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二十九章 國際戰士,天魔大人

  聽到這個小女孩談及自己的父母,臉上一副驕傲的表情,我下意識地問道:“小婉兒,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也懂事了,眼睛一轉,低頭說道:“奶奶不讓我把爸爸名字告訴別人,說他現在幫著掌教元帥做事情,凡事要低調些……”她沒有多說,然而我的心中卻波瀾頓起——如果我猜測得沒錯的話,小婉兒她的父親,應該就是佛爺堂中向來以智謀著稱的蘇參謀了。

  想到這里,我不由得擦了擦手。當初在洞庭龍宮之下,蘇參謀弄了把蟲癭殺我,卻被我利用肥蟲子殘存在我身上的氣息,將這些小蟲子給逼了回去,將那個本來應該在佛爺堂中占據重要地位的男人給直接咬死了。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人生最悲哀的事情就是才華還沒有展露,便這般默默無名的死去,然而這并不是我所需要嘆息的,真正讓我有些不安的,是我此時此刻,面對的竟然是蘇參謀的女兒。

  而這個小女孩,根本不知道這個給她大白兔奶糖的叔叔,竟然是自己的殺父仇人。

  人生的境遇是奇妙之極,這種感覺,其實說起來還真的是讓人難受。我們也沒有多說什么,不想將小女孩美好的世界打破什么,不過王永發顯然不知道這事情,在小女孩蘇婉離開之后,他竟然直接與回來的顏婆婆提起此事,問起蘇婉的爸爸,是不是已經離開了人世間?

  這小孩子的問題并沒有什么心機,只是覺得有不對勁的地方,所以才會問起,面對著這樣的問題,顏婆婆顯然是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后才點了點頭,說起自己兒子在去年的時候已經死去,尸體現在已經葬在了邪靈大殿后面的圣雄安息地之中。

  圣雄安息地是邪靈教歷代最有身份和地位之人長眠之所,死后能夠被埋入其中的,莫不是對教內有著特殊貢獻的人,這一點我們都是知道的,王永發表達了自己對顏婆婆兒子的敬仰,又談及了自己的父親,至今仍在修行者視為最恐怖囚籠的白城子之中服刑的情況來。

  我們紛紛表達了對那位蘇參謀的哀思,說顏婆婆養了一個好兒子,能夠進入圣雄安息地,那是一輩子的榮光。

  雜毛小道很誠懇地握著顏婆婆的手,眼神還特地往我這里瞥了一下,說節哀順變。

  面對著我們的慰問,顏婆婆卻淡淡說道:“沒關系的,掌教元帥的祭祀很快就要進行了,最多一年,舊的國度破滅,新的國度建立,世間的所有規則都會改變,乾坤倒立,日月移行,高山變成湖海,汪洋崛起山巒,黑變成白,白化作黑,順從的成為永恒,對抗的化作飛灰——到了那個時候,婉兒的爸爸,也會回來的……”

  這老太婆仿佛在說預言,然而她的話語里,似乎還透露出小佛爺的一些秘密,想到倘若有半點兒真,那可真的讓人忍不住渾身發涼。

  我們不與她爭辯,而是如同一個真正的邪靈教徒一般,認真禱告大黑天的早日來臨。

  中午的時候,用過了午飯,白袍女孩金小小找了過來,說天魔大人要見我們。自沈老總時代開始,十二魔星便一直有所傳承,十星守外,而天地雙魔則于總壇之中鎮守,是其中的首領人物。這地魔我們之前是見過了,相當于茅山的刑堂長老,而天魔名義上是十二魔星之中的老大,長期駐守與總壇之中,主持教義、祭祀和總壇內政,在必要的時候,還是除掌教元帥、左使之后的順位教權話事人。

  就這一點而言,他的地位,其實比理論上坐第三把交椅的右使還要關鍵和尊崇。

  小佛爺神出鬼沒,而且從來只以面具示人,神龍見首不見尾,而當代左使卻是個武力至高、但為人孤僻桀驁的家伙,所以就目前而言,邪靈教總壇之中最能夠說得算的,其實就是這位天魔大人。

  明白了這里面的關系,我們自然不敢怠慢,由白袍女孩領著我們,穿過小鎮,朝著小鎮之外后山上的殿宇走去。

  此行漫長,小鎮之后的山峰分好幾處,地域廣闊,似乎比茅山后院還要寬廣許多,我們沿著左邊的一條大路直行,沿途每隔十米,便有招魂幡一樣的東西,干枯發黃的竹竿,上面挑著一個骷髏頭,有人的,也有野獸的,里面似乎還有一盞油燈,旁邊有一串風鈴,迎著風,發出叮呤當啷的聲音來。

  我們穿過了稻田、竹林和一小片桃樹和梨樹的混交林,然后開始上了山,山路因為有著收拾良好的臺階,所以并不難行;我們穿過了兩座位于山腰之間的殿堂,里面供奉著我不認識的邪神,接近時感覺到有毒蛇附體一般的陰寒之感,說明這里面的東西,遠遠要比佛陀金身要更加具有靈性一些。

  爬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山,我們沿著山腰而行,峰回路轉,突然前面出現了一處山間溪流,在溪流的盡頭有一片如同堡壘一般的建筑群,在這建筑群最高的一棟木樓里,我們與邪靈教十二魔星之首的天魔見了面。

  有一件讓我和雜毛小道十分吃驚的事情,那邊是這個天魔從長相上來看,根本就不是中國人,或者說他并不是黃種人,而是一個留著濃密胡須的老外,大鼻頭、藍眼睛,一臉的褶子肉和老年斑,時值暮年,乍一看仿佛是那《指環王》中的白袍巫師甘道夫。

  在我們極度的震撼之中,天魔用最純正的漢語與我們問好,并且簡單解釋了一下自己的身份——他是一位來自德國的猶太神父,后來在中國傳教期間,加入了偉大的厄德勒,并且在沈老總的教導下成為了厄德勒十二魔星中最為強大的一位,到了后來,沈老總神秘消失,而他則留在了總壇,成為了殿堂神火不滅的守護者。

  偉大的天魔大人從來不屑于談及往事,然而當他認真地給你介紹歷史的時候,說明他對于這一次的談話,是無比的鄭重。

  難怪最初雜毛小道談及邪靈教時,跟我說它有著國際大背景,甚至與某個統治金融世界的石匠組織有關連。

  當我們假裝忐忑地坐在天魔對面的椅子上時,這個來自德國的國際主義戰士輕描淡寫地說了自己的身份,然后開始緬懷起當日一起奮戰天下的好兄弟閔魔來,他肯定了閔魔這幾十年來在南方市所作出的卓越貢獻,特別是在經濟方面,閔魔轄域的鴻廬上交而來的教費,要遠遠超出其他地方的供出,然而這種情況自打他死于非命之后,便再無持續,邪靈教因而陷入了巨大的財政危機之中。

  理論上來講,天魔就是邪靈教總壇的大管家,什么都得管,財權、人事權以及教務,這一點即便是代表著小佛爺意志的佛爺堂,都必須做到從名義到實質上的尊重,所以他必須要為目前陷入財政壓力的邪靈教思考出路,而重建閔粵鴻廬,重新搭建鴻廬班子以聯絡各處分散的產業,集中財力,這便成了天魔一直期望推動的事情。

  換句話說,我們之所以能夠出現在這里,其實歸根到底,都是天魔推動的原因。

  天魔是活了一百多年的老骨頭,在這樣的老家伙面前,要想保證自己不暴露,最好的辦法就是多聽少說,最好閉嘴,所以從頭到尾,我和雜毛小道都是正襟危坐,面對著熱情的天魔作出畢恭畢敬地姿態來,對于天魔大人布置的方案、計劃和各種手段,會認真地復述一遍,然后表示出自己的意見,那就是絕對的贊成。

  在這個過程中天魔談及了小佛爺的計劃里需要大量的金錢,所以才導致近年來的虧空,我突然想到了當初事務所處理的一個案件——燈飾廠老板鄭立章被人使用詛咒手段給逼迫得廠子面臨倒閉,后來我查出來竟然是我以前碰到的八大碗酒店老板李守庸和程五妹所為,那兩人也開了一家燈飾廠,采用惡性競爭的方式謀財。

  他們就是邪靈教中人,同樣的還有掮客黃一,他也是采用各種方法狂撈錢財。

  邪靈教以前一直得到外國某金融怪獸的捐助,資金不缺,然而后來小佛爺似乎與其鬧翻,故而對內狂撈錢財,發展計劃,而這些壓力則轉移到了普通教眾身上來。萬事皆有聯系,想明白這些,我們變得無比恭順,天魔十分滿意,在談話的最后,他甚至表示,如果我們的工作能夠讓他滿意,那閔魔的名頭,或許能夠讓我們其中一個來繼承。

  他說這話的時候,似乎忘記了還有一個王珊情。

  或者,他并不認可一個白天都露不了面的人,能夠勝任閔粵鴻廬的首領位置。

  邪靈教內部,競爭無處不在。

  離開了天魔殿,我們出來的時候,沒有瞧見領路的女孩兒金小小,而在轉過一道門廊之后,瞧見一個美艷的女人擋在了我們的面前。看到這個女人,雜毛小道的鼻子不自覺地抽動了一下,然后與我一起,向那個女人躬身說道:“屬下見過右使大人!”

3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二十九章 國際戰士,天魔大人”

  1. 回復 2014/04/01

    劉璃夜″

    攢了好多,又要看沒了!

  2. 回復 2014/04/02

    劉璃夜″

    波波右!

  3. 回復 2014/05/04

    朱七七

    右使和老蕭在一起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