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二十章 邪靈評價,突然襲擊

  華燈初起,汽車啟動,開往遠方,而驟然聽到王珊情的此番提問,我和雜毛小道都有些發愣,不知道她為何要這般問起,難道是我們什么地方沒有掩飾住,露出了馬腳?

  可能是覺得自己的話語的確是有些沒頭沒腦,王珊情呵呵一笑,解釋道:“陸左和蕭克明,這兩個人固然是我們的殺師仇人,但是想要報仇,就必須深入了解他們,而不是憑著別人的道聽途說,人云亦云,如果是這樣,只怕我們最后的結果,也好不過南洋薩庫朗的王萬青;除此之外,重建閔粵鴻廬,聯系南方省諸多失去聯系的教友,除了掌管東南的宗教局大頭目陳老魔之外,這兩個人也是我們必須要面對的家伙……”

  將自己緊緊包裹在風衣之中的王珊情圍巾遮臉,周身散發出一股恐怖的魔氣,旁人便感覺如同一塊萬年寒冰,接近不得。

  神秘是上位者保持威嚴的必要手段,然而王姍情要想重建閔粵鴻廬,手下亟需有得力的助手幫襯,張建與高海軍不但與她師出同門,而且本身的修為也是得到三巨頭認可的,貿然裝逼的手段在篳路藍縷的階段實在不適合,故而放下了身架,與我們溝通。

  聽得王姍情這般解釋,我倒是來了興趣,按著當初與張建接觸時的說法敘述道:“那個陸左,不過就是鄉下來的窮小子,走了些狗屎運,遇見貴人,所以才能夠嶄露頭角而已;倒是那個蕭克明,據說是茅山掌教陶晉鴻的弟子,應該是個難纏的角色……

  “呵、呵、呵……”

  王珊情呵呵冷笑著,仿佛在表達不滿,也似乎在自嘲,說這就是你對于陸左的評價?難道你覺得將閔師陷于死地的那家伙,只是憑著運氣?雜毛小道卻也頗為配合,說難道不是么,當初要不是師父與鎮虎門那老烏龜拼得兩敗俱傷,不得已引入了魔功療傷,會被那些人鉆了空子?

  我們在這里爭論得熱鬧,前面假寐的莫小暖也來了興致,探頭過來說道:“高師哥,你可別小瞧了那個陸左,這個人是當年苗疆禁地青山界出身的苗人,他隔代師承了漢蠱王洛十八,那可是百年前三大最天才之一!此人一路如同彗星崛起,早已經不是當年模樣,便是我師父,也曾在此子手下吃虧,被斬斷一臂。上次左使路過我們這兒,曾言東南大患,不在陳老魔,而在左道——陳老魔心計可怕,但是他的修為當年被王左使重創,至今猶未恢復巔峰,而左道兩人的實力經過不斷磨礪,儼然大家,現在流傳著一種說法,就是他們的實力已然逼近了正道自封的十大之流。”

  “這怎么可能?”

  雜毛小道這回倒是沒有演戲,而是謙虛地說道:“這兩個家伙說到底也只是江湖后輩,倘若說‘年輕一代的翹楚’,這倒也可以理解,那正道十大高手是何等人物,上有陶晉鴻、善揚真人這樣的擎天巨柱,中有無塵真人這般的道門宿老,還有一字劍這等江湖奇俠,哪里是這二人所能及的?太夸張了,小暖,你這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啊!”

  我們的那點兒名聲,都是心懷不軌之人在暗地里推波助瀾,捧殺之策,給我和雜毛小道惹來了無數麻煩,不過在外人眼中,卻已經在那被刻意渲染一份份的戰績中坐實。

  聽得雜毛小道的反駁,王珊情用一種格外陰沉的語調說道:“她說的話,雖有夸張,但到底還是有些依據的——那陸左,本身擁有古耶朗秘術煉制的本命金蠶蠱,一旦激發,對于低端修行者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以他之力,倘若得當,足以迎戰一只軍隊;此人另外修行得有巫蠱秘術,力大無窮,身手又都是生死之間領悟出來的手段,狠戾果決,而除此之外,此人還有一個外表可愛、修為恐怖的癸水鬼妖,一個常伴身側的玉胎妖精,以及許多秘術靈物,倘若是集合在一起,別說我們,便是十二魔星之輩,只怕驟然間也抵擋不得……”

  王姍情很肯定地說起十二魔星也及不上我陸左的定論,語氣確鑿,又有前證,莫小暖和另外兩個魅魔弟子也說不出什么反駁的話語,畢竟魅魔斷臂在前,只是心中多少也有些不舒服地皺眉頭,面對著我們的不服,王珊情再次說道:“這還不是最可怕的事情,你們知道,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嗎?”

  我搖頭,表示不解,而王珊情則咬牙切齒地說道:“最可怕的事情,是左道兩人從來都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好得跟基佬一般,很少有分離——你們雖然知道蕭克明是陶晉鴻弟子,卻不曉得,這個家伙可是下一代茅山掌教,茅山所有秘不外傳的雷陽天罰之術,他皆有所傳承,更有甚者,除了陶晉鴻之外,他還有一個記名師父,那便是當年的天下符王李道子……”

  說到這兒,伴隨著莫小暖和同門師妹的驚嘆聲,王珊情也長聲嘆道:“你說說,這樣兩個揚長避短、互補有無的家伙,再加上深謀遠慮、狡詐如狐的陳老魔,這樣的鐵三角,要怎么才能戰勝他們呢?”

  這一聲嘆息,頗有一種無力回天的惆悵感,而被人在背地里這般“夸獎”,我除了感覺自己的情報差不多都被敵方掌握之外,多少也有些不好意思,有些無語,莫小暖卻和兩位師妹犯起了花癡,說雖然是敵人,但如此傳奇,好想認識這兩個人呢,不知道他們長得怎么樣,應該是很帥的吧?

  這三個小美女跳起艷舞來的時候魅惑眾生,自信灑脫,然而此刻卻是很萌,王珊情似乎寂寞太久,竟然也有了談興,接著這話茬說道:“其實都很普通,蕭克明這人乍一看有些油頭粉面、虛頭巴腦的,不像個好人,不過接觸久了,才曉得此人城府頗深,是個老奸巨滑的角色;不過論起長相,陸左倒是比他帥一些,只是也勉強——他雖然修為厲害,但卻長了一張娃娃臉,不曉得他的人,還以為是個還在上學的大學生呢……”

  王珊情說著這些話的時候,語氣不知不覺便輕柔起來,仿佛在追憶往事,青春不堪回首的感覺。莫小暖等人覺得不可思議,說怎么可能,這樣的大人物,自然都是相貌雄奇、偉岸無比的呢,怎么聽你這口氣,以前好像跟他們很熟似的?

  人因親近而懈怠,說了好一會兒話,莫小暖對這陰氣森森的王珊情也沒有太多的懼怕之心,面對著這些質疑,王珊情用手挑了一下劉海,一雙魔云翻滾的眸子里竟然隱有淚光,淡淡地說道:“對啊,說起來,我以前還是陸左的女友呢。”

  這一句話說出口,不但莫小暖等人驚得失聲大叫,便是我和雜毛小道,也是給雷得七竅生煙。

  看見雜毛小道目光中投射過來那詭異的笑意,我摸了摸鼻子,想死的心都有——好吧,我承認王珊情以前在東官飾品店給我打工的時候確實是有喜歡過我,但是我對她從不來電,再加上阿根表現出對她極大的興趣,所以彼此之間也就只是最純粹的上下級關系,至于前女友這回事,真的是她在胡扯了。

  然而王珊情卻并不知道她口中的那個前男友正在自己的身邊,而是開始給莫小暖和我們幾人講起了那些子虛烏有的幸福往事,她與陸左如何相知相戀、如何互生懷疑、如何刀兵相向……這狗血的故事那叫一個曲折離奇,讓魅魔幾個女弟子只覺得蕩氣回腸,激動不已,也使得這個坐在車后如同鬼魅的恐怖鬼物,平添了幾許人情味兒。

  作為實力接近十大高手的新貴陸左拋棄的前女友,這個身份很明顯要比那個被混子男友玩弄后逼迫下海做小姐的經歷,要來得體面和富有傳奇意義,而經過這般加工,再加上閔魔首席女徒的出身,此刻的王珊情,說不定又將是下一個岷山老母。

  說實話,我很不喜歡自作聰明、且權力欲望十分強烈的女人,然而卻不得不在雜毛小道嘲弄的笑聲中委與虛蛇,這一路上別提有多別扭,此中苦楚,不必多言。

  車一直都在路上行走,時而上了高速,時而走入鄉間野道,景色飛快地朝著后方退去,我感覺雖然主體在朝著一個方向前進,但是更多的時間卻是在繞路。如此的謹慎,顯示出邪靈教自成員逃離事件之后,是有多么的小心翼翼。如此的行為多了,我便也沒有再理會,將身子縮著,收斂氣息,閉目而眠。

  如此又是許久,我和雜毛小道默契十足,輪流休息,倒也不會有什么意外,到了夜里,車子被開到了荒郊野嶺的一處頗為寬敞的院落里來,方位不明,但我瞧見先前出發的那十幾輛車也如同倦鳥歸巢一般,陸續駛入,而院子里有人在大聲喊著話,我耳朵靈,隱約聽到聽到一句話:“……搜查,但凡發現可疑物品,一律格殺勿論!”

  聽到這句話,我下意識地往懷里一摸,心臟劇烈跳動起來——八寶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