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三十六章 人血饅頭,魔星關系

  我并不知道星魔到底是為了什么朝我發難,事實上,從開始到現在,我一直都表現得很沉默,靜靜地站在人群外圍,既不參與那些家伙對伙食的討論,也不對張三雷等鬧事者進行勸解,而是老老實實地將分配過來的清水和玉米棒子窩頭吃完。

  然而有的事情真的是沒有道理可講,星魔一出現在偏殿之中,一劍便卸下張三雷的臂膀,又帶著這騰騰殺氣,將那玉筍一般的指尖朝著我這兒指來,那些原本像關在籠子里面老虎一般窩里橫的家伙頓時就成了綿羊,讓開一條路來,使我直接出現在了風口浪尖上,獨自面對這個一身戾氣的女人。

  作為年紀幾乎相當的同齡人來說,星魔剛才露出來的那兩手,一手精神震懾,一手快得沒有影子的劍法,的確已經遠遠超出了同輩,也足以能夠晉身十二魔星之列,威懾群雄,然而卻并沒有給我帶來太多的壓力,面對著她的指責,我只是將手中殘留的玉米面渣子拍了拍,聳著肩膀說道:“沒有啊!”

  我果斷干脆的態度并沒有出乎星魔意外,她直接走到了我的面前來,這個女人不穿高跟鞋,都已經有我這般高,她直視著我平靜的眼睛,那挺直的秀鼻與我緊緊貼著,之間幾乎只有一厘米的距離,我甚至可以聞到她身上有一股非常高級的淡淡香水味,這味道倘若轉換成價格,應該抵得上我以前打工時一年的收入。

  當然,除了那名貴的香水味,作為一個極為漂亮的女人,她身上還有女人本身的香氣,比用金錢堆積的香水,更加迷人。

  然而被這樣一個剛剛面不改色地卸下了“同伴”胳膊的瘋女人盯著,實在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尤其是她那一雙眼眸之中,竟然呈現出黑紅色,如同巖漿一般的力量在里面蘊積。對視了十幾秒鐘,她一字一句地說道:“盡管你控制了自己的氣息,但是我能夠感覺得到,你是這偏殿里面實力最強的家伙,剛才那個雜魚鬧事的時候,為什么不站出來,阻止他?”

  聽到星魔的話語,我的心不由自主地跳了一下,這才發現自己在掩藏氣息方面,終究還是不如雜毛小道那般熟練,那個家伙有著茅山一脈近乎千年的知識傳承,扮豬吃老虎的時候,真的就是個人畜無害的男人,然而我雖然有幾本傳奇法門,又得過宗教局本脈大佬許映愚的指點,但終究還是不能夠完美地將自己給掩藏起來。

  高手之間,有時候是不會看氣息的,最重要的反而是第一眼時最直觀的感覺。

  那種感覺叫做第六感,又或者說,阿賴耶識。

  不過作為閔魔弟子,我倒也沒有什么擔心的,即使表現得稍微強大一些,只要不露出破綻,別人也只是會覺得閔魔教徒有方,而不會有太多的誤會,畢竟我已經被許多強者所認可了。面對著星魔的指責,我并沒有退讓,而是誠懇地解釋道:“鄉下人,剛剛來到總壇,什么也不會,什么也不懂,只是規規矩矩地聽話而已,也管不得別人,而要教訓那些不聽話或者有異議的同僚,我覺得像您這般地位的人,才會沒有什么爭議!”

  我的不卑不亢讓星魔的眼睛一亮,不過她并沒有放棄對我的逼迫,她的身子微微一退,人便已經到了痛得昏死過去的張三雷身旁,而她手上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多了兩個金黃色的窩窩頭,這或許是某個不愿意進食的教眾留下來的,不過此時此刻,卻被星魔用來塞進了張三雷斷臂的傷口處。

  劇痛使得暫時昏迷過去的張三雷再次醒了過來,立刻痛苦得呼天喊地,不過星魔手一揮,自然有人將他給抬走。

  來自蘇北的張三雷,因為在茅山宗的勢力范圍之內,所以他寄身的鴻廬十分弱勢,蘇北老怪刀疤龍戰死在茅山之后,他們這一脈根本就沒有什么強者,也沒有什么尊嚴,星魔根本不理會這種人生失敗者,而是捏著兩個染血的窩窩頭回到我面前,微笑著對我說道:“苦修對于我們的意義,我不必重復了,不過還有一點,那就是沒有品嘗過鮮血的修行者,永遠都只是藏在鳥窩里面的雛鷹,沒有卵蛋的東西!你的手,還有眼睛,看起來都很干凈,不如吃一點看看?”

  她說完,紅唇張得大大,一口便將那個浸滿了張三雷熱血的窩窩頭吞進嘴里,然后將另外一個,遞到了我的面前來。

  我們重新對視幾秒鐘,然后我接了過來,一小口,一小口地將那浸潤了鮮血的窩窩頭吃完。

  當我咬下最后一口,星魔突然狂笑道:“哈哈哈,味道如何?”

  我強忍著心中的嘔意,平靜地說道:“有點淡,我更喜歡辣椒醬。”我的回答引發了星魔另一陣瘋狂的笑聲,她回轉過身去,大聲喊道:“不錯,真的不錯,這樣的家伙才有點兒意思。我繼承了星魔的位置,本來就打算找閔魔決戰的,可惜他死了,不過有你這樣的弟子,我倒是很期待那么一天,能夠將你的心臟挖出來,吃掉呢!”

  星魔狂笑著,往殿外走去,周圍的人群立刻讓出一條道路來,目送她離開。

  瞧見星魔那高挑的背影,我這才幡然想起來,媽的,原來這女人從頭到尾都是沖這我這狗屁閔魔弟子的身份來的,至于我剛才鬧與不鬧,卻是半點關系都沒有。閔魔和星魔之間到底有什么仇恨,搞得那老頭子死掉了,而星魔到現在都沒有釋懷,甚至將仇恨延續到了下一代弟子,而且還公開挑釁呢?

  這答案很快匆匆趕來的王珊情給解開,她大概是在二十分鐘之后到達的西峰,就在我蹲在一處山石后面將剛才吃下去的窩窩頭給全部給吐出來之后,她穿著招牌式的黑色套頭風衣出現,告訴了我們一個讓人無語的消息。

  現任星魔的花冠,是被精通雙修之術的閔魔給采摘下來的。

  聽到這個消息之后,我和雜毛小道震驚得差不多有好幾分鐘沒有說話——即便是沒有被鎮虎門重傷之前的閔魔,也是個暮氣沉沉的老頭子,貞潔被這樣的老棺材給玷污,想來真的是一件不愉快的事情,難怪星魔至今耿耿于懷,換了是除了王珊情之外的任何一個女人,估計也會想不開。

  幸福者總是相似的,而不幸者各有各的不同,星魔表現得這么嗜殺且瘋狂,果然不是沒有什么理由。

  不過王珊情還說了另外一件事情,其實按理說以星魔這樣的資質,并不用作為閔魔的鼎爐,她之所以如此,是被前任星魔安排的,巔峰時期的閔魔,甚至有足以挑戰天地雙魔的實力,他在十二魔星之中的排名應屬前列,而與現任星魔雙修之后,閔魔的實力足足下降了三成,而正是這三成,使得閔魔在與鎮虎門的拼斗中,兩敗俱傷。

  如果按照黑暗世界之中,以力量為第一要素的理論來看,閔魔這一次其實是虧了大本的。

  身份到了這個地步,什么樣的女人沒有,閔魔為何會答應前任星魔那種簡直可以說是無理的要求呢?對于這個疑問,王珊情給了另外一個讓我們震驚的答案——閔魔和現任星魔,有著直系的血緣關系,換句話說……

  好吧,我承認瘋子的世界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換了是我,過來找我們這些似乎是親近弟子關系的家伙麻煩,這種報復其實已經是相當的克制和容忍了,想必知道內中詳情的邪靈教高層也能夠容忍這種程度的爭斗。在這一連串的震撼過后,王珊情告訴我們的第三個消息,反倒算不得有多驚人了——佛爺堂通知她,三日之后,小佛爺會接見她,并且幫助她解析深淵之力,如果成功,她將有可能直接晉級為新一任的閔魔大人。

  王珊情離去之后,我和雜毛小道兩人一直處于一種震撼的狀態,過了好久,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到了西峰一處偏僻的角落來。

  這里有一處很小的院落,建筑風格不像宗教殿堂,反而有點兒像是墳墓,或者說是棺材。

  在這里我們瞧見了昨天還見過面的王永發,他很高興地與我們打招呼,告訴我們,他在總部獲得了一項工作,那就是成為死亡谷的守尸人,而在他背后這像棺材一般的建筑群,則是死亡谷的英靈停尸屋。對于這個少年來說,尸體并不是讓人厭惡的東西,恰恰相反,這是力量的源泉,而獲得了這份工作,他將能夠在總壇停留,在強者之路上繼續走下去。

  王永發顯得十分興奮,在其余守尸人去用餐的間隙,他甚至還得意洋洋地帶著我們參觀了英靈停尸屋。

  他到底是個新人,要不然也不會做出這種不合規矩的事情,然而當我們漫不經心地出現在這間房子的時候,瞧見在第三排的第一個棺材里,出現了一具讓我噩夢不斷的尸體來。

  天啊,事情真的會有這么巧合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