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二十七章 邪靈古鎮,瞎眼婆婆

  按照美貌與力量并存的右使大人的說法,這些恐怖的阿難魔豚都是小佛爺祭祀時失控的小東西,那么便也沒有人再繼續對此事指責許多。一片混亂之后,終于清點出來,就在剛才阿難魔豚與護陣骨龍的拼斗中,有五人被殃及池魚,死于非命,與此同時,還有十幾人受了傷。

  當然,在這樣的攻擊中受傷身亡的,都不是什么厲害角色,所以除了他們相熟的朋友或者親人之外,便再也沒有多少人談及此事,更多的人,開始憧憬起總壇處的盛況來。

  雖然一開始就表現出了對邪靈教三號人物洛右使的敵意,但是作為十二魔星之一,星魔得到了最好的待遇,她寄身的大船成為船隊的領航者,位于最前一列。在最前方,是洛右使駕著那條龐大的幽冥骨龍在前行,她座下那個大家伙的身子在水下擺動,在江心形成了一道朝前濟涌而行的暗流,將船隊的速度直接提高了三五倍,行走如飛,朝著那燈籠高掛而起的航道深處前進。

  一路如飛,我和雜毛小道盯著最前面那個宛若凌波仙子的白衣女子,心中波瀾萬千。

  我不知道洛飛雨剛才與我們照面的時候,那反應是不是認出了我們來,對于邪靈教來說,最了解我和雜毛小道的人,除了我們旁邊這個一心想要依托我們為臂膀重建閔粵鴻廬的王珊情之外,恐怕就屬這一位傳奇女性了,別的不說,光雜毛小道耍弄飛劍的那一手,都是右使大人手把手地教會的。

  在我和雜毛小道心中,洛飛雨就像一朵嬌艷美麗的蓮花,盛開在污泥的池塘中,卻是那么的純潔素雅。

  她剛才如果懷疑了我們,認出了我們來,會不會將我和雜毛小道,送入地獄呢?

  這個疑問一直徘徊在我的心里面,想必雜毛小道此刻也是糾結不已,忐忑不安,然而就在我們思緒萬千的時候,船隊已然到達了一處黑黝黝的寬闊江面上,遠處一片烏黑,而且成對成排的大紅燈籠也到達了盡頭,在那個地方,一處平靜的水灣子里,突然豎立起雕閣飛檐的五門牌坊。

  這牌坊的造型既粗糲又簡潔,充滿了一種荒野的古樸氣息,高大,遠遠望去,仿佛一頭蹲伏在水中的巨獸,而仔細瞧看,便能夠發現這牌坊竟然是用那烏金黑曜石,在月光照耀下呈現出亮黑色,散發著一股莊重森嚴的荒古氣息來。

  黑曜石這種自然形成的二氧化硅是佛教七寶之一,自古以來一直被當為辟邪物、護身符使用,象征友善的愛心和希望,有著極度辟邪化煞作用,可以避免負面能量的干擾,有助于消除和化解壓力、疲勞、濁氣等負性能量,除了被附上信念或者精心打磨、雕刻而成的珍品,一般來說算不得珍貴,然而真正讓人詫異的是在于這牌坊的巨大,只有行到它的面前,仰頭去看,方才能夠知曉采用如此巨大的石材來作為一道門戶,簡直就是一處神跡。

  燈籠之外的航道白霧繚繞,什么也瞧不見,瞧前方也是黑乎乎的一片,而當我們跟隨著右使大人,穿過了這一處牌坊之后,感覺有陣法的力量在一陣走移,才瞧見在對面不遠的地方,竟然是一處車水馬龍的巨大碼頭和水寨,那夜間的燈光已然將那大一片的區域都照得燈火輝煌。

  幽冥骨龍行至牌坊之前便停住了身子,將碩長的骨身盤踞在了牌坊藏于江面之下的柱子上,而右使大人則直接上了在牌樓旁邊停靠的一艘大船。

  我擠在狹窄的船艙中,目光四處打量,心中震撼,雖然早有預料,但此番一見,邪靈教總壇果真如同茅山后院一般,是隱藏在山河地脈夾縫處的避世之所、桃花源地,屬于道家通常所言的洞天福地,倘若無人指引、領路,即便是誤入了此處,只怕也會給那迷茫的霧氣迷惑,不知西東,又或者被那頭恐怖的幽冥骨龍給吞噬,身銷命隕。

  到了此刻,我有點兒擔心起一直緊緊追隨在我們身后的小妖、朵朵還有其余人了。

  而進入此中,只怕我和雜毛小道便要孤軍奮戰了,赤手空拳,甚至連拿手的武器都沒有。不過既然已經進來,便別無選擇了,那船過牌坊,復行了十分鐘,方才靠岸,將繩子捆在了碼頭停泊區。大家伙兒差不多坐了一天的船,那腳底都在晃悠,一見船停了岸,便再也待不住了,或爬或跳,總之不愿意在這船上再多待一秒鐘。

  雜毛小道的目光一直都在洛飛雨身上,他的臉色變幻不定,不知道再想什么,我忍不住也對右使大人行注目禮,很快我瞧見洛飛雨似乎在朝著我們這個方向揮了揮手,不知道在跟誰打招呼。

  一開始我們都以為是跟自己,旁邊兩個廣南來的家伙還自作多情地跟著揮了揮手,結果我扭頭過去,瞧見在后面不遠處有一處很高的占星樓,那兒的樓頂上出現了一張素凈的小臉兒來,與洛飛雨作了呼應。我認得那人,洛小北,右使大人的親妹妹,一個對于陣法頗有些天賦和造詣的問題少女。

  我至今還記得在去年的這個時候,那個熊孩子突然找到我,說想聯合我一起,共同推翻小佛爺的統治。

  結果匆匆一年過去,她竟然直接進了這里來,還在那個占星樓上出現,顯然這邪靈教總壇的山門大陣,是交給了這個小妮子手上了。想到這個問題,我的心中不由得一熱,要倘若洛小北心中依舊還保持著以前的那種心思,那我們在這邪靈教總壇也未必是孤立無援的,至少還有這個飛機場,能夠成為我們天然的盟友呢?

  思及此處,我的心里面不由得又活泛了許多。

  此間靠岸,自然有無數大佬,而我們則只能算是后面的小人物,等前面的大人物應酬寒暄完畢,才輪到我們,也沒有多說什么,天色已晚,先給我們安排食宿。前來接引我們的是一個穿著白袍子的女孩兒,帶著我們朝碼頭后面的那一片建筑走去。我仔細打量那女孩兒身上的袍子,跟西方的修女服有點兒類似,又有點像是一面口袋套在身上,而她的脖子下面吊著一個東西,卻是一塊玉質的大黑天像。

  走出碼頭,我們行走在青石長街上,干凈的地面,兩旁都是風格復古的木屋,以及桃樹、楊柳,屋檐角落會掛著一盞燈籠照亮,沒有電燈或者別的現代化設備,這邪靈教的總壇給人感覺反而有點兒麗江古城的那種厚重歷史感,除了遠方有好幾處占地巨大的殿堂建筑,讓人感覺出一種莫名的壓抑和莊嚴。

  瞧見那些殿堂在夜里,周邊的燈火將其勾勒得格外神秘,許多虔誠的邪靈教徒甚至激動地直接跪拜倒地。

  當然,有一點值得一提,那就是這些家伙的修為都算不得厲害。

  越是強者,越相信自己的拳頭,以及自己的心靈和頭腦。

  在碼頭迎接的人群里我似乎看到了這一路以來似乎消失不見的魅魔和魚頭幫的老魚頭,不過他們都是在右使大人和星魔等一干大佬組成的第一集團,而我們這些家伙則是吊在隊伍的末端,瞧不出有什么被重視的地方。走進了這處古鎮之中,負責我們的那個白袍女孩并沒有帶著我們前往那巨大的殿宇,而是將我們帶離隊伍,走入了古鎮里面。

  經過介紹,我們得知這個古鎮是負責邪靈教總壇周轉和補充的領地,里面住著邪靈教總壇的大部分精英分子和神職人員,還有一部分人是邪靈教教眾的家屬和朋友,在此修身養息,過著古老而簡單的農耕生活。

  我和雜毛小道作為曾經十二魔星閔魔的衣缽弟子,被分配到靠小鎮最主要的青石街旁的一處小院子里,那里有一個瞎眼的老婆婆帶著孫女生活,而我們在總壇期間,則有這個老婆婆負責我們的起居生活。至于王珊情,她被一個光頭小尼給叫走了,甚至來不及與我們多交代幾句話語。

  我們進了小院,那個瞎眼老婆婆熱情地招待我們吃飯,這里的伙食很簡單,兩碟咸菜,還有一鍋烙餅。

  她顯然是接到了通知,做好了飯在等我們,在低矮的飯桌旁邊,還蹲坐著一個六七歲的小丫頭,正看著海碗里面油滋滋的烙餅在吞咽著口水呢。坐在這個小院子里面,吃著這頓頗有農家風味的晚餐,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倘若不說我們是前來參加小佛爺組織的邪靈教總壇集會,瞧這模樣,說我們是過來參加體驗古鎮旅游的,也有人信。

  飯后,瞎眼老婆婆在小女孩的幫助下收拾了飯桌,然后摸摸索索地來到堂屋,朝著神龕上一尊黑曜石雕像祭拜。

  這神像是大黑天。

  我們也裝模作樣地參拜著,而這個時候,院門又響了起來,那個白袍女孩拉著一個少年走進來,朝著那個瞎眼老婆婆征詢意見道:“顏婆婆,我們這里還有一個孩子沒有地方安排,先在你這里住著,好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