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十八章 巨獸隕落,漁翁珊情

  雜毛小道的話語就像夜里的一道閃電,劃過我的腦海,而后我倏然想起來,撇開那濃重的深淵黑霧之外,這頭小山丘一般的巨獸,就整體外觀而言,可不就是那整日以螞蟻昆蟲為食、兩頭尖尖中間橢圓的食蟻獸么?

  我盯著遠處那頭正在與無數人拼斗的巨獸,心里面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不過這周邊都是耳目,卻也不敢說明,只是隨著眾人一起,一會兒往東走,一會兒往西逃,游離不定。這是一場螞蟻和蚱蜢的戰爭,與我的想法一樣,雜毛小道這廝也是個出工不出力的家伙,并不上前摻和,只是袖手,遙遙圍觀。

  能夠與那巨大食蟻獸交戰的,除了老魚頭和魅魔之外,只有一個手掌這么多的邪靈教高手,這些人的身手普遍敏捷得很,不斷地在食蟻獸周圍游走,不時大聲呼喝,彼此配合,進退有度,打得倒也有聲有色。

  與雜毛小道在一起的還有老秦和莫小暖,見到我他們也十分高興,先前倉皇失措,又因為雜毛小道可以引導,結果將我給丟在了林子里,心中后悔不已,此刻終于釋懷,顧不得情形危急,拉著我說了許多廢話。在不斷地跑動之中,雜毛小道也終于找到了與我秘語的時機,低聲問我找到人了沒有。

  我點頭,說一切安好,勿念。此言說出口,雜毛小道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拍了拍我的肩膀,也沒有再多說。

  另一邊,戰斗依舊還在繼續,那頭巨獸無論是背脊還是腹部的皮膚,都是厚厚的鱗甲,外面還裹覆著古怪的黑霧,無論是魅魔,還是老魚頭,一時之間都拿這肉疙瘩沒有辦法,不過他們的努力也并非沒有成效,一眾高手利用現成的鮮血和骨頭,在這巨獸周圍布置出了一個鎖陰陣,將那巨獸的氣息給封住,不讓其游走,而當意識被困住之后,那巨獸暴躁不已,不斷地將附近的樹木撞倒,硬是在樹林里生生開辟出一片平地來。

  從老魚頭的出現開始算起,交戰的時間延續了半個小時,而所有人期待的變故終于出現了,一個面目模糊的鬼靈從西面搖搖晃晃地飛了過來,雙手還抓著一具尸體,得意洋洋地喊道:“我終于抓到了一個,看看,這是那第三個叛徒!”

  它將那個被撕扯成一堆碎肉的家伙扔在了樹林邊緣,然后像蒼蠅一般飛了過來,瞧見戰場中心,它厲聲大叫,說我來了,這個大個兒歸我。這小鬼像轟炸機一般從樹林上空俯沖下來,朝著那暴躁不安的食蟻獸腦袋沖去,旁邊的魅魔瞧見了,大聲阻止道:“別過去,有魔氣!”

  所謂魔氣,其實便是濃重的深淵黑霧,這東西充滿了怨力、憤怒和所有一切的負面情緒,倘若一個不小心,便會被淹沒神識,成為一頭只知道殺戮的工具。王珊情到底是閔魔的首席女弟子,雖然此刻是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但是貿然葬送在這里,卻并非邪靈教高層所愿意看到的。

  然而魅魔雖然出聲阻止,但王珊情卻并未有停止動作,而是順著那張開的巨嘴,一頭扎進了這食蟻獸的體內。

  邪靈教集聚于此的人數已經達到了近四十人,這里間也并非沒有操弄鬼魂的高手,在此之前,場中便已然有人嘗試著利用咒靈殺人,然而當驅使的厲鬼一接觸那巨獸,它身上凝聚的黑霧便翻滾不休,直接將其吞沒,化作了補給品,所以魅魔才會出喝止。

  然而讓人驚奇的是,王珊情這小鬼鉆入其嘴中,進入體內,因為視線屏蔽,我們倒也瞧不見里面到底有何動靜,不過那暴躁不安的家伙卻終于停歇下來,轟隆一聲響,它翻身躺倒在地,那踩碎無數人腦殼的爪子朝天豎起,發出聲聲哀鳴來。

  有戲?

  高手在意的就是那轉瞬即逝的機會,瞧見王珊情的沖擊,使得這巨獸竟然放棄了反抗,老魚頭和魅魔在第一時間便反應過來,騰身其上,那魅魔口中咒語不休,一股隱約的力量從她的雙腿之間洋溢上來,粉紅色的光圈出現在她的身后,激發出詭異的神采,而當她的雙腳踩在了那巨獸的小腹處時,這魔女將僅存的右手高高舉起,在其下腹處遙遙地畫了一個圈兒。

  魅魔門下的女弟子有許多人慘死于此巨獸的巨掌之下,其中不乏有那十三太保級別的卓越之輩,而此番又被糾纏許久,早就是一肚子怒意,此番雖然是在空中畫出一圈,然而卻仿佛推動了整個世界一般沉重而緩慢,而就在她的這番動作完成之后,那巨獸的小腹處,竟然憑空出現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傷口,里面的鮮血傾瀉而出。

  不出我的意料之外,這飛濺而出的鮮血,果真是那黑暗生物的藍色。

  魅魔一招得手,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這憑空一畫圓,其意境竟然與雜毛小道那虹光虛空斬有著幾分神似,完全無視這堅硬如鋼鐵一般的鱗甲,使其消失不見。而旁邊的魚頭幫幫主姚雪清也不甘示弱,在魅魔得手的那一霎那,他從懷中掏出了三根特殊煉制過的鰣魚干,雙手一搓,立刻滾燙如火,將其射入那傷口處,即刻沒入。

  而在下一秒,有幾股湮滅不定的力量在那巨獸腹中驟然生成,里面仿佛有一個碩大的圓球在周身滾動,而就是這力量,將那恐怖的巨獸折磨得奄奄一息,失去了最后反抗的氣力。

  我們在林子遠處瞧著,從前方人群的口中傳來了這一招的名稱,喚作“紅燒鰣魚”,聽上去像是一道菜名,然而其實是利用特殊煉制過的鰣魚,化其為靈,將那巨獸的靈魂給吞噬干凈,其過程宛如紅燒烹煮,極為痛苦難耐。

  這時的天色已經到了最黑暗的時分,我們在遠處等待著結果,突然聽到一聲雷鳴一般的轟響,在山脈之間來回震蕩。

  前面的人群發出了巨大的喧嘩聲,而我也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爬上樹梢去看,但見那樹林空地上,原本如同小山丘一般龐大的巨獸身形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團巨大的黑霧,不斷地旋轉,逐漸減小,在這黑霧之中隱約有一個纖細的人形,在最深的黑暗之中。

  這陡然的變化讓一眾本來已經松了一口氣,準備收工的邪靈教高手都緊張起來,呈現戒備狀態,虎視眈眈,然而當那霧團旋轉至最后,那中心出現的人影,竟然是一個長相頗為不錯的美女,而瞧見這個女人,我差一點就要從樹梢上掉下來。

  王珊情!

  這個死女人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運,居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得到了這么多的好處,竟然直接吸納住了那巨獸身上濃重的深淵之氣,成為自己塑形的力量,而瞧著她此刻那渾身宛如黑非洲來客的身子里,竟然隱隱藏著許多不可預知的因素,讓旁邊許多人都感到不安,心煩意燥。

  王珊情的大難不死,讓老魚頭和魅魔也感到十分意外,小心戒備地上前,與之交流,相互試探著。

  我們離得比較遠,并沒有聽到他們的交談,但是我卻能夠看到姚雪清那老魚頭的臉上,表情充滿了驚詫和意外,十分豐富。

  在進行了長達十分鐘的交流之后,雙方終于停止了談話,過了一會兒,老魚頭召集前來的所有人集聚一起,告訴我們,說這一頭從深淵中逃逸而出的巨獸已經被消滅了,原閔魔大人的首席女弟子王珊情居功至偉,而這次陽朔鴻廬的私自逃離事件,給厄德勒帶來了巨大的損失,雖然這三人已經死去,但是相關的責任人還是需要追究;除了這三人,另外還有一個逃離的叛徒還沒有找到,一會兒將在場的人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人返回駐地,而另外一部分人則需要繼續留在山里,搜尋叛徒的下落,以及收攏死者的遺體。

  隨后他念起了分組的名單,我和雜毛小道被分在了隨大部隊返回基地的人員當中,而在老魚頭講話的時候,我注意到王珊情已然沒有蹤影,不知道去哪兒了,另外還有一個事情,那就是那頭巨獸并非消失不見,而是變小了,如正常的食蟻獸那般大小,尸體被人用布袋裝著,準備帶回去研究。

  魚頭幫幫主姚雪清講完話,場中所有人開始自動分為兩組,我們跟著大部隊折返,一路無話。

  到達孤兒院駐地的時候,天色已經初明,還沒有來得及放下手頭的東西,去飯堂里填補點肚皮,立刻有人過來,將我們隔離,并且有專人對我們進行談話,審核昨天夜里的經歷……一切手續,比宗教局還要正規。

  我昨夜雖然單獨行動了一段時間,但是其余時間都有人證,并且也沒有什么把柄被人抓到,故而很容易就過了關,洗完澡之后,我和雜毛小道去飯堂吃早餐,聽到他們傳聞幾個壞消息,其中就有關于麻二的隊伍全滅,以及老夜的隊伍失蹤之事。

  我和雜毛小道在桃花樹下啃包子,談及昨日的事情,他突然出言說道:“小毒物,你有沒有感覺,那頭食蟻獸,跟賈微扔入深淵的小黑,是那么的相像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