你們是可以信任的,不過現在我還是想問一句,你們到底值不值得信任?”

  我上前一步,恭聲說道:“既入教中,終身盡職,誓死效忠掌教元帥。特使,有什么任務,你盡管吩咐吧!”

  雜毛小道也連忙表態,說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瞧見我們這鏗鏘有力的表達,和誓死效忠的態度,翟丹楓長舒一口氣,鄭重地點了點頭,告訴我們:“在這幾天的政治審核工作中,我們發現陽朔鴻廬的馬春陽、王陳和劉鑫寧等人有投敵臥底之嫌,他們拒不交待一些歷史遺留問題,對抗領導小組的審問,態度惡劣,而就在剛才入夜的時候,更是私自逃離學校,遁入茫茫莽山之內——同樣消失不見的還有負責與你們聯絡的楊振鑫,雖然我們現在暫時查不到證據,確定他們是否與政府有關聯,但是學校住著東南、中部各省精英,一旦暴露,那么對我厄德勒偉大事業的打擊將是致命的。所以從即刻起,我命令你們加入對逃脫分子的追查小組當中,如果一發現這四人,經勸阻無效之后,格殺勿論。”

  “是!”我和雜毛小道身子繃直,異口同聲地喊道,將拳頭放在心臟處,狠狠地砸下。

  領了任務,離開翟丹楓辦公室,我們到了樓下,才知道自己被分到了一個六人小組,小組成員除了我和雜毛小道之外,還有剛才與蘇起一起誘惑我的魅魔弟子莫小暖,以及兩個五大三粗的魚頭幫弟子;除此之外,領頭的居然就是傍晚見過我們的小鬼王珊情。

  每次看到王珊情,我的心里面就頗為緊張,因為她畢竟是靈體,感知域與正常人類肯定是不一樣的,一旦在外面起了沖突,動了手段,我們迫不得已使出了最真實的本事,她便有可能第一個發現,并且逃逸迅速。

  雖說進到了山里,也有大把的空間對其下手,然而無論如何,一旦王珊情死亡,我們就會被列入最有嫌疑的人物,雖然不至于立刻對我們下手,但是會將我們給隔離屏蔽,以后便再難接觸到邪靈教的核心事物了——關于謹慎行事的這一點,此間的三巨頭可是一個比一個更嚴重。

  不過相比這等麻煩,更加讓我頭疼的是我那倒霉同學楊振鑫,我不清楚那幾個廣南來的邪靈教眾到底是臥底,還是不滿此間的安排布置,和翟丹楓的盛氣凌人,但是這哥們可是實打實的宗教局臥底,而且他的身手可真的有夠嗆,同樣是民族大學神學班畢業生,人家滕曉能夠參加宗教局核心集訓營,而他卻只能當一個隨時都有危險,命在旦夕的死臥底。

  從此可見,在修行一道上,他當真是沒有什么天賦,要不然,人家也不會舍得把他丟過來當這炮灰用了。

  想到這里,我便一刻鐘都沒有耽誤,催促著大伙趕緊上路,再立新功。

  在先前那個瘸腿守夜人的帶領下,我們在學校保衛室領了裝備,強光手電、叢林軍刀、信號彈、識別標牌以及一壺水,還有一個只屬于組長擁有的無線電聯絡器,然后便出了場院。這孤兒院離周圍的村莊都有一段距離,靠近莽山東部的山窩窩里,雖然通車,但交通其實并不方便。

  消失無蹤的人,都是老道的修行者,沒有留下太多的蹤跡,需要搜尋組朝著不同的方向和路徑追去。

  相比于其他小組,擁有著恐怖小鬼王姍情和魅魔高足莫小暖,以及我們兩個便是三巨頭都另眼相看的閔魔門徒的隊伍,陣容無疑是除了三巨頭之外最豪華的,所以并沒有安排到去附近村莊的搜查,而是直接朝著孤兒院后面林子的山路進發。

  能夠在此開辦孤兒院并且還有了一定的年頭,邪靈教在附近的勢力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這道理不但我們懂,想必逃走的人也是門兒清,故而最有可能的,是利用這茫茫莽山為逐鹿之地,天然屏障,在這大山里打幾天游擊戰,等到時候趕時間和心虛的魅魔、老魚頭等人自然會撤離,不再與其糾纏。

  三月初春,正是春寒夜冷,驚蟄的時令,春雷隆隆,那山里面沉眠了一個冬季的蟲子便開始冒了頭,在這山林的黑暗中摸索穿行著,平添許多麻煩。

  進山有路,然而逃跑者絕對不會走,更多的是翻山越嶺,跨越叢林,這也使得我們遭了罪,不斷地往草叢里面鉆。

  我和雜毛小道在東南亞那熱帶雨林里面日夜奔走,倒也不覺得辛苦,只可惜除了一身輕盈的王珊情,其余三人雖是修行者,卻并不適應——其實這也可以理解,莫小暖跟隨魅魔,平日里學的是魅惑男人的功夫,倒是少有在山林里奔走的機會,而另外兩個魚頭幫大漢,讓他們在水里翻滾十天半個月,他們渾不在乎,但是這鉆老林子的事情,卻只有喊一聲親娘,淚流滿面。

  然而這些并不是身為領隊的王珊情所需要考慮的問題,此獠一出孤兒院,入了山,那渾身的毛孔便仿佛輕了幾分,興致昂揚得很,不斷地運用起她那細致入微的觀察術,一會兒路邊,一會兒草叢,一會兒樹上,那陰氣蔓延,黑霧翻涌,左右西東,讓人好不厭煩。

  不過瞧她這股勁兒,應該是憋了許久,想著是在為自己以后能夠掌控閩粵鴻廬加分呢。

  不過說實話,它這般作態估計也是瞎子點燈白費蠟,因為倘若我是小佛爺,也不會將這般重要的位置,讓一個連白天都不能露面的陰靈小鬼兒來做。不過身為小鬼,到底還是有著諸般好處,沒多久,它便發現了一絲線索,那是叢林中的一點血跡,聞著味道倒是十分新鮮,前后不過一小時。

  這發現讓王珊情興奮得渾身戰栗,飄到我們面前,嚷嚷道:“看到了么,看到了么?那些狗雜碎就在前面,跟上去,砸扁他,將叛徒的肚皮剖開,將那黏糊糊的腸子拉出來,那味道一定美極了,姚老大和魅魔大人一定會高興的,對不對?”

  附身小鬼之后的王珊情越發變態,催促著所有人不要命地往前追逐,像個揚著皮鞭的惡毒監工。

  黑夜的山林中路途難行,在手電那微弱的燈光照耀下,我們深一腳淺一腳的朝著林子里走去,不知不覺便已經入了深山,王珊情身為靈體,身輕腿快,為了跟上它的速度,莫小暖和那兩個魚頭幫大漢跌跌撞撞,一路上不知道跌了多少跤,好在身手不錯,倒也沒有受多少罪。

  我和雜毛小道心藏鬼差,也想著趕緊找到楊振鑫,讓他安然逃離此處,所以一路上不急不慢,左右打量。

  在晚上十一點鐘的時候,我們終于來到一個山彎子,前面有一條清亮的小溪,但空氣中卻突然傳來了一股濃重的血腥味,聞到這氣息,王珊情大聲叫了一聲,都顧不得我們,直接朝著前邊飛了過去。我們的心一緊,大踏步,快速上前。終于到了地方,我瞧見在王珊情懸空的下方,竟然有兩灘被碾壓成肉泥的尸體。

  我緊張地拿著手電照上去,倒還能夠看到其中一個擁有著完整的腦袋,正是此次私自逃離出來的陽朔鴻廬二檔頭。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