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二十二章 汽車旅館,神秘失蹤

  地魔一出現,便劍指雜毛小道,顯現出了十二分的不信任,毫不客氣,也不理會王珊情的招呼,這行為讓力圖在我們面前樹立出在總壇很吃得開的王珊情頗為惱怒,那張臉陡然便黑了下來,接著仿佛沸騰的水,無數的泡泡充滿了她那張還算是漂亮的臉龐,陡然間變得如同麻風病人一般,十足恐怖。

  氣勢一起,王珊情便寒聲質問道:“地魔大人,請問我閔粵一脈,或者我師父有得罪你的地方么?您老人家是不是覺得閔魔死了,他的門下便無人了,留下的弟子和屬員,隨意欺弄也是沒有事情的?”

  這女人的心思玲瓏,一出口便是誅心之言,頗為惡毒,倘若地魔一口應承下來,說不得又要惹上許多官司。不過能列入十二魔星之中翹楚,地魔這輩子吃得鹽可比王珊情睡的男人要多得多,老奸巨猾,嘿然笑道:“小情情,轉眼幾月,你竟然鑄就凝結成了人形,可喜可賀,不過我這個老不死的,行事從來都只是以厄德勒的利益為第一原則,任何可能威脅到教內的事情,我都不能馬虎,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這個地魔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參差不齊的爛牙,無比惡心,然而更惡心的是他的話語,面對著這般的埋汰,雜毛小道摸了摸鼻子,悶聲說道:“這位教內前輩,請問你將我弄成這個模樣,到底又找出了什么證據呢?如果你想要我脫衣服,大可不必使用這么極端的手段,拿我來開刀,震懾別人,我自己脫便是——您這么強大,就算是為你撿肥皂,我也是甘愿的……”

  雜毛小道通過這種自嘲的方式表達了自己的不滿,然而面對著我們的怒視和責問,這地魔卻并沒有當做一回事兒,或者說身為十二魔星的他,對于我們這些后輩的情緒沒有一點兒在意,他冷冷笑了一聲,然后轉身,朝著我們乘坐的那輛黑色別克商務車走去。

  我看著雜毛小道這一身被銳利的勁氣撕得稀爛、顧前不顧腚的破爛布條,并沒有找到八寶囊的藏處,曉得他剛才在出來的時候,已經將他的和我的一起,都放在了商務車的某一處地方,藏匿起來。然而那個地魔仿佛能夠預料一切,在搜查雜毛小道無果之后,竟然根本不理會任何人,直接搜查起商務車來。

  我的雙拳捏得緊緊,想著倘若我們的八寶囊給找了出來,小妖、朵朵她們一旦給發現,我定然顧不得許多,一定要保證那兩個大丫頭、小丫頭的安全,即便是赴死,也再所不惜。

  別克商務車已鎖,地魔走到跟前,手一碰到車門上面,立刻電子報警,不斷的響起來。這一路充當司機的老秦也是需要被檢查的對象,正在排隊呢,瞧見這情形,屁顛屁顛兒地跑過去開門,并且幫助地魔車里車外、車蓋引擎都檢查了一邊,這過程我感覺是那么的漫長,每一秒鐘我敢感覺難熬至極,仿佛隨時都有可能曝光,亡命生死。

  當然,即便是心里面緊張得不行,我表面上卻依舊淡定無比,默默地運著氣息,臉上還充滿了淡淡的嘲諷,表情自然。

  然而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地魔翻遍了整個別克商務車,都沒有發現任何東西。這結局讓我驚訝無比,不曉得雜毛小道在剛才到底使了什么法子,竟然將八寶囊給弄得悄無蹤影了。這個情況也讓地魔有些吃驚,不過他還是接受了這個結果,詢問了老秦幾句話之后,徑直走回我們的面前來,拍了拍雜毛小道的肩膀,說道:“進屋去,里面有衣服!”

  他這話兒說得比較輕柔,我們都以為他這般說是在表達歉意,然而下一秒,他用那一雙仿佛能夠看透人心的眼睛盯著我和雜毛小道兩人,露出了詭異的微笑:“你們兩個給我小心一點,不要有什么把柄留在我的手上,要不然,我會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我以地魔之名保證!”

  這話兒說完,他便沒有再理會我們,而是朝著別的人走去,繼續他的審查行動起來。

  王珊情瞧著那個老家伙,一臉不爽,低聲安慰道:“別理他,就是個瘋子,整日整夜地琢磨人,心里面都有毛病了。他以前跟我們師父不對頭,所以找我們麻煩也是可以理解的,忍一忍,等見到了小佛爺,確定下閔粵鴻廬的發展方案來的時候,我們就不用怕任何人了!”

  雜毛小道心有余悸地瞧了不遠處的地魔一眼,想著隔墻有耳,也不敢多言,只是小聲說道:“呃,還好,就是冷了點而已!”

  他這般說著,王珊情上下打量了一下雜毛小道,臉上露出了頗為古怪的表情,直勾勾地說道:“是啊,小高,沒想到你本錢還蠻足的啊?”被一個女鬼用這般的眼神瞧著,即便是雜毛小道這種不要臉的程度,也感覺到了一絲羞澀,雙手捂著腰間布條,謙虛道:“還好,一般般而已……”

  這話兒說完,他屁股一扭一扭地,三步并著兩步地沖到了地魔所指的那個屋里面去,只留下王珊情放蕩的笑聲。

  雜毛小道由地魔親自搜查,已經過關了,關于我的審查還在繼續,而且還是一個一個的排隊,讓人郁悶。不過這氣氛越是嚴肅,我越能夠明白,現在既然把左使、地魔以及十八羅漢這般的人物都扯出來了,而且還如此嚴格,說明我們離目的地已然不遠了,說不定明天天一亮,我們便已經到達了邪靈教的總部基地。

  事情倘若如此順利,那么邪靈教的覆滅的也就不遠了,想到這一點,我不由得動力十足,諸多麻煩和困難便都不再是事兒了。

  檢查完了之后,我們被帶白袖章的工作人員領到了大院里面去,在那兒我看到換了一身衣服的雜毛小道二樓欄桿處招呼我,說張建、張建,你餓了不?你聞一聞,曉得這是什么不?趕緊上來,這里準備得有神仙都不換的驢肉火鍋,香得很呢,趕緊來湊桌,老子餓的前胸貼肚皮了呢!

  這荒郊野嶺的地方不知道是位于祖國的何處,不過依照今天這形成,我估計著不是在湘湖省的張家界,或者在常德,倘若再遠一點兒,瞧剛才過來的路況,也有可能到了萬三爺的地盤。這處大院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兩層坊樓,卻是個專門停靠長途車輛的中國式“汽車旅館”,而二樓正是餐館堂子。

  我聞得空氣中那火鍋料子四散飄逸的奇異香味,才想起這一天奔波,當真是沒有正經吃過什么玩意,肚子不由得便咕咕直叫喚了起來,看了眼一直跟在旁邊的王珊情,她擺擺手,說老娘不用吃,去找左使套套交情,你們自去吧。

  得了這吩咐,我不再停留,匆匆跑到了樓上,上面一排油膩膩的桌子上,有著熱騰騰的銅爐火鍋,旁邊都是油汪汪的辣椒菜,瞧見這菜式,我估摸著應該還是在湘南。我和雜毛小道落座之后,那些檢查完了的教友也陸陸續續地上了來,也許是習慣,老秦、莫小暖和她兩個師妹,我們剛才一車的同伴又坐在了一起來,吃著這香辣鮮美的驢肉火鍋,感覺身上的疲憊也消減了許多。

  飯桌上又聊起了許多事情,老秦這個人還挺有意思,說話風趣幽默,見識也有,只可惜沒有酒,興致倒也不濃。

  飯后我們被集中起來訓話,給我們講話的是一個不知道什么角色的中年婦女,說一些“辛苦了”的廢話,之后便催促著我們各自到指定的房間休息,至于邪靈教左使、地魔以及十八羅漢這些算得上是頂尖力量的人物,卻一個都沒有露面,想來他們之所以出現在這里,大概也是為了剛才那一番突然襲擊來鎮腸子的,確保倘若發現什么不對勁的地方,能夠以泰山壓頂之勢,壓住一切心懷不軌者。

  我表面上看著沒心沒肺,該吃吃該喝喝,然而心中七上八下,一直都在擔心那兩個八寶囊到底歸于何處,揪心得不行,然而一直都沒有跟雜毛小道溝通的機會,最后到了休息的房間,條件有限,四人一間,我和雜毛小道同床,旁邊兩個魚頭幫的家伙一直在聊天,我們不敢妄動,便假寐而眠,等到了深夜時分,我才睜開眼睛來,推了雜毛小道一把。

  那個家伙渾身炁場籠罩,一有動靜,立刻醒轉過來,見我張口準備問起,他不動聲色地搖了搖頭,手指在我的背上寫道:“隔墻有耳,梁上有人。”

  這個家伙到底是個謹慎的性子,我也不敢多言,于是也用同樣的方式表達:“八寶囊到底到哪兒去了?”

  雜毛小道回我,說不知道。這答案讓我大吃一驚,追問之下,才曉得他當時的確是把八寶囊藏在了車子里,至于地魔為何沒有找到,他也不知道。不過他隨后又給了我一個不確定的答案:“小妖吧?”

  我憂心忡忡,不知道那兩個小家伙到底是什么情況,一夜未眠。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二十二章 汽車旅館,神秘失蹤”

  1. 回復 2014/03/30

    劉璃夜″

    我攢了40來章了吶!哈哈哈哈 有看沒了一半了 慘!

  2. 回復 2014/11/05

    M

    昨天從上海回來,還經過句容,并在高速茅山服務區吃了飯。路上還看到天王鎮的指示牌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