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章 火車上的三個故事

  二月下旬,元宵剛過,我和雜毛小道踏上了北上的火車。

  春運票緊,那朋友也實在搞不到臥鋪,好在我倆都不是那種講究人,朋友給了兩張硬座,便拿著,提著簡單的行李和路上一些吃的,我們擠上了火車。沒人送,阿根剛醒來,很多東西要搞,被轉移的資產也要收回。而王珊情已經被掃地出門之后,消失無蹤,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我其實還是蠻好奇的,想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怎么學會的情蠱——未必真的是被隔壁村的人教的?這我信,便真的蠢了。只可惜,敏感時期,不太想去觸動阿根受傷的心靈,又要尊重他的意見,只有作罷,不提起。

  節后是春運的高峰期,火車上人擠人,好不容易坐下,電鈴長鳴,窗外的景物往后退去。忙碌這幾天,我和雜毛下道也很少有交流溝通的閑暇,便坐下來將最近的信息交換。當我談及剿滅矮騾子時,被那頭人種下了惡毒的憎惡印記,他有些驚異,看著我雙掌中滲入肌膚的藍色印記,眼中有些驚奇。他說他倒是知道一些類似的生靈,但是矮騾子,向來都只產于西南十萬大山之中,不出世,所以也未曾聽聞。

  世間之大,果真是千姿百態,無奇不有。

  我翻開手掌,微笑,說也罷,雖然經常招惹些邪物,但是凡事有利也有弊,換個思維,這手用來拍鬼,倒也厲害。

  我們兩個說著話,對面有兩個女孩子“噗嗤”一笑,樂不可支。她們是兩個大學生,左邊一個長得還不錯,我們過來的時候打了個招呼便不理了,只是低聲談話。而笑的是右邊的那個,長得一般,臉上有些小雀斑,眼睛瞇著像月牙,便有了些可愛。雜毛小道是個順竿子的猴,立刻與她們攀談起來,我知道了左邊的這個漂亮女孩叫做古麗麗,右邊的這個叫做秦雯,都是武漢某大學的學生。

  雜毛小道穿著一身道袍,一副高深得道之士的狗屁模樣,聊了一陣,兩個女孩子躍躍欲試地請他幫忙看手相,雜毛小道也不推辭,便樂滋滋地摸著女孩子的小手,忽悠起來。我則不理,閉目養神。

  鄰座坐著好幾個漢子,也是臨時湊成的一堆,磕著瓜子,便聊起天來。

  出門在外的人,除了國家大事,大多都喜歡聊些奇談異聞。有個操一口湖南腔的漢子,一口小酒抿著,便說起這么一件事來。他來自湖南岳陽洞庭庫區,那里是泄洪區,每次“走龍”,他們那里就遭一次災,雖離市里比較近,但是也窮,所以他才會不得已出來,在外奔波。

  這些先不提,講一講98年“走龍”的事情。

  什么是走龍呢?老輩人常說大河大江里面都有龍,龍翻身,則水漲,龍走動,則發洪水。98年那場特大洪水,許多人都記憶猶新,長江、松花江、閩江、珠江各大流域都出現洪峰,其間涌現了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也涌現了一大批豆腐渣工程和貪官……這都不提,說到他們家鄉洪水退去,便聽說黃沙街鎮子外的河灘上死了一條蟒蛇,都好奇去看。哪知到了那里一看,村子里去的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這條蟒蛇足足有二十幾米長,信子都兩米,遍體黑色,鱗片有巴掌一樣大,那蛇頭水缸大,看著慈眉善目,頂上還長有一個包,是肉包,又像角。

  附近有好多迷信的老人當場就跪拜,喊龍神爺爺,有人搬來木臺鋪上紅布,香燭供奉。

  傍晚的時候來了一個扛幡子的算命先生,從東邊來,他告訴大家這條大蛇是條蛟龍,沒有褪去九層皮,便不是真龍,暴戾得很,因為莫名慘死,有陰靈在,必會為禍一方。要大家集資,湊錢修座廟,香火供奉,平息怨怒。那時節的人,看熱鬧的也有,但是迷信的不多,偶有一些年歲大的人響應,也沒有油水,于是作罷。而且那條大蛇第二天便不見了,稀奇得很。

  有人說是上頭來人把這蛟龍運走做研究去了,有人說是那蛇自己復活回水里去了,也有人說是有高人來盜龍尸,妙手空空了。一時間說法紛紜,也沒有個準確的說法。

  他說到這里,旁人插嘴問現在的那里,是不是常常有古怪邪異的事情發生。

  他笑了笑,說莫得呢,最近還聽說政府要搞搬遷,把他們搬到好的安置區里,一人賠十萬,好著呢。這可是大喜事。

  這漢子說罷,立即又有一個來自山東的魯南商人湊趣,說他也說一個,關于狼人的故事。旁人紛紛起哄,說莫講莫講,要是拿好萊塢電影的情節來忽悠俺們,盡早收口。這商人大怒,說我就講,愛信不信。

  他說這不是他的經歷,而是他老婆娘家的傳說。

  他老婆娘家在山東高密,高密可是個好地方,自古就有“糧倉”、“棉鄉”的美譽,人杰地靈,古時候的晏嬰、鄭玄、劉墉,便是高密三賢(莫言還沒或諾貝爾獎的時候,連家鄉人都不知道他)。他老婆是高密西邊農村的,村子里養牛,也有奶牛場。95年的時候,頻頻死牛,都是牛脖子給啃掉半邊,血喝盡,慘不忍睹。奇怪的是看場子的人一點都沒有聽到動靜,那一棚子的牛,沒一個叫喚的。這事一連發生了三回,于是就報了案。

  來了好些個警察,蹲守牛場里三天。

  第三天夜里,睜大眼睛的警察們看見一個直立行走的毛茸茸生物,從氣窗里面跳進了屋子里。那生物,便是今天說的狼人,它直立起來有一米八,一身黑毛,腦袋就是頭狼狗,爪子尖利,一進了奶牛棚,所有的牛都被嚇得趴倒地上不動,那狼人就像菜市場買菜,挨個兒挑,選中一個,一口啃下去,牛便死了,它便喝血吃肉起來,安靜得很。警察們一見肯定著急啦,便開槍捉它。這狼人被捉住了,但是警察卻死了三個。

  這件事情鬧得挺轟動的,沸沸揚揚,后來上面花了好大力氣才平息。

  他講完,試圖把那狼人的兇狠模樣在顛倒描述一邊,大家哈哈大笑,都不信,這故事編得太濫了,不聽、不聽。坐在前排的一個四川小伙也來湊趣,說他也講一個,講的是尸冢山的事情。說鬼故事全世界都有,在中國,哪里最多?數來數去,還是要論天府之國四川。為什么呢?因為死的人太多了,白骨累累。遠的不說,單說近期兩次:第一次是元末明初,南宋末年四川人口1000多萬,經歷元朝50余年,到了1282年,就只剩下60萬人,余者全部死于戰亂;第二次,經過明朝三百年的休養生息,明末時堪堪達到400多萬,結果經過歷史書上鼓吹的農民起義領袖張獻忠,一番屠戮,尸橫遍野,后來一統計,又只剩下四五十萬人。

  人死得太多,而且都是橫死,很容易冤魂不散。

  別的不談,說酆都(后改為豐都)附近有一座山,無名,鄉人叫做包坳子,79年的時候那里修路,結果挖出三個萬人坑來,多少人,這不知道,反正是漫山遍野的白骨頭,野狗叼得眼睛都紅了,當時也沒有個有道行的人主持,結果這些鬼魂就不得安寧了,鬧鬼,直到現在,但凡過去那里辦事旅游的人,路過。都要找熟人帶路,還要佩戴青城山求下來的符包,不然就鬼打墻,或者遇鬼纏身,陰靈不斷……你們莫笑,誰有膽子就去試試,包中,到現在,死于鬼打墻的人,一雙手都數不過來。

  ……

  七嘴八舌,大家都談起自己身邊的靈異之事,我笑呵呵地聽著,也不知真假。

  對面那個叫古麗麗的女孩子去倒水泡面吃,雜毛小道就沒心思跟路人臉的秦雯熱乎了,翻包找水喝。秦雯并沒有覺察,笑呵呵地問雜毛小道,說他們說的都是真的么?道長,你真的是修道之人啊?你現在是練氣還是筑基?

雜毛小道被這話嗆了一大口,沒聽明白,秦雯興奮地說,她聽說修道的人分為五個層次,分別是煉氣、筑基、結丹、元嬰、化神,每一層有十級,敢問道長是第幾層第幾級?

  雜毛小道臉發黑,吭吭哧哧,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這孩子腦門被夾了么?

  這時古麗麗回來了,端著兩碗康師傅,熱情地招呼我們,要不要吃,她們包里還有。我們搖頭,說一會兒去餐車吃吧。古麗麗和秦雯兩人便吃起來,吃完之后她又去丟垃圾,再次回來時,小臉煞白。我們都問怎么啦、怎么啦?她一下子就哭了,說她的錢包丟了。她一轉身,我們看見她那紅色的羽絨服側里,被用鋒利的刀子給劃拉了個口子,露出白白的羽絨來。

  這錢是她的學費和生活費,看穿著,古麗麗并不是一個家境情況很好的學生,一件紅色羽絨服,都是前幾年的款式,洗得淡。她一直哭,說剛剛還在的,怎么就丟了呢?我們問剛才是什么時候,她哭著說肯定是她去泡面的時候丟的。我們都好言安慰,然后又叫這個車廂的人不要動。

  已經是晚上9點多鐘,乘警過了十分鐘才過來,睡眼惺忪。聽了古麗麗的話語,他大聲喊了幾句自己交出來啊?沒人搭理,這里又這么擁擠,一個個排查也不現實。

  他也無奈,只想叫古麗麗做份口供,備案了事。

  古麗麗哪肯依,她說這是她那老父親去年冬天,在鄉里面的礦場上日日砸石頭掙來的血汗錢,沒了,就沒有第二份學費,不能上學,她就只有跳河了。她哭得雨帶梨花,旁邊幾個侃大山的爺們也在嘆氣,勸她:春節期間,人多,賊就多,一伙一伙的,成群結隊,這些缺了良心的狗玩意,偷了東西,哪里會還你,直樂呵呢,要錢多,下一站就下車;錢少,再干幾票唄!

  他們這么說,讓我想起了《天下無賊》,古麗麗哭得更兇了!

  雜毛小道剛剛發了點皮肉財,人也爽氣,問丟了多少?女孩說五千,他豪氣大發,說無妨,這點錢算啥子,莫哭莫苦,他來給!說完他去翻隨身的百寶囊。我心中一動,攔住了他,說先別在這里充大老爺,等等,我倒是有辦法的。

  我這一說,所有人都看向了我。

3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五章 火車上的三個故事”

  1. 回復 2014/01/11

    九中吳奇隆

    是凡人的修煉層數阿

  2. 回復 2014/11/04

    藏天

    在此之上還有金身。雷劫。在往上修練就是仙了。肉仙。散仙。地仙。金仙。天仙。大羅金仙。大羅天仙。無上自在。最后是尊者

  3. 回復 2015/01/05

    吐了個槽

    樓上評論的都是修真的好手啊,膜拜膜拜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