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十五章 各自背離,慷慨赴義

  這幾道碧綠色的細線如電而出,離麻二最近的魚頭幫眾老孔立刻中招,三四條入了胸腹之間,立刻沒入,那巨大的沖擊力將他如熊一般的身子給推得霍然飛起,直接砸落到了四五米遠處的大樹上面去,樹動葉藥;而另外兩條細線,卻被早有防備的我用領到的叢林軍刀阻擋,手出如電,一刀兩斷,交擊時竟然有金石之聲。

  而與此同時,雜毛小道一把抓住了老秦的衣服領子,朝著后面拖去,讓他避開了死亡的威脅。

  其實別人或者不曾曉得,但是我和雜毛小道趕至此處,便已經將這周邊的痕跡瞧得分明,那麻二雖然暫時沒死,但是他卻掉進了蛇洞之中,身子已被毒蛇鉆體,無力回天,而他那呻吟聲也掩蓋不住洞子里毒蛇吐信的嘶嘶聲響。

  雜毛小道剛才并不救他,而是直接將他的指骨碾碎,逼問剛才的情形,便已然沒有將他當作活人。

  只可惜那老孔并不知曉這一切,他眼中滿是同伴的安危,而忽略了其他的細節,反而著了道。

  不過說起來,鉆入麻二身體里面的這東西也并非凡物,此乃莽山烙鐵頭蛇,頭似烙鐵、尾有白斑,當地俗稱“小青龍”,是比大熊貓更瀕危的野生物種,蛇中熊貓,1996年該蛇被國際保護組織列入IUCN(世界自然保護同盟)的紅色名錄里——一條成年的烙鐵頭蛇,在黑市上面的價格能夠賣到一百萬人民幣。

  此蛇毒性奇特,力量恐怖,倘若不是有別人在場,我說不得要放出肥蟲子,飽餐一頓,然而此刻也只有反握軍刀,用刀背將陸續射出來的小蛇給拍暈,而雜毛小道則拉著老秦和莫小暖朝著溪邊逃去。

  老秦心憂同伴老孔,不肯離開,奮力掙扎,大聲叫救他。我折身回來,直接給了他一大耳刮子,大聲罵道:“你想死么?自己看看老孔還活著不……”

  我回手一指,在燈光的照耀下,老孔躺坐在大樹前,臉膛紫黑,一條碧綠色的小蛇在他的面門前滑過,臉腮上面滿是孔洞,眼眶里面的晶狀體早已就已經被咬得掉了下來,模樣十分恐怖。蛇毒兇猛,瞧見老孔的這般慘狀,再看看滿地蔓延開來的毒蛇,老秦的腳一軟,再也沒有回去援手的心情,都用不著雜毛小道拉扯,朝著外面一陣飛奔。

  前面三人在狂奔,而我則戀戀不舍地看了一眼地上正在快速追來的那一群小蛇。

  此刻的肥蟲子在我體內蠢蠢欲動,恨不得現在就撲出來大快朵頤,然而我卻擔心一旦將肥蟲子放出來,氣息掩藏不住,露出馬腳,到時候就很難遮掩了。然而肥蟲子許久沒有進食,鬧騰得很,我終究還是有些心軟,無奈之下,只有放緩腳步,任由兩條莽山烙鐵頭激射而來,一把掐住蛇頭,遮遮掩掩地讓肥蟲子吞了,打了個牙祭。

  我在后面磨蹭,結果卻低估了老秦、莫小暖等人對于這古怪毒蛇的畏忌,當我沖出林子來的時候,在小溪旁邊卻并沒有瞧見這幾人的影子,我先是一愣,繼而明白了雜毛小道的苦心。

  其實一路上來,我最關心的并不是這襲擊邪靈教眾人的那兇手是誰,而是在于楊振鑫,我們之所以會來這里,除了要還大師兄一個人情之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擔心我這同學的安危,只可惜身邊一直有所累贅,所以找尋不得,此刻他將人給匆忙帶走,倒是便宜了我,此刻的我不但自由,而且還有了很好的借口。

  此念一轉,我抬起頭來,閉目一會兒,然后一個唿哨,天空突然落下來一個肥碩的身影,滑翔到了我伸出的左臂之上。

  “大人,可曾見過我的那個同學?”這落下來的自然是一直游離在外圍的虎皮貓大人,這家伙最近越來越肥碩了,一身的油膏,一邊喘息,一邊抖著寒露深重的羽毛。我們來的時候,它已經見過了楊振鑫的畫像,聽得我問起,點了點頭,說跟我來吧。

  虎皮貓大人是個極為能侃的家伙,然而情況危急,它卻也沒有多說廢話,讓我跟著它的身影走。

  大人展翅高飛,而我也不再保留實力,炁場開放,夜視如常,腳步不停,在林間溪邊避開人群,如獵豹穿梭,迅急無比,很快便翻過了好幾個山頭,來到了一處瀑聲轟鳴的河谷邊,這時月亮從厚厚的云層中探出半邊臉兒,我放目瞧去,但見那水流從幾十米的落差跌下,紛紛揚揚。

  有瀑布自然也有河流,我走到河邊來,循河而上,瞧見虎皮貓大人朝著瀑布邊的懸崖壁邊靠上去,于是馬不停蹄,足尖輕點,快速沖到了近前,瞧見在崖壁之下影影綽綽,竟然有好幾個身影在追逐跳躍,瀑聲都掩不住這些喊殺聲。

  我在不斷靠近,而追逐也仍在繼續,突然間有一道墨綠色的光華升起,接著跑在最前面的那個黑影腳步一滯,整個身子變得僵直,人便摔落進了河里去,而后面幾個人也顧不得許多,紛紛跳入其中,在水中糾纏著,水花四起。

  我隔得遠,瞧不清狀況,惟有小心翼翼地接近,爾等我摸到近前來的時候,卻瞧見被人圍在正中、綁得嚴嚴實實的那個家伙,可不就是我一直都在找尋的楊振鑫么?至于旁邊這幾人,黑衣黑褲,一身干練,則是五名魚頭幫的幫眾。

  領頭的那個,正是當日與我們接頭的頭目老夜,魚頭幫幫主姚老大手下的一員悍將。

  一夜追尋,雙方都吃盡了苦頭,特別是楊振鑫,他先前就被用過刑,看著一副搖搖欲墜、將死未死的模樣,誰曾想到這家伙竟然憑著那瘦弱的身軀,于邪靈教的重重包圍之中,在這茫茫群山里面堅持了這么久。

  老夜等人將楊振鑫從水里面拖到了岸上來之后,心中惱恨,劈頭蓋臉就是一陣毒打,將楊振鑫整治得毫無還手之力后,這才命兩個彪形大漢將其挾持著站起來,這家伙一邊喘息,一邊痛罵道:“小楊啊小楊,你這個小子深藏不露啊,搜魂術都沒有查出你是內奸來,真的是讓人刮目相看啊?”

  楊振鑫被揍得鼻青臉腫,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好肉,口中淌著血涎,臉上卻露出了苦笑,沒有回答老夜的問題。

  他這種漠視的態度大大刺激了老夜的情緒,這家伙額頭青筋一跳,沖上去又是一頓拳打腳踢,這兇狠程度,連旁邊的同伴都看不下去了,連忙拉住他的手勸解,說別打了,再打就死了,這人活著總比死了強,帶回去也好交差呢。

  老夜這也只是虛張聲勢一番,旁人拉扯,他也就收斂起了憤怒,不過倒也不甘心就這般回去,揪住楊振鑫的領子,喘著粗氣追問道:“說吧,你為什么要跑?還有陽朔鴻廬那幾個忘恩負義的混蛋,現在在哪里?”

  楊振鑫咳了幾口血,吐出來之后終于舒暢了一點兒,艱難地說道:“翟丹楓根本就不相信我們這些失勢的舊黨,一心想要清洗我們,甚至還在我的體內種下寒毒,隨時都會要我性命,我為何不跑?佛爺堂狼子野心,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別說是我和陽朔鴻廬這種無主浮萍,便是你偌大魚頭幫,估計在這一次大會之后,也要遭到清洗,等著吧……至于那幾個家伙,他們跑的時候可沒有叫我,只是被我跟著了而已,之后大家就分道揚鑣了,我哪里知道他們的影蹤?”

  到底是做臥底的高素質人才,楊振鑫在如此虛弱的危急時分,依舊還是把握住了重點,不留痕跡地施展起離間計,不但辯解了自己逃離背叛的事實,而且還讓這伙魚頭幫的幫眾心中戚戚然,一時之間不辨真假,難以決斷。

  然而那老夜到底還是心狠手辣之輩,并不受楊振鑫的蠱惑,而是一聲冷笑,說道:“巧舌如簧的小人,難怪能夠將魅魔手下那幾個小妮子伺候得舒爽!不過你以為你這般說,便能夠洗脫嫌疑么?老實告訴我,你聯系過來的張建和高海軍,到底跟官方有沒有瓜葛?你若是能夠如實告訴我,便算你戴罪立功,我保你不死,如何?”

  楊振鑫聽到老夜在套自己的話,不由得慘然一笑,傲然仰頭說道:“人生自古誰無死,不過遲死和早死。我楊振鑫生在這個世間,上對得起天地父母,下無愧于兄弟朋友,你老夜看他們不爽、有私人仇恨是一回事,別跟我扯這些誣陷人的雞巴事情,也別拿我當槍,老子早走一步那又如何——快快快,給老子一刀吧!”

  他慷慨激昂的呈述引來了老夜迎面的一巴掌,這個家伙瞇著眼睛,瞧看直接暈了過去的楊振鑫,低聲吩咐周圍:“發信號彈,召集援手!”

  旁邊一個負責保管信號彈的手下應了一聲,然而剛剛將發令槍舉起,便感覺手臂一辣,低頭一看,自己的半只手都掉落下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