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十七章 黑霧巨獸,似是故友

  隨著哨聲而起的,還有一發信號彈。

  信號彈里的鎂粉和鋁粉在氧化劑的幫助下急劇燃燒,產生出幾千度的高溫,以及耀眼的光芒,將半個夜空都給照亮。這光亮足足持續了半分鐘,我瞧見在對面那座高峰的山脊之上,有一隊人飛速切下,朝著前面的那個樹林子沖來,而另外一個方向,也有哨聲應和,還有聲線稍細的聲音在大聲呼喊。

  一支穿云劍,千軍萬馬來相見,邪靈教在這一瞬間表現出來的動員能力當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半分鐘的時間里,原本靜寂無聲的山谷中突然就變得頗為熱鬧起來,超過三只隊伍對此作了響應。

  當然,這也跟入山的搜尋小隊素質普遍比較高有關系。

  如此動靜,我再停留原地,倘若被人瞧見了,難免會被認為是心中有鬼。我下意識地朝著山崖間看了一眼,感覺有著虎皮貓大人的照應,楊振鑫應該是掛不了,于是將小妖、朵朵和鬼劍都收了起來,肥蟲子納入體內,然后還去溪流邊洗了洗手,將身上的血腥味沖淡一些,再潛身入林,朝著求救的方向摸去。

  相隔的距離并不算遠,翻過一個山頭,便感覺前面出現了動靜,有人在相互追逐,不過腳下的泥地有一種詭異的抖動,偶爾還會有樹木倒塌,以及不指名的野獸嗥叫之聲傳來。

  君子不立危墻之下,我犯不著為邪靈教拼死拼活地死磕,于是駐足在山脊之上,踮著腳,小心地朝著山下觀察。

  然而就在我在這邊觀望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身后一涼,下意識地朝著后面扭頭看去,卻見一道黑影從暗中沖出來,將我給重重撲倒在地。

  這驟然而出的黑影騰空而起,起初我的渾身繃緊,正待反擊,然而瞧見了那人的面容時,卻是下意識地放棄了決戰到底的心思,勉強抵擋一番,便給按翻在了厚厚的落葉層中。給死死壓在地上,我的脖子突然一涼,這是一把鋒利之極的彎刀,這種刀子通常是為了在水下使用,所以設計和鍛造的過程中極為符合力學的美感,刀鋒口薄如蟬翼,壓在我的大動脈上,稍微一用力,那鮮血便能夠立即噴涌而出。

  一股濕熱的氣息噴在我的臉上,這人嘴里面嚼著煙熏味的檳榔,有一股濃重的刺激性氣味,讓人聞到了感覺有些頭暈,接著那人在我的耳邊輕輕問道:“你在這里干什么,怎么只有你一個人?”

  我夜能視物,曉得壓在我身上的這人卻正是魚頭幫的姚老大,此人的手段了得,眼光也精準,我剛才倘若是流露出了遠遠超出張建的力量,只怕已經露了餡,故而才會束手待擒。聽得他這般平淡地問起,我知道自己的答案倘若是不滿意,只怕就要死于那一把薄薄的長刀之下。

  不過我倒是早有準備,將于眾人分開之前的事情快速表達出來,然后說自己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是因為迷了路,剛才聽到信號,便匆匆趕來了。

  我這番解釋平心靜氣,除了表現出被刀子逼著的緊張之外,倒也合情合理,挑不出錯來,姚老大將信將疑地收起了手中長刀,見我給扶了起來,再次確認道:“王珊情那娘們兒先行前往,而你們則遇到了一整隊的死者,最后你在斷后的時候與眾人分散了?”我很認真地確認,說是,就是在那溪水的下游位置。

  姚老大收起了刀子,一揮手,旁邊一個人遞過來一塊檳榔,他說道:“這個地方的蛇蟲鼠蟻的確最多,先前沒有備上防治的藥物,也是因為太過于著急了,考慮不周全。這檳榔是特制的,通過咀嚼產生刺激性氣味,吃一顆便能夠讓蛇蟲繞路。你既然找不到隊伍了,便先跟著我們……”

  他話還沒有說完,突然山下的林子里又傳來一陣野獸的叫聲,這老魚頭的背脊一弓,也不囑咐,直接朝著坡下沖去。

  老魚頭一動,下面的人便蜂擁而出,這一隊人馬足有十來人,人多勢眾,我也不敢再做停留,將那檳榔嚼在嘴里,裝腔作勢,然后跟在隊伍的末尾朝下沖。如此狐假虎威,不多時便從山脊之上沖到了林子里,我感覺有個臉上長著青色胎記的家伙總是跟在我的身后,知道老魚頭并沒有相信孤身一人的我,防著一手呢。

  不過這也無妨,反正楊振鑫的安全已經有了保證,至于到底是何方神圣在對邪靈教下手,其實跟我倒也沒有多大關系。

  抱著這樣打醬油的心態,我一身輕松,奔入黑暗,待沖進林間不多時,發現前面的人開始往回退來,紛紛閃避,我們后面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大聲質問,但聽到前面的人大聲示警,說遇到了怪物,已經跟姚幫主接上了手,讓我們分散開來,不要集中,免得被踐踏而死。

  這十來個能跟著老魚頭的,自然都是魚頭幫中精銳,行動倒也分明,我被那個青面男緊緊盯著,也不好退開,于是跟著眾人往兩邊的林子里散開去。

  當時的場面頗為混亂,我剛剛在一顆巨大的樟樹旁邊安頓下來,還沒有喘一口氣,便聽到前面一聲慘叫,接著大樹倒塌的聲音便傳了過來,我抬頭一看,卻見一株十來米的大樹朝著我們這邊倒來,連忙朝著旁邊躲開,那樹干重重砸落林間,破碎的木屑和枝干飛揚而起。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一股濃重的黑暗氣息從這左邊的方向蔓延而來,抬頭一看,我靠,居然有一塊巨大的小山丘,朝著我這邊飛快移動而來。

  能移動的,自然不是死物,但見那東西身體碩大,頭尾細長,有點兒像是那恐龍時代的長頸龍,不過比起那溫順沉重的龍大哥來說,此物移動的速度卻是極為恐怖,不斷地在地上翻滾,時而騰空跳躍,這一陣橫沖直撞,將這處山林給弄得一片狼藉。

  我瞧著那頭狂奔而來的巨獸,下意識地想起先前老秦跟我講的傳說,難道這東西,果真是從那萬丈深坑之中爬出來的莽山惡龍?

  我這邊想要看得仔細,卻不知道那頭巨獸已然沖到我的跟前,那個一直跟輟著我的青臉男嚇得臉色發白,一邊朝著旁邊退開,一邊朝我大叫:“閃開,快閃開啊!”說話間,那巨獸倏然而至,我瞧見這怪物擁有著一身黑色彌漫的鱗甲皮膚,以及呈圓筒狀的腦袋和修長的鼻吻,越看越像是我記憶中的一種獸類。

  終于,那巨獸長長的鼻子終于攜著巨大的沖擊力,拱到了我的身前前,而觀察完畢的我并沒有如其他人想象中的一般往后倒飛,而是直接順著它的鼻梁,箭步沖上了它黑霧縈繞的背脊之上。

  我的雙腳不斷交替,從這頭巨獸的身上踩過去,感知到淹沒腳踝的黑霧里面,充斥著深淵黑暗的氣息,以及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我這般身手敏捷地沖到背脊之上,瞧見老魚頭已然掛在了上面,正持著那把長而薄的單刀去刺,然而讓他郁悶的事情是,這刀子雖然鋒利,然而我們腳下那畜牲的一身皮膚如鎧,根本就無從下手。瞧見我沖了上來,老魚頭的臉色似乎好了一些,朝我喊,說背上刺不穿,要到前面去,找柔弱的地方攻擊,比如眼睛或者鼻孔。

  他這般說著,后面突然冒出來一道黑色肉鞭,卻是這巨獸的尾部,直接在空中打了一個炸響,將我的耳朵震得發懵,接著朝老魚頭的身子卷來。

  老魚頭在這顛簸不定的背脊之上不斷調整著身體的平衡,但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那尾鞭甩來,他便直接飛躍到了樹上去,暫避鋒芒。腳下這巨獸對我的威脅并不算大,倘若真的打起了火氣,我未必沒有辦法,然而此時此刻,我完全沒有必要表現得比老魚頭還要厲害,于是賣了一個破綻,直接撲到在了旁邊的草叢中。

  落地的那一剎那,我瞧見了那巨獸強而彎曲有力的爪子,如鋒芒盡露的利劍。

  老魚頭一戰消退,再次飛躍上去,與其糾纏不休,而這個時候,旁邊的魚頭幫眾卻是終于接應到了發出信號的這個小隊,卻是魅魔弟子蘇起帶領的娘子軍,這些女人穿著修身的黑色勁裝,將身材勾勒得頗為火爆,只可惜那巨獸卻并無憐花惜玉的心思,總共八人死了五個,還剩下三個,也嚇得魂飛魄散,倉皇不安。

  不過姚老魚頭的到來結束了這一面倒的境況,在堅持了一刻鐘,另外一個重量級人物魅魔也登場了,除此之外,附近的幾個隊伍紛紛趕來,這里面也包括有雜毛小道等人,他瞧見我,十分高興,走過來與我打過招呼,這才往戰斗最激烈的地方瞧了一眼,不由得驚訝地低聲喊道:“我艸,這不是食蟻獸么,怎么這么大啊?”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十七章 黑霧巨獸,似是故友”

  1. 回復 2014/03/18

    雜毛小道

    我去!這么大的食蟻獸!

  2. 回復 2014/03/19

    會飛的魚

    太有才了,寫了這么好的小說。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