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章 小道返家,近鄉情怯

  時間過了二十來分鐘,車廂里人又這么多,這趟車,還沒個監控錄像,所有人都看著我,怎么破?

  我說我來試試吧,于是聯系正在睡覺的肥蟲子,喊它起床,然后叫古麗麗把羽絨服內兜翻出來,給我聞聞。旁邊的那個岳陽的漢子笑,嘀咕說這狗曰的,這大妹子丟了錢,他還在這里瞎聞,占便宜。他這么說,卻是一臉的羨慕,恨不得自己也湊上來嗅一口。古麗麗有些不好意思,臉漲得通紅,但是又生出希望,便讓我聞。

  還別說,這味道很香,是女孩子懷里的那種香味,淡淡的,兜里面沒有皮革的味道,我問丟的錢包是布的啊?

  她驚喜地點頭,說是啊,是布的,她媽媽給縫的。

  旁邊的乘警也一臉驚奇地看著我,說這鼻子比狗鼻子還靈啊……他話說一半打住了,知道得罪人,訕訕地笑,問接下來呢?我說我走一圈看看。坐過火車硬座車廂的人或許都知道,那里面哪能有什么好味道?腳臭、放屁、與食物的香氣混合在一起,加上過道飄來的二手煙,混濁的空氣里只能夠讓人心口發悶,想要聞出個啥來,簡直是在做夢。

  好在我有金蠶蠱。

  又來了幾個火車的工作人員,與乘警跟著我,我一路走,穿過了兩節車廂,一直來到了第七節中段一伙在斗地主的男人面前。這是六個人,全部擠坐在一起,車廂里悶熱酸臭,他們便穿得少,除了里間一個商人打扮的中年男子外,其余的都只穿著襯衫或長袖T恤,有個矮個子脖子上還有紋有刺青,是個粗糙的狼頭。

  好幾個人,看眉目,都有些不善,兇神惡煞的。

  我來到他們面前,站定,里面一個年輕人嫌我礙事,便罵我,看什么看?滾開去,小心削死你。里面那個中年男子倒是個穩重點的人,見到乘警也在,便站起身來,說警官,我們只是玩玩而已,沒賭博啊?乘警疑惑的看著我,而我則指著沖我嚷的這梳著小辮子的年輕人說道:“應該就是他啦。”

  乘警和跟過來的古麗麗、雜毛小道以及一群醬油黨人,全部都疑惑的看著我,和他,不確定我是不是在開玩笑。我們這一群人圍上來,小辮子立刻就火了,站起來,一下子就揪住我的衣領,大吼,說這怎么個意思這是,老子好好打個牌,想搞啥子?什么就是我,想死是吧?

  這種情況,若是一年前我碰到,定然是害怕極了。

  為什么?大家知道,若論哪里小偷最多,莫過于火車站,因為這里流動人口多,人多就亂,報案處理比較復雜,旅客也匆忙,所以好偷;除此之外,火車上的偷兒也多,他們有一個特點,就是流竄,而且還是團伙。人多力量大,小偷們都是成群結伙出動,這樣子以防被抓的時候一個人太被動了,而且還能夠威懾膽小的群眾,不敢惹。看著六個人,必定是一伙的,他們要鬧將起來,我以前定是抓瞎的。

  但是如今,我卻不怕。

  輕松地將小辮子的手推開,我一個擒拿,便將他摁倒在地,然后搜,一下子就從他的內衣兜里掏出一個粉紅色碎布縫合的小包包,里面一沓錢。古麗麗很激動,說是她的,是她的。而我摔小辮子的時候,他的同伴全部都站了起來,瞪著眼,幾個人都擼起袖子,乘警大聲喝問:干什么,干什么!那個中年人攔住了同伴,朝地上的那個小辮子大聲罵,說瞎了眼了,居然交了這么一個朋友,還偷東西?呸!

  乘警把小辮子拷了起來,吩咐同伴將這幾個也看住。那個中年人賠笑,說跟這個家伙也是剛剛認識的,只是剛剛打牌,便熟了。我把布包遞給古麗麗,并囑咐她把錢拿好,現在用網上銀行轉賬多方便,為什么一定要在身上帶這么多錢呢?活該遭人惦記。

  事情既了,不理這邊首尾,我和雜毛小道在眾人的鼓掌聲中,返回了車廂。

  秦雯幫我們看著行李,一直不敢離開,問古麗麗呢?我們說東西找到了,古麗麗可能要做一下筆錄。秦雯很高興,說古麗麗家里情況很不好,這錢能找回最好——哎,真的是用鼻子聞出來的啊?旁邊幾個擺古侃故事的漢子也好奇,說真是奇了,以后倒是又有故事講了,怎么回事?我推說自己是一個聞香師,所以對味道特別敏感。旁人都嘖嘖稱奇,驚嘆。

  秦雯說去看看古麗麗,讓我們照看一下行李,我點頭答應,她便離開。

  沒兩分鐘,我們對面的座位上,便坐下來一個男人。

  他是個禿頂吊眉毛,歲數約摸五十,眼睛紅,厚嘴唇,一身干部裝。他先是以“我可以坐這里么”為開場白,然后與我們攀談起來。他自我介紹,說是自己是一個博物館的副研究員,平日里喜愛玄學,對山、醫、命、卜、相,都略懂一二,他見我二位,相貌清奇,行為曠達,是有道德之士,忍不住心中的喜愛,所以過來結識一番,交個朋友。

  雜毛小道說哪里哪里,他也只是略知一二,不過既有同道之人,便聊聊,互通有無,出門在外,稀罕的就是“朋友”二字。我也笑,說洗耳恭聽。

  這禿頭兒叫做李湯成,既然是在博物館工作,便也是有些學識的,談玄學,談史料,談古董,引經據典,隨手拈來,聽得我是一陣點頭,敬佩不已。二十分鐘后,兩個女孩子回來了,他才湊近來問:“與兩位小友相談甚歡,只是在下有一個疑問:為何陸左你渾身有股淡淡的檀香味?這是功德佛法香,還是另有緣由?”

  他這么一說,我們便都感覺到他前面所說的都是屁話,單單這一句才是重心所在。

  不過能夠看出我身上的不同,倒也是有些本事呢。

  我笑,說是其他原因,我是旁門左道之輩,不敢硬與那檀香功德佛家牽連,只怕會折壽。他擺手,說切莫妄自菲薄,他熟讀《梅花易數》、《大六壬全書》,對相術略有研究,但是并不透徹,今天也是有緣,他看我這面相,是善良、有大福緣之人,然而這半生恐怕會蹉跎輾轉,磨難甚多啊……雜毛小道“呸”了一聲,說有他罩著,怎么會有這落魄?他老蕭是誰?他可是熟讀半章《金篆玉函》的角色,區區命數,翻手即改之。

  我暗笑,這家伙又吹“波伊”了,然而那李湯成卻大驚失色,問雜毛小道可真有《金篆玉函》?蕭克明他含笑不語,做神秘狀,掐指一算,說你別裝了,什么博物館副研究員,說得跟真的一樣,我也不揭穿你,真誠一點會死啊?李湯成聽完這話臉色數變,站起來長輯到地,說見識了,日后有緣,定當討教。

  他不理旁邊的兩個女孩子,轉身就走了。

  我問這人到底干嘛的?雜毛小道深吸一口氣,說你丫不是聞香師么?一股子土腥味聞不出來?

  古麗麗和秦雯坐下來,連連向我們道謝,我們擺手推辭,說不妨事,不妨事。

  火車足足行了一整天,不斷有人上下車,那兩個女孩子也走了,上來一對年輕夫婦。那個山東的商人還找了雜毛小道要了聯系方式,說覺得這位是大師,以后有事聯絡。中間那個李湯成再也沒來過,不知道是不是被雜毛小道的一番言語給鎮住了,不敢來惹。一天一夜,窗外的景物飛掠,行小半個中國,越往北,越冷,明暗交替,我和雜毛小道說累了,便閉目睡,右手捂著胸前的槐木牌,緊緊地。

  我可愛的朵朵,我一定要把你恢復回來,等著我。

  到了金陵火車站,我們出站之后,雜毛小道駕輕就熟地帶我除了廣場往左走,在東邊的站臺上做309路公交車,到了客運站,買了票,直達句容市。許是近鄉情怯,雜毛小道情緒并不高,懨懨的不想說話。我聽著車里面這些人說起的金陵話,好聽,但是理解起來卻很困難。我長期在南方、西南一帶活動,川湘黔地、南方省的方言都聽慣了,咋一聽這些話語,感覺到一股陌生感。

  六朝古都,這是一個讓我有一種疏離感的地方,對于北方人來說,這是南方,對于像我這種南端來的人,卻是不折不扣的北方。出了長途車,已是傍晚時分,夜幕爬上來,寒冷,雜毛小道在站臺旁徘徊了很久,不知道何去何從。我沒說話,背著包靜靜地等著。

  據他說,他已經有八年沒有回家了。

  據他說,他跟家里人已經鬧崩過了。

  只是為了朵朵,他需要回來。

  他的家人,可是能夠制作出我聞所未聞的“血牛本命玉”的世族子弟,道家玄藏的正統傳承者。而那天一道突如其來的閃電,我甚至愿意相信他果真就是上清派茅山宗第七十八代掌門陶晉鴻的真傳弟子——當然,他也許只是個被逐出門墻的棄徒。他猶豫了好久,看著緊緊捂著胸口槐木牌的我,終于下定了決心,招來一輛出租車,說了一個地址,然后便帶著我上了車。

  如此又是行了一個多鐘頭。

  城市越來越遠,建筑物逐漸稀疏,道左兩旁,開始出現了莊稼來。最后,出租車開進了一個河邊的村莊,來到一家青瓦灰墻的大宅面前停下。付完錢,我們來到這家宅院的門外。這大門上有明鏡高懸,紅布環繞,雜毛小道深呼吸,然后走上前去,敲了敲門,在后面的我看見他腿肚子都在打顫。

  “吱呀”一聲,門開了。

1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六章 小道返家,近鄉情怯”

  1. 回復 2014/01/31

    A

    岳陽?!這串了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