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十六章 同學相見,逃離緣由

  遲鈍了幾秒鐘,當看到鮮血溢流而出的時候,這名魚頭幫幫眾才曉得自己的手斷了。

  巨大的痛感如同潮水一般蔓延而來,將他的神智給吞沒,兩眼一黑,便下意識地大聲喊叫起來,其聲音之凄厲,宛如鬼叫,讓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而這變故驟然發生,老夜等人心中也是震撼,下意識地聚攏在一起來,朝著空蕩蕩地四處望去,卻并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經驗老到的老夜霎那間便想明白了這里面的奧妙,大聲示警道:“不對,有鬼!”

  此言一出,立即有人從懷中掏出一把祭煉過的魚骨粉,往著前方和周圍一撒,便瞧見一個帶著甜甜笑容的可愛小娃娃,正朝著這邊撲來。老夜心中大慟,從腰間哆哆嗦嗦摸出一張珍貴的紙符來,猛然一搓,一條赤紅色的火蛇在周身頓起,將眾人圍住,護得周全。

  魚頭幫的精銳骨干長年在水中討生活,經常與那水鬼爭奪生存空間,尋常鬼物見得也算是尋常,而且自然也有一套應對之法,當下也是不作驚慌,舉牌的舉牌,念咒的念咒,腳踏罡步的騰挪不休,一時間十分熱鬧,朵朵剛才只是不讓這些家伙召集人手,倒也沒有痛下殺手的意思,顯了形狀之后,反而往后退開,不與這幫人糾纏。

  朵朵一退,這伙人直道是自己的氣勢如虹,這小鬼兒也怕了,那個老夜倒也是個極有眼色之人,咬了一口中指頭,將純陽指血抹在了自己的眼皮子上面,瞇眼一瞧,不由得心花怒放,招呼左右道:“兄弟們,這個小女孩可不是凡物,似鬼非鬼、似妖而非妖,這樣的靈物萬中無一,異常珍貴,咱們可是要走了大運道了呢!”

  他這般欣喜地說著,右手一勾,那符紙所化出來的火蛇便在空中一陣翻滾,朝著朵朵束縛而去。

  老夜這符箓極為不凡,想來也是求了許久方才得到,壓箱底的絕活兒,瞧見這火蛇微微發白,溫度可達到了數千度的高溫,導致周邊的光線一陣扭曲,頗為恐怖,今朝使將出來,心中總歸也有些不舍,然而想到面前這頭鬼妖便如同自己的囊中之物,多少也有些安慰。

  然而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是,那白色火蛇剛剛抵臨著小女孩的身前,還沒有施展淫威之時,那女孩兒突然伸出了一個蘭花指,輕輕一抖,一股濃黑如墨的水滴從她的指尖滲出來,與那白色火蛇輕輕對撞在了一起。

  讓場中大部分人瞠目結舌的一幕出現了,那似乎能夠燃燒一切的白色火蛇,被那黑色水滴一接觸之后,立刻給裹覆住富有靈性的身體,活性喪失,僵直在了空中,掙扎了三兩下之后,竟然消散于虛無之中,再無蹤影。

  這小女孩兒輕描淡寫的化解之法,不但讓俯身前沖的老夜嚇了一跳,便是旁邊幾位躍躍欲試的魚頭幫眾也都腳步一收,而就是在此刻,老夜感覺身后氣息一揚,下意識地往旁邊退開,卻見挾持著楊振鑫的那個幫眾身子一震,軟綿綿地倒在了地上,而由一個身材火爆的女孩子將楊振鑫接住,朝著后面退開。

  老夜心中一顫,箭步上前,從身上拔出了一把定制長刀,朝著那個女子身上斬去,口中大叫道:“莫走!”

  作為深得魚頭幫姚老大信任的大頭目,老夜的身手自然是極好的,這邊心念一動,那身子便宛若奔馬,疾射而起,那長刀如雪,灑落一片光華,然而就在此刻,草叢中突然冒出一個身影,霍然出來一劍。

  此劍如電,快、快、真他媽的快!

  只一劍,老夜手中的長刀便立刻斷了,碎成了兩截。

  出劍之人,自然是潛伏已久的我。老夜此人的修為極高,倘若不能夠先發制人,一舉拿下,此后必然又是一番追逐,麻煩得要命,所以在朵朵和小妖兩人相繼出手之后,我便再也沒有藏住身形,陡然殺出來。瞧見老夜手中的長刀被我一舉斬斷,我沒有片刻停留,手持鬼劍,疾步上前,那劍尖朝著他的喉嚨處抹去。

  雙方否不是弱者,老夜更是人精兒一般的家伙,自然在一照面之下便已然認出了我來,然而他那一聲“張建”還沒有出口,鬼劍斜斜一抹,劍走直線,又疾又快,仿佛一道閃電,再次破開老夜擋在身前的斷刀,一劍封喉,將他所有的疑問和不解,都封在了一雙鼓起的雙眼之中。

  一擊斃敵,我并不停留,配合著肥蟲子一起,將剩下幾人也迅速滅了口。

  做這種活計,肥蟲子比我更加純熟,三兩下,這五人追兵便已經永遠地閉上了眼睛。火拼陡然而生,繼而停歇,當所有人都倒下之后,虎皮貓大人從黑暗中鉆了出來,呼喚朵朵道:“將他們的天魂吞噬,不讓后續者從亡者身上找到線索來。”

  真正厲害的人物,能夠憑借著死者一縷殘魂來推斷當時發生的情況,更有甚至,僅僅是身處現場,憑借著周遭的氣息殘留,便能夠在大腦之中模擬出幾小時、甚至幾天之前的事情來,我剛才露了面,便不得不防,將這些隱患給掐滅在萌芽狀態中。

  正忙活著,突然地下傳來一聲弱弱的呼聲:“你,你是阿左?”

  我低頭,瞧見剛才昏死過去的楊振鑫居然硬挺著疼痛,又醒了過來,當真是一條硬漢。我將他從地上扶了起來,招呼肥蟲子過來給他解去寒毒,笑吟吟地說道:“振鑫,是我。那年匆匆一別,說好要一起喝酒的,沒想到你轉眼又人影無蹤了,搞得我們到現在才能見面,有沒有感覺到意外啊?”

  此刻的我雖然還是張建的模樣,然而朵朵、小妖等一眾人等卻將我的身份暴露無遺,于是也不隱瞞,將他與總部失去聯系,我們被臨時派來臥底的事情簡單跟他說明,楊振鑫聽聞,緊緊抓著我的手,激動不已:“我說怎么感覺你們兩個有點兒怪怪的呢,原來都是假的——不過太像了,跟真的幾乎沒有什么差別。唉,畢業之后也有十年了,想不到你為了我,竟然還能夠這么冒險,阿左……”

  我嘿然笑了,說都是兄弟伙兒,我總不能看到你死在這個山窩窩里面吧,再說了,咱們是一個戰壕的同志,都是工作安排,談不上這些東西。

  兩人好是一番感慨,我心中疑惑,于是便問道:“振鑫,你不是已經過了搜魂術那一關么,為什么不能夠再忍幾天,待塵埃落定了再離開呢?”聽到我的疑問,楊振鑫一聲苦笑,說你們以為我中了搜魂術,什么都沒有交代,便是我自己都是這么認為的,然而直到昨天中午的時候,我才隱隱找到一些遺失的記憶,得知其實我并沒有過得魅魔那一關,身份早就已經暴露了,他們之所以會容忍我到現在,是因為想查探你們的底細呢。

  楊振鑫的話語說得我不寒而栗,作為最擅長于蠱惑人心的魅魔,她對于此類邪術的研究并非常人能比,楊振鑫被王珊情懷疑之后,魅魔搜魂,自然已經將他的底細查探清楚了,本來想著直接殺人滅口便是,只可惜當時我們已經到來,指名點姓地要他,所以才保留得有一條小命。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三巨頭曉得張建和高海軍確有其人,但是又多少有些不放心,想要將楊振鑫的記憶篡改,誤以為自己熬過了搜魂術,與我們接頭聯絡。

  邪靈教打得一手好算盤,差一點兒就陰到了我們,卻不曾想楊振鑫此人的意志極為堅定,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而且在得知前來接頭的張建和高海軍并非本人之后,便萌生了去意,想著即使死掉,也要成全計劃,故而趁著陽朔鴻廬逃脫的機會,一起奪路而逃。

  聽得老同學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給解釋完全,我的心中充滿敬佩,或許楊振鑫的身手修為遠遜于我,但是在人格魅力之上,我卻感覺他是那么的高大。既然已經逃脫出來,我便不想楊振鑫再受到傷害,說要護送其離開,然而他并不肯,非要我依計劃去臥底,不要因為他這將死之人,耽擱全盤任務。

  我自然不愿,雙方好是一番爭執,最后商定將其帶到山壁巖洞暫避,由虎皮貓大人照顧他的周全,我繼續與虎謀皮,他這才罷休。此事商議完畢,虎皮貓大人就在此處的山壁上找到一個鷹巢,由小妖拎著他入住,而給養也暫時只能搜刮死者的,至于老夜這五個家伙,肥蟲子在附近找到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洞子,直接拋尸下去即可。

  干完這些事,我們趕回瀑布處,突然聽到刺耳的喊叫聲和搏斗聲,從山那邊傳了過來,我下意識地將兩個朵朵都召集回歸,窩在草叢中蹲伏片刻,便聽到有人吹起了凄厲的哨聲求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