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二十六章 護教神龍,邪靈雙姝

  在此之前,我和雜毛小道也曾經對這次總壇集會中是否會見到大咪咪洛飛雨做過討論,而答案是很肯定地。

  作為邪靈教的右使大人,倘若洛飛雨沒有參加此次集會,那么只能說明她已經被排斥在高層權力圈的外圍,這種情況對于擁有眾多邪靈教元老臣子支持的大咪咪來說,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畢竟除了自身的實力之外,這個擁有著天使容顏和魔鬼身材的女人還擁有著不俗的政治智慧,和驚人的親和力。

  當日在魯東肥城的神仙詭地之中,她甚至能夠與此前尚是仇敵的我們合作,便能夠看得出她的心胸,遠遠比許多男人都要寬廣——當然,從表象來看,她的胸是夠寬廣的了。

  只是出乎我們意料的是,她竟然會以這等方式登場——在無盡的滾滾龍吟聲中,宛若仙子一般,踏浪而來。

  美麗只是洛飛雨的外表,真正令人畏懼的東西還在她的腳下。

  在越接近的時候,我們才能夠真正看出,她腳下的竟然是一具渾身灰白發青的巨大骨架,光那頭顱便如同一間房子,而美麗的右使大人站在上面就像一朵柔弱的小白花兒,在衣袂飄飄的古裝漢服之下,那具僅僅露出一點兒模樣的骨架周身都被一種墨綠色的光芒所籠罩。

  碩大頭顱正中,有一團璀璨若星辰的光輝閃耀,游麗不定。

  右使大人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平靜地說道:“眾教友且莫驚慌,這阿難魔豚,是掌教元帥祭祀出來的失敗品,性情暴戾,脫去了掌控,不過這只是暫時情況,稍等片刻,情況很快就會好轉的!”這清淡的聲音中充滿了無盡的威嚴,從四面八方轟隆隆傳來,顯然是經過法力的增幅。

  而在下一秒,她身上冒出了圣潔的白光,將其包圍,然后與那具骨架一同沉于冰冷的江水中。

  霎那間,江面之下傳來了巨大的波動,而我旁邊有人抑制不住心中的驚訝,大聲喊道:“天啊,這就是我教最美麗的右使大人么?”

  “是啊是啊,就是她!她是全厄德勒公認的最美麗的女人,所有教徒心中的圣女,生長在污濁之池的白蓮花!她的外公,是最偉大的執教左使新鑒公,而她騎下的那東西,可是守護我們厄德勒百年無恙的護教神獸,幽冥骨龍!”

  我旁邊這個黑框眼鏡,這老頭看著已經是年過花甲,然而對于漂亮女性的追逐卻依舊保持著年輕男人的天性,對于過往典故津津樂道,剛剛爬上船的雜毛小道對他大有知己好友之感,顧不得渾身濕淋淋,一把攬住這老頭的胳膊,追問道:“幽冥骨龍?難道那骨架竟然是傳說中的真龍?”

  黑框眼鏡無比自豪,說這是自然,它可是當年偉大的沈老總搜尋千里,從黃河龍神廟之前河底泥沙中挖掘出來的真龍骨架,煉制而成。為了挖掘此物,當年黃河可是連發了好幾年的洪災,降下天譴。此物形成之后,百年來護翼總壇無恙,圍成鐵桶,沒有一個宵小,能夠發現,漏入其中呢……

  這家伙洋洋得意,而我和雜毛小道的眼角卻忍不住一跳。

  自古以來,真龍自知將死,都會自擇埋尸之處,護佑一方風水,確保境內安康,然而邪靈教逆天而為,根本不顧那些受災民眾之苦,竟然將那真龍挖出,骨架煉化,方才引發黃河泛濫成災,如此想想,當真是可惡之極。

  這是老黃歷了,而且我們此時雖然心中憤怒,卻也不好在這里表現出來,只是觀望腳下的江水,感覺越加混濁。水下龍爭虎斗,好是一番熱鬧,只可惜不得一觀。不多時,那江面上陸續浮出一具具肚皮朝上的阿難魔豚來,卻是早已死去。

  我們站在船頭,看著周圍那些漂浮在江面上的巨大豚尸,瞧得清楚這些生物有著與白鰭豚一般的生命構造,同樣依靠肺而不是鰓來呼吸,在它們死后,猙獰的傷口處流淌出大量的藍色鮮血來,將這江水浸染。

  所有人都緊張地關注著水下的戰斗,我卻四處打量著,那阿難魔豚的尸體可以收殮,但是鮮血卻無從隱藏,為何這些家伙就沒有一點兒擔心,那混含著濃烈腥味的鮮血是否會引起下游的注意,從而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打擾到總壇集會的進程呢?

  沒有人回答我的疑問,在幾秒鐘之后,我左側十米處突然冒出了一條巨大的水柱,一條比周圍同伴龐大一倍的阿難魔豚突然從水底之中沖天而起,朝著天空如炮彈沖去,而它身子的兩側竟然生長出兩片薄如蟬翼的魚鰭來,不斷地揮動,似乎給它提供了一定程度的滑翔助力。

  顯然,如果不是在水底受到了致命的生命威脅,它是不會放棄自己最適應的環境,轉而謀求從空中逃脫的。

  接下來的戰況并不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所有教徒最崇敬的右使大人從水中騎龍而出——她身下那頭巨大的白骨真龍是如此巨大,用一個粗俗的比喻,想比幽冥骨龍,右使大人簡直就像那燒餅上的一顆小芝麻。

  在此之前,我僅僅只是看到幽冥骨龍的一部分,然而此刻,那巨大無比的龍身穿出水面,潔白如玉的龍頭陡然張開,只一口,便咬中了那頭想要憑空逃脫的阿難魔豚,在一聲響徹空間的哀號聲中,碩大無朋的阿難魔豚給咬中尾巴,一股比世界上最美麗的翡翠還要碧綠的顏色,從骨龍腦袋那團綠球中分離出來,將被咬在嘴中的魔豚身體浸染。

  接下來,仿佛被潑了硫酸一般,這巨大的靈獸下半身便已然消失大半,然后被拖下了水里去。

  驚天動地的戰斗讓江面上的所有邪靈教眾都看得熱血沸騰,右使洛飛雨在總壇山門之前給我們展示出邪靈教最頂尖的力量,而這樣具有壓倒性的勝利對于邪靈教普通教眾的信心起到了最大的增強效果。當那頭恐怖的阿難魔豚給拖回了江面之下去的時候,所有人都在高呼:“厄德勒,萬歲!”

  在這樣狂熱的氣氛之中,我的腦海中想到的,是百年前那一具具死于黃河泛濫災禍而死的餓殍,和許許多多無辜的靈魂。

  不過即便如此,我依然隨著旁人一起歡呼,王珊情從我的身后伸出一只手來,攬過我的肩膀,激動地大聲喊道:“看到沒有,這就是真正的力量,總有一天,我也能夠擁有這樣的力量,到了那個時候,所有人都要在我的腳下臣服!”

  她說得是如此的肆意和張揚,一點兒都沒有隱瞞住自己的野心,而旁邊的人卻都沒有在意,因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江中那艘大船前方,在那兒,水波翻涌,右使大人從江面上再次浮出,那渾濁的江水并沒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一點兒痕跡,她那裁剪合體的白色古裝素凈整潔,而與她相對的,則是先前單手鎮住五頭阿難魔豚的黃衣人,來自寶島臺灣的十二魔星之一,星魔。

  濃霧驅散,我能夠看見那個黃衣人是一個個子高挑的女子,她擁有清秀的美麗面龐,配著如融化蜜糖一般的甜甜微笑,氣質優雅,有著鄰家大姐姐的隨和、又透著完美女神的優雅氣質,是個集智慧和美麗于一身的女人。

  最關鍵的一點在于,從面相上看,她的年齡在十八至二十五歲之間,女人最美好的年華。

  這對坊間流傳的邪靈雙姝對目而望,兩雙美目之間有著不同尋常的精光交流。

  但見那右使大人雍容典雅地說道:“些許疏忽,倒是驚擾了大家,特別是你,星魔妹妹,你可是第一次來總壇吧?我代表小佛爺,向你表達最大的歉意……”身為邪靈教第三號人物,說出這么委婉的話語來,江面上所有人心中那僅存的怒火也都熄滅,消失得一干二凈。

  然而或許是美女之間天然的氣場不合,那個來自寶島的氣質美女用一種嗲酥大部分男人的娃娃音說道:“我雖然第一次來,但是跟小佛爺還是很熟的,這道歉,我想還是讓他自己來跟我講吧。”說完這話,她便微微行了一個禮,冷淡地返回了大船船艙之中去,表現得像一個在吃醋的小女孩。

  而面對著這樣的冷淡,右使大人卻也是從容地笑了笑,嘴角微起的弧線傾城傾國,又迷倒一大片。

  作為右使,她還是需要安撫江面上所有人的情緒,乘著骨龍之頭顱移動,她親切地與在場的重要人物都作了交談,當輪到我們這兒來的時候,王珊情興奮地與她交流,將這個傳奇女人當作了自己的偶像,言談中竟然流露出了小女孩一般的羞澀來。

  洛飛雨好言安撫幾句,又轉頭瞧向了我們,那淡然微笑的臉上卻是突然一僵,露出了微微錯愕的神情來。

  王珊情見狀,連忙幫我們介紹,說這是張建和高海軍,我師父兩個衣缽弟子。

  為了抬舉自己,王珊情直接將我們的地位拔高,成了衣缽傳人。洛飛雨也是個極有城府的女人,收斂情緒,與我們如浴春風地交談幾句之后,不再多停留。與所有人打完交道之后,洛飛雨不再多言,為我們領路,朝著邪靈教總壇山門之中行去。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二十六章 護教神龍,邪靈雙姝”

  1. 回復 2015/01/19

    我第一

    為什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