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二十一章 高手頻出,左使陡現

  八寶囊的造型如同一個破舊的護身符,外表顯得十分陳舊,樸實無華,一點兒都不起眼,如果不是特意研究,是發現不出什么蹊蹺來的,所以大師兄才會為我們求爺爺告奶奶地尋摸來了兩個,而且也在初次見面審核中瞞過了魚頭幫的姚老大、魅魔以及佛爺堂特使翟丹楓。

  后者的修為太差,并沒有什么參考價值,可以忽視,但是前面兩人皆是邪靈教的邊疆重臣,重要支柱,眼光那可是一等一的厲害,既然能夠瞞過他們,理論上來說,我們佩戴著行走于邪靈教中任何一處場所,都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然而這所有的前提在于為人追究,凡事都怕認真,當邪靈教要維持目前這溫情脈脈的局面和氛圍時,一切從寬,蒙混過關這種事情的難度并不大,然而真正捉刀見血之時,如同八寶囊這般的法器擺在面前,邪靈教中的高人未必看不出來。

  既然看出來了,那好,解釋一下,閔魔兩個尋常弟子身上,為何會有這般貴重的法器呢?

  里面裝著什么,拿出來看看吧?

  事情一旦走到這一步,那就只有拔刀子開干、刺刀見紅的節奏了,而這樣的結果顯然不是輾轉奔波了近千里的我和雜毛小道所想要看到的,也不是無數為這個計劃付出了心力甚至性命的人,所希望看到的。

  趕了一天的路,坐了大半天的車,車上的乘客們顯然是厭煩了這車廂里混合著汗液和汽油味的空氣,匆匆下去,瞧見我和雜毛小道都沒有起身,王珊情突然將身子前傾,嘴唇貼在我的耳廓旁,輕輕地說道:“張建,我怎么聽到你的心跳突然在加速,你是在緊張什么?”

  王珊情的嘴唇張合間碰觸到我的耳朵,觸感輕而柔,但是卻沒有普通人那種溫熱的氣息,而是一種陰寒之氣,讓人感覺十分不自在。我轉過頭來,盯著那一雙魔氣翻騰的眸子,平靜地說道:“的確,我真的有點緊張了。不過,難道你沒有感到,在這個院子里面,有一股、或者說有一些力量,讓你感覺到不自在,隨時都有可能死去的錯覺么?

  聽到我這般說,王珊情的注意力也轉移到了車窗之外,很快,她的目光便被大院左邊一處高高的水塔吸引住。

  水塔之上,隱約矗立著一個佝僂瘦小的身影,仿佛黑暗中的守夜人,又或者一頭死物,那目光平靜如水,沒有一點兒生氣,正漫無目的地四處打量著,然而當你真正瞧過去的時候,卻會立刻被一束刺目的光芒照到,滿腦子里都會出現無數重疊在一起的黑色人影,以及一張面無表情的僵硬臉孔。

  除此之外,在大院外圍的黑暗中,無論是路邊、墻頭還是樹林里,還有許多氣勢收斂的家伙在遙遙注視著,對這兒表現出了強大的掌控力。

  王珊情瞧見這些,那張黑暗褪去、恢復慘白的小臉之上露出了難有的嚴肅,低聲說道:“你們都小心一點兒,厄德勒的二號人物來了!”

  “左使大人?”——邪靈教作為一個松散的教派組織,頭號人物自然是掌教元帥,而之下則是左右護法,十二魔星以及各鴻廬的廬主,王珊情一說到二號人物,雜毛小道便下意識地問道。

  邪靈教的前身是白蓮教,以左為尊,左使又稱左護法,在以前相當于副教主的地位,倘若是掌教元帥無法發布命令,他便能代主巡狩,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無上的威風,當年洛飛雨的外公王新鑒,便在沈老總神秘失蹤之后,以此位暫攝邪靈教教務,由此而知此人地位是有多么的尊崇。

  能夠坐上這個位置的人物,從來不是易與之輩,當初此獠圖謀茅山,集全茅山之力在山門之內圍剿,反而被他傷了人,帶著一票兄弟輕松離去,便可知曉其修為得有多么恐怖,而此刻我們要是暴露了,只怕也是兇多吉少。

  然而就在我們心中惶惶之際,王珊情又潑了一盆涼水:“對,站在水塔上面吹風的那個老頭兒,就是左使大人。至于藏在暗處的那些,他們應該是小佛爺手下佛爺堂的直屬力量,護堂十八羅漢,他們是掌教元帥從各鴻廬中甄選出來的修行天才,經過小佛爺他老人家親自調教之后,角逐尊位而成。這些人代表了厄德勒總部頂尖的防衛力量,他們忠誠、強大而冷酷,其中最強的家伙,據說比我師父她們還要厲害……”

  邪靈教為禍中原,底子自然深厚無比,而王珊情已經進入了閔魔的核心圈子,知道的事情遠遠比張建和高海軍這兩個幾乎算是被遺棄的家伙要多得多,然而越是聽到這些,我的心中卻越是寒冷,想著倘若要是被搜身識破了,我和雜毛小道能否在這重重包圍中,逃脫升天呢?

  這個問題其實想得有點多余,強中自有強中手,而面對著邪靈教的二號人物,我的心里很明白,下場不過死爾。

  王珊情已經把我和雜毛小道當作了她手下的馬仔,大包大攬,招呼著我們下車,接受審核,而就在我心神忐忑地站起來,硬著頭皮準備朝著車門走去的那一刻,雜毛小道突然撞上了我,那修長的手指隱蔽地伸出,摸到了我的懷里來,靈巧地將八寶囊給解了下來,指間一晃,不知道藏于何處,也不與我多言,推我往前走。

  我擅長于大開大闔的戰陣交鋒,對于騰挪轉身的技巧卻遠遠不如雜毛小道,一時間也不知道他葫蘆里賣了什么藥,感覺此時此刻,那八寶囊仿佛就是一顆發燙的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將我們炸得粉身碎骨,然而這里面可是藏身得有小妖和朵朵,她們一旦離開了我的掌控,我又感覺渾身不自在,牽動心神,想要轉身過去詢問,結果雜毛小道這個時候也跟著下了車,若無其事地追上了王珊情,并不理會我的眼色。

  這家伙的淡定影響到了我,在深吸幾口氣之后,我跟在隊伍最后,從車輛中間的道路摸索著,朝場中空地走去。

  場中空地有一盞明亮的路燈,十幾個帶著白色袖章的邪靈教工作人員在此等候,所有下車的人排成一列,需要將隨身攜帶的行李交給他們進行專業的分包查驗,任何不能說明來路和有意隱瞞功能的行為都將會被隔離,除此之外,在場院旁邊的房間里還有一對一的全身搜查,男對男,女對女,其細致程度比過機場安檢要嚴格十倍。

  我們到達的時候,正好有一個哥們因為不滿檢查人員對于他菊花進行孜孜不倦的查探,而表達了極大的憤怒,雙方達不成一致,一時間吵鬧得厲害呢,而就在此刻,從里間的鐵門中緩步走出一個留著山羊胡的猥瑣小老頭兒來,來到那個爭吵不休的家伙面前,一言不發,僅僅只是瞪了他一眼。

  僅僅一眼,那個家伙便突然一聲大叫,口吐白沫,直接癱倒在了地上。

  倒地的那哥們應該是福建來的,不過至于什么身份,我們倒也沒有打聽——即使是在邪靈教中,胡亂打聽別人的身份也是一種大忌——但此人的修為并不算差,至少也能列入高手行列,卻不曾想竟然這般不堪,由此可見那山羊胡又多么厲害。

  我們在檢查隊伍的后面,王珊情身為靈體鬼魄,一身輕松,不過還是陪在我和雜毛小道身邊不走,瞧見我們好奇,便如同長輩一般給我們低聲介紹:“地魔,十二魔星中數一數二的人物,常年都在中樞,協助掌教元帥主持教內的思想工作,同時也負責甄別和清除叛徒。你們小心一點,這個家伙嗜殺,心狠手辣,一語不合便殺人,死在他手里的自己人,要遠遠多于外人……”

  王珊情說著說著,語氣慢慢地停緩下來,我們感覺到一陣殺意籠罩,下意識地抬頭看去,卻見她口中的地魔已經不再理會癱倒在地上那個沒用的家伙,而是扭過頭來,盯向了我們。

  此人在精神意志上面的造詣絕對是頂尖級別的高手,僅僅是這么一瞥,便能夠給予我最強大的精神威壓,隨著他的上下打量,我感覺仿佛一條毒蛇在背脊上面游繞,心里面沒有由來的一陣心慌。而下一秒,一陣微風吹動,那個家伙跨越十幾米,直接移到了我們的近前來。

  王珊情似乎見過地魔,上前寒暄,說胡伯,又見面了,這兩個是我師父的弟子,沒見過什么世面……

  她話沒說完,那地魔繃著臉與我對視幾秒,然后轉過頭來,指著雜毛小道說道:“舉手!”雜毛小道順從地將雙手舉起來,地魔平伸右手,虛空一抓,雜毛小道全身衣物陡然間居然碎裂開來,露出一條一條的碎布,一眼便能看穿,地魔瞧見這結果,有些疑惑,伸手在雜毛小道的上身摸了兩把之后,突然猛回頭,瞧向了我們乘坐的那輛商務車。

8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二十一章 高手頻出,左使陡現”

  1. 回復 2014/03/20

    蒔不著調

    求速更新

  2. 回復 2014/03/20

    匿名

    沒了嘛?快更啊!加油!

  3. 回復 2014/03/20

    小妖

    更新嘛,關鍵時候怎能掉鏈子?

  4. 回復 2014/03/21

    匿名

    和雜毛小道拍啪啪的圣女呢

  5. 回復 2014/03/21

    很想更新

    求更新快點…

  6. 回復 2014/03/23

    可白一張紙

    更啊呀啊呀啊哈哈

  7. 回復 2014/03/23

    狂瘋

    更新啊

  8. 回復 2014/03/23

    蝸牛

    急啊!怎么還沒有更新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