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三十二章 八卦女談八卦事,火爆女給一巴掌

  地魔那陰惻惻的話語落在了白袍女孩金小小的耳中,便仿佛炸雷一般,驚得她立刻從草叢中跳了出來,想也不想便跪倒在泥地里,大聲說道:“地魔大人饒命,地魔大人饒命!我是小鎮的接引員,剛才帶著這兩位外廬成員去覲見天魔大人,回來的時候瞧見有交手,便過來查探消息,正準備回去匯報呢,沒想到是地魔大人在清理門戶——我們只是路過而已,絕對不是有意窺探的!”

  這女孩兒膽小,嘴巴倒是挺伶俐的,直接將自己的來歷敘述清楚,免得惹出沒必要的事端來。

  金小小一站出來,我們也沒有再隱藏起來的理由,也跟著出來,不過卻沒有跪下。

  地魔先瞧見金小小,摸著山羊胡子,說哦,金小小這個名字,聽著好像有些耳熟啊?他回過頭來,問詢那個和他一樣留著山羊胡子的手下,說劉自振,這丫頭好像是老金家的閨女,對吧?

  旁邊的內務堂小頭目劉自振躬身回答,說是的,她是老金家的二女兒。確定了答案,地魔對這女孩的態度便好了許多,好聲安撫道:“你父親以前曾在我手下做過事,后來外出執法的時候折在了東北黑土地,說起來我還欠你家一份情,你別怕,我是不會怪罪你的……”

  地魔讓金小小站起來,又把目光投向了我和雜毛小道,臉上和藹的表情也變得嚴肅了起來,緊緊盯了我們一分鐘,這才陰沉地說道:“你們兩個也在這里啊,事情竟然會有這么巧?”

  雖然此前的搜身卻并沒有抓到什么證據,但長期從事地下工作的地魔有這自己獨有的第六感,對我和雜毛小道一直都持著懷疑的態度,而他向來都是以鐵血和狠辣著稱,并不需要太多溫情脈脈的偽裝來隱藏自己,所以情緒表達得十分直接。

  不過即便是在邪靈教內,此刻的我和雜毛小道也是舉足輕重的人物,并不是他想整治就整治的對象,所以在交待了剛才的行程,并提出足夠的人證之后,地魔倒也沒有再挑出什么的毛病來。

  剛才那個偷了重要物品并擅自逃離的白袍青年,身份顯然十分特殊,即便是地魔也有些心神不寧,在交待我們不得胡亂透露出去之后,逼迫我們立即離開竹林,而他也沒有多作停留,留下看守的人,帶隊匆匆離去。

  瞧見這群人朝著山上疾行,剛才表現得膽小怯懦的金小小停止了匆忙下山的腳步,長舒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路邊的石頭上,略有些悲傷地低垂頭顱,喃喃說道:“天啊,沒想到王正孝竟然也死在了他們手里……”

  她的話語里透露出一股濃郁得難以化開的惆悵,似乎還有些少女心思沒有來得及隱藏,直接顯露出她跟剛才那個被活活掩埋而死的白袍青年,有著某些情感上的聯系,于是我出言問道:“怎么,那個死去的叛徒,你……認識啊?”

  金小小臉上有著一些痛苦,不過在調整了幾次呼吸之后,她這才告訴我們,說那個青年不是別人,而是當年代執掌教之事的左護法王公之孫。王正孝自小便天賦異稟,于修行一道特別突出,天資冠絕厄德勒年輕一代,本來有望成為邪靈教最有權勢的一批人,只可惜當年他與自家表妹爭奪繼承人之位而落敗,之后心性大變,轉而修研佛法,一心向佛,修為和手段雖然逐漸趨于平淡,但是教內的威望卻越來越高。

  隱修山林的王正孝俊朗儒雅,待人親切有禮,是總壇許多懷春少女心中的夢中情郎,便是金小小自己,當年也曾偷偷地喜歡過那一個品格、修為都是一流的名門貴公子。

  金小小的敘述摻雜了過多的個人情感,然而我們卻能夠從這些雜亂無章的話語中剝離出對自己有用的信息來,特別是關于王正孝的出身,讓雜毛小道頗為驚訝,拉著金小小確定道:“你的意思,是說剛才死去的那個年輕人,就是以前的傳奇左使王新鑒王公的孫子,同時也是現在的右使大人洛飛雨的表哥?”

  金小小點頭,說是啊,就是他,當年他就是在與洛飛雨的競爭中落敗,失去了家族繼承人的位置,而沒有了家族資源支持,才會變成現在這番模樣,慘死林中。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心,金小小對同樣是女人的洛飛雨似乎有一絲嫉妒之心,想著倘若不是洛飛雨,或許王正孝就不會是今天這番慘狀。不過這只是她的一廂情愿而已,從剛才王正孝與那一眾內務堂執法者的廝殺之中,可以看到他根本就沒有什么拼斗之心,除了套路,甚至都不懂什么叫作殺人之術。

  這樣的家伙,完全就是溫室里面培育出來的花朵,外強中干——態度決定力量,他敗在了洛飛雨的手下,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關于這一點,跟大咪咪有過數次交手的我們,有著很深的認識。

  當確定了這一點,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都感覺到洛飛雨在邪靈教之中的地位,并沒有先前在山門之前表現出來的那般穩固和超然,要不然剛才地魔本來可以生擒王正孝,卻直接一個陷土咒,將其活活埋死在了地下,甚至還考慮折辱尸身,準備將其煉制為一頭僵尸。

  想到這里,我又想起來王正孝臨死之前所說的話語,可以知道,小佛爺最近在準備一個邪惡的計劃,如果計劃真的成功了,說不定真的如同他所說的那般恐怖。

  見我們都沒有說話,金小小繼續著自己的思路,滔滔不絕地說道:“當年左使大人權勢滔天,親自訓導的后備無數,本來王正孝也不至于這般落魄的,只是這些年來,掌教元帥從左使大人的手上接掌了我們厄德勒,對于教務、特別是教中的規矩做出了許多改革,大大加強了內務堂的權力,使得當年被王公死死壓制的地魔獲得了僅次于天魔大人的權力;而且洛右使最近又得罪了掌教元帥,地魔正想要找點茬子,對她開刀呢,結果王正孝命不好,直接撞到了槍口上來……”

  “右使大人得罪了掌教元帥?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先前在山門大江之中,我看到右使大人騎龍而來,那叫一個威風?”

  雜毛小道不動聲色地問起來,金小小也樂于跟我們這些外廬的鄉巴佬談及這等秘事,壓低嗓門說道:“你們都不知道吧,其實掌教元帥執掌教務以來,總壇一直都分為三幫,掌教元帥麾下的佛爺堂和親近他的那些人是少壯派;而很多老資格的大佬將洛右使推選出來,喚作保守派;還有一派中立,只發展教派,不參與內部爭斗——這局面一直延續了好多年,后來掌教元帥為了減緩內斗,團結幫眾,曾經找人跟右使的外婆商量過一件事情,那就是兩家聯姻,借以達到團結教中力量的目的……”

  邪靈教教內派系復雜,而且高手眾多,即便是以小佛爺這般的天縱之才,也沒有絕對的權威去征服所有人,只是憑借著這些年一點一點地運作,讓自己有著足夠的威望,去掌握更多的資源和權力。

  結局我們自然知道,大咪咪并不喜歡這種功利性的聯姻交易,通過中間人表達了自己無言的反對,使得小佛爺的計劃落在了空處。

  小佛爺心思莫測,沒有人知道他心里面在想什么,就如同沒有人見過他面具之下的模樣一般,不過普遍的輿論都覺得洛飛雨不知好歹地拒絕了小佛爺的提議,將會被排擠出邪靈教核心權力圈子之外。要知道雖然右使天資聰穎,而且身上堆積了眾多的資源和法器,但是修為終究不如那些老家伙一般,都是實打實的。

  而將她推在前臺的那些老家伙,未必個個都衷心耿耿,只不過是需要一個出頭鳥或者代言人而已,這也正是昨日面對著她的時候,星魔能夠毫不猶豫地給出冷臉的原因。

  說到這兒,金小小壓低了嗓音,悄聲說道:“你們知道么,據說洛右使拒絕了掌教元帥的聯姻要求,是因為她在外面,早就有了相好的野男人呢……”

  這話兒說得無比曖昧,然而雜毛小道是個閱女無數的高手,隨便瞟一眼便能夠看出女子是否經過人事,而洛飛雨雖然胸前的規模比無數成熟的婦人要龐大許多,但是身子卻是干凈得很,所以這傳言便多少有些惡毒了,不知為何,雜毛小道忍不住替洛飛雨辯解,說右使大人是仙女一般的人物,修習的又不是雙修之法,怎么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呢?絕對不是真的!

  他大搖其頭,然而金小小的聲調卻突然高了起來,大聲喊道:“呵,你定是覺得洛右使漂亮無比,動了心思,對不對?不過這話兒也不是我說的,是從佛爺堂那邊流傳出來的呢,你們別看女人表面上清純,其實背地里跟你們男人差不多的……”

  她是個八卦性子,越說越激動,然而就在這時,我心一動,抬頭朝這來路看去,但見山下一道倩影沖來,揚手就朝這金小小一鞭子,厲聲罵道:“你這浪蹄子,看我不撕了你的這張破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